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文学 > 青春文學 > 密室困遊魚 墨寶非寶作品

『簡體書』 密室困遊魚 墨寶非寶作品

自編碼:1816062
商品貨號:9787539998572
作者: 墨寶非寶
出版社: 江蘇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年03月
圖書頁數: 320
字數: 401000

售價:HK$ 46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他們這群人,平均年齡二十歲左右,*的也不過二十五六歲,卻在世界各大賽事、在所有專業論壇永久留下了名字。中文的,英文的,數字,或是隻是一個符號代稱,他們都是當之無愧的傳說。

傳說之所以是傳說,是因為,他們已經書寫了一整個電子競技時代。

而這個時代,將永不落幕:

“我們的夢想它死去很久,過去所有的經曆和榮譽,都將被再次刷新,從這一刻起。” 

作者簡介:

墨寶非寶

生於北京,長居滬上。喜靜厭動,喜睡厭醒,有些小懶。
喜歡讀書,為了戰勝自己不斷起伏的情緒,尤其喜歡佛經。
隻執著自己喜歡的事,學任何有趣的事,讓自己可以和自己玩;隻寫自己感興趣的故事,順便悄悄在故事裏,埋下一些普世價值觀:愛國一點兒,正麵一點兒,讓讀到的人可以覺得生活中“幸”永遠大於“不幸”。

已出版:《至此終年》《輕易靠近》《一生一世黑白影畫》《我的曼達林》《一生一世美人骨》《一厘米的陽光》等

個人微博:@墨寶非寶

目錄:

前傳:神之左手
正傳:失敗與榮耀
正文:密室風暴
楔子
第一卷
第二卷
第三卷
第四卷
尾聲

內容試閱:

前傳——神之左手

1.
出租車停到度假村前時,艾情看到了一麵很大的橫幅,上麵寫著WCG亞錦賽選手村。她這才暗暗鬆了一口氣,隨手把頭發綰起,下車接過司機遞來的行李,走進了選手村。
道路兩側有很多餐飲店。
可惜已經是半夜十二點多,除了二十四小時超市和有著醒目標誌的麥當勞,再沒有能吃到東西的地方。她站在路口猶豫了三秒,還是決定先歸隊。
這次中國來了十一個人,都是跟團,隻有她遲到了。
走進度假村接待大廳時,隻有兩個工作人員在閑聊。
她們正說著這屆WCG亞錦賽,言語之間都是感歎,基本都不能理解玩遊戲能玩到這麼專業,還有亞錦賽和世界大賽。
艾情拿出護照,用英文簡短地說明來意:“我要找中國參賽隊,還有我的房間門卡。”
女工作人員拿過護照看了一眼,調出資料後,迅速接通了一個電話。
艾情接過來時,那邊一個大男孩還在別別扭扭地用英文問是誰,她聽得笑死了:“滑梯,你不用說英文了,是我。”
“哎喲喂,早說啊,”滑梯在那邊笑嘻嘻地說,“你遲到了四五個小時,我們都快睡了。”
“都是夜貓子,這麼早怎麼可能睡覺,”艾情把電話夾在脖子一側,接過前台遞來的簽單,迅速簽下名字,“你們在哪幢樓裏?”
“度假村最西麵,3B,二層最裏邊的房間,207。”
她“哦”了一聲,掛斷電話後,工作人員忽然就笑嘻嘻地給她掛上了一個花環:“歡迎來到新加坡WCG亞錦賽選手村。”
艾情穿了一條沙灘長裙,再這麼掛著花環,完全一副迎賓小姐扮相……別扭了很久她才慢悠悠地照著滑梯給的地址,沿著沙灘上的白石路,向著最西邊走。

整個度假村的樓房都是木質的,架空建在沙灘上,每幢小樓之間隔得不遠。
因為天黑,她找了二十幾分鍾才摸準位置,伸手敲了敲門。
沒有人開門。
207,沒錯啊?
她又敲了敲房門,正準備叫滑梯的時候,門忽然從內拉開,一個男孩右手扶著門框出現在視線裏。
是Dt。

三個月前,WCG亞錦賽中國賽區《DotA》冠軍隊主力,Dt。
中國賽區總決賽一共九支隊伍,她的隊伍就是被他淘汰的,那時候她還握著他的手,很感慨地祝福:“去新加坡,不要丟中國人的臉。”
竟然輸給了一個十五歲的男孩。
……
好吧,當時說完那義正詞嚴的一句話,她覺得自己完美謝幕了。沒想到在新加坡的第一個晚上,她就撞上了他出浴的畫麵。
他應該是剛洗完澡,頭發垂在臉上,眼神模糊,走廊黃色的燈光下,麵孔上竟還在往下滴水。很多年後她再想起來,似乎從這時候起他這個名字才立體起來,不再隻是賽場上戴著黑色鴨舌帽、寡淡的、冷靜的、飛速操控鍵盤的大男孩。
艾情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和他打招呼。
他忽然笑了,似乎認出了她,可也沒說話。
“我是狗狗。”最後還是她先伸出了右手。
他的手上都是水,他很迅速地握住她的手,又很迅速地鬆開:“來看比賽?”
艾情無奈地側頭:“我是來參加《極品飛車》決賽的。”
Dt“哦”了聲,讓開身子,示意她進門:“賽車好玩嗎?”
“挺好玩的,你可以和我換換……”
如果不是他,她用得著委曲求全和人比賽車嗎?
她才剛重新拉起行李箱,Dt身後已經竄出個男孩:“Dt你不是吧,在異國他鄉還有美女搭訕?”說完迅速扯掉他身上的浴巾,哈哈笑著跑了。
艾情徹底傻了,張了張嘴,愣在那裏。
有很大很大的海浪聲,從身後傳來,渲染著尷尬的瞬間。
Dt和她僵持對視了兩秒,屋內忽然傳來一聲暴喝:“該死,又爆頭。”他才恍然拿起地上的浴巾,裹在腰上:“我去換衣服。”
說完,他一聲不吭地走回房間,拿起床上的牛仔褲進了浴室。

2.
好在所有人都戴著耳麥在打CS,除了那個惹禍的男孩,沒有任何人注意到偉大的Dt同學被一個女孩看光了,徹徹底底看得精光。
同為被害者的艾情一本正經地坐在床上,默默地不停地重複,他隻有十五歲,十五歲……

當滑梯抱著一堆麥當勞姍姍來遲時,Dt才從浴室走出來。滑梯把夜宵擺在桌上,敲了敲桌麵:“這就是我們中國團隊的第二個女孩,狗狗。她本來今年應該是《DotA》的一匹黑馬,可惜遇上了Dt,直接夭折在中國區決賽了。”
艾情抑鬱地看了滑梯一眼,有這麼介紹的嗎?
扯浴巾的男孩詫異地看向艾情:“你就是狗狗?很有名的那個女控場?”
滑梯勾起食指,叩了叩桌子:“不隻是控場,她前幾年在CS也很有名,最拿手的就是穿牆爆頭,大多數人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就直接出局了。”
“這屆不是取消CS了?”
“我是來參加《極品飛車》決賽的,”艾情不得不又一次重複,“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極品飛車》好玩嗎?”男孩倒真來了興趣,笑著撓頭道,“你叫我麵包好了,我是Dt戰隊的替補,剛才不好意思哈。”
簡短的介紹後,所有人都圍到桌子邊上,挑挑揀揀地找自己想吃的東西。滑梯因為早就認識艾情,很自然地給她一一介紹。她記性不是很好,都是匆匆點頭打招呼,隻努力記住了自己的室友,一個短發女孩。
那個小女孩很不愛說話,也是Dt戰隊的候補。
這些競技遊戲,隻有《DotA》是五對五參賽,其餘都是個人參賽,所以也隻有他們團隊需要“候補”這種東西。就像是足球比賽一樣,通常都是坐冷板凳的。
可國內冠軍隊的冷板凳,也不是一般人能坐的。
艾情邊看著他們的電腦屏幕,邊隨口問:“你們怎麼不開燈?”
“壞了。”Dt拿起一杯可樂,插上吸管。
艾情“哦”了聲,看他光著上身,隻穿著條牛仔褲,莫名就蹦出了剛才少兒不宜的畫麵。
“我叫吳白,口天吳,白色的白。”他忽然說。
眾人皆驚。
就連隊友都是在今晚才知道,這位同學叫吳白。
“艾情。”艾情才剛咬了一口漢堡,也嚇了一跳,直覺交代出了自己的真實姓名。
他點點頭,走回到角落裏又戴上耳麥。

今天算是休息,明天是新加坡國內比賽的閉幕式,然後才是亞錦賽的開幕式。整整一天的儀式,後天才是正式的總決賽,滑梯介紹完說:“難得來一次,我們已經說好了,三天決賽結束後去四處走走。”
艾情“唔”了聲,咬著漢堡含混不清地說:“我要看世界第一摩天輪。”
“哎?”滑梯瞥了她一眼,“那可是世界十大求婚聖地……”
艾情“哼哼”了兩聲:“不要往下說了,等你成年了再說這些有的沒的。”
“反正三天後才正式比賽,”短發的女孩忽然咬著可樂的吸管,笑嘻嘻地說,“我們來切磋切磋吧?”
滑梯啞然一笑:“好主意。”
艾情才剛長途跋涉而來,頭疼得發緊:“我就是個開賽車的,用得著切磋嗎?”
“陪練,多好的陪練,”滑梯拍了拍她的後背,皮笑肉不笑地說,“一屋子國內頂尖高手,機會千載難逢啊,別看都一副嘻嘻哈哈的樣子,這一路可都憋著勁頭要切磋呢。”
艾情喝了一口可樂,明顯看到眾人被打了雞血,隻能妥協投降。
眾人很快清理出了一片幹淨區域,於是這群決賽出來的選手,就在一堆紅色麥當勞盒子旁,開始抽簽決定地圖。
艾情拿出電腦,還有自備的鼠標、鍵盤和耳機。
她瞥了一眼對麵戴上耳機的吳白。他的鍵盤摳掉了幾個礙手的鍵,果真是職業級的。
她還記得決賽那天的情景。
她遲到進場時,隻見五米之外的他把腿搭在桌上,身體向後仰著,閉上眼一下下地搖晃著椅子,以此緩解比賽的疲憊感。因為低著頭,鴨舌帽的陰影打在臉上,隻看得清鼻梁以下的部分,輕淺得像是一筆勾勒而成,沒有任何多餘的線條。
就是那場比賽,Dt一戰成名。
艾情的視線落在他操作鍵盤的左手上,幹幹淨淨的手指,沒有任何特別。
為了和平友好的目的,所有人都同意用本次比賽取消的CS切磋,當進入地圖後,眾人開始調試耳機的音量,進入了狀態。
都是平靜無波的眸子,倒映著屏幕的光影,沒有任何情緒幹擾。
在賽場外,他們都不過是拿著書本的學生。
可在這異國他鄉的度假村裏,這些人都是代表中國參賽的,最頂尖的競技遊戲高手。

3.
狹路相逢,殺與被殺隻是頃刻之間。
一分三十七秒後,最後兩人摘下了耳麥。

麵包拿過可樂猛吸了一口:“狗狗,你聽力到底有多好?我才剛動了個念頭,就被你狙殺了。”
艾情吐了吐舌頭,瞥了一眼吳白。
他剛才竟然是最後退出遊戲的,卻沒有任何解釋。
“不是聽力,是嗅覺。”滑梯咬著一支沒點著的煙,含混道,“永遠都知道敵人在哪裏的嗅覺,這就是狗狗當年成名的原因。”
艾情怔了怔。
這是十五歲那年,國內某遊戲網站給她的總結。
如果沒記錯,是三年前的另一個世界賽事,ESWC(電子競技世界杯)。
那年是CS國內聯賽,在廣州雲集了國內最強的戰隊,整整兩天的廝殺讓她拿到了職業生涯的第一個冠軍成績。
其實她最擅長白刃戰,可剛才始終沒換過刀。
那種狹路相逢、重刀斃命的對決,狠辣、淩厲。是一個人手把手教會她的,也是從那場比賽開始,她和教會自己的人,同時放棄了CS項目。

十一個人嘻嘻哈哈了一會兒,確切說是十個人,還有一個不參與群體閑聊的自然是Dt。他自從退出遊戲後,就一個人坐在陽台上的露天吧台中,翻看上半年的排位賽視頻。
這裏的人都經過了一整天的旅途奔波,一到度假村就是五六個小時的高強度練習。
別看都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樣子,可都掩不住疲憊。
隻有他仍舊不知疲倦,手邊放著杯水,水麵浮著五六個冰塊。他一聲不響地拿起水杯,吸了一塊冰在嘴裏,全神貫注地戴上耳麥,眼睛始終沒有離開過電腦屏幕。
她看著就覺得牙根發冷,倒也好奇,這麼個喜歡單打獨鬥的人為什麼不選個人項目,反倒熱衷《DotA》這種團體遊戲。
他像是橫空出現的一個人,帶著沒有什麼名氣的團隊,戰術卻是絕對的驚豔。作為隊長,他毋庸置疑是戰術的最終製定者,如果身經百戰也就算了,可他偏偏是個新人,十五歲,有著無盡前途的新人……
估計這次亞錦賽後,會有很多頂級強隊看上他。
“你們平時練習,都是怎麼溝通的?”她低聲問麵包,“他似乎不太愛喜歡說話。”
麵包想了想:“隻要聽話就可以了……”
……

4.
艾情的房間就在樓上,和Dt團隊的小女孩在一起。
她半夜翻來覆去怎麼都睡不著,最後怕吵醒室友,索性走出房間溜達。整個樓房的走廊都是露天的,她走到樓梯上坐下來,這個角度正好能看到遠處的大海。
在黑夜中,海水不斷地衝刷著沙灘。
忽然胳膊旁邊有些癢,艾情側頭看去,不知哪裏來的兩隻貓,以一種極其優雅的姿勢蹲坐在她身邊。她看過去的時候,貓也同時都看向她,她一時忍俊不禁,輕聲問:“你們兩個是兄弟、姐妹,還是情侶?”
兩隻貓看了她一會兒,又同時看向遠處的海……
這海邊的貓……還真有個性。
艾情笑了笑,轉過頭,陪著貓看夜色。
過了會兒,有腳步聲靠近:“好看嗎?”
艾情覺得這聲音很熟悉,回頭看見Dt已經半蹲在自己身後,勾起食指逗貓,眼睛也是盯著貓的。
“你是在問我,還是在問貓?”
“在問你。”
他坐在了樓梯的另一側,就這樣和艾情隔著兩隻貓,並肩坐在了一起。
“還是家鄉的海好,看累了還有無數燒烤吃。”她隨口道,“今天你是真斷線了,還是主動退出的?是不是不好意思和一個女生近身肉搏?”
當時她Tab鍵看到提示,遊戲裏除了她隻剩了Dt和另一個人。
耳麥裏,有兩個人的腳步聲同時從不同的方向過來,可就在爆頭了一個後,另外的腳步聲忽然消失了……同一時刻,係統提示他退出了遊戲。
他看著遠處:“斷線了。”
因為月光的角度,他整張臉都是隱在帽簷陰影下的,看不到任何的表情,但是好像、似乎、大概是笑著的。
艾情倒無所謂,玩電子競技的男生不是話癆就性格孤僻,她早已經習慣了。
“我看過那場比賽的視頻,”就在艾情放棄的時候,他倒是說話了,“三年前你還是CSer的那場,我一直很奇怪,為什麼你們的戰隊最後會解散?”
——好長,好長的一句話。
艾情驚訝於他在十二歲就關注這種比賽,笑了聲:“那時候你十二歲?是不是因為崇拜我,才踏入了電子競技的不歸路?”
Dt看了她一眼。
……
好吧,艾情估計自己是輸給過他的原因,生生被個小三歲的男孩壓住了氣場,沒再繼續玩笑下去,說:“你應該也看過一些論壇的曆史記錄和八卦新聞,其實原因很簡單,是因為Solo喜歡上了《魔獸爭霸》,就像他自己的名字,Solo,他不喜歡和人配合,更喜歡單打獨鬥。隊長一走,我們也就解散了。”
過去很多人都說過,Solo是整個戰隊的靈魂,製住了他就等於徹底取勝。
所以這個理由應該所有人都能接受。十分合理,不是嗎?

Solo。
艾情抿起嘴唇,想起了那個總笑得很溫柔的人,她摸了摸身側的貓:“可惜你的項目是《DotA》,如果是《魔獸爭霸》,他一定是你最不想遇到的人。”
“去年和今年的WCG世界賽冠軍?”
艾情點點頭:“他基本不參加這種亞錦賽,等到這次比賽結束,下半年應該有很多世界賽事,那時候你或許能碰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