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人物/传记 > 我也是魯迅的遺物:朱安傳

『簡體書』 我也是魯迅的遺物:朱安傳

自編碼:1820445
商品貨號:9787510854118
作者: 喬麗華
出版社: 九州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年12月

售價:HK$ 67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我好比是一隻蝸牛,從牆底一點一點往上爬,爬得雖慢,總有一天會爬到牆頂的……” “我也是魯迅遺物,你們也得保存保存我呀!” 作為魯迅的舊式太太,一個目不識丁的小腳女人,朱安留下的話語不多,但句句都令人震撼,耐人尋味。她淒風苦雨的一生給世人留下許多回味。 《我也是魯迅的遺物:朱安傳》是魯迅原配夫人朱安的完整傳記,作者喬麗華通過走訪朱氏後人,實地勘查采訪,鉤沉相關史料,搜集各方麵人士的回憶,運用報刊資料、回憶錄、文物、生活等資料,追溯了朱安69年的人生軌跡,探討了她對魯迅的影響,更難得的是,讓我們依稀聽見了這樣一位女性的無聲之聲。

作者簡介:

喬麗華,女,上海人。2001年畢業於複旦大學中文係,獲文學博士學位。現為上海魯迅紀念館研究室研究館員。多年來從事魯迅研究及現代作家研究工作。主要著作有《“美聯”與左翼美術運動》(2016年)、《藏家魯迅》(2004年)等。

目錄:

推薦序 寂寞的世界,寂寞的人文/陳漱渝
再版前言
序章:“一切苦悶和絕望的掙紮的聲音”

母親的禮物

家世——丁家弄朱宅
婚約——1899年前後
洞房——母親的禮物
獨守——婚後的處境
惜別——舉家遷居北京

落地的蝸牛
死寂——名存實亡的家

內容試閱:

洞房——母親的禮物

“養女不過二十六”

   自1899年周朱兩家訂立婚約,婚事拖了又拖。1903年夏,魯迅也曾回國探親,但婚禮並沒有舉行。我們不知道朱安的父親朱耀庭究竟去世於哪一年,他終年尚不到50歲,從朱安的年紀推算,大概就在這期間。如果是這樣,那麼這也給了魯迅一個拖延的借口。1904年7月,祖父周福清病逝於紹興,終年68歲,魯迅並未回國奔喪。1906年,轉眼又是兩年過去了,紹興向有“養女不過二十六”的規矩,而朱安已經28歲了。
  朱家台門的情況我們所知甚少,但朱安的遠房叔祖朱霞汀及父親朱耀庭相繼去世,對朱家台門想必是不小的打擊。還有一點也是肯定的,安姑娘在年複一年的等待中蹉跎了歲月,在那個年代,到了她這樣的年紀還沒有出嫁,處境無疑是很尷尬的。
  從朱安留下的不多的照片裏,可以看到那一對窄而尖的三寸金蓮。明清以來,在人們的觀念中,“在精美小鞋裝飾下的一雙纏得很好的雙腳,既是女性美,也是階層區別的標誌。”當時一般紹興女子都纏足,否則就嫁不出去。可以想象,在她大約5歲至7歲的時候,母親或族中的婦女就為她纏足,以便將來嫁個好人家。卻沒有想到,有一天這雙小腳會變得不合時宜。
  據周冠五回憶,魯迅曾從日本來信,提出要朱家姑娘另外嫁人,而魯瑞則叫周冠五寫信勸說魯迅,強調這婚事原是她求親求來,不能退聘,否則,悔婚於周家朱家名譽都不好,朱家姑娘更沒人要娶了。作為讓步,魯迅又提出希望女方放足、進學堂,但朱家拒絕了。
魯迅在日本時期,並沒有特別交往的女性,但可以想見,他見到的日本女性都是天足,即便是下女,也都接受教育,能夠閱讀,寫信。在西方和日本人眼裏,留辮子、纏足都是野蠻的土人的習俗,這使許多留日學生深受刺激。實際上,自康梁維新以來,國內也有逐漸形成戒纏足的輿論,放足思想已為很多新派人士所接受,各沿海城市紛紛成立不纏足會或天足會,響應者也很多。但在內地鄉野,此種陋習要革除並非易事,清末的紹興顯得相對閉塞,朱家看來也是個保守的家族。應該說,魯迅勸朱家姑娘放腳讀書,也不是心血來潮,而是真心希望縮短兩人之間的差距。如果朱家姑娘能寫信,互相通通信,或許多少能培養出一些感情吧?可是,由於種種原因,朱安在這兩方麵都沒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