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经济 > 国际经济 > 名創優品:重新定義全球零售業

『簡體書』 名創優品:重新定義全球零售業

自編碼:1816562
商品貨號:9787301280164
作者: 唐一辰
出版社: 北京大學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年02月
圖書頁數: 320
字數: 204000

售價:HK$ 67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葉國富說,99%的商業模式都需要被革命,我們,隻做1%的幸存者。

馬雲說,純電商時代過去了,未來十年是新零售的時代,未來必須線上線下結合起來。名創優品昭示著一個全新的商業時代的開始,一語道破“電商”與“實體”之爭的迷局。

名創優品2年實現全球連鎖1500家,3年實現全年營收50億元,粉絲突破千萬。有人把它看作中國實體零售業崛起的裏程碑,有人稱它為逆勢而起的神話傳說。

名創優品的創始人葉國富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跨界打劫者,一個逆勢而起的零售“叛逆者”,一個實體業的互聯網思維踐行者。他出售迎合消費升級的產品,推廣自己的獨特理念。葉國富赤手空拳,在實體零售業的閉店大潮裏,他究竟做對了什麼?這本書一定可以給你答案。

作者簡介:

唐一辰,90後美女作家,財經領域備受關注的怪才。作品在微信、微博、知乎等新媒體領域廣泛傳播,寫作文字超過百萬,閱讀人數超過1億次。
作品風格:觀點獨到、分析透徹。

目錄:

目錄

01 當實體店遇上電商
1. 兩個賭局
2. 葉國富其人
3. 線上和線下
4. 麵對互聯網,“我”產生了猶豫
5. 一個實體店的崛起——名創優品誕生
02 源起:長在白菜地裏的蘿卜
1. “生意”與“生生不息”的“創意”
2. 去日本看看
3. “我”和三宅順也
4. 誰說蘿卜必須長在蘿卜地裏?
5. 出售的是一種優質的生活方式
03 商品本身很便宜,隻是他們賣貴了
1. 一支睫毛膏的觸動
2. 一分價錢一分貨是忽悠!
3. 優衣庫為什麼是標杆:“基本”理念的誕生
4. 優衣庫為什麼是標杆:“三高三低”的平衡遊戲
5. “我”,這樣借鑒
6. “我”的忐忑:搶占先機還是陷入泥潭?
7. 競爭是擺平一切的最好武器
04 實體零售已死?瞎掰!———關鍵是“賣什麼”和“怎麼賣”!
1. 兩個故事:從“哎呀呀”說起
2. 賣給誰:關於“用戶畫像”的兩個常見誤區
2. 賣什麼:她們人生中的第一瓶香水
3. 賣什麼:賣的是“時尚夢”
4. 賣什麼:廣交會“潛規則”中收獲的戰果
5. 賣什麼:“山寨”還是“品牌範兒”?
6. 賣什麼:爆款!爆款!爆款!
7. 賣什麼:超預期!
8. 怎麼賣:“3對理論”和“5步理論”
9. 怎麼賣:低廉售價和高昂租金
10. 怎麼賣:重新定義渠道
11. “我”的戰略:跨界的時代,如何“打劫”?
05 品牌本身沒有意義
1. 以“無品牌”策略經營“品牌”
2. 沒有優質產品,別談品牌
3. 沒有一流的設計,別談品牌
4. 優秀的品牌在於自然發酵而不是拔苗助長
06 連鎖:從0到1 500家
1. 用投資代替加盟
2. 快速擴張的秘訣:回報周期的“速度戰”
3. “直營”效果實現的關鍵:小前台,大後台
4. 員工管理:極簡主義
07 用模式思維代替戰略思維
1. 設計模式:緊扣消費升級的本質
2. 營銷模式:粉絲時代
3. 盈利模式:有關“現金流”的傳說
4. 供應鏈模式:你學不會的名創優品
08 誰是名創優品的終結者
1. 兩份道歉信和一個“活在傳說裏”的三宅順也
2. 壓榨供應商引發的惡性競爭?
3. 消費者的天使,投資人的魔鬼?
尾聲:100%的商業模式和99%的革命

內容試閱:

03 重新定義全球零售業商品本身很便宜,隻是他們賣貴了

金融危機過去了,為什麼實體零售業仍然一片死寂?電商的“輕成本時代”到來了,為什麼商品價格卻依舊沒有降低?莫非“物美價廉”的傳說隻是一場幻夢?葉國富說:“商品本身很便宜,隻是他們賣貴了。”

1. 一支睫毛膏的觸動葉國富的手機裏,藏著一張舍不得刪的照片。每每麵對媒體和記者,總是免不了像露一手“壓箱底兒”的絕活一般,要在最後將這張照片打開給大家一看究竟,可往往不待大家發言,搶先脫口而出的,則是他自動匹配了驚歎號的感慨:“太便宜了!”由於這張“珍貴”的照片我始終無緣得見,隻得委托一位遠在海外的朋友替我按照葉國富本人的描述,“偽造”了一張類似的以供“觀瞻”。這是一家美國的超市,化妝品區域琳琅滿目的商品陳列得整整齊齊,而貨架上的一支歐萊雅睫毛膏明碼標價:7.97 Dollars 折合成人民幣,也不過 66 元。而在睫毛膏月銷量超過 3 000 的天貓歐萊雅官方旗艦店內,一支相對便宜的睫毛膏標價 150 元。足足高出美國價位一倍有餘。
事實上,早在 2010 年一份流傳於網絡的“十大暴利商品排行榜”也似乎從側麵印證了這一點。在這份榜單上位列第一的,就是我們此時討論的焦點:化妝品。據這份爆料稱,但凡我們口中所謂的“高端”化妝品,其成本大多低得嚇人,資生堂650元/50g的眼霜成本費用不足10元,SK-Ⅱ在國內售價560元(2016 年已飆升為690元)的備受推崇的“神仙水”其生產成本僅為 6.5 元……文章言之鑿鑿,鄭重其事,即便已經成為6年前的“老皇曆”,在今天看來卻依舊駭人聽聞。可是令人感到訝異的是,這篇雖無可考證卻看起來很像是能掀起一陣軒然大波的文章,並沒有在原本就風平浪靜的化妝品市場上掀起一絲波瀾。這篇文章在轉載和傳播的過程中趨於消亡,而讀過的絕大多數消費者也不過將信將疑地一笑了之罷了。從這個故事來看,消費者的態度倒是與葉國富的評價不謀而合:“中國的消費太畸形,消費觀念也畸形。在歐洲一個化妝品店,都是兩歐元三歐元搶著買。在中國,我們賣10塊錢,顧客卻都不願意、不相信!”從這個故事來看,消費者的態度倒是與葉國富的評價不謀而合:“中國的消費太畸形,消費觀念也畸形。在歐洲一個化妝品店,都是兩歐元三歐元搶著買。在中國,我們賣10塊錢,顧客卻都不願意、不相信!”因此在中國,不要以為從“白菜”地裏種出了“蘿卜”就可以沾沾自喜,也不要以為人人都喜歡“物美價廉”。恰恰相反,“物有所值”和“一分價錢一分貨”的理念根深蒂固。於是,我們除了要麵對“蘿卜”是不是“蘿卜”的棘手問題外,還需要作檢討式地向顧客“交代”價格低廉的原因,以“求”得顧客的信任。在這個時候,葉國富想把因歐萊雅睫毛膏而產生的觸動融入產品當中分享給國人,龐大頑固的障礙卻出現了,那就是——消費者本身。正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想在一朝一夕之間就將數量龐大的顧客的思維方式攻陷顯然不太可能。如果想從品牌和產品本身著手,就必須先弄明白:目前市場上的產品貴在哪?顧客為什麼覺得它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