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玄幻/科幻/魔幻小说 > 地海傳奇:地海巫師(奇幻三大經典巨作之一,宮崎駿動畫的靈感來源,村上春樹最愛女作家的代表作)

『簡體書』 地海傳奇:地海巫師(奇幻三大經典巨作之一,宮崎駿動畫的靈感來源,村上春樹最愛女作家的代表作)

自編碼:1794838
商品貨號:9787539964805
作者: (美)厄休拉?勒古恩
出版社: 江蘇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3-10-1

售價:HK$ 34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奇幻迷心裏永恒的經典,全係列首度引進!   ◆奇幻三大經典巨作之一,與《魔戒》《納尼亞傳奇》齊名。   ◆寫的是魔法奇幻,講的是心靈成長。   ◆村上春樹最愛女作家的代表作   ◆宮崎駿所有動畫的靈感來源   ◆吉卜力工作室動畫《地海戰記》原著。   ◆美國圖書館協會推薦好書   ◆全球號角書獎、劉易斯·卡羅爾書架獎得獎作品

內容簡介:

“地海傳奇”係列是人類曆史上最偉大的奇幻小說之一,自1968年出版以來,被譯成20多種語言,深受全世界讀者的喜愛。本書是係列的第一本,《軌跡》雜誌將其評選為史上最佳奇幻小說第三名。曾獲得1969年全球號角書獎、1979年劉易斯?卡羅爾書架獎、“美國圖書館協會推薦好書”稱號。本書以貫穿整個係列的靈魂人物“格得法師”的成長曆程為軸,描寫了一個驚心動魄、深遠動人的故事。   牧童雀鷹天生擁有法力,他渴求更強大的力量和更深奧的知識,於是選擇離開故鄉,前往傳奇的巫師學院學習,以求出人頭地。為了證明實力,他當眾施展禁忌法術,召喚亡靈,卻鑄成大錯。他召喚出的惡靈追捕著他,太古的邪惡誘惑著他。為了彌補過錯,他步上了一段從未有人完成的追尋之旅,直到海洋的盡頭、世界終結之處……

作者簡介:

  厄休拉·勒古恩 (Ursula K. Le Guin, 1929— )
  美國重要奇幻科幻大師、女性主義文學家。與J.R.R.托爾金與C.S.劉易斯並稱為“奇幻小說三大家”。她著有長篇小說20餘部、短篇小說集10本、詩集7本、評論集4本、童書10餘本;並編纂文選,從事翻譯,曾用了近50年時間研究老子《道德經》並將其翻譯成英文。她的作品深受中國道家思想的影響,在優美恬淡的敘事風格中,充滿哲思。西洋文學評論家哈羅德?布魯姆將她列為美國經典作家之一(《西方正典》),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更對她推崇備至。
  她是曆史上第一位連續兩年獲得雨果、星雲雙獎最佳長篇小說的作者,是目前獲得軌跡獎次數最多的作者(21次)。她共獲得4次星雲獎,2次雨果獎,還曾獲美國國家書卷獎、號角書獎、紐伯瑞獎、世界奇幻獎、小詹姆斯?提普翠獎、卡夫卡獎、普須卡獎等多項重量級獎項,更獲得“美國科幻奇幻作家協會大師”稱號、《洛杉磯時報》“羅伯特?基爾希終生成就獎”等榮譽。2000年,美國國會圖書館為表彰她對美國文化的重大貢獻,將她列為“作家與藝術家”中的“在世傳奇”。

目錄:

第一章 霧中戰士
第二章 黑影  
第三章 巫師學院
第四章 釋放黑影
第五章 蟠多老龍
第六章 被追  
第七章 鷹揚  
第八章 追   
第九章 易飛墟 
第十章 開闊海 

內容試閱:

 長舞節結束,很多人第二天終日高枕,到了傍晚又聚在一起吃喝。有一群年輕的小夥子、學徒和術士,他們把膳房的食物搬出來,聚在宏軒館的院子裏舉行私人晚宴。這群人就是:維奇、賈斯珀、格得與六七個學徒,還有幾個從孤立塔暫時釋放出來的孩子,因為這種節慶也把坷瑞卡墨瑞坷帶出塔房了呢。這夥年輕人盡情嬉鬧吃喝,為了純粹的玩興,也像王宮裏的奇幻表演一樣耍耍魔術。有個男孩變出假光,合成一百顆星星照亮院子,這些光有珠寶般的七彩,散落在這群學徒和天空真正星光之間的空中,一撮撮緩緩前進。另兩個學徒把碗變成一簇簇綠色火焰和圓滾柱,隻要火球一靠近,柱子就彈起跳開。維奇呢,一直盤腿坐在半空中,拚命啃烤雞。一個比較年幼的學徒想把他拉到地上,維奇卻反而飄得更高,讓他夠不著,然後鎮靜地坐在空中微笑。他不時朝地麵拋棄雞骨頭,丟下來的雞骨頭轉眼變成貓頭鷹,在假光星群間咕咕叫著。格得將麵包屑變成箭,射到空中把貓頭鷹逮下來。貓頭鷹與箭一落地,又變成了雞骨頭和麵包屑,幻術就消失了。格得也飛到空中與維奇作伴,可是由於他還沒學通這項法術的秘訣,所以必須不停扇動手臂,才能浮在空中。大夥兒看他邊飛邊扇的怪樣子,都笑起來。為了讓大家繼續笑,格得便繼續耍寶,與大家同歡。經過兩個長夜的舞蹈、月色、音樂、法術,他正處在高昂狂野的情緒中,預備迎接任何來臨的狀況。
  末了,他終於輕輕在賈斯珀身邊著地站立。從不曾笑出聲的賈斯珀挪了挪位置,說:“一隻不會飛的雀鷹……”
  “賈斯珀是真的寶石嗎?”格得轉身咧嘴笑道,“噢,術士之寶;噢,黑弗諾之玉——為我們閃耀吧!”
  操作假星光,使光線在空中跳躍的那位少年,這時移了一道光過來,繞著賈斯珀的頭跳躍發光。賈斯珀當晚雖沒像平常那麼冷酷,這時卻皺起眉,揮揮手,用鼻子噴氣,把星光呼走。“我受夠了小男孩吵吵鬧鬧的蠢把戲!”
  “少年人,你快步入中年了。”維奇在空中評論道。
  “如果你現在想要寂靜和陰沉的話,”一個年紀較小的男孩插嘴說,“你隨時都可以去孤立塔呀。”
  格得對賈斯珀說:“那你到底想要什麼,賈斯珀?”
  “我想要有旗鼓相當的人作伴。”賈斯珀說:“維奇,快下來讓這些小學徒自己去玩玩具吧。”
  格得轉頭麵向賈斯珀,問:“什麼是術士有而學徒缺乏的?”他的聲音平靜,但在場男孩突然全部鴉雀無聲,因為由格得及賈斯珀的語調中聽來,兩人間的恨意,此時宛如刀劍出鞘般清晰分明。
  “力量。”賈斯珀回答。
  “我的力量不亞於你的力量,我們旗鼓相當。”
  “你向我挑戰?”
  “我向你挑戰。”
  維奇早已下降著地,這會兒他趕緊跑到兩人中間,臉色鐵青:“學院禁止我們用法術決鬥。你們都清楚院規,此事就此平息吧!”
  格得與賈斯珀呆立無語,因為他們確實都曉得柔克的規矩,他們也明白,維奇的行為出於友愛,他們兩人則是出自怨恨。他們的憤怒隻稍稍停歇,並沒有冷卻。隻見賈斯珀向旁邊挪動一點點,好像隻希望讓維奇一個人聽見似的,冷冷微笑說:“你最好再提醒你的牧羊朋友,學院的規定是為了保護他。瞧他一臉怒容,難道他真的認為我會接受他的挑戰?跟一個有羊騷味的家夥、不懂‘高等變換術’的學徒決鬥?”
  “賈斯珀,”格得說,“你又知道我懂什麼了?”
  頃刻間,沒有人聽見格得念了什麼字,他就憑空消失了。他站立的地方,有一隻隼鷹在盤旋,並張開鷹喙尖叫。頃刻間,格得又站在晃動的火炬光芒中,雙目陰沉地盯著賈斯珀。
  賈斯珀先是驚嚇得後退一步,但馬上又隻是聳聳肩,說了兩個字:“幻術。”
  其他人都竊竊私語。維奇說:“這不是幻術,是真正的變換身形。夠了,賈斯珀,你聽我說——”
  “這一招足夠證明他背著師父,偷窺《變形書》。哼,就算會變又怎樣?放羊的,你再繼續變換呀。我喜歡你為自己設下的陷阱。你愈是努力證明你是我的對手,就愈顯示你的本性。”
  聽了這番話,維奇轉身背對賈斯珀,很小聲對格得說:“雀鷹,你肯不肯當個男子漢,馬上停手,跟我走——”
  格得微笑注視他的朋友,隻說:“幫我看著侯耶哥一會兒,好嗎?”他伸手把原本跨乘在肩頭的小甌塔客抓下來,放在維奇手中。甌塔客一向不讓格得以外的任何人觸摸,可是這時它轉向維奇,爬上他的手臂,蜷縮在他的肩頭,明亮的大眼一直沒離開過主人。
  “好了。”格得對賈斯珀說話,平靜如故,“賈斯珀,你打算表演什麼,好證明你比我強?”
  “放羊的,我什麼也不用表演。不過我還是會——我會給你一點希望、一個機會。嫉妒就像蘋果裏的蟲一樣啃噬著你。我們就把那條蟲放出來吧。有一次在柔克圓丘上,你誇口說弓忒巫師不隨便耍把戲。我們現在就到圓丘去,看看不耍把戲的弓忒人都做些什麼。看完以後,說不定我會表演一個小法術讓你瞧瞧。”
  “好,我倒要瞧瞧。”格得回答。他暴烈的脾氣稍有受侮辱的跡象就爆發,其他師兄弟平常已習慣,所以此時反而驚訝於格得的冷靜。維奇卻不驚訝,而是越來越擔心害怕。他試著再度斡旋,但賈斯珀說:“維奇,快撒手別管這件事了。放羊的,你打算怎麼利用我給你的機會?你要表演幻術讓我們看嗎?還是火球?還是用魔咒治愈山羊的羊皮癬?”
  “你希望我表演什麼,賈斯珀?”
  年紀較長的少年聳聳肩說:“我什麼也不感興趣,不過既然如此,你就召喚一個亡靈出來吧。”
  “召就召。”
  “你召不出來的,”賈斯珀直視格得,怒氣突然像火焰般燃燒著他對格得的鄙視,“你召不出來,你不會召喚,又一直吹噓……”
  “我以自己的名字起誓,我會召喚出來!”
  大家一時之間都站著動也不動。
  維奇使盡蠻力,想把格得拉回來,可是格得卻掙脫他的拉力,頭也不回,大踏步走出院子。原本在大家頭上舞動的假光,已然消失淡之。賈斯珀遲疑一秒鍾,尾隨格得去了。其他人零零散散跟隨在後,不發一言,又是好奇,又是害怕。
  柔克圓丘陡然向上攀升,沒入月升前的夏夜黑暗中。以前曾有許多奇術在這山丘施展過,因此氣氛凝重,宛如有重量壓在空氣中。他們一行人聚攏到山麓時,不由得想到這山丘的根基多麼深遠,比大海更深,甚至深達世界的核心中那團古老、神秘、無人見過的火焰。大家在東坡止步,山頂黑壓壓的草地上方,可以瞧見星鬥高懸,四周平靜無風。
  格得往坡上爬了幾步,稍微離開眾人,便轉身以清晰的聲音說:“賈斯珀!我該召喚誰的靈魂?”
  “隨你喜歡。反正沒人會聽你的召喚。”賈斯珀的聲音有點顫抖,大概是生氣的關係。
  格得用挖苦的口氣回道:“你害怕了?”
  就算賈斯珀回答,他也不會仔細聽,因為他已經不把賈斯珀放在心上了。站在柔克島這個圓丘上,怨恨與怒火已然消逝,代之而起的是十足的把握。他犯不著嫉妒任何人,此時此刻站在這塊幽暗著魔的土地上,他知道自己的力量比以往都更為強大,那股力量在他體內充塞,讓他幾乎無法抑製而顫抖。他知道賈斯珀遠不及他,或許他隻是奉派在今晚將格得帶到此處;他不是格得的對手,隻是成全格得命運的一個仆人。腳底下,格得可以感覺山根直入地心黑暗;頭頂上,他可以觀望星辰冰冷遙遠的閃爍。天地間,萬物均服膺於他的指揮及命令。他,立足於世界的中心。
  “你不用怕,”格得微笑說,“我打算召喚一個女人的靈魂。你不用怕女人。我要召喚的是葉芙阮,《英拉德行誼》中歌頌的美女。”
  “她一千年前就死了,骸骨躺在伊亞海的深處。再說,可能根本沒有這麼一個女人。”
  “歲月與距離對死者有關係嗎?難道詩歌會說謊?”格得依舊語帶譏諷。他接著又說:“注意看我兩手之間的空氣。”他轉身離開眾人後立定。
  他以極為緩慢的姿勢伸展雙臂,那是開始召靈的歡迎手勢。接著他開始念咒。
  他念著歐吉安書中召喚咒語的符文,那是兩年前或更久以前的事了,那次之後他再也沒有看過那些符文。當時,他在黑暗中閱讀;現在,他置身於黑暗中,仿佛回到那天晚上,把展開在麵前的書頁符文,重新讀過一遍。不同的是,這次他看得懂所讀的東西,不但可以一字一字大聲讀出來,而且還看見一些記號,曉得這個召喚術必須融合聲音和身、手的動作,才能運行。
  別的學生站著旁觀,沒有交談,沒有走動,隻有些微發抖——因為大法術已經開始施展了。格得的聲音原本保持輕緩,這時變成深沉的誦唱,但大家聽不懂他唱的字是什麼。接著,格得閉嘴靜默。突然,草地間起風了。格得跪下,大喊出聲,然後他俯身向前,仿佛以展開的雙臂擁抱大地。等他站起來時,緊繃的手臂中似乎抱著某種陰暗的東西,那東西很重,他費盡力氣才站了起來。熱風把在山丘上黑壓壓的青草吹得東倒西歪。即使星星還閃爍著,也沒人看得見了。
  格得兩唇間先是念著咒語,念完後,清清楚楚大聲喊出來:“葉芙阮!”
  “葉芙阮!”他再喊一次。
  他剛舉起來的那個不成形的黑團,一分兩半。黑團碎裂了,一道紡錘狀的淡淡幽光在格得張開的雙臂間閃現。那道幽光隱約呈橢圓狀,由地麵延伸到他手舉的高度。在那個橢圓狀的微光中,有個人形出現了片刻:是個高挑的女子,正轉頭回顧。她的容貌很美,但神情憂傷,充滿恐懼。
  那靈魂隻在微光中出現刹那,接著,格得雙臂間那道灰黃的橢圓光越來越亮,也越來越寬,形成地麵與黑夜間的一條縫隙,世界整個結構的一處裂口。裂縫中閃現出一道刺眼的強光,在這明亮畸形的裂縫中,有一團黑影似的東西攀爬著,那東西又敏捷又恐怖,倏地便直接跳到格得的臉上。
  在那東西的重量撲擊之下,格得搖搖晃晃站立不穩,並惶急嘶吼一聲。甌塔客在維奇肩頭觀看,它本不會發聲,這時竟大叫出聲,並跳躍著好像要去攻擊。
  格得跌倒在地,拚命掙紮扭打。世間黑暗中的那道強光在他上方加寬擴展。一旁觀看的男孩都逃了,賈斯珀跪伏在地,不敢正視那道駭人強光。現場隻有維奇一人跑到他朋友身邊,因此隻有他一人見到那團緊附著格得的黑塊,正撕裂格得的筋肉。它看起來就像一隻黑色的怪獸,大小如幼兒般,隻是這幼兒似乎會膨脹縮小,而且沒有頭也沒有臉,隻有四隻帶爪的掌,會抓又會撕。維奇嚇得嗚咽抽泣,但他仍然伸出雙手,想把格得身上那東西拉開。但就在他碰著那東西之前,身體就被鎮縛住,不能動彈了。
  那道刺眼難耐的強光逐漸減弱,世界被撕裂的邊緣也慢慢閉合。附近有個聲音,說話輕柔得宛如樹梢細語或噴泉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