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推理/侦探/悬疑小说 > 鬼遮眼Ⅰ:黑水屍鎮(《鬼吹燈》作者天下霸唱 《魯班的詛咒》作者圓太極,"驚悚女王"紅娘子強力推薦)

『簡體書』 鬼遮眼Ⅰ:黑水屍鎮(《鬼吹燈》作者天下霸唱 《魯班的詛咒》作者圓太極,"驚悚女王"紅娘子強力推薦)

自編碼:1806833
商品貨號:9787807695196
作者: 俞鑫 著
出版社: 北京時代華文書局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4-6-1
圖書規格: 16開
版次: 1
圖書頁數: 304
字數: 330000

售價:HK$ 36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鬼遮眼Ⅰ:黑水屍鎮》是新浪讀書頻道最火爆的懸疑小說,總點擊逾千萬,反響巨大,作者俞鑫被選為新浪讀書最受歡迎原創作者。

內容簡介:

 民國初年,軍閥混戰,生靈塗炭。人界硝煙四起,亂象環生,群魔趁機亂入人間,既有僵屍為亂,又有狐媚禍主,眾生逐漸陷入了萬劫不複的苦難之中。 

   茅山道士茅無極憑著高深道法縱橫陰陽,以眾生安危為己任,立誌蕩清天下妖鬼。時下正值千年後的甲子輪回,各股勢力交彙在陰霾籠罩的黑水鎮中,神秘的荒野墓塚,恐怖的九尾妖狐,凶煞的嗜血活屍,恐懼無處不在。一層層撲朔迷離的謎團,一次次驚悚離奇的遭遇,死亡麵前,人性的卑劣麵展露無疑,神秘凶手神蹤飄忽,如鬼似魅,適逢九星連珠異象再現,看似波平浪靜的背後,一場曠世量劫也正悄然降臨……
 

作者簡介:

俞鑫,國內新銳作家,專業遊戲編劇,代表作為《邊陲》、《鬼遮眼》等。作品《鬼遮眼》為2012年新浪最火爆的懸疑小說,剛發布便引起了巨大反響,各網站紛紛轉載,總點擊逾千萬,同年作者首登新浪讀書無線票選最受歡迎原創作者前三甲。

目錄:

楔 子/ 001
第一章 刁蠻攔路虎/ 006
第二章 客棧夜驚魂/ 016
第三章 地底小黑牢/ 025
第四章 天罡三才陣/ 034
第五章 誰在黑暗處/ 048
第六章 灰鷹山鬼府/ 056
第七章 三個索命鬼/ 066
第八章 一步一驚心/ 076
第九章 屍兵鐵鎖寒/ 087
第十章 紅磷怨衝天/ 093
第十一章 魂魄兩相離/ 103
第十二章 彩蝶翩翩舞/ 112
第十三章 再入襄王府/ 117
第十四章 巫蠱三屍燈/ 126

內容試閱:

元朝末年,政局風雨飄搖,當劉福通和韓山童帶著紅巾軍在中原鬧騰得翻江倒海時,在南方湘西地界的山旮旯裏,卻悄然出現了一支由奇人異士組成的特殊軍隊,他們受兵部調遣前來捉拿一名危險的欽犯。
   這一行整好十人,其中有四大皆空的和尚,有雲遊四海的道士,也有蠻夷之地的巫醫,雖然看上去並不起眼,卻個個都是天賦異稟,能將這風馬牛不相及的十人給硬生生湊在一塊兒,兵部可沒少費一番周折。他們從大都一路趕來湘西,晝伏夜行,而且都是避開官道走小路,為的就是不打草驚蛇。
   十字嶺。一場秋雨足足下了倆星期,雨點子拍在身上冷冰冰的,誰也沒有說話,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疲憊,雨水順著蓑衣和帽簷潺潺流下,幾乎成了簾幕一般,略顯快節奏的步伐踏在泥地裏劈啪作響,似乎隻有這樣才能掩飾著住內心的不安。
   “真是諷刺啊!我莫仙道竟然有一天會淪為朝廷的工具!”向來清高的莫仙道忍了一路,終於憋出了這麼一句。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有什麼辦法?”有‘神算子’之稱的相師李玄機深深歎了口氣,也是滿肚子怨氣無處發泄。
   原來兵部知道這群人用財色極難收買,為了讓他們乖乖就範,早已派人將他們的親友或弟子全抓去做人質,這才讓他們騎虎難下,隻能不遠千裏走這一遭。
   “到了。”走在最前麵的一個紫衫少年忽然說道。這少年誰也沒見過,但朝廷既然能找他來,自然也是大有本事的。
   大家齊刷刷往山下望去,隻見一座破舊的小瓦屋出現在山腳下。
   屋子裏黑漆漆的,李駝子正流著口水,光著屁股趴在破竹床上做春夢,冷不丁就有一柄寒光凜凜的手刃架在了脖子上。他一個激靈就坐了起來,見自己的破屋內黑壓壓地圍著一群人,哇呀一聲就喊了出來。
   “再喊我要你的命!”忍術流高手葵英自小在東瀛長大,脾氣火暴,說罷就要在李駝子身上劃上幾道口子,卻被一個和顏悅色的老和尚給格開了。這老和尚法名一泓,是一位得道高僧,大半輩子都在九華山上修持。
   “這位小哥,我們想見見你的雇主。” 一泓上師拍了拍李駝子瑟瑟發抖的肩膀,笑眯眯地說道。
   這李駝子是個盜墓的,幹的是見不得人的勾當,當地人稱“狗爬子”。他們的探子收到消息,上個月有個神秘人給了李駝子一大筆錢,雇他和另外幾個狗爬子為他設計地宮的門閘,這李駝子是個慣盜,這些年盜的墓沒個一千也有幾百了,對墓穴的設計原理熟得很,遇到這麼個大好差事當然欣然答應,地宮最後是建好了,那神秘人卻殺人滅口,他的幾個弟兄一個個全都慘死在地宮裏,要不是他裝死當時也見了閻王了。
   這名雇主正是朝廷捉拿的欽犯,一個名叫“紫月”的邪惡道士。他知道朝廷不會放過他,所以才偷偷修建了龐大的地宮打算作為藏身地。
   李駝子弓著個背走在最前頭,一雙賊溜的鼠眼時不時側頭瞄瞄這群古怪的外鄉客,隻見他們個個模樣古怪,有的腦後長著個瘤子,有的上下嘴是錯位的,有的酒糟鼻能有半個拳頭那麼大,他不知道這是罕見的奇骨異相,直看得心驚肉跳。
   路經一座破落的小村莊時,李駝子卻怎麼也不肯邁步往前走了。
   “這村子去不得……荒廢好多年啦,邪得很!”李駝子的話帶著瑟瑟的顫音。據他交代,這村子當地人稱為‘屍鬼村’。
  冷不丁一陣寒風吹過,讓眾人都打了個寒噤。大夥兒這才仔細打量著這個死氣沉沉的村莊,破敗的屋簷上零星掛著幾片瓦礫,沉朽的木門在風中吱呀作響,整個村莊籠罩在一層薄薄的白色霧氣中,乍看之下詭異萬分。
   ‘屍鬼村’的在當地流傳了十幾年了,相傳村中曾有一個無賴感染了屍毒而不自知,還跑回村子裏調戲婦女,後來被憤怒的村民們亂棍打死,哪知第二天他就屍變了,全村的人都被他殺死,而那些死了的人又爬起來變成了僵屍,於是整個村子就成為了‘屍鬼村’了,由於僵屍鬧得太凶,周圍的村莊紛紛遷出,導致這片區域成了一塊不折不扣的死地,至於那無賴為什麼會感染屍毒,早已是無從考證了。
   但傳說終究隻是傳說,大家全沒放在心上,李駝子見他們一再堅持,也隻好跟了進去。
   進了村子後,雨越下越大,漸漸連路都看不清了,大夥兒也隻好找了一座寬敞的祠堂來避雨,連日的勞累讓大家都感覺困懨懨的,剛坐下就紛紛開始打起了盹兒。
   大概到了後半夜的時候,李玄機忽然被一陣清脆的啼哭聲吵醒,他循聲望去,隻見對麵的一座茅草屋裏,一個半裸著上身的村婦正在給一個嬰兒喂奶。村婦嘴裏哼著一首悠遠古老的童謠,另一隻手輕輕拍打著嬰兒哄他入睡,那聲音似遠似近,又像是貼著耳朵發出來的,聽著讓人頭皮一陣發麻。
   這時候雨已經停了,夥伴們大都還在睡夢中,李玄機心中奇怪,便壯著膽子過去一探究竟。那村婦自始至終一直低著頭,半張側臉都被長發給遮住了,看不清麵目,她似乎知道了李玄機正朝自己走來,口中的歌謠像是卡殼的唱片,驀地一下就停住了。
    還沒靠近,李玄機就聞到了一股奇怪的惡臭,他正準備說點什麼,忽然間就啞了聲了,渾身感覺涼颼颼的——他發現村婦懷裏的嬰兒,竟然是一具麵目猙獰的恐怖嬰屍!
    伴隨著一陣“哢、哢、哢”的如同齒輪轉動的聲響,村婦十分機械化地抬起了頭,朝著李玄機露出了一個詭異的微笑,她的眼睛像是血紅的玻璃球,閃閃發出紅光,舌頭直垂到地麵,足有三尺來長!
    李玄機看得心驚肉跳,他嚇壞了,趕緊想要跳開,然而兩隻腳卻被從土裏忽然伸出的一雙腐敗的大手給緊緊的扣住了!李玄機緊張得大喊大叫,這時兩道紅色的半月狀光刃閃過,那雙鬼手瞬間被斬成了幾截,李玄機“啪”地一下就摔在了地上。
    “你沒事吧?”莫仙道提著桃木劍趕了過來,他見李玄機腳踝被勒出了兩道血痕,不禁皺了皺眉,“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得趕緊離開!”
    這時大家都陸陸續續被驚醒了,整個村莊卻響起了一陣陣低沉的嚎叫聲。可怕的一幕發生了,死去的村民全都從亂葬崗裏爬了出來,他們個個麵色慘白,鋒利的指甲足比筷子還長!不一會兒,整個村子裏全是一蹦一跳的僵屍了。
    看到如此恐怖的景象,李駝子差點就給嚇暈了過去,雙腿發麻動也動不了,李玄機沒法,隻得擰著他走,其他人且戰且退,憑借著高深的法力,將法器和印決舞得光華閃閃,那些僵屍一時也倒近不得他們身,但僵屍畢竟數量眾多,不斷地縮小著包圍圈,每個人這時都是心如擂鼓,十分緊張,就連素來鎮定的一泓上師頭上也沁出了豆大的汗珠。
    “大家背靠背,別讓它們靠近!”
    不知誰扯著嗓子喊了一聲,大家立刻集中在了一起,守衛著自己跟前的一畝三分地,每個人都是如臨大敵狀,紛紛結印念咒,在周圍形成了一道五彩絢爛,密不透風的屏障,將所有人緊緊地護佑在裏頭,僵屍們稍有靠近立刻會被震飛,一時間雙方都陷入了僵持狀態。
    大夥兒正思量著該如何脫身,這時意想不到的一幕卻發生了,隻見他們所踩的泥地忽然開始劇烈崩塌!放在平時,以他們的身手是有絕對有把握避開的,但這會兒精力全在防禦那些僵屍身上,坍塌的速度又太快,根本反應不過來,所有人瞬間都墜入了一個幽黑的深洞之中。
    “嗖——”
    莫仙道用火石點燃了隨身攜帶的火鐮,清點了一下人數,發現大家都隻受了些輕傷後,而頭頂上空的洞口處仍不時傳來僵屍的嘶吼聲。
    “剛才怎麼回事?”李玄機蹣跚著爬了起來,茫然地說道,“咦,李駝子呢?”
    大家左右看了看,果然沒發現李駝子的身影。
    整個洞穴裏惡臭熏天,莫仙道感覺腳下軟綿綿黏乎乎的,便拿著火鐮往腳下一照,不禁倒抽了口涼氣。原來他們身下全是堆積如山的死屍!
    這些死屍個個表情痛苦,身形扭曲,顯然是死前受過極大的痛苦,而在他們身邊則散亂的丟棄著一些鐵鍁和鋤頭,還有一些被當地人稱為‘鑽刨’的開掘工具。
    大家麵麵相覷,都是心照不宣地點了點頭。想必這些人就是當初為紫月修建地宮的工人了,而地宮完成後紫月怕走漏風聲,竟將他們全部殺害,手段之毒實在讓人發指。
    這時,一個角落裏仰麵朝天的屍體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佝僂的駝背,沾滿泥灰的布褂,驚恐萬狀的表情,這個身影大家再熟悉不過了——李駝子!
    李駝子的屍體看起來怎麼也得死了好幾個月了,事實上,他根本就沒曾逃出去過,他和他的那群狗爬子兄弟全死在了這裏。
    所有人都驚呆了,真的李駝子在這,那大家看到的那個“李駝子”又是?李玄機想起了李駝子家那隻大黃狗不住衝他狂吠的情景,終於恍然大悟……
    “嗬嗬嗬——”
    伴隨著一陣陰冷的桀笑,黑色的陰影中,一個雙瞳閃著幽光的黑影慢慢地朝著幾人走來……
    這十個人一夜之間從人間徹底蒸發了。兵部也曾派人尋找,據說曾有重大的發現,但沒多久元朝就在內憂外患之下滅亡了,這件事也成了永遠的秘密。
    明朝末期,一小隊錦衣衛執行公務時,路過此地,卻離奇失蹤,一時間擬為懸案。
    清朝初年,因八旗軍殺戮業障過重,致使怨魂遍地,陰陽失衡,南嶽大廟八佛寺八道觀彼此同氣連枝,立誌蕩清天下妖鬼,屍鬼村在此時期被夷為平地。百年後,在原村落故地建立了一個小鎮,因有黑水河將小鎮分割東西,故名曰“黑水鎮”。
    這時,時光的車轍到了民國北洋軍閥混戰時期,黑水鎮經過幾百年發展,也算是人丁興旺,有近一千餘戶人家。故事也便由此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