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法律 > 公司保衛戰:公司控製權案例點評與戰術指導

『簡體書』 公司保衛戰:公司控製權案例點評與戰術指導

自編碼:1818696
商品貨號:9787509380826
作者: 唐青林,張德榮,李斌
出版社: 中國法製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年07月

售價:HK$ 139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每個房子的大小不同、結構不同,安全體係必然有所差異,優秀的設計師必須結合每個房子的特點量體裁衣。公司也一樣,要想牢牢掌控著公司的控製權,就既要著眼於公司法的規則設計,也要著眼於每個公司所麵臨的不同情形。具體而言,就必須關注公司章程的條款如何設置,必須關注股東的各項權利如何實現,必須關注股東會、董事會如何運作,必須關注公司證照、人事權爭奪的危險如何避免。   本書在寫作的過程中,盡量圍繞公司控製權爭奪這一主題展開,結合即將公布的公司法司法解釋四,在保持案情真實的前提下力求精簡,把與控製權爭奪無關的細節略去不表。我們希望,通過這些精選的案例,提高廣大企業家保護公司控製權的意識和能力,

作者簡介:

 唐青林,男,北京安理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北京市律師協會公司法專業委員會委員。最高人民法院訴訟服務特邀監督谘詢員。中國民建會員,民建北京朝陽區參政議政專委會委員。中國人民大學法學碩士學位。1999年開始從事法律工作。曾代理多起在最高人民法院申請的疑難複雜案件並成功獲得勝訴。專業論文曾發表在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
  在公司法領域辦理了大量訴訟案件或項目,在中國法製出版社主編出版了《公司訴訟法律實務精解與百案評析》《公司並購法律實務精解與百案評析》《企業糾紛法律實務精解與百案評析》。
  在商業秘密法律領域辦理了大量疑難複雜案件,並出版了《商業秘密法律精解與百案評析》《商業秘密百案評析與企業保密體係建設指南》。
  受邀在清華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國家開發投資公司等高校或巨型企業講授《公司控製權法律實務》《企業並購法律法規及律師實戰操作》《企業商業秘密法律保護實務》等。
  副主編李斌簡介

目錄:

第一章 出資 / 001
  不出一分錢也能合法成為大股東 / 003
  約定100 年的認繳期限可以高枕無憂嗎 / 011
  1% 的小股東真的能將99% 的大股東除名? / 017
  第二章 瑕疵出資 / 024
  股東出資不到位其他股東怎麼辦 / 027
  虛假出資的司法認定及舉證責任 / 033
  大股東黑小股東之“抽逃出資” / 039
  第三章 隱名股東 / 050
  隱名股東有風險:股東資格難認定 / 052
  顯名股東不輕鬆:代持義務要履行 / 067
  第四章 股東權利 / 075
  股東的知情權(查賬權)——公司控製權爭奪中的一把利劍 / 078
  股東的退股權——三十六計走為上 / 085

內容試閱:

 股東的知情權(查賬權)
  ——公司控製權爭奪中的一把利劍
  司法觀點:
  股東可以要求查閱公司會計賬簿。股東要求查閱公司會計賬簿的,應當向公司提出書麵請求、說明目的,公司有合理根據認為股東查閱會計賬簿有不正當目的,可能損害公司合法利益的,可以拒絕提供查閱,並應當自股東提出書麵請求之日起十五日內書麵答複股東並說明理由。公司拒絕提供查閱的,股東可以請求人民法院要求公司提供查閱。財務賬簿包括查閱財務報表、總賬、明細賬、現金日記賬、銀行日記賬、記賬憑證。公司拒絕股東查賬的,公司需承擔股東具有不正當目的的證明責任。
  典型案例:
  特科納公司是於2014 年3 月設立的有限責任公司,馬某於2014 年4 月通過股權轉讓成為特科納公司股東之一,擁有20%的股權。2014 年11 月18日,馬某以郵寄方式向特科納公司寄送《查閱會計賬簿請求函》,要求查詢特科納公司自成立以來的財務報表、總賬、明細賬、現金日記賬、銀行日記賬、記賬憑證。特科納公司收到申請後未向馬某提供上述材料供其查閱。
  馬某訴至法院稱:2014 年10 月6 日,特科納公司下發通知稱從成立至今經營一直處於虧損,為了解特科納公司經營狀況,馬某曾經多次以口頭、書麵的方式向特科納公司提出查閱公司會計賬簿的請求,但未得到任何答複。故訴至北京市昌平區人民法院,請求判令馬某查閱特科納公司2014 年3 月20 日至2015 年5 月15 日的會計賬簿,並查閱該期間的總賬、明細賬、現金日記賬、銀行日記賬、記賬憑證。
  特科納公司辯稱:1. 關於財務報告方麵的內容,特科納公司曾經召開股東會,且把財務報告及財務狀況都報告給各位股東,馬某的委托代理人張麗秀參加了股東會,也見了財務報表。2. 馬某提出要召開股東會,特科納公司曾向馬某發送召開股東會的通知書,但是馬某本人不參加股東會。3. 財務賬簿依法是不提供給股東的。4. 按照股權轉讓協議及公司章程,馬某應該分七期向特科納公司履行出資義務,但馬某僅履行一期出資義務,所以特科納公司認為股東在沒有履行股東義務的情況下,股東權利應當受到相應的限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