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作品集 > 乖,摸摸頭2.0

『簡體書』 乖,摸摸頭2.0

自編碼:1807527
商品貨號:9787540468798
作者: 大冰
出版社: 湖南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4-10-1
圖書頁數: 336

售價:HK$ 48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真實的故事自有萬鈞之力
《乖,摸摸頭》講述了12個真實的傳奇故事
或許會讓你看到那些你永遠無法去體會的生活
見識那些可能你永遠都無法結交的人

【乖,摸摸頭】“雜草敏”的故事。每年一條的短信和一個讓人心疼的南方姑娘。
【我有一碗酒,可以慰風塵】一個比酒還烈的故事。一個隱居滇西北的越戰老兵跌宕起伏的人生,以及充滿善意的、出人意料的結局。
【不許哭】藏地往事,酒吧掌櫃大冰、日語翻譯妮可、民謠歌手趙雷的拉薩舊時光。
【普通朋友】或許沒有人知道,大鵬在成為“屌絲男士”前,曾差一點兒被砸死在的舞台上。每個硬著骨頭敢拚敢搏的人都有個柔軟的理由,大鵬的那個理由是一隻小姑娘。
【唱歌人不許掉眼淚】一個從緬甸金三角走來的流浪歌手的故事……故事裏有窮困窘迫、顛沛流離、渺茫的希望、忽晴忽雨的前路,還有一把紅棉吉他和一個很想唱歌的孩子。
【小因果】這個9歲的小男孩不會知道,24年後,身旁的這隻小姑娘會成為他的妻子,陪他浪跡天涯。
【椰子姑娘流浪記】一段長達13年的愛情,一個普通人的傳奇。(及不用手機的女孩之後續)。
【我的師弟不是人】大冰有一個師弟叫昌寶,是條傻嗬嗬的哈士奇。
…………

《乖,摸摸頭》一書記錄了大冰十餘年的江湖遊曆,以及他和他朋友們的愛與溫暖的傳奇故事。
這些故事與風花雪月無關,與雞湯小清新無關,有的是無畏的奮鬥和孤身的尋找,有的是瘋狂的愛情和極致的浪漫……12個故事,12種善意,如點點星光與燭火,給所有心懷希望的人們以溫暖和光芒。
請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人在過著你想要的生活。
忽晴忽雨的江湖,祝你有夢為馬,隨處可棲。

你我迤邐人世間,每個人都需要被善意地摸摸頭。
不論你晴朗或是陰霾,低穀期還是巔峰期,願你永遠被這個世間的善意所護持。
善良是一種天賦,善意是一份選擇。
《乖,摸摸頭》不僅僅是一本書,還是一份善意,更是一份心意。
你想對誰說一聲“乖,摸摸頭”?
請把這本書送給他(她),希望他亦能明了你的心意。

作者簡介:

大冰,1980年生人,作家、某衛視首席主持人、某高校導師、民謠歌手、老背包客、不敬業的酒吧掌櫃、科班油畫畫師、手鼓藝人、業餘皮匠、業餘銀匠、業餘詩人、資深西藏拉漂、資深麗江混混、黃金左臉、禪宗臨濟弟子

目錄:

乖,摸摸頭
我有一碗酒,可以慰風塵
對不起
普通朋友
不許哭
唱歌的人不許掉眼淚
聽歌的人不許掉眼淚
一個叫木頭,一個叫馬尾
椰子姑娘漂流記
風馬少年
小因果
我的師弟不是人
後記

顯示全部信息
媒體評論
讀書,就是和作者交談。我相信看完書的朋友,會和我當初一樣,在和大冰對話、聽他講完那些故事之後,把他當作自己的朋友。
——主持人 黃健翔

大冰是一個有著奇特魅力的人,沒有人比他的身份跨度更大,他所經曆的那些人和事都是活生生的……他好像永遠都摟著個手鼓,鼓聲貫穿始終,不停息。
——民謠歌手 萬曉利

這世界有另一種人,他們的生活模式與朝九晚五格格不入,卻也活得有血有肉,有模有樣。世界上還有另一種人,他們既可以朝九晚五,又可以浪蕩天涯,比如大冰。
——背包客 小鵬

內容試閱:

對不起

不管是欠別人,還是欠自己,你曾欠下過多少個“對不起”?
時間無情第一,它才不在乎你是否還是一個孩子,你隻要稍一耽擱、稍一猶豫,它立馬幫你決定故事的結局。
它會把你欠下的對不起,變成還不起。
又會把很多對不起,變成來不及。

(一)
先從一條狗說起。
狗是一條小鬆獅,藍舌頭大腦袋,沒名字,命運悲苦。
它兩三歲時,被一個玩自駕的遊客帶來滇西北。狗狗長得憨,路人愛它,搶著 抱它,拿出各種亂七八糟的零食來胡喂亂喂。
女主人分不清是憨是傻,或者嚴重缺乏存在感,竟以自己家的狗不挑食為榮, 繼而各種嘚瑟,動不動就讓它表演一個。
狗比狗主人含蓄多了,知道人比狗更缺乏存在感,它聽話,再不樂意吃也假裝 咬起來嚼嚼。
女主人伸手摸摸它下頜,說:乖孩子,咽下去給他們看看。

它含著東西,盯著她眼睛看,愣愣地看上一會兒,然後埋下頭努力地吞咽。

它用它的方式表達愛,吃來吃去到底吃出病來。
一開始是走路搖晃,接著是吐著舌頭不停淌口水,胸前全部打濕了,沾著土灰泥巴,邋裏邋遢一塊氈。
後來實在走不動了,側臥在路中間,被路人踩了腿也沒力氣叫。
那時,古城沒什麼寵物診所,最近的診所在大理,大麗高速沒開通,開車需要四個小時。
狗主人迅速地做出了應對措施:走了。 狗主人自己走了。
車比狗金貴,主人愛幹淨,它沒機會重新坐回她的懷抱。

對很多趕時髦養狗的人來說,狗不是夥伴也不是寵物,不過是個玩具而已,玩壞了就他媽直接丟掉。
她喊它孩子,然後幹淨利索地把它給扔了。
沒法兒罵她什麼,現在虐嬰不重判打胎不治罪買孩子不嚴懲,人命且被草菅,遑論狗命一條。

接著說狗。
小鬆獅到底是沒死成。
狗是土命,沾土能活,它蜷在泥巴地裏打哆嗦,幾天後居然又爬了起來。命是保住了,但走路直踉蹌,且落下了一個愛淌口水的毛病。
也不知道那是口水還是胃液,黏糊糊鋪滿胸口,順著毛尖往下滴,隔著兩三米遠就能聞到一股子酸溜溜的味道。
以前不論它走到哪兒,人們都滿臉疼愛地逗它,誇它乖、可愛、懂事,都搶著抱它,現在人們對它視若無睹。
墨分濃淡五色,人分上下九流,貓貓狗狗卻隻有高低兩類分法:不是家貓就是野貓,不是寵物狗就是流浪狗。
它青天白日地立在路中間,卻沒人看得見它。不為別的,隻因它是條比抹布還髒的流浪狗。

都是哺乳動物,人有的它都有。
人委屈了能哭,狗委屈了會嗚嗚叫,它不嗚嗚,隻是悶著頭貼著牆根發呆。
古城的狗大多愛曬太陽,三步一崗地橫在大馬路上吐著舌頭伸懶腰,唯獨它例外。陰冷陰冷的牆根,它一蹲就是一下午,不叫,也不理人,隻是瞪著牆根, 木木呆呆的。
它也有心,傷了心了。

再傷心也要吃飯,沒人喂它了,小鬆獅學會了翻垃圾。
麗江地區的垃圾車每天下午三點出動,繞著古城轉圈收垃圾,所到之處皆是震 耳欲聾的納西流行音樂。垃圾車蒞臨之前,各個商戶把大大小小的垃圾袋堆滿 街角,它餓極了跑去叼上兩口,卻經常被猛踹一腳。
踹它的不止一個人,有時候像打哈欠會傳染一樣,隻要一家把它從垃圾袋旁踹開,另一家就會沒等它靠近也飛起一腳。
人有時候真的很奇怪,明明自己不要的東西,狗來討點兒,不但不給,反而還要踹人家。
踹它的也未必是什麼惡人,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而已,之所以愛踹它,一來是反正它沒靠山沒主人,二來反正它又不叫喚又不咬人,三來它憑什麼跑來吃我們家的垃圾?
反正踹了也白踹,踹了也沒什麼威脅,人們坦然收獲著一種高級動物別樣的存在感。

當然,此類高尚行徑不僅僅發生在古城的人和狗之間。
微博上不是整天都有人在“踹狗”嗎?踹得那叫一個義正詞嚴。
以道德之名爆的粗就是踹出的腳,“狗”則是你我的同類,管你是什麼學者、名人、巨星,管你是多大的V,多平凡的普通人,隻要道德瑕疵被揪住,那就階段性地由人變狗,任人踹。
眾人是不關心自己的,他們隻關心自己熟悉的事物,越是缺少德性的社會,人 們越是願意占領道德製高點,以享受頭羊引領羊群般的虛假快感。 敲著鍵盤的人想:
反正你現在是狗,反正大家都踹,反正我是正義的大多數,踹就踹了,你他媽 能拿我怎麼著?是啊,雖然那些義正詞嚴我自己也未必能做到,我罵你出軌找 小三是渾蛋,嗬嗬,我又何嚐不想腳踩兩隻船,但被發現了、曝光了的人是你 不是我,那就我還是人,而你是狗,我不踹你我踹誰?
反正我在口頭上占據道德高峰俯視你時,你又沒辦法還手。
反正我可以很安全地踹你,然後不費吹灰之力就能獲得一份高貴的存在感。
你管我在現實生活中匱乏什麼,反正我就中意這種便捷的快感:以道德之名,帶著優越感踹你,然後安全地獲得存在感。
於是,由人變狗的公眾人物老老實實地戴上尖帽子彎下頭,任憑眾人在虛擬世 界裏踢來踹去,靜待被時間洗白……

抱歉,話題扯遠了,咱們還是接著說小鬆獅吧。
於是,原本就是狗的小鬆獅一邊幫高級靈長類生物製造著快感,一邊翻垃圾果腹。
如是數年。

幾年中不知道挨了多少腳,吃了多少立方垃圾。它本是亂吃東西才差點兒丟掉半條命,如今無論吃什麼垃圾都不眨眼,吃完了之後一路滴著黏液往回走。那個牆根就是它的窩。

(二)
沒人會倒黴一輩子,就像沒人會走運一輩子一樣。 狗也一樣。
忽然有一天,它不用再吃垃圾了。有個送飯黨從天而降,還是個姑娘。

姑娘長得蠻清秀,長發,細白的額頭,一副無邊眼鏡永遠卡在臉上。
她在巷子口開服裝店,話不多,笑起來和和氣氣的。夜裏的小火塘燭光搖曳,她坐在忽明忽暗的人群中是最普通不過的一個。
服裝店的生意不錯,但她很節儉,不肯去新城租公寓房,長租了一家客棧二樓的小房間,按季度付錢。住到第二個季度時,她才發現樓下窗邊的牆根裏住著條狗。
她跑下樓去端詳它,說:哎呀,你怎麼這麼髒啊……餓不餓,請你吃塊油餅吧! 很久沒有人專門蹲下來和它說了。
它使勁把自己擠進牆角裏,呼哧呼哧地喘氣,不敢抬眼看她。
姑娘把手中的油餅掰開一塊遞過去……一掰就掰成了習慣,此後一天兩頓飯, 她吃什麼就分它點兒什麼,有時候她啃著蘋果路過它,把咬了一口的蘋果遞給 它,它也吃。
橘子它也吃,梨子它也吃。 土豆它也吃,玉米它也吃。

自從姑娘開始喂它,小鬆獅就告別了垃圾桶,也幾乎告別了踹過來的腳。
姑娘於它有恩,它卻從沒衝她搖過尾巴,也沒舔過她的手,總是和她保持著適 當的距離,隻是每當她靠近時,它總忍不住呼哧呼哧地喘氣。 它喘得很凶,卻不像是在害怕,也不像是在防禦。
滇西北寒氣最盛的時節不是隆冬,而是雨季,隨便淋一淋冰雨,幾個噴嚏一打 就是一場重感冒。雨季的一天,她半夜想起它在淋雨,掀開窗子喊它:小狗,小狗……
沒有回音。
雨點滴滴答答,窗子外麵黑洞洞的,看不清也聽不見。
姑娘打起手電筒,下樓,出門,紫色的雨傘慢慢撐開,放在地上,斜倚著牆角 遮出一小片晴。
濕漉漉的狗在傘下蜷成一坨,睡著了的樣子,並沒有睜眼看她。

她用手遮住頭往回跑,星星點點的雨水鑽進頭發,透心的冰涼。跑到門口一回 頭,不知什麼時候它也跟了過來,悄悄跟在她身後,見她轉身,立馬蹲坐在雨水裏,不遠不近地保持著兩米的距離。
她問:你想和我一起回家嗎?
它不看她,一動不動,木木呆呆的一坨。 她躲進屋簷下,衝它招手:來呀,過來吧。它卻轉身跑回那個牆角。
好吧,她心說,至少有把傘。

姑娘動過念頭要養這隻流浪狗,院子裏有一株茂密的三角梅,她琢磨著把它的家安置在樹蔭下。
客棧老板人不壞,卻也沒好到隨意收養一條流浪狗的地步,婉言拒絕了她的請求,但默許她每天從廚房裏端些飯去喂它。
她常年吃素,它卻自此有葷有素。 日子久了,感情慢慢深了一點兒。
喂食的方式也慢慢變化。一開始是隔著一米遠丟在它麵前,後來是夾在手指間 遞到它麵前,再後來是放在手掌上,托到它麵前。
一次喂食的間隙,她摸了摸它腦袋。
它震了一下,沒抬頭,繼續吃東西,但邊吃邊呼哧呼哧地喘氣,喘得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不論她怎麼喂它,它都沒衝她搖過尾巴,也沒舔過她的手,它一直是木木呆呆的,不吵不鬧,不咬不叫。

她隻聽它叫過兩次。
第一次,是衝一對過路的夫妻。
它一邊叫一邊衝了過去,沒等它衝到跟前,男人已擋在自己的愛人前麵,一腳 飛了出去。
它被踹了一個跟頭,翻身爬起來,委屈地叫了一聲,繼續衝上去。 姑娘驚著了,它居然在搖尾巴。
沒等她出聲,那個女人先喊了出來。
那個女人使勁晃著男人的胳膊,興奮地喊:這不是我以前那條狗嗎?哎喲,它沒死。
男人皺著眉頭,說:怎麼變得這麼髒……
話音沒落,它好像能聽懂人話似的,開始大叫起來,一聲接一聲,一聲比一聲 拖得長,一聲比一聲委屈。

它繞著他們跳圈子,叫得和哭一樣難聽。
那對男女忽然尷尬了起來,轉身快步走開,姑娘走上前攔住他們,客氣地問為什麼不領走它,是因為嫌它髒嗎?
她說:我幫你們把它清洗幹淨好不好?把它領走吧,不要把它再丟在這裏了好 不好?
狗主人擺出一臉的抱歉,說:想領也領不了哦。我懷孕了,它現在是條流浪狗 了,誰曉得有啥子病,總不能讓它傳染我吧。
姑娘想罵人,手臂抬了起來,又放下了……她忽然憶起了些什麼,臉迅速變白了,一時語塞,眼睜睜地看著那對夫妻快步離開。
狗沒有去追,它木木呆呆地立在路中央,不再叫了。 它好像完全能聽懂人們的對話一樣。
那個女人或許還是有那麼一點點兒愧疚的吧,晚飯後,他們從飯店裏拿來一個 小瓷盆放在它旁邊,裏麵有半份鬆菇燉雞,是他們剛剛吃剩下的…… 女人歎息著說:好歹有個吃飯的碗了,好可憐的小乖乖。
做完這一切後,女人無債一身輕地走了,他們覺得自己送了它一隻碗,很是對 得起它了。
一直到走,女人都和它保持著距離。一直到走,她也沒伸出手摸摸她的小乖乖。 她喊它乖孩子,然後玩壞了它,然後扔了它。
然後又扔了一次。

事後的第二天,姑娘小心翼翼地把食物放進瓷盆,它走過去埋下頭,慢慢地吃 慢慢地嚼。
姑娘蹲在它麵前看它,看了半天沒看出它有什麼異常,卻把自己給看難過了。

(三)
姑娘第二次聽它叫,也是最後一次聽它叫。
她喂了它整整一年,小鬆獅依舊是不搖尾巴不舔她手,也不肯直視她,但一人 一狗多了些奇怪的默契。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每天當她中午醒來後推開窗時,都能看到它麵朝著她的 方向仰著頭。
一天兩天三天,晴天雨天,天天如此。
她微微奇怪,於是,那天醒來後躲在窗簾後偷看…… 它居然焦急地在原地兜圈子,一副焦躁不安的模樣。
她心頭一酸,猛地推開窗子,衝它招手:小狗,小狗,不要擔心,我還在呢! 它嚇得幾乎跳了起來,想迅速切換回木木呆呆的表情,但明顯來不及掩飾。 隔著冬日午後明黃色的耀眼光芒,他們望著對方,一人一狗,一個在樓下一個在樓上。
…………

然後,她聽到了它痛苦的一聲尖叫。
一群人圍住了它。第一棍子打在腰上,第二棍子打在鼻子上。
陽光燦爛,棍子敲在皮毛上,激起一小片浮塵,它使勁把頭往下埋,痛得抽搐成一 團球。掌棍的人熟稔地戳歪它的脖子,又是一棍,打在耳後,再一棍,還是耳後。 她一邊尖叫一邊往樓下衝,客棧的小木樓梯太窄,掛畫被撞落,裸露的釘子頭 劃傷了手臂,紅了半個手掌。
她一掌推過去,殷紅的掌印清清楚楚印在那個穿製服的人臉上。一下子冒出來 一堆穿製服的人,她被反擰著胳膊摁在牆上。

他們怒斥她:為什麼打人!
她聲嘶力竭地喊:為什麼打我的狗!
七八個手指頭點到她的鼻子前:你的狗?你的狗你怎麼不領回家去?
她一下子被噎住了,一口氣憋在胸口,半輩子的難過止不住地湧了出來。 第一聲慟哭就啞了嗓子。
扭住她的人有些發懵,鬆開胳膊任她坐倒在地上,他們說:你哭什麼哭,我們 又沒打你。
路人過來勸解:好了好了,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別為了條破狗傷了和氣。 她薅住那人的袖口喊:……救救它救救它。
路人歎了一口氣,小心地打商量:唉,各位兄弟,這狗它又沒咬過人,留它一 口氣又何妨。
手指頭立馬也點到他鼻子前:回頭咬了人,你負責嗎?
路人掛不住麵子,一把攥住那根手指頭,局麵一下子僵了。 她哀求道:不要殺它,我負責!我養它!
有人說:你早幹嗎去了,現在才說,存心找事是吧?警告你哦,別妨礙公務! 她啞著嗓子罵:流浪狗就一定該死嗎?!你還是不是人!
挨罵的人起了真火,棍子夾著風聲掄下去,砸在小鬆獅脊梁上, 一聲斷成兩截。 她“啊”的一聲大喊,整顆心都被捏碎了。
沒人看她,所有人都在看著它。
它好像對這一擊完全沒反應,好像一點兒都不痛。
它開始爬,一躥一躥的,使勁使勁地爬,腰以下已不能動,隻是靠兩隻前爪使 勁摳著青石板往前爬。
爬過一雙雙皮鞋,一條條腿,爬得滿不在乎。 她哭、它爬,四下裏一下子靜了。

她跪在地上,伸出的雙臂攬了一個空,它背對著她爬回了那個陰冷的牆根,它背朝著這個世界,使勁把自己貼擠在牆根夾角裏。
……忽然一個噴嚏打了出來,血沫子噴在牆上又濺回身上,濺在白色的小瓷盆 上,星星點點。
它長長地吐出一口氣,然後一動不動了。 好像睡著了一樣。

她哭著喊: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它貼在地麵上的腦袋猛地抬了一下,好像意識到了些什麼,脖子開始拚命地使 勁,努力地想回頭看她一眼,腿使勁尾巴使勁全身都在使勁…… 終究沒能回過頭來。
震耳欲聾的垃圾車開過來了,嬉鬧的遊人,亮晃晃的日頭。白瓷盆裏空空的,今天她還沒來得及喂它吃東西。

(四)
2012 年年末的某天夜裏,有個披頭散發的姑娘坐在我的酒吧。 她說:大冰哥,我明天走了,一早的車,不再回來了。
我問她為何走得那麼著急。
她說:去見一個人,晚了怕來不及了。

小屋的招牌青梅酒叫“相望於江湖”,我斟一碗為她餞行,她低眉含下一口,一抬頭,嗆出了眼淚。

我說:那個人很需要你,是吧?
她點點頭,嘿嘿地笑,邊笑邊飲酒,邊笑邊擦眼淚。 她說:是我需要他。
她說:我需要去向他說聲對不起。

她喝幹了那碗相望於江湖,給我講了一個還未結局的故事。她講故事的那天,是那隻流浪狗被打死的當天。

(五)
她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大學上的是二本,在自己家鄉的小城市裏走讀。
她沒什麼特殊的愛好,也沒什麼同學之外的朋友,按部就班地吃飯、逛街、念書,按部就班地在小城市長大。唯一和別人不同的是,她家裏隻有父親和哥哥。
她是旁人眼裏的路人甲,卻是自己家中的公主,父親和哥哥疼她,疼的方式各不相同。
父親每天騎電動車接她放學,按時按點,雷打不動。
有時路過菜市場,停下車給她買一塊炸雞排,她坐在電動車後座上啃得津津有味。 她說:爸爸你吃不吃?
父親回頭瞥一眼,說:你啃得那麼幹淨,我吃什麼吃呀?

哥哥和其他人的哥哥不一樣,很高、很帥氣、很遷就她。 她說:哥哥哥哥,你這個新發型好難看,我不喜歡看。 哥哥說:換!

她說:哥哥哥哥,你的這個新女朋友我不喜歡,將來變成嫂子的話一定會凶我的。
哥哥說:換!馬上換!
哥哥不是嘴上說說,是真的換,她的話就是聖旨,從小就是這樣,並不覺得自己受委屈,隻是怕委屈了妹妹。母親離去時,妹妹還不記事,他心疼她,決心罩她一輩子。
他是個成績不錯的大學生,有獎學金,經常搶過電腦來翻她的淘寶購物車,一樣一樣地複製下地址,然後登錄自己的賬戶,替她付款。
他臨近畢業,家裏沒什麼關係替他謀一份前途無量的工作,他也不甘心在小城市窩一輩子,於是順應潮流成了考研大軍中的一員。
有一天,他從台燈下抬起頭,衝著客廳裏的她說:等我考上研究生了……將來 找份掙大錢的好工作,然後帶你和爸爸去旅行,咱們去希臘的聖托裏尼島,碧 海藍天白房子,漂亮死了。
她從沙發上跳下來,跑過去找哥哥拉鉤。她嘴裏含著巧克力豆,心裏也是。

浸在這樣的愛裏,她並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