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推理/侦探/悬疑小说 > 凶宅筆記 [平裝]南派三叔激賞推薦!《鬼吹燈》《藏地密碼》後,懸疑小說3.0時代開山之作!)

『簡體書』 凶宅筆記 [平裝]南派三叔激賞推薦!《鬼吹燈》《藏地密碼》後,懸疑小說3.0時代開山之作!)

自編碼:1740190
商品貨號:9787536066915
作者: 貳十三 [作者]
出版社: 花城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3-04-01

售價:HK$ 39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年度最火爆的懸疑小說,南派三叔激賞推薦!★    ★★★★★五星懸疑,極致體驗★★★★★    ★聞所未聞的風水異術   占塚、壽連、陰扣、陰兵換魂、九子鎮真龍……聞所未聞的驅鬼怪招、風水異術。精彩迭出的驅鬼秘術盡在人氣組合倒賣凶宅之中。   更多失傳秘術盡在《凶宅筆記》,百種驅鬼怪招令你一次看個夠! ★匪夷所思的巨大陰謀   一場撲朔迷離的巨大陰謀,帶著嗜血的無限殺機襲來,且看史上最萌人氣組合如何化解危機,倒賣凶宅!   究竟是誰在背後撬動房價?是誰在倒賣“凶宅”?一座座荒廢已久的“凶宅”平靜的背後又將隱藏著怎樣凶險的殺機? ★凶險無比的凶宅之旅   全麵曝光多座凶宅嗜血檔案,更加凶險的凶宅之旅盡在其中!頻臨死亡一線的他們發現,自己已進入一張充滿殺機的網內!   每一座城市,都有一座凶宅,而倒賣凶宅,則是他們的宿命! ★炒房者買賣凶宅的詭異經曆   如何辨別“凶宅”?怎樣將“凶宅”變為安全的居所?哪些陰魂隱藏在“凶宅”之中?究竟是誰製造了這麼多的“凶宅”?   炒房者買賣凶宅的詭異經曆,盡在《凶宅筆記》!為你帶來最酣暢淋漓的閱讀體驗,你不

內容簡介:

 年度最火爆懸疑小說·炒房者買賣凶宅的詭異經曆     每座凶宅,都有一個超級可怕的故事!南派三叔激賞推薦!     所謂凶宅,就是裏麵曾經有人橫死過的房子。傳說這樣死去的人因為陽壽並沒有過完,所以會死得很不甘心。通常會陰魂不散,所以多數的凶宅一般都會有怪事發生。      江爍和秦一恒是一對神秘的炒房客,他們低價購買遠近聞名的凶宅,經過驅鬼辟邪之後,再轉手把房子賣出去,每一次都能大賺一筆,生意出奇地好!不料,這對黃金搭檔卻被不明來路的人盯上。一場巨大陰謀悄悄在他們身邊醞釀,神秘的炒房合作者六指、“不是人”的合作者袁陣紛至遝來,各種凶險無比的凶宅不斷出現,他們發現自己已經很難搞定,幾次瀕臨死亡線。此時,他們發現,自己被套進一張殺機四伏的網內!      這其中,究竟隱藏著什麼巨大的陰謀?無法破解的凶宅惡鬼和風水局,到底會不會要了他們的命?誰,才是幕後操控這一切的高人?

作者簡介:

貳十三
     本名花磊。
    好投機取巧,偶然經朋友慫恿,踏入炒賣凶宅之路一發不可收拾。後因房產市場有價無市,便閑賦在家,無聊之餘將經曆加工敲字成文。
    《凶宅筆記》在網絡連載之後,引起千萬網友瘋狂追捧,成為2012年來最受歡迎的全新懸疑小說!
    《盜墓筆記》作者南派三叔對本書也給予極高的讚譽。

目錄:

第一章 入行 003
第二章 出師不利 010
第三章 是個圈套 014
第四章 占塚 019
第五章 貓靈 024
第六章 驚魂一夜 029
第七章 凶車 034
第八章 高層 041
第九章 打不開的門 046
第十章 斷掉的財路 050
第十一章 沒人味的別墅 058
第十二章 鬼玉吸魂 065
第十三章 大戶人家 070
第十四章 老祖宗 076
第十五章 六指 086

內容試閱:

 第二十二章 紅繩引鬼
  這個村子就在一個省會邊上,具體是哪兒,我也不便透露。總之,我們倆乘飛機到那個宅子門前用的時間並不長。整個居民區有一半都是他們村的人在住,剩下的房子除了一些已經售出的,多半還空著,或者租了出去,大都是村民分到了自己住不下的。
  袁陣已經等候多時了,介紹我們見了那個村長,人倒是挺讓人意外的,並不五大三粗,看著還挺像有點小文化。我們簡單地交流了一下,村長說給我們聽的基本跟袁陣傳達的一樣,不過,他還透露了一點,這個宅子之前已經有一個懂行的人給布置過,那個人告訴他,他們家會有血光之災,性命攸關。村長畢竟還是村裏的人,比較相信這些,加上他本來也不缺錢,尋思著無非掏點錢的事,就讓那個高人給自己家裏的幾套房子弄了一下。
  那個高人具體弄了什麼,村長卻說不出個一二三來,因為那個高人在布置的時候是不許旁人在場的。本來村長以為有高人布置過的宅子,不說能升官發財,起碼也能保個家道平安什麼的。可是沒想到那個高人走後沒多久,家裏就接二連三地出事。他又找了人來看,也都講不出個所以然來,所以,這次找我們來,也是希望我們給看看,再這麼下去,他這個家
恐怕就要被折騰散了。
  聽完村長的話,我才發現,不知不覺間,我跟秦一恒已經在這個圈裏小有名氣了。不過名氣再大也是虛的,還是得靠真本事掙錢,於是,我們也沒多耽擱,直接去看宅子。
  這個村長的家具體有多豪華,我不太好形容。總之,我敢斷定,他這次撈的錢真不是一筆小數目。這是一棟現在很難看到的6+1型的房子,也就是六層住人,最下麵一層為車庫。而後我所述的一樓,其實是指居住的一樓,最底層的車庫並不算在內。
  從一層開始,他自行把每兩層中間打通,裝上了樓梯。這樣,村長和老婆住在一層和二層裏,往上的兩層是大女兒的,最上麵的兩層是小女兒的,這樣一家子住滿了半個單元。
  我和秦一恒這麼一層一層地看過去,還真是挺耗費體力的,幸好這三家人的裝修風格並不一樣,這樣看著還稍微新鮮點。秦一恒轉了半天,一直用一種很不解的表情看著四周。我就問他,這個宅子有沒有問題?他很堅決地搖頭,低聲告訴我,這個宅子真是被高人布置過的。從家裏的布局看,哪怕房間裏麵擺的植物,都是有講究的,這個家肯定是不僅生財而且人丁也會安康,完全不應該是村長說的這麼慘。
  雖說我並不懂行,但單從一個人的感覺上來說,這三個宅子走進去都感受不到什麼異樣。見秦一恒也沒有什麼發現,我們又回到了村長的家裏,討論一下對策。
  秦一恒說這個宅子現在看起來的確是半點毛病也沒有,因為本身宅子裏並無人死亡,甚至連周圍都無人橫死,加上他們家本身就人丁興旺,有人氣鎮住宅子,即便是過路的小鬼也不會停留,而且從風水學的角度上來講,這裏基本是個福宅。雖然風水寶地並不代表沒有髒東西,但起碼是會運用天地之氣將這些晦氣、煞氣、怨氣慢慢衝散,所以說這個宅子是凶宅,肯定是站不住腳的。這樣的話,現在很大的可能就是這個宅子的風水並沒有表麵看起來那麼好,可惜的是秦一恒自己也僅僅是略知一二。因為在玄學上來講,驅邪和風水雖然有聯係,但也還是有一定的差異,這有點類似於數學中的幾何和代數,它們可以說是一門學問,同時也有很多共通之處,但細說起來,還是有不小的差別。這也就是為什麼他對風水也僅僅是能看個皮毛。
  這樣的話我們算是白來一趟了,因為事情根本不是我們能解決的。可要是說走,我還真有點舍不得,眼看著一百萬元就能到手,我還真是不甘心。
我就問秦一恒能不能試著用方術的辦法給看一看,他想了一下,說倒是可以試試,不過恐怕會有風險,萬一操作不好,很容易惹禍上身。
  我也是見錢眼開,尋思著即便出了什麼事情,他也能在身邊罩我一下。想到這,我就跟秦一恒商量,說還是試試看,試過不行的話,我們再打道回府,這樣錢沒賺到手我心裏也舒服點。
  就這樣,我們就開始著手準備要用的東西,我無非就是幫著他提一提袋子,其實也是落一清閑。這次準備的東西,說不上特別,基本還是以前常用的那些,唯獨這次他買了很多紅線。先是把紅線浸到用李子榨成的汁裏,然後把每一捆繞開,撚成一股,再互相連接,這樣就連成了一根足有幾十米長的紅繩,最後在紅線中間綁了幾個扣,拴上了一個一個裝著五穀雜糧的小袋子,線的兩頭各拴著一個小石頭。這一切準備妥當之後,我們就返回了村長家,叫村長家所有人今晚都住到外麵去,並且又讓村長告訴這個單元另一邊的住戶,也要暫時避一下。等到人都疏散開了,我們就在村長家裏等天黑透。
  我們簡單吃了點速食,抽了幾根煙,已經差不多晚上10點了。我們又安心等了一陣子,差不多11點的時候開始行動。秦一恒在這棟樓的大門外撒了很多澱粉,用手輕輕地抹平,然後叫我拿著線的另外一端站到六樓村長小女兒家的門前,叮囑我手裏的紅線千萬不能鬆開。如果感覺到有什麼人在推我,要立刻麵向牆,閉好眼睛,不要回頭看。
  本來我之前都沒怎麼當回事,結果他忽然對我這麼嚴肅地說這些事,我立刻就緊張起來,這才想起來問他這是要幹什麼。秦一恒說,他是要引鬼進樓。到時候髒東西會跟著紅線一直往上爬。如果髒東西在某一層停了,就證明是那一層有問題。人的眼睛必定還是有局限性的,而這些陰物卻很容易發現這個宅子裏被人動過手腳的地方,因為但凡是在這樣風水布置得很好的宅子裏動手腳,那個被動手腳的地方一定會因為風水流向而聚集陰氣,這種陰氣雖然不重,甚至連他自己都看不出來,但那些髒東西是一定能找得到的。
  聽秦一恒這麼一解釋,我就不爭氣地腿軟,走上樓的時候,總是感覺手裏的紅線一動一動的。其實,我也知道這根本就是因為紅線那邊的原因,但我還是止不住地冒冷汗。
  差不多站定到六樓,我衝樓底下喊了一聲,他應了一下,然後我就陷入了漫長的等待。又過了一會兒,樓道的燈就滅了,秦一恒把這個單元的電源總閘關了。四周一黑下來,我的聽力就因為黑暗敏感了不少。我恍恍惚惚能聽見秦一恒在樓下不知道在忙活著什麼,本來距離就很遠,又加上樓道會把聲音折射,這樣反而聽不清他究竟在做什麼。
  就這麼站了半晌,我見似乎也沒有什麼異樣,心才放下一些。手裏的紅線黏黏的,也不知道是因為沾了李子汁,還是我出了不少汗。我正尋思著要不要換另一隻手握著,騰出這隻手擦一擦掌心時,忽然就感覺手上的紅線動了一下。我起先還以為是秦一恒在動,可是之後這種震動竟然有頻率地開始持續起來。
  我安慰自己,大風大浪都過來了,這點小事沒什麼可怕的,可瞬間還是頭皮一陣發麻。這種頻率,如果是秦一恒故意弄出來整蠱我的,倒也說得過去;如果不是,那這的確會讓人嚇得尿褲子——因為這種頻率太像一個人的腳步了,而且這個人一定是不緊不慢地在一步一步向樓上走來。不用說了,秦一恒居然真的把冤魂引過來了。
  我屏住呼吸,一動也不敢動,甚至能感覺出來紅線上的抖動點開始慢慢向我靠近。我本能地想看清前麵,可是,雖然眼睛能適應一部分黑暗,但畢竟還是目力有限。我有些想逃跑,感覺那個東西已經走上了六樓的樓梯,我越來越緊張,甚至手都有些發抖。這個時候,我迫切地希望有一點亮光,這麼一想,我就想用手去掏兜裏的打火機,誰知道,越緊張手上越
沒有準度,這麼一折騰,手中抓著的紅線居然掉了!我本來就已經手忙腳亂了,這回手上的線一掉,我就更有點不知所措,加上能見度實在不好,我趕緊俯下身去,摸了半天也沒找到線頭在哪兒。幸好之前的幾次經曆雖然沒什麼收獲,但膽子起碼是練大了一些。過了幾秒鍾,我就冷靜了下來,掏出打火機打亮,又把線拾了起來。
  這次我是長記性了,線頭攥得死死的,另一隻手情不自禁地用打火機照亮了麵前的樓梯,幸好是空無一物,否則我恐怕得嚇出個好歹來。打火機很快就熱得燙手了,我隻能熄滅了火苗,樓道瞬間就又黑了下來。剛才注意力一直放在看向四周,等到光亮消失了,我才反應過來,之前的那個震動好像消失了。
  我的心立刻就提了起來,可是過了足有五分鍾,似乎也沒什麼事情發生。
  我正準備長出一口氣,忽然就感覺有點不對勁。樓道裏似乎開始若隱若現地傳來一個很含糊的腳步聲,起初我並沒有注意,事實上,即便發現了這個聲音,也得仔細聽才能分辨出來。腳步聲很輕,卻又讓人覺得很急促,很像一個什麼人踮著腳尖,努力讓自己輕盈地前進。我覺得可能是剛才驚嚇過度,現在有點草木皆兵,出現了幻聽,可是這個腳步聲卻好像越來越清晰了。
  我正打算再次把打火機點亮,因為黑暗實在讓人心裏不安,忽然就聽見秦一恒一聲大喊,跑!那東西在你身後呢。別回頭,往樓下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