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文学 > 青春文學 > 赤道與北極星

『簡體書』 赤道與北極星

自編碼:1816061
商品貨號:9787550020719
作者: 桑玠
出版社: 百花洲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年03月
圖書頁數: 352
字數: 220000

售價:HK$ 45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每一種愛情,都是一顆星球,明亮耀眼;每一個守望星球之上的人,心中都有像赤道般旋轉的、永恒的、堅守的心。

 

冥王星—— 校園一吻定情

不良少女VS腹黑版江直樹

有一種愛情,浪漫、鮮活、有趣。嬉笑怒罵、肆意放縱。始於校園,終於白首。

 

海王星—— 清純姐弟戀

禁欲係小白兔VS霸道小鮮肉 

故事的結局就是這樣——我繞了一個圈,回到原點,你還在這裏。

 

天王星——都市邂逅

精英禦姐VS“牛郎”總裁    

 

這世界上有千種相遇的方式,你會愛上他,或許從來都不是因為他是誰,而隻是因為他是他。

 

水星——青梅竹馬

妖豔白領VS陰鬱小生             

他占領了你的整個青春和*好的人生,他能讓你笑,更能讓你哭。他也讓你失去了愛上其他人的能力。

 

火星——戀上海島

暖萌蘿莉VS頹廢大叔               

她聽到自己的腦海裏,有一個聲音,“你好像徹底墜入愛河了,對這個才認識兩天不到的陌生人,在這座陌生的海島上。”

 

★經典語錄★

 

☆你占據了我的整個人生,也會一直占據到我死去埋入黃土的那一天。

☆原來這世間還真的有這樣的感覺——因為一個人的出現,生命才會變得完整。

☆你好像徹底墜入愛河了,對這個才認識兩天不到的陌生人。 的海島上。”

 

作者簡介:

桑玠,晉江文學城金牌作者,青春愛情小說高人氣典範,治愈係愛情代表作家。愛好旅行、電影、美食。座右銘:用心娛樂,用心寫字,勿忘初心,方得始終。
已出版作品:
《從拂曉而至的你》
《好久不見》
《天作之合》
《非你莫屬》
《你聽得到》

目錄:

Chapter1 星光深處,與你相識
Chapter2 向陽花開,怦然心動
Chapter3 糾葛纏綿,珍貴如初
Chapter4 起風了,愛你的人
Chapter5 你在,世界都亮了
Chapter6 彩虹般的人
Chapter7 愛你,是我做過最好的事
尾聲 赤道與北極星
番外篇 璀璨星光,命中注定
後記

內容試閱:


天王星(一)
“希姐,麻煩你幫我看看這封郵件該怎麼回比較好,可以嗎?”
“希姐救命!下禮拜就是截止日期了,我這份報表還有幾個地方看不明白怎麼辦?!”
“希姐,今晚何總的飯局你去不去?他點名要你去,你不去估計咱們這個單子都談不成啦!”
“希姐……”
沈池希走在辦公室裏,總覺得耳邊嗡嗡嗡地都充斥著她的名字。
所有的員工,無論是老員工還是新晉員工,無一不知道她的名號。作為一個堪稱完美的工作機器和社交精英,她以二十九歲的年紀便在這家大型跨國公司裏擔任銷售總監的職位,成為該公司史上最年輕的總監,並且是女性總監。
所有人都覺得她的人生和她的履曆以及工作能力一樣完美,不可否認,她的確享受這樣被矚目和崇拜的感覺。
而她也很清楚,這種感覺,也是讓她得以繼續度過這枯燥歲月的唯一支柱。
“希姐,你怎麼還不找個男朋友呢?”下班後,一同前去飯局,且和她關係不錯的下屬安弦調侃她,“像你這樣的人生贏家,想要找個男人還不容易?就算包養個小白臉也是分分鍾的事情啊。”
沈池希嗤笑了一聲,“我把我每天加班到淩晨四點的錢,花在一個小白臉身上?我是不是腦子有病。”
“那你找一個和你一樣登對的男人不就行了,上周來開會的那個TMG公司的財務總監長得多帥啊,而且他走之前不是還問你要了電話號碼嗎?”安弦說得繪聲繪色,“男人嘛,有錢、活好、長得帥就行,還管別的?”
昨晚和美國那邊開電話會議開到半夜,沒有睡好,她用手撐著額頭,輕飄飄地把話拋了回去,“年輕人,我要是像你這樣換男朋友,我腰都直不起來了吧?”
TMG的財務總監的確算得上是個養眼的男人,有著得體的儀容和風度,出手闊綽,言談幽默,周末的時候約她吃過兩次飯,在第二次晚飯結束準備邀請她去他家時,卻被她拒絕了。
這麼多年,她遇到的每一個男人都是這樣,他們是名義上的“優質男人”,卻總有著同樣的套路,一切的鋪墊都隻是為了下半身的勝利。
她不願意把時間花費在這些男人身上,哪怕一秒都不願意。
很快,車子在飯店的門口停了下來,她拉開車門,走下車,精致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慣常的淡淡笑容。
她不是不曾愛過一個人,她也隻愛過這麼一個人。她愛了整整五年,好像把自己一生願意花在愛情上的力氣都葬送了。
所以從此以後,她便再沒有靠近過愛情。
一整個飯局,沈池希幾乎連酒杯都沒有動過,就直接讓何總大筆一揮把後麵三年的單子都簽給了公司。
兩個漂亮的年輕女孩扶著醉醺醺的何總離開飯店,安弦的男朋友也到了飯店門口來接安弦。
“希姐,要不我們先順路送你回家?”安弦站在男朋友的車前問她。
“不了。”她擺擺手,“我這十萬伏特太亮了,反正我家離這兒近,
我就自己散步回去。”
“這麼晚了,你一個女的走在外麵不太好吧?”安弦的男朋友搖開車窗,“希姐,你畢竟是個女的。”
沈池希人已經走遠,“那不一定,說不定我是個人妖呢。”
安弦和她男朋友在她身後大笑出聲。
飯店離她家步行也就是十五分鍾的路程,步行其實很快,何況這氣候不錯,不冷不熱,街上也沒什麼人,一個人安安靜靜地走走也很不錯。
走到離她家還有最後一個紅綠燈的時候,她看到一個男人蹲在路燈旁抽煙。
燈光打在那個男人的臉頰上,忽明忽暗地閃爍,除了垂眸的眼睛她看不清之外,他有著挺直的鼻梁和薄削的嘴唇,而他拿煙的那隻手格外修長而性感。不知道為什麼,那一刻,她忽然想到如果被那隻手撫摸自己的身體深處,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腦內那一瞬間湧出這種想法的時候,她也被自己給震驚到了。
晃了晃腦袋,她蹙起眉頭,思考自己是不是因為單身太久,已經欲求不滿到極致了,大晚上的居然對著一個陌生男人起了無名的情欲……
綠燈閃爍起來,她定了定心神,抬步向前。
在經過那個男人的時候,她卻還是沒忍住,不經意間低頭看了他一眼。
而那個男人竟然也正看著她。
四目相對,她的心髒不知為何無端地“咯噔”了一下,步子依舊不停。她一路向前走到路中央,忽然又頓下了腳步。
綠燈開始閃爍。
還有十秒就要變成紅燈。
沈池希走回到那個男人麵前。
那男人似乎一直在注視著她,此時見她折返回自己的麵前,他的臉上慢慢浮現出了一絲淡淡的笑。
他有一雙分外迷人的眼睛,深邃、淡薄,顏色還比尋常人要淺一些。
“多少錢?”她居高臨下地看著他,一字一句地說。
“你說什麼?”那男人將煙蒂輕輕摁在地麵上,煙頭在冰冷的地上被磨滅殆盡。
“我說……”沈池希看著他修長的手指,深深呼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盡量顯得平常,“一個晚上,多少錢?”
“一個晚上什麼?”那男人將煙蒂扔進一旁的垃圾桶,從地上站了起來。
她有淨一米七七的身高,而他卻還要比她整整高出一個頭。
“一個晚上,你跟我回家睡覺,需要多少錢?”
男人垂了垂眸,“睡覺?”
“對,睡覺。”她覺得這個牛郎好像有點不夠格,作為一名職業陪睡的小白臉,難道他不應該在客人說第一句話的時候就已經明白客人的意圖嗎?
那男人大概是終於聽懂了她的意思,思考了兩秒,他說:“你家在哪兒?”
“馬路對麵。”她抬起手指了指不遠處那棟黑夜裏的高樓,“很近。”
她說話的時候對方一直在看著她,他的目光其實讓她的喉嚨都有些發緊。可她沒辦法,她隻能用平時在工作時那種超然淡定的態度去做這件其實她是第一次做的事情。
她要顯得她很熟稔——這不是她第一次找牛郎回家。
“那走吧。”
片刻沉默,他對她點了點頭。
沈池希閉了閉眼,抬步朝前走去。
其實也就是五分鍾的路,她總覺得她像是走了一個世紀那樣漫長。
出了電梯走到她家門口,她摸出鑰匙,打開大門。
“……請進。”她先一步走進屋裏,打開燈,“家裏沒男人的拖鞋,你脫了鞋進來就好。”
男人微微頷首,優雅地跟進來,脫下鞋子,反手關上門。
沈池希脫下外套,將包扔在沙發上,淡淡地道:“你叫什麼名字?”
等了半晌都沒聽到對方的回答,她轉過身,卻發現那人已經走到了她近在咫尺的背後。
從第一眼看到他時,她就覺得他的眼睛像一個旋渦,好似踩進去就無法輕易脫身。
“睡一晚還需要知道名字?”他微微俯身,靠近她的臉龐。
她有一瞬間心裏感到很慌亂,與他對視片刻,她突然大膽地抬起手臂鉤住了他的脖頸。
“也是,不需要知道了。”
男人笑了笑,眼底波光流轉。
下一秒,他就低下頭吻住了她的嘴唇。
……
沈池希沒有過很多男人,許久沒有經曆的情欲幾乎讓她遭受了接二連三的滅頂之災。
或許也可以說,是這個男人高超的“技藝”讓她措手不及。
一整夜,他們將沙發作為起點,一路做到了臥室,然後又從臥室來到了浴室。
許多次,她覺得自己已經到了極限,但她發現這個男人可以輕而易舉地再次讓她對他產生欲望。
她看著他堅毅的臉孔和肌理漂亮的身體,還有從額頭上滑落下來的汗水,無論是哪一個地方,都讓她覺得他性感得不行,而且他的床品很好,從始至終都很注意照顧她的感受。
這是個牛郎啊,再帥再迷人也是個牛郎啊。
她在被他占有的時候,不斷地在心裏告訴自己。
他能夠這樣溫柔地對待你,給你至高無上的床笫體驗,都是因為他在無數像你一樣孤獨和寂寞的女人身上積累的經驗所致。
而你呢,堅持了那麼久,立了那麼久的牌坊,最終卻還是輸給了孤獨,甚至連包養小白臉的富婆都不如,直接找了個牛郎回家解決生理需求。
真是可悲。
“在想什麼?”身後的人此時暫時停下了動作,將她的臉頰朝自己轉過來。
沈池希摸了摸自己沾在額頭的濕發,朝他露出了一個沒什麼感情的笑,“沒什麼。”
“累了?”
他眸色微變,此時居然離開了她的身體。
她有些意外,轉過臉就看見他已經抽了床頭的紙巾,躺到了她的旁邊。
“你,結束了?”她長長地噓了一口氣,挑挑眉。
他勾了勾嘴角,鬆開手裏的紙巾,“你說呢?”
沈池希用餘光瞥了一眼,有些不自在地別過臉,“那你去洗手間自己解決吧。”
“不用。”他將紙巾扔在了床頭櫃邊的垃圾桶裏,淡聲道,“我從來不用左右手。”
“……”她翻了個身起床,動了動酸軟的胳膊,“我去洗澡。”
畢竟對方是一個陌生人,別看她平時在生意場上能夠麵不改色地和各種男人周旋並大殺四方,可要她在這種剛完事的情況下和這位牛郎先生純潔地聊天,她還是做不到。
還有一點,她覺得今晚的自己很不正常,這整件事情發生得也很不正常。雖然不可否認,她剛剛很享受,但是她也想快點把這件事結束並翻頁。
沒有愛情的情事,從來都不是她想要的,要是她喜歡這種東西,她早幾年開始就能天天換一個牛郎帶回家了。
今晚是一個錯誤,非常大的錯誤。
“需要我幫你嗎?”等到她走到浴室門口的時候,她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了一道慵懶的嗓音。
“……不用。”她沒回頭,也沒深想那話中的戲謔,隻管挺直了背脊走進浴室。
而在她走進浴室後,身後那個躺在她床上的男人摸了摸下巴,眼底精光四射。
等到她洗完澡從浴室裏出來,她發現牛郎先生也消失了。
這讓她很大程度上鬆了一口氣,也讓她對這位長相一流、技術一流,她路上隨便撿回家的牛郎產生了一份萍水相逢的好感。
畢竟做這一行的,各取所需,大家都是聰明人。
吹幹頭發躺回到床上,她剛想關上燈,忽然發現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
等等。
各取所需?
不對,她沒給錢!
這家夥怎麼就走了呢?不是睡完她得給錢的嗎?
一下子翻身從床上坐起來,她想想這錢是怎麼也給不了了。她對這人一無所知,別說名字,連個電話號碼都不知道,現在追出去對方也早就走了吧?
可下一秒,她看到自己的床頭櫃上放著一張紙條。
一行筆鋒漂亮的字,落在小小的白色紙條上。
【下次上門結兩次的賬: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