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惊悚/恐怖 > 鬼吹燈全集(套裝共8冊)

『簡體書』 鬼吹燈全集(套裝共8冊)

自編碼:1810010
商品貨號:23808814
作者: 天下霸唱
出版社: 青島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6年1月

售價:HK$ 298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人點燭,鬼吹燈”是傳說中摸金派的不宣之秘,意為進入古墓之中先在東南角點燃一支蠟燭才能開棺,如果蠟燭熄滅,須速速退出,不可取一物。相傳這是祖師爺所定的一條活人與死人的契約,千年傳承,不得破。有諺為證:“發丘印,摸金符,搬山卸嶺尋龍訣……窨沉棺,青銅槨,八字不硬莫近前。”故事以一本家傳的秘書殘卷為引,講述三位當代摸金校尉,為解開部族消失的千古之謎,利用風水秘術,解讀天下大山大川的脈搏,尋找一處處失落在大地深處的龍樓寶殿。畢竟那些龍形虎藏,揭天拔地、倒海翻江的舉動,都迥異庸俗,在離奇詭異的地下世界中,曆史的神秘麵紗正一層層地被揭開……                                                                                                                                                                                             《鬼吹燈1精絕古城》:本冊內容為前後兩個部分,前半部分胡八一他們根據民間傳說和鄉村野談進入野人溝黑風口的地下軍事要塞,揭開了深山老林裏的神秘之處。後半部分從考古隊進入沙漠尋找精絕古城開始,觸及到了鮮明的地理文化元素,西域沙漠、孔雀河、雙聖山、三十六國、樓蘭女屍、敦煌壁畫,一股神秘的氣息撲麵而來,直到最後,精絕女王也沒露麵,算是神秘到底了。
    《鬼吹燈2龍嶺迷窟》:一隻出自陝西鄉間的繡花鞋,引領摸金校尉進入一座廢棄的唐代大墓,沒想墓中套墓,西周的幽靈塚切斷了所有的退路。懸魂梯是地獄的通道,還是無限的黑洞?從精絕古城逃生的人背上都長了一個眼球形的印記,果真是幾千年前的魔鬼詛咒顯靈?唯一了解秘密的考古專家孫教授一見這個印記驚恐萬狀,隻道:天機不可泄露……
    《鬼吹燈3雲南蟲穀》:雲南水下發現金字塔式的獻王墓——這不是現實,而是小說!傳聞救人性命的雮塵珠成了古滇國獻王墓的隨葬品,摸金校尉深入瘴癘之地,再探古墓奇險。
    《鬼吹燈4昆侖神宮》:如何解開雮塵珠的秘密?所有的線索都指向雪域藏地。香港古董商明叔為了尋找《格薩爾王》中傳說的魔國冰川水晶屍,雇請胡八一等三位摸金校尉入藏尋找。
    《鬼吹燈5黃皮子墳》:在大興安嶺加格達奇,有一處被稱為千古之謎的鮮卑山洞,又名大鮮卑山“嘎仙洞”,洞內有北魏時期的摩崖石刻。山洞幽暗深邃、神秘莫測,隱藏在莽莽原始森林中。嘎仙洞不光是北魏鮮卑族發祥的聖地,也是鄂倫春族古老的福地。傳說在遠古洪荒的年代,嘎仙洞曾是東海下的“海眼”,是通往冥冥洞府的入口。關於此地的傳說不性枚舉,就像是白山黑水間似真似幻的海市蜃樓,但可以肯定的是,大鮮卑山嘎仙洞在曆史的長河中,默默地見證了許多繁榮與消亡,帶著無數的秘密留存至今。
    《鬼吹燈6南海歸墟》:胡八一最新最新一輪探險,離奇的海底古城,恐怖的幽靈鬼船,天空中下起魚雨,海麵上出現一堵巨大的水牆,匪夷所思的怪事接連出現……絕對讓你大呼過癮的一集。
    《鬼吹燈7怒晴湘西》:話說半個多世紀之前,正值壯年的卸嶺盜魁陳瞎子夥同軍閥合盜湘西瓶山元將之墓。墓中機關重重,幾次均未得手,死傷甚眾。於是陳瞎子聯絡搬山道人,告知瓶山中有千年丹丸,四處尋找耄塵珠的鷓鴣哨為之心動,決定同卸嶺眾盜一同發掘瓶山。
    《鬼吹燈8巫峽棺山》:三枚摸壘符、半本《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鬼吹燈》華麗終結,盡釋重重疑竇。胡八一最新一輪探險,離奇的海底古城,恐怖的幽靈鬼船,天空中下起魚雨,海麵上出現一堵巨大的水牆,匪夷所思的怪事接連出現……絕對讓你大呼過癮的大結局。

作者簡介:

原名張牧野,天津人,想象力非凡的中國網絡文學作家,其代表作《鬼吹燈》係列小說風靡華人世界,是繼金庸等人的武俠作品以來,在華人中傳播極廣的小說。天下霸唱的創作將東方神秘文化與世界流行文化元素融為一體,為類型小說打上了深深的中國烙印。
他的探險小說所關注的,是人在充滿未知的環境中的思考與行動。古老的傳承,神秘的遺跡,兄弟間的情義,情侶間的默契,生死無常的極限體驗,加之幽默精練的文學語言、跌宕起伏的宏大敘事,使他的文字構建出另一處“江湖”。

目錄:

引子 1
第一章 白紙人和鼠友 3
第二章 《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 8
第三章 大山裏的古墓 13
第四章 昆侖不凍泉 29
第五章 火瓢蟲 35
第六章 九層妖樓 41
第七章 霸王蠑螈 48
第八章 地震 56
第九章 重逢 62
第十章 大金牙 69
第十一章 黑風口 野人溝 75
第十二章 月溝 84
第十三章 鬼吹燈 93
第十四章 紅犭孔 99
第十五章 關東軍地下要塞 107
第十六章 密室 120
第十七章 草原大地獺 128
第十八章 玉璧 136
第十九章 考古隊 150
第二十章 沙海魔巢 160
第二十一章 西夜古城 175
第二十二章 黑沙漠 192
第二十三章 紮格拉瑪山穀 200
第二十四章 黑塔 214
第二十五章 柱之神殿 219
第二十六章 天磚秘道 227
第二十七章 寶藏 238
第二十八章 屍香魔芋 246
第二十九章 石室 257
第三十章 古老的預言 264
第三十一章 真與假 272
第三十二章 撞邪 280
第三十三章 逃脫 285 第一章 香鞋 1
第二章 渡河 15
第三章 傳說 23
第四章 籌劃 28
第五章 盤蛇坡 32
第六章 魚骨廟 36
第七章 盜洞 44
第八章 冥殿 52
第九章 內藏眢 57
第十章 臉 65
第十一章 月牙缺口 74
第十二章 塚魄 81
第十三章 懸魂梯 88
第十四章 失蹤 100
第十五章 人麵蜘蛛 105
第十六章 地下神宮 111
第十七章 聞香玉 117
第十八章 龍骨 122
第十九章 密文之謎 130
第二十章 追憶 135
第二十一章 搬山道人 140
第二十二章 野貓 148
第二十三章 黑水城 154
第二十四章 神父 161
第二十五章 通天大佛寺 168
第二十六章 白骨 175
第二十七章 黑佛 181
第二十八章 蟲玉 186
第二十九章 黑霧 191
第三十章 決意 199
第三十一章 石碑店 206
第三十二章 瞎子算命 211
第三十三章 水潭 219
第三十四章 缸怪 225
第三十五章 線索 233
第三十六章 獻王墓 239

內容試閱:

盜墓不是遊覽觀光,不是吟詩作對,不是描畫繡花,不能那樣文雅,那樣閑庭信步,含情脈脈,那樣天地君親師。盜墓是一門技術,一門進行破壞的技術。古代貴族們建造墳墓的時候,一定是想方設法地防止被盜,故而無所不用其極,在墓中設置種種機關暗器、消息埋伏,有巨石、流沙、毒箭、毒蟲、陷坑等等,數不勝數。到了明代,受到西洋奇技淫巧的影響,一些大墓甚至用上了西洋的八寶轉心機關,尤其是清代的帝陵,堪稱集數千年防盜技術於一體的傑作。大軍閥孫殿英想挖開東陵,用裏麵的財 寶充當軍餉,發動大批軍隊,連挖帶炸用了五六天才得手,其堅固程度 可想而知。盜墓賊的課題就是千方百計地破解這些機關,進入墓中探寶。不過在現代,比起如何挖開古墓,更困難的是尋找古墓。地麵上有封土 堆和石碑之類明顯建築的大墓早就被人發掘得差不多了,如果要找那些 年深日久藏於地下,又沒有任何地上標記的古墓,那就需要一定的技術 和特殊工具了,鐵釺、洛陽鏟、竹釘、鑽地龍、探陰爪、黑折子等工具 應運而生。還有一些高手不依賴工具,有的通過尋找古代文獻中的線索 尋找古墓,還有極少數的一些人掌握秘術,可以通過解讀山川河流的脈象, 用看風水的本領找墓穴。我就是屬於最後這一類的。我踏遍了各地,其 間經曆了很多詭異離奇的事件,若是一件件地陳述出來,足以讓觀者驚心,聞者咂舌,畢竟那些龍形虎藏、揭天拔地、倒海翻江的舉動,都非比尋常。
這諸般事跡須從我祖父留下來的一本殘書《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講起。這本殘書,下半卷不知何故被人硬生生地扯了去,隻留下這上卷風水秘術篇,書中所述,多半都是解讀墓葬的風水格局之類的獨門秘 術……
第一章
我的祖父叫胡國華,胡家祖上是十裏八鄉有名的大地主,最輝煌的時期在城裏買了三條胡同相連的四十多間宅子,其間也曾出過一些當官 的和經商的,捐過前清的糧台、漕運的幫辦。
民諺有雲 :“富不過三代。”這話是非常有道理的。家裏縱然有金山銀山,也架不住敗家子孫的揮霍。
到了民國年間,傳到我祖父這一代就開始家道中落了,還分了家。祖父也分到了不少家產,足夠衣食無憂地過一輩子,可是他偏偏不肯學好,當然這也和當時的社會環境有關。他先是沉迷賭博,後來又抽上了福壽 膏(大煙),把萬貫家財敗了個精光。
祖父年輕的時候吃喝嫖賭抽五毒俱全,到最後窮得身上連一個大子 兒都沒有了。人要是犯了煙癮,就抓心撓肝得無法忍受,但是沒錢誰讓 你抽啊?昔日裏有錢的時候,煙館裏的老板夥計見了他都是胡爺長、胡爺短的,招呼得殷勤周到。可是一旦他身無分文了,他們就拿他當臭要飯的,連轟帶趕,驅之唯恐不及。
人要窮瘋了,廉恥道德這些觀念就不重要了,祖父想了個辦法,去找他的舅舅騙點錢。祖父的舅舅知道他是敗家子大煙鬼,平時一文錢都不肯給他,但是這次祖父騙舅舅說要娶媳婦,讓舅舅給湊點錢。
舅舅一聽感動得老淚縱橫,心想這個不肖的外甥總算是辦了件正事, 要是娶個賢惠的媳婦好好管管他,收收他的心,說不定日後就能學好了。
於是舅舅給他拿了二十塊大洋,囑咐他娶個媳婦好好過日子,千萬別再沾染那些福壽膏了,過幾天得空,還要親自去看看外甥媳婦。
祖父鬼主意最多,為了應付舅舅,他回家之後到村裏找了個紮紙人 紙馬(就是燒給死人的那種用品)的匠人。這個紮紙師傅手藝很高明,隻要是你說得出來的東西,他都能做得惟妙惟肖。 他按要求給祖父紮了個白紙糊裱的紙女人,又用水彩給紙人畫上了眉眼鼻子、衣服、頭發,在遠處一看,嘿,真就跟個活人似的。祖父把紙人扛到家裏,放在裏屋的炕上,用被子把紙人蓋上,心裏想得挺好:等過幾天舅舅來了,就推說媳婦病了,躺在床上不能見客,讓他遠遠地看一眼就行了。想到得意處,忍不住哼起了小曲,溜達進城 抽大煙去了。
沒過幾天,舅舅就上門了,買了一些花布點心之類的來看外甥媳婦。祖父就按照預先想好的說辭推脫,說媳婦身體不適,不能見客,讓舅舅在門口揭開門簾看了一眼就把門簾放下來了。
舅舅不願意了,噢,你小子就這麼應付你親娘舅啊?不行,今天必須得見見新外甥媳婦,生病了我掏錢給新媳婦請郎中瞧病。
祖父死活攔著不讓見,他越攔舅舅越疑心,兩人爭執起來。最後祖父阻攔不住,舅舅衝進了裏屋,往床上一看,差點沒把老爺子嚇死。一張女人的大白臉,還擦著紅臉蛋,兩眼睜著,直勾勾地盯著天花板—— 是個紙紮的女人!
這年的春節發生了很多事,祖父紮個紙人騙他舅舅錢的事情敗露了,舅舅生氣上火,一病不起,沒出三天就撒手歸西了。
胡家的親戚朋友都像防賊似的防著他,別說借給他錢了,就連剩飯 都不讓他蹭一口。祖父把家中最後一對檀木箱子賣了兩塊銀洋,這箱子 是他母親的嫁妝,一直想留個念想,沒舍得典當,但是煙癮發作,也管不了那許多了。他用這兩塊錢買了一小塊福壽膏,趕回家中就迫不及待 地點上煙泡倒在床上,猛吸了兩口,身體輕飄飄地如在雲端。
那一刻他感覺自己快活似神仙,平日裏那些被人瞧不起、辱罵、欺負的遭遇都不重要了。又吸了兩口,他忽然發現自己的破床上還趴著個黑乎乎的東西,定睛一看,原來床角上趴著一隻大老鼠。這老鼠的歲數一定小不了,胡子都變白了,體型跟貓差不多大,它正在旁邊吸著祖父 煙槍裏冒出的煙霧,好像也曉得這福壽膏的好處,嗅著鼻子貪婪地享受。 祖父覺得有趣,對大老鼠說 :“你這家夥也有煙癮?看來跟我是同道 中人。”說完自己抽了一口,用嘴向那老鼠噴雲吐霧。老鼠好像知道他沒 有惡意,也不懼怕他,抬起頭來接納噴向它的煙霧。過了半晌,似乎是過足了癮,老鼠緩緩地爬著離開了。如此數日,這隻大老鼠每天都來同祖父一起吸煙。祖父到處被人輕賤,周圍沒有半個朋友,對這隻老鼠惺惺相惜,頗有好感,有時候老鼠來得 晚一點,祖父就忍著煙癮等它。
但是好景不長,祖父家裏就剩下一張床和四麵牆了,再也沒有錢去買煙土。他愁悶無策,歎息著對老鼠說 :“老鼠啊老鼠,今天我囊罄糧絕,可再沒錢買福壽膏了,恐不能與你常吸此味。”言畢唏噓不已。
老鼠聽了他說的話,雙目炯炯閃爍,若有所思,反身離去。天黑的時候,老鼠叼回來一枚銀圓放在祖父枕邊,祖父驚喜交加,連夜就進城買了一塊福壽膏,回來後就在燈下點燒了,大肆吞吐,和老鼠一起痛快淋漓地吸了個飽。
第二天老鼠又叼來三枚銀圓,祖父樂得簡直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想起以前念私塾時學的一個典故,就對老鼠說 :“知管仲者,鮑叔牙是也。君知我貧寒而厚施於我,真是我的知己啊,如不嫌棄,咱們就結為金蘭兄弟。”從此祖父與這隻老鼠稱兄道弟,呼其為“鼠兄”,飲食與共,一起抽大煙,還在床上給它用棉絮擺了個窩,讓老鼠也睡在床上。
人鼠相安,不亞於莫逆之交。老鼠每天都出去叼銀圓回來,少則一二枚,多則三五枚,從此祖父衣食無憂。多年以後我的祖父回憶起來,總說這段日子是他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就這麼過了大半年,祖父漸漸富裕了起來。但不是有這麼句話嘛 :“發財遇好友,倒黴碰小人。”也該著祖父是窮命,他就被一個小人給盯上了。
村裏有個無賴叫王二杠子,他和祖父不一樣,祖父至少曾經富裕過,怎麼說也當過二十多年的“胡大少爺”,王二杠子就沒那麼好的命了,從他家祖上八輩算起,都沒穿過一條不露腚的褲子。他看祖父家業敗了,幸災樂禍,有事沒事地就對祖父打罵侮辱,欺負欺負當年的胡大少爺,給自己心裏找點平衡。
最近王二杠子覺得很奇怪 :胡國華這窮小子也沒做什麼營生,家裏能典當的都典當了,他家親戚也死得差不多了,怎麼天天在家抽大煙? 他這買煙土的錢都是從哪來的?說不定這小子做了賊。我不如悄悄地盯 著他,等他偷東西的時候抓了他扭送到官府,換幾塊大洋的賞錢也好。
可是他盯了一段時間,發現胡國華除了偶爾進城買些糧食和煙土之外,基本上是足不出戶,也從不跟任何人來往。越是不知道他的錢是怎麼來的,王二杠子就越是心癢。
有天祖父出去買吃的東西,王二杠子趁機翻牆頭進了他家,翻箱倒 櫃地想找找胡國華究竟有什麼秘密。突然發現床上有隻大老鼠正在睡覺,王二杠子順手把老鼠抓起來扔到爐子上正在燒的一壺水裏,然後把壺蓋 壓上,心想等胡國華回家喝水,我在旁邊看個樂子。
還沒等王二杠子出去,祖父就回來了,正好把他堵到屋裏。祖父一看壺裏的大老鼠已經給活活燙死了,頓時紅了眼睛,抄起菜刀就砍,王二杠子被砍了十幾刀。好在祖父是個大煙鬼,手上無力,王二杠子雖然中了不少刀,卻沒受致命傷,他全身是血地逃到保安隊求救。保安隊的 隊長是當地一個軍閥的親戚,當時正在請這個軍閥喝酒。隊長一看這還了得,光天化日之下就持刀行凶,沒有王法了嗎?趕緊命幾個手下把祖父五花大綁地捆了來。
祖父被押到堂前,保安隊長厲聲喝問 :“為何持刀行凶要殺王二杠子?”
祖父淚流滿麵,抽泣著述說了事情的始末,最後哀歎著說 :“想我當初困苦欲死,沒有這隻老鼠我就活不到今日,不料我一時疏忽竟令鼠兄 喪命,它雖非我所殺,卻因我而死。九泉之下負此良友,情何以堪?我一人做事一人當,既然砍傷了王二杠子,該殺該罰都聽憑發落,隻求長 官容我回家安葬了我的鼠兄,就是死也瞑目了。”
還沒等保安隊長發話,旁邊那個軍閥就感歎不已地對祖父說道 :“他奶奶的,不忘恩是仁,不負心是義,對老鼠尚且如此,何況對人呢?我念你仁義,又看你無依無靠,日後就隨我從軍做個副官吧。” 有槍便是草頭王,亂世之中,帶兵的人說的話就是王法。軍閥頭子吩咐手下,把那個王二杠子用鞭子抽一頓給祖父出氣,又放了祖父回家 安葬老鼠。祖父用木盒盛殮了老鼠的屍體,挖個坑埋了,哭了半日,就去投奔了那個軍閥頭子。
常言說得好 :“餓時吃糠甜如蜜,飽時吃蜜都不甜。”人到了窮苦潦 倒之時,別人就是給他一碗粥、一塊餅也會感恩戴德,何況老鼠送給胡 國華那麼多的錢財。當然老鼠的錢也都是偷來的,聖人說 :“渴死不飲盜 泉之水。”不過那是至聖至賢之人的品德標準,古人尚且難以做到,何況祖父這樣的庸人呢?以前聽人說在房中吸煙,時間久了屋內的蒼蠅老鼠也會上癮,此言非虛。

第二章 《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
從那以後祖父就當了兵,甚得重用。然而在那個時代,天下大亂,軍閥混戰,拉上百十人的隊伍就能割據一方,今天你滅了我,明天他又收拾 了你,沒有幾個勢力是能長久生存下去的。胡國華所追隨的這個軍閥勢力 本來就不大,不出一年就在搶地盤的戰鬥中被另一路軍閥打得七零八落, 死的死、逃的逃,提拔胡國華的那位軍閥頭領也在混戰中飲彈身亡。
兵敗之後,祖父跑回了老家。這時他家裏的破房子早就塌了,加上逃得匆忙,身上沒有錢糧,已經連續兩天沒吃過飯了,煙癮又發作起來,無法可想,隻好把手槍賣給了土匪,換了一些煙土糧食,以解燃眉之急。
他一尋思,這麼下去不是事啊,這點糧食和大煙頂多夠支撐三五天 的,吃光抽淨了之後該怎麼辦?這時他想起了離家一百多裏遠的地方有處十三裏鋪,那裏有不少達官顯貴的墓葬,裏麵有很多值錢的陪葬品。
此時的祖父當過兵打過仗,膽子比以前大多了。祖父在軍隊裏曾經 聽個老兵油子說過很多盜墓的事,盜墓在民間又叫“倒鬥”,能發橫財,但是抓著了也是要掉腦袋的,所以他沒敢在白天行動,把心一橫,在一個毛月亮的晚上點了盞風燈,扛了把鐵鍬,就去了十三裏鋪的墳地。
什麼是毛月亮?就是天上沒雲,但是月光卻不明亮,很朦朧。當然 現代人都知道,這是一種氣象現象,學名叫作月暈,表示要變天刮大風了。可是那個年代的農村裏沒人懂這些科學知識,有些地方的鄉下人就管這 種月亮叫長毛毛的月亮,還有人說這種月色昏暗的夜晚,是孤魂野鬼最愛出來轉悠的時刻。
等到了地方,他先喝了身上帶的半斤燒酒,以壯膽色。這天夜裏,月冷星寒,陰風嗖嗖地刮著,墳堆裏飄蕩著一片片磷火,不時有幾聲嘰 嘰吱吱的怪鳥叫聲響起,手中的風燈忽明忽暗,似乎隨時都可能熄滅。
祖父這時候雖然剛喝了酒,還是被這鬼地方嚇得出了一身冷汗,這下可好,那半斤燒刀子算是白喝了,全順著汗毛孔出去了。
好在這是一片野墳,附近完全沒有人煙,大喊大叫也不怕被人聽見。祖父唱了幾段山歌給自己壯膽,但是會的歌不多,沒唱幾句就沒詞了,幹脆唱開了平日裏最熟悉的“五更相思調”和“十八摸”。
祖父硬著頭皮戰戰兢兢地到了這一大片墳地中央。那裏竟然有一座無碑的孤墳,在這一片荒墳野地之中,這座墳顯得那麼與眾不同。
這座墳除了沒有墓碑之外,更奇怪的是這墳的棺材沒在封土堆下麵,而是立著插在墳丘上,露出多半截子。棺材很新,鋥明瓦亮地走了十八 道朱漆,在殘月的輝映下,泛著詭異的光芒。
祖父心中有些嘀咕 :這棺材怎麼這樣擺著?真他娘的怪了,怕是有什麼名堂。不過來都來了,不打開看看豈不是白走這一遭?沒錢買吃的餓死是一死,沒錢抽大煙犯了癮憋死也是一死,那還不如讓鬼掐死來得 痛快。老子這輩子淨受窩囊氣了,他奶奶的,今天就豁出去了,一條道走到黑。
打定了主意,祖父掄起鐵鍁把埋著棺材下半截的封土挖開,整個棺 材就呈現在了眼前。祖父是個大煙鬼,體力差,挖了點土已經累得喘作 一團。他沒急著開棺,坐在地上掏出身上帶的福壽膏往鼻子裏吸了一點。大腦受到鴉片的刺激,神經也亢奮了,他一咬牙站起身,用鐵鍁撬 開了棺材蓋子。裏麵的屍體赫然是個美女,麵目栩栩如生,隻是臉上的 粉擦得很厚,兩邊臉蛋子上用紅胭脂抹了兩大塊,在白粉底子的襯托下顯得像是貼了兩帖紅膏藥。她身上鳳冠霞帔,大紅絲綢的吉祥袍,竟然是一身新娘子的裝扮。這具女屍是剛埋進去的,還是埋了一段時間了?這片墳地早就荒廢了,最近這些年哪裏還有人來?難不成她變成了僵屍?
但此時,祖父早就顧不上那麼多了,他的眼睛裏隻剩下那棺中女屍身上的首飾,這些金銀寶石在風燈的光線下誘人地閃爍著,還有放在她身旁陪葬的那些用紅紙包成一筒一筒的銀圓以及許多的金條,簡直數都數不清。
這回可發了大財了!祖父伸手就去擼女屍手上佩戴的祖母綠寶石戒指。剛把手伸出去,忽然手腕被人抓住了,祖父嚇了一跳,定睛一看,抓住他手腕的人是一位風度不凡的長者。
原來祖父匆匆趕往十三裏鋪,在途中曾遇到一位姓孫的風水先生,這位孫先生是省裏有名的法師,不僅能看風水算命,而且還能掐會算,懂遁甲五行的奇術。
孫先生一見胡國華,就發現他麵上隱隱約約籠罩著一層黑氣,掐指一算,勃然大怒,心想這小子是想去挖墳掘墓,做那些有損陰德的勾當,如今叫我撞上,便不可不管上一管,於是一路尾隨而來。
此時孫先生抓住祖父的手臂,突然厲聲喝道 :“我隻問你這賊人一句話 :你這般作為,便不怕遭天譴嗎?”
此言一出,祖父如遭當頭棒喝,急忙跪倒在地,拜求孫先生饒命。孫先生把他攙扶起來 :“你雖然德行敗壞,但是並無大過,須曉得回頭是岸。讓我救你不難,不過你要先拜我為師,並且戒了煙癮。” 祖父聽他說要讓自己戒掉大煙,那還不如要了自己的小命呢,不過仔細衡量,暗想還是遭報應來得重些,“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先求他暫且放我一馬,日後趁他不備,我接著吸我的福壽膏去,還怕他發現不成?心中盤算已定,就當場給孫先生磕了八個頭,行了拜師之禮。孫先生見胡國華知錯能改,滿意地點了點頭,再一看被胡國華打開的棺木,裏麵的女屍栩栩如生,也是大吃了一驚,看來這是片養屍地,這女屍日久定會釀成大禍,須盡早鏟除才是。於是吩咐祖父如此這般, 這般如此……
兩人合力抬起棺材蓋子,用力一推把那棺板合上,取出長釘釘得死 死的,又用墨鬥在棺材上縱橫交錯地彈滿了墨線,墨線如同圍棋棋盤上的格子一樣形成一張黑色大網,把棺材封得嚴嚴實實。
接著孫先生讓祖父堆些枯柴,把那口朱漆大棺焚毀。胡國華遵命而行,點了把火將棺材付之一炬,火焰熊熊升騰,一股股的黑煙冒了出來,臭不可聞,最後終於都燒成了一堆灰燼。
祖父這才想起,那棺中還有許多金銀珠寶,跺腳歎息,悔之晚矣,隻好攙扶著師父孫先生,一同到了孫先生家中居住。
此後孫先生用秘方治好了祖父的煙癮,傳授他一些看風水測字的本 領。祖父在縣城中擺個小攤,替人測個字看看相,賺些小錢,娶了個鄉下女子為妻。他感念師父的救命之恩,從此安分守己,好好過起日子來。然而孫先生有一次偶感風寒,一病不起,沒少請郎中,吃了很多藥,但是就一直沒能痊愈,過了幾年就一命歸西了。臨終前,孫先生把祖父招至身前,說道 :“你我師徒一場,隻是為師並未來得及傳授你什麼真實本領。我這裏有本古書——《十六字陰陽風 水秘術》,此書是殘本,隻有半卷,是些看風水尋墓穴的小術,你就留在身邊做個紀念吧。”說完之後一口氣沒喘上來,就此與世長辭。
祖父安葬了師父,無事之時就研習孫先生留給他的這本殘書,日積月累,也窺得些許奧妙,在縣裏到處給有錢人選墓地佳穴,逐漸有了些名氣,家道也慢慢地富裕了起來。
祖奶奶給祖父生了個兒子,取名胡雲宣。胡雲宣在十七歲的時候,到省城的英國教會學校讀書。年輕人性格活躍不受拘束,又接觸了一些 革命思潮的衝擊,全身熱血沸騰,天天晚上做夢都在參加革命,於是離 家出走,投奔了革命聖地延安。
此後胡雲宣參了軍,淮海戰役之時,已經當上三野六縱的某團團長,渡江戰役之後隨部隊南下,把家也安在了南方。
再後來就有了我。我生的時間很巧,正趕上八一建軍節,父親就給 我起名叫胡建軍。結果上幼兒園的時候一看,一個班裏有七八個叫建軍的,重名的太多了,於是就給我改了個名——“胡八一”。
我祖父胡國華說 :“這名改得好,單和(胡)八萬一筒。” 在我十八歲的時候,家裏受到了衝擊,我父母出身不太好,兩口子都被隔離審查了,祖父也被拉出去當牛鬼蛇神批鬥遊街。他年歲大了,老胳膊老腿的經不住折騰,沒被鬥兩回就去世了。他給別人看了一輩子的風水,為人選墓地,自己去世後還是給火葬的,世事就是這麼無常。
我家裏一共被抄了三遍,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被抄走了。祖父生前喜歡收藏古董,那些古董不是被砸就是被抄,一件也沒保全,最後唯一剩下的就是那本殘書——《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祖父讓我把書用油布包了藏在公共廁所的房頂上,這書才得以幸免於難。
“文革”時的年輕人有三個選擇 :一是參軍,這是最好的去處,能鍛煉人,將來轉業了還能分配工作 ;其次是留在城裏當工人,這也不錯,可以賺工資 ;最倒黴的就是那些沒門路、沒關係或者家裏受到衝擊的,這些年輕人隻能上山下鄉去插隊。
你要說我選第四條路,哪都不去,我就在家待著行不行啊?那也不行,當時沒有閑人這麼一說,人人都是社會主義的螺絲釘,都有用處。你要在家待著,居委會的、學校的、知青辦的就天天走馬燈似的來動員你。不過有些人堅持到了最後,就不去插隊,你能把我怎麼著?最後這樣的 人也都留在城裏,還給安排工作了。有的事就是這樣,說不清楚,越活越糊塗,永遠也不知道規則是什麼,而潛規則又不是每個人都明白的。
當時我太年輕,也不知道上山下鄉具體是怎麼回事,反正我這種家 庭出身的想參軍是肯定沒指望了,留在城裏也沒人管安排工作,不插隊也沒別的地方可去。我一想插隊就插隊吧,我就當是廣闊天地煉紅心了,反正是離開家,要插就插得越遠越好。
我們這裏的大部分人都選擇去雲南、新疆插隊,我選擇了去內蒙古。跟我一起的還有我一哥們兒王凱旋,他比平常人白一些、胖一些,所以外號叫“胖子”。
我們插隊去的地方叫崗崗營子,這地名我以前連聽都沒聽過。坐火車離開家的時候,沒人來送我們,比起那些去部隊參軍的熱烈歡送場麵,我們這些知青離家的情景有些淒慘悲壯。我隨身隻帶了那本從公共廁所 房頂取回來的《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我不知道這是本什麼書,隻不過 這是我家裏唯一一樣保留下來的東西,我想帶在身上,等到想家的時候拿出來看看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