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言情小说 > 趁一切還來得及(在一起,就好!情感暢銷書作家韓梅梅2012催淚新作)

『簡體書』 趁一切還來得及(在一起,就好!情感暢銷書作家韓梅梅2012催淚新作)

自編碼:1567153
商品貨號:9787508632728
作者: 韓梅梅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2-5-1

售價:HK$ 34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因《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也不會做了》係列而紅極一時的暢銷書作家韓梅梅,2012首推催淚新作。   ★這是一本半自傳小說,根據作者本人的成長經曆泣血寫就。真實,催淚,感人,引發無數人沉思,回味。   催人淚下的骨肉親情,充滿遺憾的生離死別,煽情程度遠勝過《山楂樹之戀》   ★80後一代共同的童年回憶,讀來親切,溫暖,會喚起所有人的共鳴與感動。   ★這本書具有讓所有漂在北上廣深的人無比感同身受的真實經曆,從鄉村到大都市的掙紮,漂泊,不安定感,茫然,焦慮,困惑,奮鬥,以及對夢想的不懈追求,力求改變自有命運的堅強隱忍。   ★專業團隊操刀,打造2012年的催淚大作,特為此書製作《遺憾》、《親情》兩個微電影,優酷網,土豆網,人人網上正在廣泛傳播,點擊率破千萬。

內容簡介:

  “我忘了你已年老,我忘了你已不能等”   命運車輪匆匆輾過,少年離家流離漂泊,生死永隔恍然大悟,已來不及說聲愛你   《趁一切還來得及》是情感暢銷書作家韓梅梅的第一部半自傳小說,2009年,生她而從未養育過她的父親來北京探望她,想與她相認,並獲得她的原諒。她客氣而友好地接待,卻沒有喊他一聲爸爸,更沒給他懺悔的機會。她硬下心腸不去看他失望的表情,她覺得自己以後還有的是時間彌補,她以為人生還很長今後還能再相見,沒想到父親走後半年,突然一天傳來他心髒病突發去世的消息。她趕回雲南為他守夜,第一次真正麵對離別,思考死亡。   這是一本很有力量的書,像極了你生活的另一個版本,雲南山村的童年歲月,奮鬥在北京的漂零生活,貫穿始終的是一個女孩的成長與悔恨,是滄桑後的成熟與失去後的頓悟。   人生中很多事是你在想珍惜的時候已經不能珍惜,能做到的時候卻沒有去做,不想錯過的又不知不覺地錯過   別以為,你還有的是時間!

作者簡介:

韓梅梅
  暢銷書作家
  做過很多的事,走過很多的地方。享受一切美好的東西,我行我素,相信愛情。
  出版過:《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遇見一些人,流淚》等書。

目錄:

1985年 記得
2009年 你是
1980年 不是
2009年 陌生
1983年 金川
2009年 老楊
1986年 秘密
2009年  害怕
1986年  分離
2009年  注視
1988年  妹妹
2009年  酸楚
1990年  出走
2009年  少年
1996年  叛逆
1997年  傷疤
1998年  流淚
1999年  迷茫
2009年  懺悔
1999年  分配
1999年  大風
2009年  舞者
1999年  初戀
2009年  春日
2000年  消失
2009年  朋友
2000年  離家
2009年  父女
2000年  北京
2009年  唱歌
2001年  奮鬥
2009年  活著
2002年  流浪
2002年  鞋子
2002年  絕望
2004年  放縱
2009年  恍惚
2005年  談話
2009年  微笑
2009年  異國
2007年  寧靜
2009年  再見
2009年  來信
2010年  消息
2010年  冷霧
2010年  聽說
2010年  照片
2010年  親人
2010年  靈歌
2010年  爸爸
2010年  遠行
2010年  嫦琪
2012年 離開

內容試閱:

  是為了忘記
  這本來是一個講父女之情的故事,講血脈親情,遺棄與尋找、相聚和告別。但是寫到了最後,該取個書名了,我決定放棄原來想好的《骨肉》,因為我發現它其實講的是“來得及”和“來不及”。
  這是一個半自傳小說。
  2009年,我的生父來北京看我,在這之前,我們有20多年沒有見過。在那短暫的幾天相處中,我體會到了與親生父親之間的感情,那是一種血脈相連的微妙感受。他來找我懺悔,祈求我的原諒,但是長長的20幾年缺失的時光,想要彌補,已經來不及了。小時候,我們會失去玩具。長大了,會失去愛情,工作了,會失去工作,這些東西丟失了,可以再重新找回來。但是我們的人生,已無法回頭。
  我的生父一直以為我沒有原諒他,所以,他是一個不安和可憐的老人。但其實,我並不怎麼恨他。隻是“沒有感覺”而已。這些年,沒有他,我一樣在長大。沒有感覺,何來恨呢?他來北京找我,是來懺悔的,是想找我傾述和痛哭一場的。遺憾的是,我隻顧著客氣而友好地安排他在首都“旅遊”,從來沒有給他一次痛哭的機會。當然,我也沒有喊他一聲父親。
  他離開北京以後,不到半年,就突然心肌梗塞離世了。
  就在我接到那個電話的一刻,最深刻的體會,就是:來不及了。
  我以為,我們今後有的是時間,慢慢來建立父女感情,我可以有時間更多的了解他,孝敬他,幫他放下痛和悔,和他做個朋友,喊他一聲“爸爸”,就像每一個父親的孩子那麼輕鬆和自然。我以為,這些都是理所當然能夠實現的。但是,我已經沒有機會。我沒有機會讓他知道我早已原諒了他,我也再也沒有機會原諒自己。
  我趕回雲南,為他守夜,第一次麵對死亡,思考死亡。
  然後我回到北京,繼續生活。但是,從那時起,每天晚上睡覺,我必須開著電視,讓自己在持續的光影和聲音中入睡。如果不是這樣,躺在黑暗裏,翻身之際,必然會想起他,想到他矮胖的身影,淒涼悲哀的眼睛,一念及此,必然呼吸困難,淚水封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