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法律 > 阿Q之死的標本意義

『簡體書』 阿Q之死的標本意義

自編碼:1818710
商品貨號:9787511899927
作者: 張建偉 著
出版社: 法律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年05月

售價:HK$ 78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本書是作者繼《法律稻草人》之後又一部關於法律學術、法學教育以及司法實踐的一係列精品短文合集。作者通過《聊齋》、《水滸傳》、《西遊記》、《三國演義》、《紅樓夢》、《儒林外史》、《阿Q正傳》等在中國廣為人知的經典作品,帶領讀者進入一個別樣的法律世界。本書收納的文章或借題闡發作者的法律觀點,或針砭時弊,但都格守學術界限,闡釋法律精神,言短意長,點到為止,雋永中飽含深趣,是比較難得的法律人文讀物。

作者簡介:

 張建偉,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1966年出生於遼寧省錦州市。1989年畢業於西南政法學院,獲得法學學士學位;1992年、2000年先後在中國政法大學獲得法學碩士、法學博士學位。1992年至1997年供職於最高人民檢察院。2000年至2003年執教於中國政法大學。著有《司法競技主義--英美訴訟傳統與中國庭審方式》《刑事司法體製原理》《刑事司法:多元價值與製度配置》《論檢察》《證據的容顏 司法的場域》等法學專著,以及《刑事訴訟法通義》《證據法要義》等教材。學術隨筆結集為《法律皇帝的新衣》《法律稻草人》《羞於稱博士》等。

目錄:

卷一 掀開墨紙驚淋漓
阿Q之死的標本意義
竇娥的“二度被害”
卷一 透過《聊齋》看司法
《席方平》:陰曹地府的劣質司法
《冤獄》:典型的中國式冤案
《胭脂》:凶殺引出的連環錯案
《夢狼》:司法官僚製的成因
《詩讞》:司法官的斷獄本領
卷三《水滸傳》的法律世界
一窺《水滸傳》的法律世界
再窺《水滸傳》的法律世界
三窺《水滸傳》的法律世界
四窺《水滸傳》的法律世界

內容試閱:

 閑來無事,把卷在手,十分愜意。不過,在劣書成堆的當今社會,這句話絕對了點,如果手捧的是一部劣書,謀殺了你的時間不算,還汙染了你的靈魂,不值得欣慰。何況,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歡閑暇時讀書,有不少視書如仇者,簡直把讀書當作苦事,黃卷在手,荊棘在背,有何快意可言。
  據說我們中國乃文化大國,不過,在讀書這個問題上,卻愧不如人。你看我們從小接受教誨要刻苦學習,結果捧著教科書狂讀十幾年,絕大多數時間都在孜孜備考,最後渾渾噩噩混到大學畢業,究竟讀書量有多大,自己可能都沒有認真想過。有一位大學生對老師說:"不知怎的,我看課外書,有一種負罪感。"這是長期套牢在考試製度中,失去了自覺求知的意識之故也。在應試教育的製度下,課外書乃是雜覽,既然非考試範圍,讀那幹啥。各位莘莘學子隻可拚命應考,不可耽讀閑雜之書,天經地義,久之養成習慣,到了大學也還不自覺保持這樣的慣性,真是"悲夫悲夫"。既然讀書已經自囿到可憐的教科書範圍,讀書的數量也就必然是螢火蟲的屁股--量(亮)不大了。至於大學畢業之後,各位在畢業典禮之際扔過方帽的家夥更不讀書了,扔方帽也似在慶賀總算不必再讀什麼鳥書了。等到好事者在全世界做統計,顯現我們中國人的年人均讀書量少得可憐,雖不至於奉陪末座,排出來可也寒磣,與自封的文化大國實在不相稱。
  本人執教有年,有時學生問到,該讀些什麼課外書哩。對於這個問題,我一概一臉誠懇地回答:我是林語堂主義者。林語堂說得好:讀書,全憑興趣,自己想讀啥讀啥,讀自己想看的書,才是讀書的真諦,才能領略讀書的樂趣,不把這事變成苦差。要知道,讀書,最累的是為應考而硬著頭皮讀枯燥乏味的教科書,書不可愛而日日與之相親,大家都體會過這其中的苦。不過,說起來有趣,那些味同嚼蠟的教科書有一種特別功能被開發出來,我曾親見一位警察朋友,在值班室的床邊總放一本中學數學課本,睡前讀上一段,眼皮沉重,不久恬然入夢,這種書成了進入黑甜鄉的護照。
  法律人日常處理人的事務,多讀點書當然是好事。如今司法官有文憑在手,但樣貌氣質言談舉止粗俗不堪的卻多,大概與讀書太少有關。遊人斷喝:法律人已經揖別黌舍,工作那麼忙,把案子辦好就得,讀哪門子書!這事兒往俗套一點說,理由有四:一是讀書可以豐富自己的精神世界,不但長知識,而且可以使內心充實,改變氣質談吐;二是學會明察,讀書可以廣見聞,對於世道人心有更多體悟,增強辨別力;三是培養法律人應該具有的人文素養;四是特別重要的,實現法律人的專業化,日本管理學家大前研一曾言,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專家,成為專家的途徑就是讀書。良非虛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