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言情小说 > 群山回唱(《追風箏的人》作者胡賽尼頂尖力作,2013全美第一暢銷小說。踉蹌前行中,你總能在他們身上找

『簡體書』 群山回唱(《追風箏的人》作者胡賽尼頂尖力作,2013全美第一暢銷小說。踉蹌前行中,你總能在他們身上找

自編碼:1778968
商品貨號:9787208115132
作者: [美]卡勒德•胡賽尼
出版社: 上海人民
出版日期: 2013-8-1

售價:HK$ 43

購買數量

建議一齊購買:

推薦語錄:

★《追風箏的人》作者、超級暢銷作家胡賽尼頂尖力作,全球4000萬讀者翹首以待。 ★《群山回唱》,關於背叛、流亡、自我犧牲和親情力量的傳奇。 ★美國亞馬遜書店“2013最佳圖書”、網店編輯首選推薦  美國獨立書商協會“2013最佳圖書”  美國獨立書店暢銷榜首  巴諾書店暢銷榜首、書店店員首選推薦、上半年度最佳小說  美國國家公共電台(NPR)夏季最佳圖書  ABC《早安美國》讀書俱樂部夏季最佳圖書

內容簡介:

  1952年,阿富汗,貧窮的村莊沙德巴格。10歲的男孩阿卜杜拉和3歲的妹妹帕麗經曆了一場可能永生難以挽回的骨肉分離。他們的媽媽在生帕麗的時候死於大出血,父親薩布爾是個賣苦力的老實人,勉強支撐著艱難度日。他無力拉扯兩個年幼的孩子,又給孩子們娶了個繼母帕爾瓦娜。帕爾瓦娜的哥哥納比在喀布爾一戶富裕人家裏做廚子兼司機,女主人妮拉一直無法生育。納比舅舅居間牽線,帕麗被賣給了妮拉,開始了新生活。   一連串的變故之後,便是一場接一場的戰爭。蘇聯人來了,戰爭爆發了;蘇聯人走了,軍閥們來了;軍閥們走了,塔利班來了;塔利班走了,美國人來了。國破家亡,故事的主人公被迫流散,此後的故事將續寫於喀布爾、加利福尼亞的聖何塞和法國的巴黎。

作者簡介:

卡勒德·胡賽尼(Khaled Hosseini),1965年生於阿富汗喀布爾市,後隨父親遷往美國。畢業於加州大學聖地亞哥醫學係,現居加州。著有小說《追風箏的人》(The Kite Runner,2003)、《燦爛千陽》(A Thousand Splendid Suns,2007)、《群山回唱》(And the Mountains Echoed,2013)。作品全球銷量超過4000萬冊。

  “立誌拂去蒙在阿富汗普通民眾麵孔的塵灰,將背後靈魂的悸動展示給世人”。2006年,因其作品巨大的國際影響力,胡賽尼獲得聯合國人道主義獎,並受邀擔任聯合國難民署親善大使。他還創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基金會,為阿富汗的難民提供人道主義援助。

   胡賽尼個人網站: www.khaledhosseini.com
  胡賽尼基金會主頁: www.khaledhosseinifoundation.org

  譯者:康慨,1970年代生人,作家和翻譯家。目前與妻子和女兒住在北京。

目錄:

內容試閱:

 這是初夏明媚的一天,陽光燦爛,天空鮮豔。我搖下車窗,讓風暖暖地浮蕩而入。別看司機的工作是開車,可其實呢,大部分時間都花在了等人上。等在商店外頭,空轉著引擎;等在舉辦婚禮的樓外,聽著音樂含混的回聲。那天為了打發時間,我玩了幾把撲克,玩膩了就下車,朝這邊走幾步,又往另一邊踱一踱。後來我坐回車裏,心裏合計,瓦赫達提先生出來之前,我也許能小眯一覺。
  就在此時,那房子的大門開了,一個黑頭發的年輕女人走了出來。她戴著太陽鏡,穿一條短袖的橘紅色裙子,短至膝蓋。她光裸著兩腿,雙腳也赤露在外。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注意到了我在車裏坐著,可就算她注意到了,我也沒看出來。她抬起一隻腳,鞋跟踩在身後的牆上,這樣一來,她裙子的下擺就稍微拉高了一些,露出了裏麵的一小截大腿。我感到臉上一下就燒起來了,一路往下,燒到了脖子。
  說到這兒,請允許我再做一次懺悔吧,馬科斯先生。一種令人有幾分愧疚的本能,在我心底蠢蠢欲動。那時候我肯定還不到三十歲,是個大小夥子,正處在欲望的高峰,想有女人作伴。我跟我們村裏好多同齡的男人不一樣——那些小夥子連成年女人光光的大腿都沒見過,就結婚了,從某種程度上說,隻有結了婚,他們才能獲得許可,瞅一瞅這樣的大腿。跟他們相比,我真該算得上有些經驗了。這些經驗是我在喀布爾獲得的。我偶爾會去拜訪某些地方,到了那兒,一個年輕男人的需要,可以得到既審慎又便利的滿足。我這樣說隻是為了證明,我與之同寢過的娼妓,沒有一個比得上眼前這位——這位剛從大宅子裏走出來的,美麗的,優雅的造物。
  她倚靠在牆上,點燃一支香煙,不緊不慢地吸著,帶著令人銷魂的優雅,用兩根手指的指尖夾著煙,每次抬臨雙唇,手都蜷在嘴前。我看得目不轉睛。她這隻細腕玉手弓起的模樣,讓我想起一幅畫,那是我從前在一本亮光紙印刷的詩集裏看到的,畫的是一個婦人,睫毛長長,黑發如瀑,和情人在花園裏同寢,她正用細若無骨的手指拿著一杯酒,遞給情人。街對麵有什麼東西,一度吸引了這女人的注意,我利用這短暫的間隙,趕快拿手抓了幾下頭發,要不然因為天熱,頭發已經開始粘結成塊了。她回過頭,我便再次僵坐不動。她又吸了幾口,在牆上撚滅了香煙,然後悠閑地走回宅中。
  終於,我能呼吸了。
  當晚,瓦赫達提先生把我叫進客廳,說:“有事情告訴你,納比,我要結婚了。”
  看來,對他喜愛孤獨的程度,我畢竟是有些高估了。
  訂婚的消息傳得很快。流言蜚語同樣如此。我是從瓦赫達提先生家進進出出的工友那兒聽來的。嘴巴最賤的就是園丁紮希德。他每個禮拜來三天,打理草坪,給大樹剪枝,修齊矮樹。他是個討厭的家夥,有個讓人惡心的習慣,每說一句話,都要吐一吐舌頭。就是這條舌頭,在不假思索地噴吐著流言蜚語,好像一把又一把地丟撒著糞肥。和我一樣,他也是一輩子給人打工的命,我們這些人成了一撥,都是這一片的廚子、園丁和雜役。每個禮拜都有一兩個晚上,幹完活,吃完晚飯,大夥便擠到我的小窩棚裏喝茶。我記不清這個慣例是怎麼形成的,不過,一旦成了慣例,我就沒辦法把它打破了,惟恐表現得沒禮貌,不好客,或者更糟的是,讓人以為我在同類中間,自覺高人一等。
  有天晚上喝茶的時候,紮希德告訴別的老爺們兒,瓦赫達提先生的家族不同意這門親事,因為他那沒過門的新媳婦品行不端。他說,喀布爾盡人皆知,她既沒囊,也沒納穆斯,沒有好名聲,才二十歲,就敢“在全城到處拋頭露麵”,跟瓦赫達提先生的小汽車一樣。最糟的是,紮希德說,她不僅不否認這些指控,還拿這種事寫詩。說到這兒,滿屋子響起了一片非難之聲。有個男人說,要是在村裏,他們早就把她的喉嚨割開了。
  就是這個時候,我站了起來,對他們說我聽夠了。我痛斥他們,罵他們像做針線活的老婆子一樣,聚在一起說小話。我提醒他們,如果沒有瓦赫達提先生這樣的人,就咱們這副德行,早回自己村子撿牛糞去了。我質問道:你們的忠心,你們的尊重,都到哪裏去了?
  片刻的沉默。我本以為自己把這幫蠢漢子鎮住了,沒想到他們哄堂大笑。紮希德說我是馬屁精,說不定這房子未來的女主人會寫首詩,名字就叫《舔屁能手納比頌》。我氣急敗壞,一跺腳出了窩棚,留他們在裏麵笑鬧不停。
  可我沒走太遠。他們那些閑話一會兒讓我厭惡,一會兒讓我著迷。不管我剛才表現得多麼正直不阿,說的話多麼得體和審慎,我還是待在聽力所及的範圍之內。我不想錯過任何一句讓人血脈僨張的細節。
  婚禮沒過幾天就舉行了,不過沒有盛大的儀式,也沒請人來唱歌跳舞,聽不見陣陣歡聲笑語,隻有一位毛拉和一個證婚人短暫到場,外加一頁紙上兩個潦草的簽名。這樣一來,從我第一次看到她,還不到兩個禮拜,瓦赫達提太太就搬到家裏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