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人物/传记 > 軍政人物 > 斯諾登檔案:世界最大泄密事件內幕揭秘(斯諾登授權、唯一全程跟蹤報道的《衛報》團隊精心打造;捍衛公眾權益的“全球英雄”斯諾登的內心獨白;關於斯諾登的一切)

『簡體書』 斯諾登檔案:世界最大泄密事件內幕揭秘(斯諾登授權、唯一全程跟蹤報道的《衛報》團隊精心打造;捍衛公眾權益的“全球英雄”斯諾登的內心獨白;關於斯諾登的一切)

自編碼:1806695
商品貨號:9787515510231
作者: (英)盧克·哈丁 著
出版社: 金城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4-4-1
圖書規格: 16
版次: 1
圖書頁數: 274

售價:HK$ 42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全球唯一全程跟蹤報道“斯諾登事件”的《衛報》團隊出品。獨家授權全程報道,100多小時麵對麵訪談,200多萬字采訪筆記,斯諾登事件內幕大起底。首部全麵介紹和解讀“斯諾登事件”的權威著作。諜殺、竊密、監聽、超級黑客的愛情、大國角力、亡命天涯……盡現“全球英雄”傳奇人生和內心獨白。版權熱銷17國,橫掃各大暢銷書榜,中文版全球同步上市。

內容簡介:

 ★關於斯諾登的一切,你不可能知道得更多了!

★全球唯一全程跟蹤報道“斯諾登事件”的《衛報》團隊出品。
★獨家授權全程報道,100多小時麵對麵訪談,200多萬字采訪筆記,斯諾登事件內幕大起底。
★首部全麵介紹和解讀“斯諾登事件”的權威著作。
★諜殺、竊密、監聽、超級黑客的愛情、大國角力、亡命天涯……盡現“全球英雄”傳奇人生和內心獨白。
★版權熱銷17國,橫掃各大暢銷書榜,中文版全球同步上市。

斯諾登是怎樣瞞天過海遁至俄羅斯的?
奧巴馬是不是外星人的仆人?
你最愛的IPHONE是潮品還是泄密品?
全球最叛逆的人有著什麼樣的愛情?
德國總理默克爾打電話就沒人偷聽嗎?
斯諾登是叛國者,還是捍衛公眾權益的英雄?
……
這本書就像《碟中諜》的小說版,讀來情節跌宕,驚險刺激。可惜反派勢強,英雄勢危;更可惜的是,這一切不是小說情節,而是現實。
故事的一切從斯諾登寫給《衛報》的一封郵件開始,了解斯諾登從本書開始!
故事的一切始於2013年6月5日,英國《衛報》的頭條新聞披露,威瑞森電話公司用戶的通話記錄被美國政府監聽。次日,神秘的爆料人在香港亮明身份,斯諾登從此名噪天下,而作為被獨家授權的英國《衛報》,也和他一起卷入了風暴漩渦。
據斯諾登爆料,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之名,對公眾的電話、電郵、短信等信息進行監控,監控範圍波及世界各地,甚至德國總理默克爾約閨蜜看音樂會都會呈報到奧巴馬的辦公桌上;美政府讓公眾隱私無所遁形。斯諾登和他供職的美國國家安全局正是這一切的操縱者,他自爆參與“棱鏡”、“星風”、“五隻眼”等一係列計劃,而他也是這一切的抗爭者,他把美國政府的醜陋、對民眾隱私權的踐踏展現給全世界。
他,敢於背叛最強勢的美國情報機構,被全球追殺,逃亡俄羅斯;他,一個狂熱的電腦黑客,卻從堅定的反泄密者變成最大的泄密者;他,和善內向,卻秉持是非觀念不做沉默的大多數;他,擁有待遇優厚的工作,卻毅然冒著生命危險曝光驚天醜聞。
本書追蹤了“斯諾登事件”的前因後果及詳細過程,曝光了美英等國監控全球的種種內幕。它由最早采訪和報道斯諾登的《衛報》精心策劃,專人撰寫,總編輯作序推薦,是全球首部解密該事件的權威著作。
讀完本書,你會知道:他是叛國者、名利狂、精神病,還是正義使者、全球英雄……
 
 

作者簡介:

盧克哈丁(Luke Harding),英國新聞記者、作家,畢業於牛津大學,供職英國《衛報》。《衛報》是斯諾登首選的消息發布平台,也是全球唯一全程報道斯諾登事件的媒體,《衛報》采訪團隊對斯諾登做了100多小時的麵對麵采訪,幾百萬字的采訪筆記。而盧克哈丁是“斯諾登事件”采訪團隊核心成員,《衛報》指定的本書撰寫人。
盧克哈丁曾先後在多家報紙任職,1996年成為《衛報》駐外記者,2007—2011年擔任《衛報》莫斯科站站長。他著有《維基解密:阿桑奇與保密製度的戰爭內幕》等多部作品,其作品被翻譯成十數種語言,曾獲英國最重要的政治寫作獎“奧威爾獎”提名。

目錄:

目 錄


開場 接頭
1“真實的呼哈”
2 公民抗命
3 線人
4“迷宮”
5 屋中人
6 獨家新聞!
7 世界頭號通緝犯
8 無時無處不監控
9 你們都玩夠了
10不作惡
11航班

內容試閱:

開場:接頭

香港彌敦道
美麗華酒店
2013年6月3日 周一

“我不想生活在這樣的世界:我說的每句話,我做的每件事,跟我談話的每一個人,我的一切創意,我的愛情和友誼的表達,這所有一切都被記錄。”
——愛德華斯諾登

一切皆始於一封郵件:“我是情報界的一名資深成員……”
沒有名字,沒有職務,沒有細節。就這樣,《衛報》駐巴西分社的專欄作家格倫格林沃爾德,開始了與這位神秘線人的通信。他是誰?這位線人對自己諱莫如深。他是一個無形的存在、一位在線的幽靈,甚或僅僅是個虛構的人物。
不管怎麼說,這怎麼可能是真的呢?在此之前,國家安全局從未發生過如此重大的泄密事件。誰都知道,位於華盛頓特區附近米德堡軍營 的國家安全局,這個美國最大的情報搜集機構,可是個密不透風的地方。國家安全局的職能本身就是個秘密。這裏從沒走漏過消息。正如華盛頓官場的俏皮話所稱,“NSA嘛,那不就是‘無此機構’(No Such Agency)的簡稱嗎?”
然而,這位奇怪的線人似乎真能接觸一些絕密的文件。他給格林沃爾德發來了一些高密級的國家安全局文件樣本,這一下子就吸引住了格林沃爾德。這位幽靈如何這麼輕鬆地竊得這些機密,人們不得而知。假如這些文件是真的,那它們似乎會揭開一個可能對全球造成重大影響的秘密。這些文件表明,白宮不僅在監聽它的敵人(如壞人、基地組織、恐怖分子和俄羅斯人),也不僅監聽其所謂盟友(如德國和法國),還監聽著千千萬萬美國公民的私人通訊。
和美國沆瀣一氣,開展這一大規模窺探行動的,還有英國。美國國家安全局的英國同行,政府通信總部的基地深藏在英國偏遠的鄉間。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英美之間緊密的情報共享關係就已經起步。在那些刻薄一點的人看來,英國就是美國的一條可靠的哈巴狗。讓人驚訝的是,這些文件表明,美國國家安全局一直在為英國耗費上千萬美元的監控行動買單。
於是,格林沃爾德決定,要見見這位“深喉” 一樣的線人。後者答應會提供更多曝料,但要求格林沃爾德從他在裏約熱內盧的家,飛往萬裏之遙處於共產主義中國管理下的香港。對這個接頭地點,格林沃爾德有些困惑:難道這位線人是資深駐外官員嗎?
接頭地點被安排在九龍的美麗華酒店,那是一座位於旅遊區中心地帶的、高雅的現代建築,去往那裏需要先從香港島乘一小段出租車到達天星碼頭。陪同格林沃爾德前往的是勞拉珀特阿斯。她也是美國公民,是一名紀錄片製作人,還是一位出了名讓美國軍方非常棘手的人物。她一直在扮演“紅娘”的角色,是第一個促使格林沃爾德關注這位“幽靈”的人。
線人小心翼翼地給兩位記者指示行動。他們要在酒店的一個車輛行人較少但也不完全隱蔽的地方碰頭,旁邊有一個大大的塑料鱷魚。他們之前約定了接頭暗號,線人手裏會拿著一個魔方。哦,他的名字叫愛德華斯諾登。
這位神秘的談話人,看起來是位經驗老到的間諜,而且可能還很有點演戲的天分。格林沃爾德對他的全部認知,都指到了一個方向:他是一位滿頭白發的情報界“老兵”。格林沃爾德說,“我當時認為,他一定是一位很上了點年紀的官員”。他極有可能60歲開外,穿亮金色扣子的藍色運動上衣,頭發花白且有些脫發,著一雙實用的黑皮鞋,戴眼鏡,係一條社團領帶……格林沃爾德頭腦中已經有了這樣的形象。或許他是中央情報局駐香港的情報站頭目。眼看著,他們的任務就要開始了。
盡管想象壓根就是錯誤的,但它卻來源於兩條線索:一是線人似乎能夠接觸到隻有特權人物才能接觸的絕密等級文件;二是他的政治分析顯得非常老練。在發送第一批秘密文件的同時,他一起發來了他的個人聲明,交代了他做這件事的動機:他要揭露此種“未經懷疑就監聽”狀態都發展到了什麼程度。聲明認為,監聽人民的技術已經遠遠脫離了法律的製約,有意義的監督已經不再可能。
這位線人指出,美國國家安全局的野心之大非同尋常。在過去10年間,來往於各大洲的數字信息大為增長,甚至可用“爆炸式”增長來形容。在此背景下,國家安全局偏離了其原本負責搜集外國情報的任務。現在,它在搜集每個人的數據,並加以儲存。其中既包括美國國內數據,也包括國外數據。線人說,國家安全局在秘密開展“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的大規模電子監控,或有過之而無不及的類似行動。
兩人提前來到了指定的那隻塑料鱷魚旁邊。他們坐下來,開始等待。一時間,格林沃爾德腦海裏想的都是,在中國文化中,鱷魚是不是有什麼特別意義。他對此並不確定。但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線人沒有現身。真是奇怪。
如果初次會麵未能成功,那麼按計劃,他們要在同一天早上晚些時候,再次回到這個不知名的走廊,其間需要往返於美麗華酒店內陳設華麗的商場和一家餐廳之間。格林沃爾德和珀特阿斯回到那裏,開始了第二次等待。
隨後,他們見到了他……


1
“真實的呼哈”

巴爾的摩附近
埃利科特城
2001年12月

“除卻心靈的誠信,到頭來沒有什麼可稱得上神聖。”
——拉爾夫瓦爾多愛默生
《愛默生隨筆自立》

2001年12月底,有個自稱“真實的呼哈”(TheTrueHOOHA)的人,提出了一個疑問。“真實的呼哈”是一位18歲的男性美國公民,一個醉心遊戲的人。他電腦技術出色,智商非常發達。他的真實身份不得而知。當時,每個在熱門技術網站“阿爾斯技術網” 上發帖的人都采用了匿名發帖。他們大多是些年輕人,都熱衷於網絡。
“真實的呼哈”想征求建議:如何才能建立起自己的網絡服務器?那是個周六的早晨,大約在當地時間上午11點之後。他發帖說:“這是我第一次發帖。請對我溫柔一點。我有個難題:我想建立自己的主機。我該怎麼辦?”
不久,經常光顧阿爾斯網的網友們紛紛給他提供各種幫助建議。為自己的網絡服務器建立主機,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難事,但至少需要有一台奔騰200型電腦,要有足夠的內存和適量帶寬。“真實的呼哈”喜歡這些回答。他回複說:“啊,阿爾斯真是一個電腦知識的大寶庫。”淩晨兩點鍾,盡管他已非常疲憊,但他仍然在線。他寫道:“哈欠。該睡覺了,你知道,明天還得早起,研究更多電腦的事。”
盡管“真實的呼哈”隻是一個“阿爾斯”菜鳥,但他的回複卻非常流暢而自信。他寫道:“如果我的語氣讓人感覺我好鬥、自大,是個18歲的新手,對長者沒有點尊敬,那麼你差不多了解我了。”顯然,他對自己的老師有比較負麵的看法。他說:“你知道,社區大學沒什麼好老師。”
“真實的呼哈”有望成為一個多產的“阿爾斯”發帖人。在接下來的8年間,他寫了約800個評論。他同時還頻繁在其他論壇上發言,尤其是一個名叫叫做“#arsificial”的論壇。他是誰?他似乎在幹各種不同的工作,在不同地方對自己的描述也不同:一會兒是“無業”,一會兒是“打敗仗的士兵”,一會兒是“係統編輯員”,一會兒又是“一位有美國國務院安全許可的人”。
這是不是有點沃爾特米提 的感覺呢?他的家在美國東海岸的馬裏蘭州,在華盛頓特區附近。而25歲左右時,他已經是一個神秘的國際人物了。他不時出現在歐洲的不同地方:一會兒是日內瓦,一會兒是倫敦,一會兒又是愛爾蘭——除了它的“社會主義問題”以外,愛爾蘭顯然是個不錯的地方;一會兒到了意大利,一會兒又到了波斯尼亞。他還到過印度。
“真實的呼哈”對自己的真實身份守口如瓶,但他還是留下了一些蛛絲馬跡。盡管並未取得過什麼學位,但他卻有著驚人的電腦知識。他似乎把生活的大部分時間都花在了網絡上,隨後自學成才。從政治立場上看,他很像是個忠誠的共和黨人。他堅信個人自由,譬如,他會替那些種植大麻的澳大利亞人說好話。
但有時,他會變得非常讓人討厭。比如,他曾罵另一位阿爾斯網會員,說後者是個“雞巴”。在社會保障問題上,他堅持認為應依靠個人努力去解決,對那些持不同意見的人,他則稱他們是“他媽的智障”。聊天室很像個酒吧,人人都可以搬個凳子坐一坐。但即使是按聊天室“所有人均享有自由”的標準,“真實的呼哈”也算得上是個非常固執己見的家夥。
網友們對“真實的呼哈”的網下真名一無所知,但對他的長相他們確實有粗略的認識。2006年4月,離23歲生日沒幾個月的時候,“真實的呼哈”貼出了幾張自己的照片,那是一位業餘造型師的手筆。它們展示了一個英俊的小夥子有點心神不寧地盯著相機,皮膚蒼白,雙眼略有點腫,看起來有些像吸血鬼。在其中一張照片上,他戴著一隻奇特的皮質手鐲。
一位網友發帖說“真酷耶”。當有人說“真實的呼哈”看起來像個同性戀,他質問道:“你不喜歡我的手鐲嗎?”他堅持自己不是同性戀,並隨口說:“我的女友是個攝影師。”
“真實的呼哈”的聊天話題五花八門,包括遊戲、女孩、性、日本、股市,還有在美國陸軍服役的災難歲月、對多種族英國的印象、擁有槍支的樂趣等。(2006年,他曾寫道:“我有一隻瓦爾特P22手槍,那是我唯一的槍支,但我對它真是鍾愛至極。”)這些聊天記錄以其獨有的方式,構成類似成長小說之類的東西,講述著一些年輕時的經曆,而作者正是伴隨互 聯網成長起來的第一代。
……



尾聲:流亡

俄羅斯
莫斯科附近某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