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文学 > 文化随笔 > 我知道你會來,所以我等

『簡體書』 我知道你會來,所以我等

自編碼:1815786
商品貨號:9787201112183
作者: 駱瑞生
出版社: 天津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年03月01日

售價:HK$ 50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有人曾說:這世界上,誰都不知道誰在等著誰。

可是關於我愛你這件事,我不怕等得時間久,也不怕走多少彎路。在遇到你之前,我們或許都曾和別人一起看過風景,也在別人那裏傷心落淚。

可我還是相信,這世上一定有一個你,可能正徘徊在某個燈火闌珊處。我不想再輕易地去愛一個人,我隻想靜靜等你。

你來了,我要把你看仔細,緊緊抓住你的手。

 

愛是太不確定的事情。但我知道你會來,所以我等。

作者簡介:

駱瑞生
青年作者,詩人,曾獲南京先鋒書店的詩歌獎。
好文,好詩,好讀書,好美食美物。豆瓣、知乎、犀牛故事等文藝App高讚人氣作者,其中《不如,我們重新開始》《擺渡的少女》《阿姐》等故事在網絡上廣為傳播和討論。那些文字和他的人一樣純淨,喧囂世界在他的故事麵前,仿佛都冰消雪解。
已出版長篇小說《你是我最初和最後一個戀人》。

新浪微博:駱瑞生Rhettson
微信公眾號:駱瑞生(shengyunlou)

目錄:

自序 不為無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算來是知己
不如,我們重新開始
如果全世界都不下雪
暗 戀
表 白
你那裏冬天了,你冷不冷
那年我們的初戀沒有開始
擺渡的少女
青雲街
阿 姐
清 商
外婆的初戀
輕 語
恰如飛鴻
愛情從開始到結束
我們的愛情沉默如戲
金先生在小酒館
清水寺的和尚
麵 具
心 魔
火槍隊
關於妻子初戀的信
江湖如酒

內容試閱:

自 序
不為無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我很喜愛李白的一篇短賦,常在無聊時高聲吟誦,篇名為《春夜宴桃李園序》。這篇賦是說,春光爛漫,最宜邀好友,賞景色,痛飲酒,高歌聲,因為浮生若夢,轉瞬即逝,所以要抓緊時間享樂。其實我們也知道,李白雖然這麼寫,但是他這個人並沒有多麼縱情歡樂。仗劍去國後,一生飄蕩,雖有歡樂,但悲苦處也多。 人生便是如此,如夢似幻,無所依存,唯有抓緊一件東西,日夜不輟,借以消磨浮生歲月。李白好酒、好擊劍、好訪道尋仙、好寫詩。我不好酒,不好擊劍,更不好訪道尋仙,唯好在鬥室內,寫些文章,寫些小說。
大體上每個人都是如此,有一兩件心愛的事情,不當作正經事做,隻當作消閑事玩,卻又將心力投入十之八九,玩事竟比正事還要認真,寫小說就頂是這樣的一件事。
我寫小說概已許多年,少時就好此道了,常常為思索故事情節,深夜不寐,上課也思緒飄飛。久了,心中一癢,便在紙上塗抹起來。不過寫得都很幼稚,不能見人,便鎖在抽屜裏,現在仍在,隻是不敢再去翻看了。
年紀再長幾歲,更是如癲似狂起來,那時課業很多,常是匆匆將課業做完,便去寫小說了,寢室斷電後,就在台燈下寫,一夜仍可以寫一兩千字。寫好後,亦是封存起來,不敢給別人看,也不想給別人看。
正經寫小說是在大學後期,因為課業不多,時間漫漫,難以消磨,寫小說便是極好的消磨時間的事情了。當然那時也有點私心,想著以後在寫作上走出一條路,可以不用去從事那些自己不喜歡的工作。不過現在看來,那時的想法實在過於幼稚。寫作的路並不好走,所幸自己也磕磕碰碰地走了過來,一直到這本短篇小說集成書。
這本小說集的書名是取自沈從文的小說《雨後》,原句是“我明白你會來,所以我等”,編輯將“明白”二字改為“知道”二字,差別並不大。當時編輯告訴我這本書的名字就定這個時,我恰好看完沈從文的《湘行散記》,這是我重看這本書了。於是不禁覺得冥冥之中有種注定。看過我小說的人,便知道我頗為喜歡沈從文,小說也很受他的影響,所以這次的書名能從他的文章裏摘取出來,覺得很是一種緣分,也是一種呼應。
我小說裏,有我故鄉風物,有鄉裏人情,有在異域他鄉的所見所聞,亦有自己的吉光片羽似的體驗。有寫塵世中男女的情事,有寫在歲月中沉澱下來的塵埃,亦有寫一些散散淡淡的生活感想。皆不過是借現實中的一絲影子,抒心中之一縷幽情。至於別物,大概不可聞,也不可及了。
我隻願在我的小說裏寫些善意的溫暖的東西,寫些在時間的衝礪下,仍然沒有改變的東西。我非是不知世界的黑暗殘酷,隻是越是在這樣的世界,我越是想寫和黑暗殘酷相對的東西。不是隻有痛苦的,針針見血的文字才能揭示這個世界的意義,相反的文字也可以。
在這篇短序裏,我並不想多談小說,小說實在是個很深奧的話題,談也談不太清楚,唯有埋頭去看,去寫。
我自覺得我是有點癡癖的,張宗子說人無癖不可與交,我不知道這話的正確與否,對於人際交往,我確沒什麼經驗,但咂摸這句話還是能咂摸出一點味道。張宗子之癖,在於於人生困頓處,尚還抱著一種癡念,於是徒生悵惘。我之癖好,在於落拓處,還有一種執念,於是鬱鬱成結,隻有鍾情於他物,方能一澆胸中之塊壘。如此一說,又說回小說了。且打住吧。
這本書曆時一年,在以前小說的基礎上增補了好幾篇新的小說,大概都是諸君還沒見過的。希望諸君在拿到這本書時,我能有一種感應,知道有人在看了,那麼我將感激這緣分,我們雖然從未見麵,但是通過文字,我們連接在一起,這是多麼奇妙的一種機遇啊,世界上這麼多人,就隻有我們在看相同的書,也許這種連接隻有幾個晝夜,但是於我而言已經足夠。來這世界一趟,認識了你們真好。
感謝這本書的編輯,感謝所有為這本書付出的人,謝謝!
最後我想以我愛的詞人項蓮生在《憶雲詞》丙稿自序中的一句話來作結這篇短序,那便是“不為無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這句話是我的人生座右銘,意思是假如不去做沒有意義的事情,怎麼消磨這漫漫的浮生呢?這句話初看之下是消極的,但是再看,卻能從消極中找到一種堅持,這個世界很多時候不允許人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允許人去做無益的事情,這時就隻有決絕地拋棄這個世界的規則,去“墮落”到不受世界規則的束縛,於是“自暴自棄”地去做無益的事情了,而文學本來就是無益的,本來就是用來消磨時間的。
項蓮生,富貴子也,然而鍾情於詞,不事生產,中年落魄無極,不及三十九歲而殞歿。短短一生,猶如光華刹那。如有機會,我真想問他如此一生,後悔嗎?但我想,他大概會搖搖頭,然後就兀自去喝酒了吧。

瑞生
2016-11-29於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