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文学 > 青春文學 > 竹馬鑲青梅

『簡體書』 竹馬鑲青梅

自編碼:1816066
商品貨號:9787551130615
作者: 北傾
出版社: 花山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年02月

售價:HK$ 45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情竇初開的年紀裏,你有沒有喜歡的人呢?
青梅竹馬的蘇曉晨和秦昭陽相互陪伴著長大。蘇曉晨沒有什麼氣勢恢宏的願望,能和秦昭陽一直在一起就好。他卻在高考後遠赴美國,從此音訊全無就是四年。四年後,曾經的腹黑小竹馬成為星光娛樂的接班人,穩坐娛樂帝國的*,剛回國就對屬性呆萌的蘇曉晨告白、壁咚、求婚、宣主權!他們在彼此的生命裏缺失了四年,對愛情沒有信心的蘇曉晨心虛地將他“雪藏”。從此秦昭陽開始煞費苦心地為自己正名——蘇曉晨在星光的合作公司實習,他紆尊降貴親自為她送早餐讓眾人大跌眼鏡;有學妹惡意散播她被有錢人包養,他順手推舟籌備訂婚細節,讓養她變得名正言順。然而當他終於可以和她牽手同行,她卻在一場地震中下落不明……
秦昭陽:“也許沒有你,我會有截然不同的人生。可是遇上了你,我便甘之如飴。”/蘇曉晨:“這一句,已經勝過千言萬語甚至我愛你。”

作者簡介:

北傾,超人氣作家,文風溫馨治愈,
已出版作品《誰說我,不愛你》《徐徐念之》《好想和你在一起》《我和你差之微毫的世界》《何處暖陽不傾城》等。

目錄:

Chapter 01:我想和你在一起
Chapter 02:秦昭陽,情竇初開的年紀裏,你有沒有喜歡的人呢?
Chapter 03:別哭了,再哭我就親你了。
Chapter 04:蘇曉晨,我們在一起好不好?
Chapter 05:時光是眷顧他的,她還在這裏,觸手可及。
Chapter 06:你的存在會讓我成為失眠症的忠實患者。
Chapter 07:你有秦昭陽,還怕什麼?
Chapter 08:青梅竹馬,是這世間最好的感情。
Chapter 09:你不能指望一個男人什麼都掏心掏肺地跟你說。
Chapter 10:請不要在大庭廣眾之下隨便勾引我。
Chapter 11:你不在身邊,我就會想你。
Chapter 12:我等也等了,手也牽了,嘴也親了,你賴不掉了。
Chapter 13:不涉及我的原則問題,我通常都會縱容你。
Chapter 14:有她在,往後的日子也會風和日麗。
Chapter 15:你好好地跟我求一次婚,我一定答應你。
Chapter 16:讓我留在你身邊,守你一世無憂。
番外一:你是我擁有的,最美的風景
番外二:時光不老,我們不散
番外三:我在鬧,你在笑,從此溫暖過一生
後記

內容試閱: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無人接聽,請稍後再撥……”淩晨三點,空蕩的客廳裏,秦昭陽孤身一人坐在沙發裏,緊抿著雙唇,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正實時播報的新聞頻道,雙眉緊蹙。他一直握著的手機因為長時間的使用而在發燙,他卻似毫無所覺,停頓片刻又開始反複地撥打那爛熟於心的電話號碼。那機械冰冷的女聲從未讓秦昭陽覺得如此絕望。“今日晚上10點,K市發生了7.0級大地震,距離事發時間已經過去了5個小時,死亡人數已經增加到了2568人……”盯著屏幕上不斷增加的死亡人數,秦昭陽眼睛酸得都有些發疼。他顫著手,又按到手機裏那串熟悉的號碼上,反複撥打。依然還是一串忙音,那清冽的“嘟嘟嘟”聲就像是一把刀割在他的心尖,疼得他後背都汗濕了一片。就在這時,座機鈴聲大作,他接起,從那端傳來一個分外焦急的聲音:“昭陽。”“嗯。”他剛開口,才發現自己已經低啞到幾乎發不出聲來。他輕輕地咳了一聲,也顧不得依然粗啞難聽的聲音,急切地問道:“怎麼樣,有消息了嗎?”“還沒有……”那邊頓了頓,立刻補充,“我知道你在等所以先打個電話來通知你一聲,你別著急,曉晨的信息已經發過去了,現在正在努力確認。你先去睡一覺,大概明天早上就會有消息了。”明天早上?他的聲音低沉得近乎可怕:“我等不及了,我必須立刻知道她的消息。”“昭陽,進入K市的交通已經癱瘓了,通訊信號也沒有。你再耐心等一等好不好……”那端的話音未落,他已經站起身,利落地拿過擱在沙發椅背上的大衣:“你不會知道那個人對我而言,有多重要。”說完,他不再多言,直接掛了電話,步履匆忙地往外走去。
秦昭陽在臨近K市的L市下的飛機,剛到機場,來接應的人就已經派了車直接送他進入K市。K市的交通要道已經堵塞,救援的官兵隻能徒步行進,車輛在逼近K市的入口時完全無法進入。他一夜沒睡,此刻雙眸已經通紅。可就是這樣,他還是不停地打著電話聯係著正在參與K市地震救災的蘇辰澈。距離事發,已經過去了整整12個小時,可是依然沒有她的消息。失望以及恐懼漫無邊際地將他淹沒,他看著車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勉力地鎮定了心神。“還沒有結果嗎?”“抱歉,秦少爺。”副駕上的人關切地看了他一眼,“目前並沒有蘇小姐的任何消息。”聽到這個消息他已經麵色鐵青,可還是暗自按捺住自己的情緒,等著前方的道路疏通。就這段等待的時間,他的手機一直不停地響著,他握在手心裏隻能安靜地聽著廣播的實時報道,不相關的號碼直接掐斷。副駕上的人已經有些看不過去了,看著前麵擁堵著的車輛,還是提醒道:“秦少爺,要不要先吃點東西?”“有消息了嗎?”他打斷他的話,一雙眸子沉得像是一口古井,看似毫無波瀾,卻深不可測。副駕上的人一愣,多餘的話也不再多說,轉過身去繼續打電話。他隻覺得自己無時無刻不是緊繃著神經,心裏那根弦已經脆弱不堪,隻要是一點點不好的消息,就能立刻讓它徹底崩斷。廣播電流的“沙沙”聲就像是倒計時一般,車內的氣氛沉悶得他喘不過氣來。他解開zui上方的兩粒紐扣,隨意地敞開了襯衫,這才覺得似乎好了一些。周圍目力所及的就是一片灰暗,因為地震此刻還下著雨,整個世界都像是蒙上了一層灰色的罩衫,連帶著空氣裏都有著細碎的塵埃。此刻餘震不斷,或輕微的或震感明顯的,他卻似一無所覺,一雙眸子裏竟是血色,沉得讓人喘不過氣來。就在他的心越來越沉,即將沉進底端zui深處時,副駕上的人突然轉過身來。“秦少爺!”他顫著聲音,有些不敢置信,“有蘇小姐的消息了,可是……”他頓住,抿了抿唇,很艱難地說道,“可是情況並不樂觀。”秦昭陽就在聽見“不樂觀”三個字的時候,心猛然墜入了大海,瞬間筋疲力盡,連再多問一句的勇氣也沒有,愕然地呆坐在了原地。就在這時,餘震猛然強烈了起來,連帶著這方土地都搖搖晃晃。車前方的吊墜猛地搖晃起來發出碰撞聲,即使隔著一層車窗都能聽見外麵此起彼伏的尖叫聲。秦昭陽的一雙眸子卻是沉到了極致,這場餘震裏,他心慌意亂得不能自己。那個人,怎麼就能讓他手足無措至此。

Chapter 01. 我想和你在一起
上幼兒園的第yi天,蘇曉晨是被爸爸蘇謙誠一路抱著進的教室。她昨晚睡得晚,早上被挖起來的時候還帶著起床氣。當蘇爸爸把她放在凳子上的時候她還壞脾氣地踢了一下凳腳,疼得自己齜牙咧嘴的。蘇謙誠揉了揉她的頭發,警告她:“你不聽話今晚回家要罰站。”蘇曉晨扯著爸爸的褲腿欲語還休,見爸爸半分沒有妥協的意思,zui後還是默默地收回爪子,老老實實地坐在凳子上晃著她的小腳丫。蘇謙誠和小班的老師打過招呼,就牽著她走到角落裏坐著的小男孩身邊。蘇曉晨不認識他,就抓著爸爸的褲腿一個勁地往下扯。蘇謙誠一邊拉住快被女兒扯下來的褲子,一邊無奈地揉了揉她的腦袋。他拉住蘇曉晨的手,幹脆蹲下身來,和兩個小朋友平視。“晨晨,這位是你程阿姨的兒子,你要叫他昭陽哥哥。”蘇曉晨懵懵懂懂地看了爸爸一眼,有些好奇又有些防備地打量著眼前的男孩子。小男孩長得清清秀秀,很是好看。她看了一會兒,舔了舔唇,下意識去看爸爸,見爸爸鼓勵地看了她一眼,她就鼓起勇氣來,伸出手去拉他。“你好,我叫蘇曉晨。”秦昭陽抿著唇角看了看她,不過天生潔癖,他一點也不想和她手拉手,不動聲色之間就從她的掌心裏抽回手,對著蘇謙誠點點頭:“叔叔好。”蘇曉晨手上一空,就有些無措了。麵前的小男孩這時抬眼看著她,他那一雙眼睛亮晶晶的,隻是眼神裏的距離感卻很是明顯。就這麼看著她,便能讓她感知到他對她並無好感。她頓時就搓著手,有些遲疑地站在原地不敢動了。蘇謙誠安撫般揉了揉蘇曉晨的腦袋,對秦昭陽說:“你和曉晨同一個班,以後還要麻煩昭陽多多照顧一下她。”秦昭陽掃了蘇曉晨一眼,點點頭,很是乖巧地應了下來:“好。”蘇謙誠一走,蘇曉晨站在他麵前偷偷拿眼去看他。他也不避,隻慵慵懶懶地坐回他的小板凳,看起來單純無害。尤其是他那張好看的臉更是給他加了分,隻要他笑起來,溫溫柔柔的像個小天使。蘇曉晨剛想收起視線,秦昭陽卻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冷冷地睨了過來,麵無表情的,甚至有些疏離冷淡地掃了她一眼:“自己找個位置坐下會不會?”蘇曉晨覺得她受了驚嚇!
因為蘇曉晨平時的生活裏鮮接觸到同齡的小朋友,蘇謙誠生怕女兒將來會融入不了社會,所以提前一歲先送進幼兒園適應環境。不過他絕對沒有想到,就是這麼一個決定,影響了蘇曉晨的一生。蘇曉晨被老師安排在秦昭陽的前桌時,小腿還打了個顫。抱著她的小書包就坐了過去,坐過去之前還小心翼翼地看了他兩眼。秦昭陽對此一點反應也沒有,該幹嗎幹嗎,隻在她看過來的時候抬眼對了上去,然後他就看見蘇曉晨很明顯地哆嗦了一下轉身飛快地坐下來。秦昭陽鬼使神差地就鉤住她的小板凳往自己這邊拉了一下,眼看著蘇曉晨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突然愉悅了起來,笑眯眯地對她伸出手來:“摔疼了嗎?”蘇曉晨眼裏都是霧氣,水盈盈的,似乎一眨眼就會掉落。看著眼前白淨的手指,她抬頭看了看他,捂著屁股站起來,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一手按著板凳小心翼翼地坐上去,等屁股挨著了這才放心地鬆了一口氣。秦昭陽也不惱,收回手來坐回他自己的位置。身邊坐著的是個調皮搗蛋的小霸王,笑得直拍桌子:“秦昭陽你故……”話音未落,就被秦昭陽一記懶洋洋的眼神看得心虛到扭過頭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蘇謙誠是在蘇曉晨一天之內撞了兩次桌角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家的客廳對於蘇曉晨來說活動範圍有些小了。沒過多久,蘇謙誠就買下了“帝爵世家”的別墅,和秦家做了鄰居。蘇曉晨剛搬過去的時候還被蒙在鼓裏,忙著把自己這麼多年積累下來的玩具往樓上搬,簡直累成了一條狗。晚飯還沒吃就睡著了,等她被媽媽叫醒洗完澡出來飄過窗前的時候一雙眼睛立時睜得滾圓滾圓的,不敢置信地往窗對麵看。秦昭陽正在換睡衣,窗簾隻拉上了一半,她站在窗前,看著秦昭陽高清無碼版本的胸口驚嚇萬分。秦昭陽套上褲子就已經覺得有些不對勁了,下意識地往對麵一看,簡直震驚了好嗎!居然有人偷窺!他的臉色立刻就沉了下來,可蘇曉晨覺得,即使這樣,他的五官依然精致好看。秦昭陽快走幾步剛想拉上窗簾,可定睛一看,頓時火冒三丈!居然是他平常沒事欺負著玩的蘇曉晨!蘇曉晨滿眼都是太子爺白嫩嫩的胸口,見他明顯發怒的樣子仗著他逮不到她還很欠扁地眨了眨眼。可其實她也隻是沒有反應過來而已,直到對麵的人惱羞成怒地拉上窗簾,她才默默地轉過身,捂著有些熱熱的鼻子,驚恐地跑去告訴爸爸,她看見了秦昭陽。那一晚蘇曉晨翻來覆去了很久才睡著,甚至還做了一個夢,夢見了滿桌的白斬雞。然後她剛想掰下雞腿來,那隻白斬雞就變成了秦昭陽,她想告訴他她搬到了他家的隔壁,以後能不能上下學的時候,秦昭陽變回剛才那隻白斬雞追了她一晚上……隔日她自然過得水深火熱……如果非要舉例說明那種難熬程度,嗯,蘇曉晨覺得還不如被白斬雞追一晚上來得更美妙。
蘇曉晨上中班的時候很悲劇地和秦昭陽做了同桌,她換了座位之後一整天都有些打不起精神來。如果秦昭陽起身或者坐下等這些動作再大一點,估摸著她下一刻就敢捂著心髒嚇得暈菜過去。饒是淡定如太子爺,也愣因為被她那副明顯嫌棄的表情鬱悶了好久,一整天沒一個好臉色。蘇曉晨那時候剛學會寫自己的名字,發了新書下來迫不及待地就簽上了大名。寫完自己的,她就好奇地想看秦昭陽的名字長什麼樣。秦昭陽已經收拾好了書本,她偷偷地掀開一角還沒來得及看,他的手往下一壓,毫不憐香惜玉地壓在她的手背上:“你幹嗎?”蘇曉晨抽回手可憐巴巴地咬著手指頭看著他:“我想看看你的。”秦昭陽瞥了她一眼,十分懷疑她是否能看得懂,但還是很大方地把書遞了過去。蘇曉晨接過作業本偏著腦袋仔細地看著上麵那三個字,非常深刻的發現漢字的確博大精深,如果不知道他叫秦昭陽,她真的是一點也不認識它們。秦昭陽看她一頭霧水的樣子,難得勾起唇角笑了起來。後來,她上了大班,依然是秦昭陽的同桌,而且還在秦昭陽手把手的指導下學會了翻字典,認字就有了突飛猛進的進展,不僅能夠理解秦昭陽名字裏的含義,甚至在他們兩個人的名字裏找到了共同點。秦昭陽的陽可以理解為陽光,她蘇曉晨的晨也可以理解為陽光。秦昭陽看著她在白紙上寫著他的名字,雖然歪歪扭扭的,可不知道怎麼的,就覺得眼前的小姑娘除了膽小了一點,煩人了一點,智商“捉急”了一點,胃口大了一點似乎也沒有什麼別的不好……他心裏默默地把這些缺點數完,難以抑製地歎了一口氣,是沒有什麼別的不好,不過也沒救了就是。幼兒園的學習生涯就這麼結束了,蘇曉晨毫無意外地穩坐學渣中的戰鬥機,以這種犧牲自我的形態獲得了“好寶寶安慰獎”,老師還給她獎勵了一朵小紅花,讓她努力進步。蘇曉晨受到了鼓勵,越發鬥誌昂揚:“爭取下學期再拿安慰獎!”“噗!”秦昭陽終於笑了,然後似乎是想起什麼,問她,“小學你去哪兒上?”“我們不在一起嗎?”她理所當然的,可說完自己也覺得有些不對勁起來。這些年她活在秦昭陽的陰影下,可沒少受過欺負,什麼時候他們兩個能和平相處了?午後的陽光正暖,她坐在陽光裏,一張臉生機勃勃的,唇邊還帶著甜甜的笑意,一雙眸子彎成了月牙狀。他一時被她身後的陽光晃了眼,微微皺了眉頭移開視線:“我們不在一起了。”
原本畢業是件很開心的事情,蘇曉晨卻反常地晚飯隻吃了一小碗就沒精打采地去客廳看動畫片了。蘇謙誠不放心,觀察她一整晚,zui後見她迷迷糊糊地隻穿了一隻鞋子就上樓睡覺終於忍不住把她拉了回來。蘇曉晨已經困得不分東西南北了,蘇謙誠問起的時候,她卻難得神智清醒地說:“秦昭陽說不跟我一起上小學。”從學校回來就魂不守舍,卻是因為這件事。他點了點女兒的小鼻尖:“你不是不喜歡他嗎?”蘇曉晨很是別扭地看了爸爸一眼,另一隻拖鞋也不要了,直接跑上樓睡覺了。蘇曉晨並沒有到國家法定的上學年齡,所以的確沒辦法和秦昭陽一起上小學。而且蘇曉晨的學習能力差,如果提前上學,會跟得非常吃力。蘇謙誠清楚自己女兒幾斤幾兩,就給她報了學前班先跟著適應一年。其實說起來,蘇曉晨這樣也算是走捷徑了。蘇爸爸為了她的將來,可是煞費苦心地打地基啊。不過,當蘇曉晨在學校門口看見正往裏麵走的秦昭陽時,整個人都不淡定了,一把甩開爸爸的手就跑了過去,甚至膽大包天地拉了太子爺的書包一把。秦昭陽被拽了一下轉過身來,就看見蘇曉晨看著自己拽過他書包的手發呆,見他看過來立刻把手背到身後,一雙眼睛瞪得圓溜溜的。他看了眼幾步之外的蘇謙誠,很友善地問她:“有事嗎?”蘇曉晨條件反射地聽出了他那“咯吱咯吱”牙齒互相摩擦的聲音,默默地往後退了一步,又視死如歸地點了點頭:“有事。”秦昭陽先是向蘇謙誠問了好,這才耐心十足地等著她開口。爸爸在身邊,蘇曉晨小朋友的膽子也大了不少,脆生生地問道:“你不是說不跟我在一起嗎?”“學校是你開的嗎?”他反問。蘇曉晨頓時噎住了……
剛開學這幾天都是蘇爸爸親自接送,蘇曉晨並沒有機會再跟秦昭陽碰見。所以當蘇謙誠說以後需要她跟秦昭陽一起回家的時候,她也隻是片刻的猶豫之後就點頭答應了。隔日早上,秦昭陽就在家門口等她一起上學。一路上蘇曉晨都膽戰心驚的,生怕他一個心情不好把她扔在半路了,始終跟在他的身後保持著三步的距離。就這麼跟在秦昭陽身後跟了一個學期,蘇曉晨才突然想起來她當初一直想問他為什麼兩個人還是在同一所學校,可是他卻在上一年級。太子爺側頭睨了她一眼:“知道智商兩個字怎麼寫嗎?”蘇曉晨這個倒黴孩子老實地搖了搖頭。秦昭陽就很直白的告訴她:“你看,你連這點智商都沒有。”蘇曉晨點點頭,“哦”了一聲,溫順得不可思議。秦昭陽難得有了一絲欺負人的愧疚感,看了她一會兒,還是沒忍住:“你聽懂我的意思了嗎?”蘇曉晨看了他一眼,很沮喪地又搖了搖頭。秦昭陽:“……”欺負低智商反應遲鈍的人,一點快感也沒有,反而鬱悶得要死。被欺負的人連自己受了欺負都不知道,這真的是太打擊他了好嗎!
半年後,蘇曉晨也上一年級了。對於已經上過學前班的小朋友來說一年級的課程並沒有難度,她難得翻身做主人,成了班級裏的優等生,還當上了副班長。雖然後來她發現副班長就是個跑腿的,也絲毫沒有影響她對這個一官半職的喜愛。也因此,她才知道秦昭陽是有多出色。她在當上少先隊員的那一天看見秦昭陽作為二年級的代表站在學校的講台上念演講稿,班主任那時候就揚揚得意地告訴他們,站在上麵的是她教過的zui聰明的學生。戴紅領巾的時候,蘇曉晨因為是副班長帶領著女生的隊伍站在第yi排的第yi位,正好是秦昭陽親手給她戴紅領巾。她看著他拿起紅領巾抖了抖,她的眼皮就跟著顫了顫。秦昭陽唇角立刻有了淡淡的笑意,也不再嚇唬她,折好了紅領巾替她親手戴上。這不是他們第yi次挨得那麼近,卻是蘇曉晨第yi次跟秦昭陽挨得那麼近卻沒辦法跑。他個子比她高些,傾身給她戴紅領巾的時候嘴唇就在她的眼前,她看著那抿著一抹笑的嘴唇鬼使神差地舔了舔自己的。秦昭陽低頭打著結,一雙眼睛就微微地垂了下來,在他的眼瞼下方覆上淡淡的陰影。他身上還有很好聞的清冽香氣,她一時看得入了迷,就直勾勾地盯著他看。秦昭陽給她打完結才敏銳地感覺到兩個人彼此之間呼吸相聞,他一抬眼就對上了蘇曉晨清澈明亮的眼睛,那眼底還清晰地倒映著他的身影。他一愣,站直了身體。蘇曉晨反射弧比較長,等他退開一步距離了這才回過神,一張臉熱得不行。接下來就是跟著宣誓,少年意氣風發,就站在她的身側,直到那一刻她才發覺自己是在不斷長大。
很快,蘇曉晨就三年級了。一日中午,她捧著餐盤默默地擠掉了他身邊的男同學就坐了下來。秦昭陽斜了她一眼,不動聲色地繼續吃飯。果然沒過多久,蘇曉晨默默地塞過來一張字條:“你隨便看一下就好了。”秦昭陽果真隨便地掃了一眼,蘇曉晨覺得他估計連紙上有沒有標點符號都沒看見。所以又往前推了推:“哎,你認真看一眼啊。”秦昭陽慢條斯理地認真看上一眼:“然後呢?”蘇曉晨很是為難地看著字條上“我考砸了”那幾個大字,驀然垂下頭去:“你今晚裝作有事來找我行不行?”“是數學?”他漫不經心地問了一句,看見她悲憤地點了點頭,突然緩緩地笑起來,“不好意思,我救不了你。”秦昭陽還記得蘇曉晨一年級考砸了數學,悶悶不樂地跟在他身後回家。那天晚上他把椅子滑到窗口,很清晰地看見蘇曉晨舉著考卷淚流滿麵:“我真的不是故意考那麼差的!真的是題目太難了。”“運用題真的太難了!”她抽噎著又重複了一遍,可憐巴巴地把題目念出來,“什麼媽媽出門買了20個蘋果,家裏還有15個梨,又分給小朋友,還要切好裝在碗裏……媽媽你從來都是讓我直接帶皮啃的!”他靜靜地聽了一會兒,等那頭終於沒有了動靜,便抬手去敲窗。蘇曉晨一把鼻涕一把淚地過來開窗,很不好意思地小聲說:“你找我嗎?我媽媽讓我拿著試卷麵壁思過呢,等會兒還要給她一個積極向上的檢討,不然我就要把這個分數給吃下去了。”秦昭陽借著昏暗的燈光看了眼她手裏試卷的分數,很是嫌棄:“我覺得你還是做好把分數吃下去的準備吧。”蘇曉晨愣了一下,低眉順眼地“哦”了一聲,小媳婦樣地關窗準備吃分數了。秦昭陽對蘇曉晨乖巧的樣子完全沒有抵抗力,猶豫了幾分鍾披上衣服就去幫蘇曉晨解圍了。當然,他之後後悔得恨不得塞蘇曉晨吃下整本數學書。這麼想著,秦昭陽更是堅定了袖手旁觀的念頭,轉身走了。晚上,他一做完作業就順手開了窗,沒過多久就聽見蘇曉晨在那邊抽噎的聲音。他認真地搭著他的汽車模型,等那邊安靜了下來,這才抬手去敲她的窗口。蘇曉晨磨蹭了好一會兒才來開窗,語氣不善:“幹嗎!”“看你吃試卷。”他抬眼看著她,眼底的戲謔毫不掩飾。蘇曉晨被他噎了個半死,就要關窗,他抬手攔住,聲音不輕不重的:“試卷拿來我看看。”秦昭陽接過她的試卷從頭掃到尾:“其實韓阿姨冤枉你了。”蘇曉晨眼睛就是一亮:“你也這麼覺得是吧!”秦昭陽嗤笑了一聲,看著她的眼睛,用一本正經的語氣說道:“你不是不用心,是真的智商不夠。”蘇曉晨剛揚起的笑容頓時垮了下去……簡直不能愉快地做鄰居了!
蘇曉晨下課的時候去還秦昭陽的數學書,昨晚他奚落歸奚落,但還是多管閑事地給她把做錯的數學題挑了出來,在數學書上折了幾個角扔給她之後就去睡覺了。她回去翻著看了一遍,腦袋磕著書桌磕了好幾下。嚶嚶嚶,這些題目長得一模一樣啊,渾蛋!她一如往常蹦蹦跳跳地下了樓,剛到拐角一探出腦袋就看見秦昭陽和他們班主任站在一起。小男孩眉清目秀的,一張臉上的五官精致好看,背著光一雙眼睛漆黑得跟黑寶石一樣。蘇曉晨看得小心肝就是一個撲通,默默地把腦袋縮回去了,捂著心口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她就聽見秦昭陽的班主任對他說:“昭陽,你要跳級這件事跟你爸爸媽媽商量過了嗎?”蘇曉晨傻眼了,跳級?秦昭陽都四年級了,馬上就要放暑假了,難道要跳到六年級?秦昭陽似乎是沉默了一下,聲音清冷:“還沒有,不過我相信他們沒有意見。”班主任歎了一口氣:“你一向是一個有自己主意的小孩,今天晚上跟家長說過之後記得給老師打個電話。有些話我必須跟你父母說清楚。”秦昭陽沒說話,應該是點了點頭。因為蘇曉晨隻聽見班主任踩著高跟鞋的聲音,越走越遠。她拿著書站了片刻,想著是裝作沒聽見呢還是現在跳出去問一句:“秦昭陽,你又在炫耀你優等生的優越感嗎!”想了片刻才猛然想起自己是來還書的,一拍腦門也沒看前麵轉身就要站出來,正好跟秦昭陽撞了個正著。秦昭陽睨了她一眼,抽過她手裏的數學書:“你什麼時候學會聽牆角了?”蘇曉晨捂著鼻梁疼得倒抽涼氣,他這麼問起她就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理直氣壯:“你又沒說不能聽,學校你家的啊!”說完嘀嘀咕咕地轉身上樓了。倒是秦昭陽沒想著蘇曉晨現在竟然敢膽大包天的頂撞他了,拿著書站在原地頗有些……不明狀況。吃火藥了?火藥吃沒吃不知道,不過蘇曉晨一定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這件事發生不久蘇曉晨正好跟班裏的宣傳委員一起布置公告欄。她站在小板凳上貼文章,盯著旁邊秦昭陽獲得全省奧數一等獎的照片看了好一會兒,鬼使神差地偷偷拿下來塞進了自己的口袋裏。宣傳委員那邊正好忙完了過來幫她,看她臉色紅紅的很是關心地問道:“曉晨你是不是發燒了啊?”蘇曉晨剛幹了虧心事心虛得狠,搖了搖頭,一頭的冷汗。宣傳委員幫著她把公告固定住,關上小窗口的時候,不輕不重地“咦”了一聲:“秦昭陽的照片哪兒去了啊?”蘇曉晨的臉更熱了:“不……不知道……”宣傳委員狐疑地看了好一會兒:“估計是被老師拿掉了吧。”蘇曉晨趕緊點頭:“一定是這樣。”說著收拾了東西就往教室走,手摸著口袋時差點哭出來,她剛才腦子一抽幹了什麼事啊!這件事讓蘇曉晨一下午都沒好好地集中精神聽課,連帶著放學回家的路上都一直在開小差。蘇曉晨做了虧心事覺得誰都能發現,回家洗澡的時候就用一種很遺憾的語氣跟媽媽說:“秦昭陽他要跳級。”韓瀟璃給她搓了搓細嫩的手臂,小姑娘渾身都滑滑嫩嫩的,觸感極佳。“嗯,你昭陽哥哥比你出息多了。”蘇曉晨默認了,悶著不出聲。聽說女兒的自尊心被打擊了,等蘇曉晨穿上睡衣出來的時候,蘇爸爸就一把抱起自己的心肝寶貝去床上煲心靈雞湯了。蘇曉晨穿著一身奶牛睡衣,小肚子圓滾滾的,被爸爸一撓癢就縮在他的懷裏笑,笑聲清脆又好聽。蘇謙誠屈指鉤了小姑娘的鼻尖一下,問:“你知道你為什麼叫曉晨嗎?”蘇曉晨搖搖頭。“因為你是在早晨出生的,爸爸媽媽都希望你朝氣蓬勃的。你爸爸還是比較出息的,能給你一個好的環境,所以也不需要你以後有多大的成就,開開心心的就好。”他確認她聽進去了,才循循善誘,“但是你昭陽哥哥不一樣,他是男子漢,他必須要有上進心。”言下之意就是,秦昭陽無論怎麼變態的打怪升級那都是正常的……“當然,爸爸不是讓你就不好好學習了。你也是大孩子了,要知道自己的位置,也要明白自己的追求,這樣說你能聽懂嗎?”蘇曉晨聽得一知半解,可大概的意思還是模模糊糊地摸到了,很是用力地點了點頭:“我知道。”蘇謙誠很滿意:“那你告訴爸爸,你的人生追求是什麼?”蘇曉晨想了一會兒,很認真地道:“想體驗一下什麼叫學神,我也想跳級。”蘇謙誠生怕一晚上的教育結果都被打回原形,悶悶地笑了一聲也不再打擊她,隻是在日後免不了讓她親身實踐一番,終於明白了那個道理——她就算是駕著七彩祥雲,怒踩風火輪都追不上聰明的秦昭陽。她可以努力當學霸,但學神這種天賦異稟的生物實在不適合蘇曉晨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