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世界上的另一個你——蔡康永、伊能靜、範瑋琪都在讀!累積人氣排名打敗《追風箏的人》的神奇之書!

『簡體書』 世界上的另一個你——蔡康永、伊能靜、範瑋琪都在讀!累積人氣排名打敗《追風箏的人》的神奇之書!

自編碼:1525852
商品貨號:9787540453138
作者: 霍爾
出版社: 湖南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2-3-1

售價:HK$ 31

購買數量

建議一齊購買:

推薦語錄:

  一本讓你在殘酷世界裏變得強大的心靈讀本!   蔡康永 伊能靜 範瑋琪 藤井樹 他們都在讀   最艱難的時候,有沒有誰,願意陪你一同走過?   ★雄踞美國亞馬遜榜單TOP100達835天!   ★累積人氣排名打敗《追風箏的人》的神奇之書!   ★兩個男人間的友誼,竟引發1800萬的追隨者,因為它映照出我們有血有淚的人生!   ★“一本真實而誠懇的書,讓你大笑、尖叫、甚至痛哭……最重要的是,它教會我們,怎樣做一個更好的人!”

內容簡介:

  最艱難的時候,有沒有誰,願意陪你一同走過?   他叫丹佛?摩爾,易怒、危險且令人生畏,但是他不僅改變了一座城市,也為人們燃起了希望。他沒受過教育,每天不停為“主子”撿棉花,但積蓄始終是零。後來,他跳上了路過的火車去流浪,萬萬沒想到在那座陌生的城市裏,他會遇到一個白人百萬富翁,並且成了他的朋友。   另一個他叫朗?霍爾,是一個百萬富翁,具有敏銳的藝術眼光,以及絕佳的生意手腕。從賣罐頭躥升到投資銀行,再到買賣畢加索、凡?高的名畫。他在好萊塢有大莊園、畫廊及歐式古堡。而他也想象不到,他的下一頁人生,竟是與一名流浪漢一起寫下。   這是個真實的故事,故事裏閃過真實的人生片段──貪婪、恐懼、苦多於樂、希望、驚喜。本書蟬聯紐約時報非小說類暢銷書排行榜長達三年,至今屹立不搖。一個比小說更像小說的真實故事!

作者簡介:

  朗·霍爾
  1945年生,曾經在商場賣罐頭濃湯勉強維持生計,後來從事畫作買賣,進而進行跨國交易。因為這份工作他越來越富有,卻也變得自私、與家庭疏離。為了找回幸福,努力重建婚姻,在妻子的愛心與鼓勵下,他們前往庇護所服務流浪漢。在那裏,朗遇到了他的心靈導師,也是生平最好的朋友。然而好景不長,婚後第31年,他的妻子死於癌症。雖然悲痛,但這段友誼使他能保持樂觀,勇敢走出傷痛,並發現這段情誼比他想象的來得重要……

  丹佛·摩爾
  1937年生,沒受過教育,受困於20世紀還存在的美國黑奴製度,每天不停為“主子”撿棉花,但積蓄始終是零。之後,他聽說大城市裏的生活比較好,於是跳上火車,來到城市,成了一名流浪漢,在街頭遊蕩了好多年。他曾因持有大麻、打算洗劫公車而遭逮捕,甚至進過安哥拉監獄。常年的流浪生活使他逐漸封閉自己,逞凶鬥狠,人人對他敬而遠之。直到1988年,朗的妻子在夢中看見他,並稱他為那位即將改變這個城市的人,因而連起兩人之後的深厚友誼。2006年,為了表揚他為流浪漢庇護所付出的心力,當地居民將他譽為“年度慈善家”。現在的丹佛是一名藝術家、公開演講者、流浪漢事務誌願者。目前居住於達拉斯。

內容試閱:


  隔天早上,我們在教堂舉辦告別式,依照黛比的嚴格指示,要把儀式當成慶典。丹佛計劃開車跟著我們。他來的時候,穿了一套深色細條紋西裝,打領帶,看起來非常時髦。我下車給他一個長長的擁抱。我聽一個那天參加葬禮的朋友說,黃昏她離開洛磯頂時,看見丹佛還坐在黛比的墓旁邊。

  我們開進教堂停車場的時候,裏麵已經擠滿了車,我跟其他人一樣,也得找車位。黛博拉不要加長禮車等任何看起來像葬禮的東西。教堂裏聚集了將近千人,接下來的兩小時,黛博拉的親朋好友分享對於一段美好生命的回憶。貝蒂也是起立致辭的人之一。

  纖細又輕聲細語,她走上講台,簡單說了上帝如何帶領黛博拉到機構來,她們倆如何成為姐妹,共同目標是改變這座城市。然後她低頭看丹佛,他坐在前排,在芮根、卡森、黛芙妮和我的前麵。“現在,丹佛兄弟有幾句話要說。”

  丹佛拿出手帕擦擦頭,然後從座位上站起來,慢慢走上講台。我看了卡森和芮根一眼,我們會心一笑,丹佛沉重的腳步,把走上講台的路變得好像山路一樣。

  雖然平時輕聲細語,但這一天他不用麥克風。他激動的聲調,似乎隨著每講出一個詞而變得更大聲,他傳達了一個關於一個女人的勇氣、希望與愛的信息。

  “上帝庇佑我,帶給我一個關心我的人,她不在乎我有什麼樣的出身。從我認識黛比小姐之後,她就請我來教堂,但我才不呢!”丹佛微笑,以白人為主的聽眾則笑出聲來。“於是她來找我,把我帶來。我試著停在門口,但她說‘進來吧’,然後她陪我一起,得意地走進來。她是一位真正的女士。”

  丹佛講到他和白人女士去林子裏的事,大家哄堂大笑;當他說到上帝鼓勵他接下黛比小姐的火炬,大家都哭了。芮根和卡森不斷流眼淚,捏緊我的手,因為目睹一個得到回應的祈禱而激動萬分。他們也為母親感到驕傲,她的遺愛人間,有如此強大的見證,而這個人代表了美國最惡劣的一麵,也包括他自己的問題。現在,我們視他為家裏的一分子。

  丹佛離開講台的時候,我看見洛伊?金以及我們的朋友羅伯?費瑞爾起立鼓掌。然後每個人都站起來了,掌聲雷動,傳遍整座教堂。十九個月來我們祈求一個奇跡,忽然間,我明白了我現在正看著那個奇跡。一張不再躲避我的臉,臉上的眼睛不再憤怒泛黃,而是清澈又強烈的棕色。這張臉散發喜悅的笑容,有一度,他忘記該怎麼笑。

  丹佛笨拙地走下講台,掌聲還持續著。芮根、卡森和我站著,流著眼淚,當他走到我們跟前,我們將他擁進懷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