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哲学/宗教 > 哲学理论 > 善財(星雲法師、索達吉堪布、一行禪師、南懷瑾、蔡禮旭、馬英九、龍應台各界人士交口稱讚;《正信的佛教》作者聖嚴法師;林青霞、李連傑、蔡依林等明星大力推薦“心六倫”——倫理:最貼近日常生活的佛法)

『簡體書』 善財(星雲法師、索達吉堪布、一行禪師、南懷瑾、蔡禮旭、馬英九、龍應台各界人士交口稱讚;《正信的佛教》作者聖嚴法師;林青霞、李連傑、蔡依林等明星大力推薦“心六倫”——倫理:最貼近日常生活的佛法)

自編碼:1806148
商品貨號:9787506069878
作者: 聖嚴法師
出版社: 東方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3-12-1
圖書規格: 16開

售價:HK$ 36

購買數量

建議一齊購買:

推薦語錄:

《聖嚴法師的智慧人生》由李連傑、林青霞傾情推薦! 聖嚴法師大智慧、大感悟之結晶;不失望就是我們永遠充滿希望,生活、生命皆是如此!觀法師感悟,得人生解脫,去除心靈枷鎖,領略生命真諦! 不讀法師心靈之語,不知人生真諦,給心靈開一扇窗子,由《聖嚴法師的智慧人生》開始。

內容簡介:

 聖嚴法師根據“人生佛教”的理念,開講從心出發的生活禪“心六倫”——職場倫理、家庭倫理、族群倫理、自然倫理、生活倫理、校園倫理。
聖嚴法師以真修實證的智慧,紮實嚴謹的學術素養,透過平實流暢的語言,領你進入佛陀的世界,契悟佛教的奧秘。

在本書中聖嚴法師講述的故事,涉及生活中的金錢和財富的煩惱。
如何麵對金錢?
如何麵對財富?
如何處理困境?
如何從挫折中走出來?
如何讓自己更加完美?
什麼是人生真正的財富?
我們需要堅持什麼,付出什麼,遠離什麼,親近什麼?
……
這就是聖嚴法師在這本書中試圖告訴世人的道理。

現代人對於財富的熱衷和崇拜,往往忽略了內心真實的感受,聖嚴法師通過這本書告訴我們一個簡單而真實的道理,最大的財富,莫過於獲得真正的身心自在!

這本書語言平實親切,罕見宗教術語。內容深入淺出,讀者可每日讀取幾則,汲取生活智慧。

作者簡介:

聖嚴法師(1930—2009),出生於江蘇南通,世界著名的佛學大師,台灣著名道場法鼓山的創辦人,佛教界第一個博士學位獲得者。
曆任中國文化大學教授,美國佛教會副會長及譯經院院長,創辦中華佛學研究所,為輔仁大學、政治大學、文化大學博士生導師。創辦法鼓山國內外禪修,文教、慈善體係的人文社會大學、僧伽大學、僧團道場、七個基金會、中英文四種定期刊物。
他以中、日、英三種語言在亞、美、歐各洲出版的著作近百種,發行量最多的是《正信的佛教》,近四百萬冊,譯本最多的是《信心銘》,已有十種語言。還有《佛學入門》、《學佛群疑》等影響深遠的著作,均受廣大讀者歡迎。
聖嚴法師被譽為台灣第一高僧,穩定人心的力量。門人弟子遍布世界各地,既有政界人物,也有活躍在海峽兩岸的著名藝人、學者等,確為近幾百年對台灣影響最大的人物之一。

目錄:

Part 01 金錢,背後是自己
第一章 金錢如毒蛇
生活的本錢
有錢好?沒錢好?
金錢如毒蛇
如來如去
不能永遠擁有

第二章 零字遊戲
錢太多怎麼辦?
有人愈窮愈可惡
有錢是福報,無錢是智慧
零字遊戲
錢不是我的

內容試閱:

重新騎“鐵馬”

我到德國弘法時,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台灣人辛苦賺錢,隻想要買一輛德國製造的車子,但是,有不少德國人反而放棄汽車,改騎腳踏車上街。
經濟不景氣的時候,人們是否能夠重新騎上“鐵馬”,節省資源,保護環境?花無百日紅,經濟的成長不可能永無止境。天天晴天,草木都要枯死,經濟的變化就如季節的變化,自有一定的調整規律,人們應該學習調整自己麵對它。
經濟不好,就節省一點,節製對物質的欲望。現在人的痛苦就是想要的太多,實際需要的並不多。


住的大小不是問題    

當我在日本留學的時候,我隻租賃一間四個半榻榻米的房間,覺得已經非常夠用了。
我有一位同學租的是十三個榻榻米大小的公寓,雖然他的居住空間比我寬敞許多,他卻經常在我麵前叫窮、叫苦,總是抱怨著住處局促不自在。
我告訴他說:“我的房子雖然才四個半榻榻米大,住起來卻非常舒適自在,你的已經比我的大多了!”他回說:“那是因為你是和尚啊!”
一個不知足的人,在任何情形下都不會自覺有福報。
因此,有的人雖然住在深宅大院、高貴的華屋,也不會覺得自在滿足。

活著就有希望 

曾經有位房地產大老板,一次遭逢經濟不景氣,周轉不過來,結果連自己住的房子都被查封了。
朋友看他可憐,就借了一間頂樓上加蓋的鐵皮屋給他住,一家五口就擠在這小屋中,一天隻有兩把麵條過日子。
小孩子還是照常上學,但是帶的便當隻有麵條而已。
夏天熱得受不了,白天就到公園納涼,晚上再回去睡覺。
如此過了一年,這位大老板終於東山再起。
如果這個老板當初想不開,有了輕生的念頭,這一家人現在還會有快樂的日子嗎?
因此,“活著”比“什麼都沒有”還要重要。
隻有活著才有希望,隻要有最低限度的物質維生,人就可以活下去。

不要老想著怎麼辦 

我常常遇到一些好像正被困在火海之中的人,來向我求救。
通常我會傾聽他們的問題,知道他們所焦慮的是什麼,但不會將他們的焦慮,變成我自己的夢魘。
我給他們的建議有一個原則:對感情的問題,宜用理智來處理;對家族的問題,宜用倫理來處理;即使發生不得了的大事,也應用時間來化解、淡化;如果真是無法避免的倒黴事,那隻有麵對它、接受它——能夠麵對它、接受它,就等於是在處理它,既然已經處理,也就不必要再為它擔心,應該放下它了。
不要老是想著:“我怎麼辦?”而是睡覺時照樣睡覺,吃飯時照樣吃飯,該怎麼生活就怎麼生活。

遊出苦海

人的生命過程,佛經中形容為生死苦海,或比喻成漫漫長夜,噩夢連床。
生死之中雖也有歡笑,但苦難的時候居多。不論有錢沒錢、有勢無勢,一樣有苦有難,卻還不知道苦難是來自各人的內心,這是愚癡。
愚癡是指不知道出離生死的範圍,也想不到要改變內心的方向,於是無可奈何地繼續不斷地受苦受難下去。
其實,有很多很好的路可以免於生死的苦難,關鍵在於能不能知道正知、正見、正行的人生方向;有沒有明了因果、因緣的人生原理;是不是有了智慧、慈悲的人生修養。
知道因果的人一定不會逃避現實;知道因緣的人一定會用努力來促成現實的轉機;有慈悲的人一定會以心平氣和的關懷心包容他人,尊重他人;有智慧的人一定會照顧自己,不會受到環境的影響而隨著魔鬼的音符起舞。
這樣的人,便是知道正法,便不致將人生的過程,視為失眠狀態的長夜漫漫,不會對於人生的經曆,當做疲倦的長途跋涉,也不會永遠沉湎於生死的苦海。

每個人都會遇到困難

人生充滿了各式各樣的考驗,即使當我在深山閉關時也是如此,當時我寫了一封信給一位老法師,告訴他我的情形,問他應該如何是好。
他直截了當地回信說:“誰沒有困難?我也有困難啊!那我問你,我的困難該怎麼辦?”
許多人因為無法解決困難,幹脆自暴自棄,放棄生命的意義。
其實,麵臨困境、知道困境,這是件好事,但是人為什麼不能接受困境呢?
這是因為沒有做好迎接困境的心理準備,在毫無預期下,困境突然出現,一時間就會覺得好像全無希望。
人生原本就是一個苦難的事實,從出生直到死亡為止,沒有一個人不是處在困境之中。
何必還沒嚐試就自尋死路,隻要能夠接受困境的考驗,一定可以走出許多新路來。

不能光看表麵結果 

有些人生意一破產,或是做官不久就丟官,就再也無法恢複往昔的壯誌豪情。遇到這種情形,我會勸他們說:“事業沒做好、官位沒做久,這些都沒關係,隻要你的人做好了,就很好了。”
有的人事業飛黃騰達,但是人人都唾罵他;有的人事業波折連連,但是後人卻常常懷念他,由此可知,成不成功,是不能光看表麵結果的。
佛教相信人死後還有未來,因此這一生的努力、這一生的功德,都會帶到未來去。
所以,即使這一生沒有成功,事實上還是成功的,因為每一個段落、每一個過程中經驗的累積,就是我們的成功。
從這個觀點來看,每一生的每一個過程,都是我們的成功點,所以不要計較現狀的成不成功,而要問自己是不是真正地付出、努力地奉獻,這才是最重要的事!

如果什麼也沒有了

在經濟不景氣時,如何自我調適是最重要的。
萬一有一天,發生能源危機或其他資源短缺,空調、電冰箱、電視機等沒有動力來源,我們的生活環境必定會有許多不便,怎麼過下去?
一般人日常生活的需要其實不多,也會因時間、環境和自己的地位、能力而有所不同。
另外,“需要”也沒有一定的標準,例如在這裏所需的基本生活費,到印度、非洲就不同了。
假如狀況真的非常惡劣,我們就減少需要,想要的少要一點。而且,有勇氣麵對貧窮,也是一種財富。

要不要錢?

有人問我要不要錢?我說:“要!”
有人問我能否放得下錢?我說:“能!”
因為我要了錢,不是拿來享受,而是去利益社會、弘揚佛法,我在幫大家用錢而已。
今天的我為了淨化人心、淨化社會,為了提升人的質量,建設人間淨土,為了建設法鼓山成為世界佛教的教育園區,如果你問我需不需要錢,我一定說:“很需要。”
可是有錢對我而言,就跟沒錢一樣,因為我隻是個管道,取有補無,而我本人仍然是一介僧侶,兩袖清風。
這樣的情況,說我有錢不對,說我無錢也錯,應該說“非有非空”才好。
“非有非空”無所謂“有”,也無所謂“空”。《金剛經》說,“非法非非法”,即是這層道理。
執“有”會煩惱,執“空”則消極,不執兩端就會左右逢源。

賺錢不等於貪錢

有人問我:“如果說要錢即是貪,那我不就不要做生意了?但佛教不也在鼓勵人布施、鼓勵人做功德,這是不是也是貪呢?”
我說,如果寺院收的錢進了我的口袋,由我私人支配來用,那就是貪。如果這些錢是拿來維持寺院的種種活動,都是為了弘法、為讓眾生得益的,那就不叫貪。
又有人問:“如果經營事業是為了大眾的利益,賺了錢拿來回饋社會,那也叫貪嗎?”我說,當然不是。凡是以自我為中心所追求的一切都叫做貪,不是為了個人、自我而做的任何事就不叫做貪。
禪宗祖師們說的悟,是指悟到“不要執著以自我為中心”,所以能夠放下一切。
能夠放下的人才是有擔當的。也就是說,愈能夠放下的人,他的心量愈大,他的悟境也就更高深了。

隻會用錢不會賺錢

我認識一位企業家,他一見到我就說:“我告訴你怎麼樣賺錢。”
我說:“我不要錢哪!”
他說:“不要錢,怎麼能夠弘法!我告訴你賺錢的方法,比我捐錢給你更好。”
他的話似乎對,捐給我的錢是死的,用方法賺錢是活的,錢才會愈來愈多。
我說:“我隻會用錢不會賺錢,你教我方法,對我是沒有用的。”
後來這位企業家的公司倒閉,又來看我說:“我還有希望。”但他現在已經快九十歲了,還是沒有東山再起。
他的觀念有問題,不知道隨順因緣。所謂“時勢造英雄”,以前他能賺錢,是因為那時候的環境因素讓他走運。後來環境、時代轉變了,但他還是食古不化,認為他那一成不變的方式一定能賺錢,結果當然失敗,公司也倒閉了。

智慧能用錢滾錢

以智慧來處理金錢,能使小錢變成大錢,用錢滾錢,不斷地增加,成為大富長者。相反,沒有智慧便不會用錢,甚至愈用愈少,福報也愈來愈小。
福報就是擁有,而不是損耗。培福等於賺錢,布施功德猶如把無形的財產不斷地存入銀行,到最後你不僅成了銀行的股東,也成了銀行的老板,甚至整間銀行都是你的。
福報像水,你我就像水麵的船。福多水漲船自高,容易行駛;福少水低船擱淺,寸步難行。
有智慧的人,不論有錢沒錢,都能處處惜福、時時培福,所以有福;沒智慧的人,人在福中不知福,一味損福,所以無福。
別說未來的因果,幸福縱然就在眼前,也感覺不到,因此有福也等於無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