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经济 > 貨幣強權:從貨幣讀懂未來世界格局

『簡體書』 貨幣強權:從貨幣讀懂未來世界格局

自編碼:1820492
商品貨號:9787508679112
作者: (美)本傑明?J. 科恩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年10月

售價:HK$ 78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貨幣競爭是世界經濟生活的一個事實。美元、歐元、人民幣等國際貨幣之間的激烈競爭,具有深刻的政治性,將在全球權力平衡中發揮核心作用。但貨幣和國家實力之間究竟是何種關係?它又將如何影響美國、歐洲和中國的地緣政治?流行的觀點認為,美元長期盤踞世界霸主地位的日子即將走到盡頭。相比之下,本書認為,當前的貨幣競爭仍然十分看重美國的美元。本傑明•科恩說明了為什麼歐元或人民幣無法取代美元在全球貨幣體係中的主導地位。
本書就貨幣實力提出了一個創新性的分析框架,強調分離國際貨幣可能具備的各種職能的重要性。  《貨幣強權》一書既係統地探討了貨幣國際化和國家實力之間的關係,又分析了美元、歐元和人民幣等主要貨幣的現狀,對於我們全麵了解國際貨幣體係以及未來世界格局具有重要的作用。

作者簡介:

本傑明•J. 科恩(Benjamin J. Cohen),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主要著作有《貨幣和國際政治經濟學的未來》(The Future of Money and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An Intellectual History )。

目錄:

目錄

致謝
縮略語和術語表
導言
第一章 國際貨幣
動機
選擇
候選貨幣
貨幣金字塔
收益與成本
誤置具體性
結論
第二章 國力分析
含義
來源
運用
限製條件
結論
第三章 貨幣實力
先前的討論
調整成本
持續性調整成本
過渡性調整成本
轉移能力
延遲能力
度量?
結論
第四章 從貨幣到實力
討論問題的框架
傳統觀點
私人層麵
官方層麵
相互依賴
相對影響和累積影響
時間
結論
第五章 從實力到貨幣
德國馬克
日元
歐元
來源與界限
影響力圖謀
地緣政治衰落
生命周期
結論
第六章 當今世界的貨幣競爭
先前的成果
集中度
分析
結論
第七章 美元:未衰減的實力
質疑
價值儲藏
其他優勢
一種協商貨幣?
負麵因素
結論
第八章 歐元:未實現的實力
不完善的構造
管理失衡
其他弱點
有管理的國際化?
結論
第九章 人民幣:勢不可擋的實力?
戰略
戰略設計
方法
結論
第十章 總結
分析方麵的貢獻
理論
實踐

譯後記

內容試閱:

不要再花借來的錢了!
今天這裏是美元……明天就是人民幣。
——北卡羅來納州富蘭克林縣某銀行標牌2011年 7月
如果歐元不行,那麼人民幣呢?在許多人看來,包括北卡羅來納州鄉下的一個小銀行,真正的明日貨幣不是歐洲的共同貨幣,而是中國的人民幣——最終將美元從貨幣金字塔頂端的寶座上掀落下來的挑戰者。當初,歐元狂熱主義者幾乎到處都是,而今天我們又見到了數不清的人民幣狂熱主義者。據說,人民幣的國際化可謂是天命昭彰,是中國經濟取得非凡成就的一個勢不可當的副產品。
我們一而再、再而三地聽到必然( inevitable)這個詞。很多人都同意阿文德•蘇布拉馬尼揚的觀點,他信心十足地預言道:“中國不斷增長的經濟規模和經濟優勢,很可能轉化為貨幣的優勢……或許在下一個十年年中之前,人民幣就會超越美元成為首要的儲備貨幣。”商業經濟學家帕特裏克•茨韋費爾( Patrick Zweifel)也附和說:“人民幣時代即將到來。” 倫敦的一位投資經理很好地捕捉到了這種歡樂的情緒,他宣稱“在未來的十年當中,如果人民幣不能成為地球上最強大的貨幣,我就把自己的帽子吃掉”。
究竟是什麼使得人民幣的崛起看起來如此勢不可當?我們知道,中國已經成為一台強勁的工業和貿易發動機。因此,很少有人質疑中國將在未來幾年裏對國際貨幣秩序產生重大衝擊。a但中國經濟隻是部分解釋因素。同樣重要的還有政治因素的作用——尤其是中國政府的鼎力支持,政府似乎下定決心,要竭盡所能提升人民幣作為一種國際性貨幣的功能角色。經過長時間的躊躇不決之後,中國政府看起來已經把人民幣的國際化確立為官方政策目標,懷著這樣崇高的抱負,眼下正在實施一項協同戰略。人民幣開始了邁向全球化的長征之路,這讓人想起當年中國內戰時,對共產黨取得勝利具有關鍵意義的長征。這顯然是有明確目標的行動——深思熟慮的影響力圖謀。中國正在利用其各種實力資源作為工具,擴大人民幣在國外的使用範圍;而人民幣更廣泛的使用,反過來也有望提高中國人的影響和威望。
在這方麵,人民幣與德國馬克、日元以及歐元形成了鮮明的對照。我們知道,之前的這些貨幣案例,都沒有從其發行當局獲得太多的支持。積極主動的政策很少見,不論是正式的還是非正式的。貨幣的國際化假若真的發生了,那也僅僅是由市場需求方的偏好決定的。但這並非主流看法,中國政府似乎毫不懷疑通過供給側的設計和努力,就能夠“製造”出一種國際性貨幣。也就是說,貨幣的國際化可以是“有管理的”。
這樣的信心有什麼根據嗎?從表麵上看來,中國的雄心壯誌似乎不無道理。很明顯的是,中國已經恢複了其“偉大”國家的地位。為何不該擁有一種同樣“偉大”的貨幣呢?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以及全球出口的領導者,中國已經提供了一個廣泛的交易網絡基礎——這是一種重要的實力資源。那麼,中國為什麼不能以此為基礎,在各種跨境目的上提升人民幣的吸引力呢?
然而,表麵現象可能具有誤導性。從實踐的角度來看,中國麵對的挑戰仍是十分艱巨的。正如我在第五章提到的,成功製造一種國際性貨幣是完全沒有保證的。對中國來說,沿著油光水滑的柱子向上攀登,可能尤為困難。中國政府擁有的各種廣泛能力顯然令人印象深刻;而且毫無疑問的是,中國再次成了一個強大的國家。但是,正如沈大偉所說,中國充其量隻是一個“不完全大國” a。國家能否拿出必要的手段,將一般化的能力轉化為具體情形下的有效行動,對於人民幣能否成為國際貨幣具有很大影響。就像先前的德國馬克、日元以及歐元一樣,人民幣成為國際化貨幣也會征途坎坷。本章的目的就是要解釋為什麼。
需要討論的關鍵問題有兩個。第一個問題是戰略設計。這關乎中國的意圖。中國政府關於人民幣的目標是什麼,為實現該目標所構想的長征是否恰當?第二個問題是中國政府對各種方法的選擇。這關乎中國的治國之術。政府部門是否已經選擇了正確的工具和手段?國家的實力資源是否足以完成手上的任務?分析表明,雖然中國的貨幣國際化戰略構想得很好,但是,由於實踐中的諸多製約因素,它所選擇的方法還有一定局限性。在距離頂級貨幣地位一步之遙的時候,很可能就觸到了天花板。
不要再花借來的錢了!
今天這裏是美元……明天就是人民幣。
——北卡羅來納州富蘭克林縣某銀行標牌2011年 7月
如果歐元不行,那麼人民幣呢?在許多人看來,包括北卡羅來納州鄉下的一個小銀行,真正的明日貨幣不是歐洲的共同貨幣,而是中國的人民幣——最終將美元從貨幣金字塔頂端的寶座上掀落下來的挑戰者。當初,歐元狂熱主義者幾乎到處都是,而今天我們又見到了數不清的人民幣狂熱主義者。據說,人民幣的國際化可謂是天命昭彰,是中國經濟取得非凡成就的一個勢不可當的副產品。
我們一而再、再而三地聽到必然( inevitable)這個詞。很多人都同意阿文德•蘇布拉馬尼揚的觀點,他信心十足地預言道:“中國不斷增長的經濟規模和經濟優勢,很可能轉化為貨幣的優勢……或許在下一個十年年中之前,人民幣就會超越美元成為首要的儲備貨幣。”商業經濟學家帕特裏克•茨韋費爾( Patrick Zweifel)也附和說:“人民幣時代即將到來。” 倫敦的一位投資經理很好地捕捉到了這種歡樂的情緒,他宣稱“在未來的十年當中,如果人民幣不能成為地球上最強大的貨幣,我就把自己的帽子吃掉”。
究竟是什麼使得人民幣的崛起看起來如此勢不可當?我們知道,中國已經成為一台強勁的工業和貿易發動機。因此,很少有人質疑中國將在未來幾年裏對國際貨幣秩序產生重大衝擊。a但中國經濟隻是部分解釋因素。同樣重要的還有政治因素的作用——尤其是中國政府的鼎力支持,政府似乎下定決心,要竭盡所能提升人民幣作為一種國際性貨幣的功能角色。經過長時間的躊躇不決之後,中國政府看起來已經把人民幣的國際化確立為官方政策目標,懷著這樣崇高的抱負,眼下正在實施一項協同戰略。人民幣開始了邁向全球化的長征之路,這讓人想起當年中國內戰時,對共產黨取得勝利具有關鍵意義的長征。這顯然是有明確目標的行動——深思熟慮的影響力圖謀。中國正在利用其各種實力資源作為工具,擴大人民幣在國外的使用範圍;而人民幣更廣泛的使用,反過來也有望提高中國人的影響和威望。
在這方麵,人民幣與德國馬克、日元以及歐元形成了鮮明的對照。我們知道,之前的這些貨幣案例,都沒有從其發行當局獲得太多的支持。積極主動的政策很少見,不論是正式的還是非正式的。貨幣的國際化假若真的發生了,那也僅僅是由市場需求方的偏好決定的。但這並非主流看法,中國政府似乎毫不懷疑通過供給側的設計和努力,就能夠“製造”出一種國際性貨幣。也就是說,貨幣的國際化可以是“有管理的”。
這樣的信心有什麼根據嗎?從表麵上看來,中國的雄心壯誌似乎不無道理。很明顯的是,中國已經恢複了其“偉大”國家的地位。為何不該擁有一種同樣“偉大”的貨幣呢?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以及全球出口的領導者,中國已經提供了一個廣泛的交易網絡基礎——這是一種重要的實力資源。那麼,中國為什麼不能以此為基礎,在各種跨境目的上提升人民幣的吸引力呢?
然而,表麵現象可能具有誤導性。從實踐的角度來看,中國麵對的挑戰仍是十分艱巨的。正如我在第五章提到的,成功製造一種國際性貨幣是完全沒有保證的。對中國來說,沿著油光水滑的柱子向上攀登,可能尤為困難。中國政府擁有的各種廣泛能力顯然令人印象深刻;而且毫無疑問的是,中國再次成了一個強大的國家。但是,正如沈大偉所說,中國充其量隻是一個“不完全大國” a。國家能否拿出必要的手段,將一般化的能力轉化為具體情形下的有效行動,對於人民幣能否成為國際貨幣具有很大影響。就像先前的德國馬克、日元以及歐元一樣,人民幣成為國際化貨幣也會征途坎坷。本章的目的就是要解釋為什麼。
需要討論的關鍵問題有兩個。第一個問題是戰略設計。這關乎中國的意圖。中國政府關於人民幣的目標是什麼,為實現該目標所構想的長征是否恰當?第二個問題是中國政府對各種方法的選擇。這關乎中國的治國之術。政府部門是否已經選擇了正確的工具和手段?國家的實力資源是否足以完成手上的任務?分析表明,雖然中國的貨幣國際化戰略構想得很好,但是,由於實踐中的諸多製約因素,它所選擇的方法還有一定局限性。在距離頂級貨幣地位一步之遙的時候,很可能就觸到了天花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