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有如候鳥

『簡體書』 有如候鳥

自編碼:1819572
商品貨號:9787513328067
作者: 周曉楓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年09月

售價:HK$ 69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有如候鳥》收錄了周曉楓近兩年來十餘篇散文新作,以繁複精彩、雲譎波詭的巴洛克式修辭和對世間萬物極其細膩的體察與感悟,為讀者提供了大量頗具先鋒意識的散文文本和真實、新鮮的人生經驗。   自序《寄居蟹式的散文》及後記《關於寫作》,談了作者對當下散文寫作和文學創作的看法。在《初洗如嬰》中,她將記憶這一*為主觀的哲學主題落實在*為客觀的病症之上,構建起一幅互為意象與載體的內心畫卷;《離歌》則是對散文結構的實驗性抽離,以屠蘇之死為線索,牽扯出與之相關的種種細碎的人和事、重現了主人公的悲劇人生以及導致如此悲劇的心路剖析,用小說外殼包裹,用散文的筆調述說,進行了人性與價值的深入探討……   作者用“寄居蟹式的散文”為文章標記,“希望把戲劇元素、小說情節、詩歌語言和哲學思考都帶入散文中”,嚐試自覺性的小說與散文的跨界——掏空小說的肉,用更堅實的盾殼保護散文,向更深更遠處探索散文寫作的可能性。

作者簡介:


  周曉楓,當代著名散文家,電影《金陵十三釵》《山楂樹之戀》等文學策劃。1969年6月生於北京,1992年畢業於山東大學中文係。先後在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十月》雜誌社和《人民文學》雜誌社做文學編輯,2013年調入北京作家協會,為駐會專業作家。

  出版散文集《巨鯨歌唱》《上帝的隱語》《鳥群》《你的身體是個仙境》《斑紋——獸皮上的地圖》《收藏——時光的魔法書》《雕花馬鞍》《聾天使》《周曉楓散文選集》以及筆記體《醉花打人愛誰誰》等。曾獲魯迅文學獎、朱自清散文獎、馮牧文學獎、冰心散文獎、莊重文文學獎、人民文學獎、十月文學獎、在場主義散文獎等獎項。

內容試閱:

寄居蟹式的散文
                           周曉楓

  以前做雜誌編輯,我開車上班1個小時20分鍾,坐地鐵快些,13號線換10號線,45分鍾。那是我從前的生活,每次往返數千步的小長征,到達賣力氣的地方。2013年我從編輯轉入專業寫作,不必早出晚歸,節省許多時間、體力和麻煩。如果死後能進天堂,我想象不出更好的生活,我覺得天堂的大門長得最像作協辦公樓。從此什麼樣的好工作,對我都難以形成誘惑,心裏層瀾不起。
  由於不勤奮,我一直沒有磨損對創作的熱愛。伴隨生活節奏的停擺,我擔心自己是靜置的枯井,被徹底挖空。四年的職業寫作,我創作的體裁還是散文。潛能和體能不足,歎氣之後,我拿加繆的話安慰自己:“我已經沒有時間去對我不感興趣的事情再產生興趣。”
  對我來說,散文從未喪失最初的神秘,甚至是它宗教化的神聖。當然,有人隻拿寫作當個謀生的差事談不上什麼羞恥。散文如水。水,既是飲用之物,可以沏茶煮湯,也可以清潔衣物或衝洗馬桶。廣泛的應用性,使水作為最重要的資源,更應受到保護與尊重,它更值得被歌頌。水同樣流動在我們體內。點滴滲透的水,也是人體占最大比例的組成部分,在每寸皮膚之下,在每個細胞的核裏。均質、透明、神秘……它簡直成了每個人命裏的舍利子。不動聲色的散文,就是不斷滲透、影響和決定我的如水之道。
  我使用一台詞彙量很少的電腦。是輸入方法決定的,打字時它幾乎沒什麼聯想能力,不會提供數個儲備版本備選,常用詞組也出現障礙。我隻得一個字、一個字地拚。我覺得它智商不高,或者剛脫盲不久,它都不知道托爾斯泰和果戈裏。
  不升級,不換代。因為巴洛克的修辭,一直為我偏愛,是我的特色也是我的軟肋,所以不想更眼花繚亂。王夫之在《薑齋詩話》裏說:“作詩但求好句,已落下乘。”極是,可惜知易行難。我寫過若幹濃墨重彩的創作談,似有檢討之意,效果倒更像死不改悔的宣言。朋友說,我敲擊鍵盤的聲音很重,打樁式的;又仿佛和電腦有仇,感覺是懷著一腔憤悶在敲打離婚協議。一年又一年,我陷在和散文的舊婚姻裏,相處模式沒變;我依然是孤單又自戀的病虎,身體上的條紋,是囚禁自身的美的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