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朝那些事(全九冊)

『簡體書』 明朝那些事(全九冊)

自編碼:1820520
商品貨號:978721304692601
作者: 當年明月 著
出版社: 北京聯合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年05月

售價:HK$ 302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全本明朝白話史,當年明月全新修訂,明史專家毛佩琦教授審訂並作序推薦,全程演繹明朝三百年興衰風雲。 全景立體式圖文閱讀體驗,原文一字不少,新增四大板塊全新內容——延伸內容、插圖、圖表、地圖。涉及關鍵詞解析、曆史背景及相關插圖、作戰圖、形勢圖、人物關係圖等。圖解曆史,小細節、大事件一目了然,通俗易懂。 自出版後,迅速榮登“新浪圖書風雲榜”*佳圖書、**網“終身五星級*佳圖書”,多次斬獲“卓越***暢銷書大獎”,全國中小學生**十本好書之一,**9屆全國書博會金口碑好書榜。 "

內容簡介:

 

本書是《明朝那些事兒》第九部,主要講述了崇禎二年到明亡十六年間的曆史。
  遼東關外,縱有錦州——寧遠——山海關之固若金湯,依然屢遭侵襲!
  六省直隸,災難頻繁,張獻忠,李自成,起義軍如同螻蟻,滅之不絕!
  大明臣子,努力不夠?
  崇禎王朝,氣數將盡?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在經曆近300年的統一之後,大明王朝迎來了生命中的後時刻,內憂外患,紛爭不斷,拆東牆補西牆,終究拆無可拆,補無可補,縱使崇禎千般努力,終難扭轉乾坤。
  故宮,景山,小樹,大明王朝,後一次回眸!

作者簡介:

當年明月,副研究員,中國明史學會會員,青年曆史學者,暢銷書作家,強調寫史即寫人,寫人即寫心。所著作品《明朝那些事兒》獲得“新浪圖書風雲榜”*圖書、當當網“終身五星級*圖書”、“卓越亞馬遜暢銷書大獎”等榮譽,多年來暢銷不衰,該係列作品已被譯為日、韓、英等多國文字出版發行。

目錄:

序 言 竿頭添彩,後出轉精——圖文版《明朝那些事兒》贅語/毛佩琦
引 言 引子
第一章 童年
第二章 災難
第三章 踏上征途
第四章 就從這裏起步
第五章 儲蓄資本
第六章 霸業的開始
第七章 可怕的對手
第八章 可怕的陳友諒
第九章 決戰不可避免
第十章 等待最好的時機
第十一章 洪都的奇跡
第十二章 鄱陽湖!決死戰!
第十三章 下一個目標,張士誠!
第十四章 複仇
第十五章 遠征沙漠
第十六章 建國
第十七章 胡惟庸案件
第十八章 掃除一切腐敗者!
第十九章 空印案 郭恒案
第二十章 最後的名將——藍玉
第二十一章 藍玉的覆滅
第二十二章 製度後的秘密
第二十三章 終點,起點:最後的朋友

內容試閱:

第一章建文帝:建文的憂慮

  朱元璋病逝前,指定皇太孫朱允炆繼位。朱元璋逝世時很是安心,因為他認為朱允炆一定能夠繼承他的意願,將大明王朝治理得更好。一個安心的人走了,卻留下了一個憂慮的人。
  朱元璋巨大的身影從朱允炆身上消失了,朱允炆終於可以獨自處理政事了,但這個年僅二十一歲的少年驚奇地發現,他仍然看不到太陽,因為有九個人的身影又籠罩到了他的頭上。
  這九個人就是朱元璋的九個兒子,從東北到西北分別是遼王、寧王、燕王、穀王、代王、晉王、秦王、慶王和肅王。
  如果說皇帝是*的地主,那麼這九個人就是保衛大地主的地主武裝。
  朱元璋在全國各地封了二十四個兒子和一個孫子為王,這些特殊的人被稱為藩王,他們有自己的王府和軍隊,每個王都有三個護衛,但請注意,這三個護衛不是指三個人。
  所謂護衛是一個總稱,護衛的人數從三千人到一萬九千人不等,這樣算一下就可以了解藩王們的軍事實力。
  上麵那句話的關鍵所在就是不等,按照這個規定,藩王所能擁有的軍力是九千人到五萬七千人,而在實踐中,藩王們都傾向於選擇後一個數字,槍杆子裏出政權,就算不要政權,多養點打手保鏢看家護院也是好的。
  按說這個數字其實也不多,區區五萬多人,自然幹不過中央。可見朱元璋在安排軍隊建製時是有所考慮的,但事情往往壞就壞在例外這個詞上。
  可以例外的就是我們上麵提到的這九個人中的某幾個。他們之所以可以例外,是因為他們負擔著更為繁重的任務——守護邊界。
  他們的防區我們已經介紹過了,這九個武裝地主就如同九大軍區,分別負擔著不同的任務,其中燕王和晉王勢力*,他們各自帶有十餘萬軍隊,可謂兵勢強大,但這二位還不是九王中最生猛的,公認的打仗第一強人是寧王,此人“帶甲八萬,革車六千”,看似兵力沒有燕王和晉王多,但他手下卻有一支當年最為強大的武裝——朵顏三衛。
  這是一支特殊的部隊,可以說是明軍中的國際縱隊,全部由蒙古人組成,戰鬥力極強。可能有人要問,為何這些蒙古人甘心給明朝打工?
  其實這個答案也很簡單,因為明朝按時發放工資,這些外援們吃飽飯還能去娛樂場所休閑一下,而北元卻是經常打白條,打仗前許願搶到的戰利品歸個人所有,結果往往搶回來就要先交集體,剩下的才是自己的。
  這就是明顯的賠本買賣了,拚死搶了點東西回來,還要交公,萬一死掉了估計還沒有人管埋。確實不如給明朝當公務員,按月拿錢還有福利保障,無數的蒙古人就是被這種政策吸引過來的。
  在利益麵前,要保持忠誠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另外寧王本人也是極為凶橫,據說他每次打仗都領頭衝鋒,活像《第一滴血》裏的蘭博,殺人不眨眼,砍頭如切菜,連燕王這樣的狠角色看到他都要讓三分。
  這幾位鎮守邊界的武裝地主還經常搞聯合軍事演習,動不動就是十幾萬人在邊界動刀動槍,喊殺衝天。一旦有這樣的動靜,北元遊擊隊就會立刻轉入地下鬥爭。
  其實這些喊殺聲驚動的不隻是北元,還有坐在皇位上的朱允炆,在他看來,這是一種示威。
  該采取點措施了。
  朱允炆是一個好人,在他十五歲的時候,父親朱標患重病,朱允炆盡心伺候。他的孝順並沒有感動上天,挽留住朱標的性命。朱標去世後,朱允炆將他的三個年紀還小的弟弟接來和自己一起住,目的很簡單,他不想這些年幼的弟弟和自己一樣去承受失去父親的痛苦,他知道他們需要的是親情。
  那年,他才十五歲。
  除此之外,他還擔任了朱元璋的護理工作。由於朱元璋脾氣本來就不好,伺候他的人總是擔心掉腦袋,朱允炆主動承擔了責任,他親自服侍朱元璋,直到朱元璋離開這個世界。他盡到了一個好兒子和好孫子的責任。
  也是一個早熟的少年,當然促使他早熟的並不隻是父親的早逝,還有他的那些叔叔們。

  叔叔的威脅

  讓朱允炆記憶猶新的有這樣兩件事:
  一次,朱元璋老師出了一道上聯:風吹馬尾千條線,要求學生們對出下聯;學生隻有兩個人,一個是好學生朱允炆,另一個是社會青年朱棣。
  朱允炆先對,卻對得很不高明,他的答案是“雨打羊毛一片膻”,雖然勉強對得上,卻是不雅;而此時社會青年朱棣卻靈感突發,脫口而出:日照龍鱗萬點金。
  這句不但對得工整,還突出了一個龍字,確是*。朱元璋很高興,表揚了朱棣,而朱棣也不失時機地看了朱允炆一眼,那意思似乎是你也就這能耐而已。
  朱允炆雖然還小,但卻明白那個眼神的意義。
  另一次就嚴重得多了,朱允炆放學後,正巧遇上社會青年朱棣。朱棣一看四下無人,就露出了流氓相,居然用手拍他的後背,說道:沒想到你小子也有今天(不意兒乃有今日)。
  朱棣的這種行為在封建社會是大不敬,大概類似今天學校門口的不良少年堵住學生搶劫。
  朱允炆也沒有想到朱棣居然敢如此放肆,一時不知所措,慌了手腳,正在這時,朱元璋老師過來了,他看見如此情景,勃然大怒,狠狠地罵了朱棣一頓,此時朱允炆的反應卻十分耐人尋味。
  他不但沒有向朱元璋告狀,反而幫朱棣說話,向朱元璋表示這是他們叔侄倆鬧著玩的。朱元璋這才沒有追究。
  你不得不佩服朱允炆的反應。這是皇室子孫在複雜環境下的一種天賦,但在我看來,這種天賦似乎是一種悲哀。
  在朱元璋的眼裏,朱棣是一個好兒子;可是在朱允炆的眼裏,朱棣是一個壞叔叔。這倒也不矛盾,就如我們前麵所說,朱棣本來就有兩張臉,一張是給父親看的,一張是給侄子看的。
  在這種情況下,就有了那次曆史上有名的對話。
  朱元璋在解決了良弓和走狗的問題後,曾不無得意地對朱允炆說:“我安排你的幾個叔叔為你守護邊界,站崗放哨,你就可以在家裏安心做皇帝了。”
  朱元璋笑了,朱允炆卻沒有笑,他一反以往的附和,陷入沉思中。
  這是一個機會,有些話遲早要說,就趁現在這個機會說出來吧。
  朱允炆抬起頭,用憂慮的口氣說出了朱元璋萬想不到的話:“外敵入侵,由叔叔們來對付;如果叔叔們要有異心,我怎麼對付他們呢?”
  一生運籌帷幄的朱元璋居然被這個問題問呆了,難道自己的兒子還不能相信嗎?他沉默了很久,居然也說了一句朱允炆想不到的話:“你的意思呢?”
  這下輪到朱允炆傻眼了,皮球又被踢了回來,要靠我還用得著問你老人家嗎?這爺孫倆被這個問題弄得疲於應付,但問題還是不能不答的,朱允炆經過長時間的思考,用做論文的精神列出五點來回答了這個問題:“首先,用德來爭取他們的心,然後用禮來約束他們的行為,再不行就削減他們的屬地,下一步就是改封地,如果實在沒有辦法,那就隻好拔刀相向了。”
  一生精於謀略計算的朱元璋聽到這個計劃後,也不由得開口稱讚:“很好,沒有更好的選擇方法了。”
  朱元璋十分高興,他的判斷告訴他,朱允炆列出的方法一定能夠解決這個隱憂。但事情真的會如他所想般順利嗎?有沒有什麼漏洞呢?
  事實證明確實有一個漏洞,今天我們回頭來看這段經典的對話,就會發現兩個人說得都很有道理,朱元璋的判斷沒有錯,確實沒有比朱允炆所說的更好的方法了,但他忽略了一個關鍵因素,那就是朱允炆的能力。
  朱允炆是一個很聰明的孩子,據史料記載,由於他的頭形不好,朱元璋曾經十分不喜歡他,但朱元璋慢慢發現,這個孩子十分聰明,背書十分在行,便對他另眼相看,最後立為繼承人。
  這裏也說明一下能力的問題。在我小時候,我鄰居家有個小孩,才五歲就會幫家裏打醬油,居然還會討價還價,時人皆歎之,因為每次打醬油都能幫家裏省一毛錢,被譽為奇才。十幾年後,我偶然聽人說起他待業在家,找不到工作,不過仍然去買醬油,唯一的區別是副食店的老板再也不肯跟他討價還價了。
  打醬油隻是個比方,這裏主要是說明讀書的能力和處理問題的能力是不一樣的。書讀得好,不代表事情能處理得好;能列出計劃,不代表能夠執行計劃。

  建文的班底
  其實朱元璋也並沒有把這個複雜的問題拋給毫無經驗的孫子,他為朱允炆留下了一群人,幫助他治理天下,其主要成員有三個人,他們也成為後來建文帝的主要班底。

  第一個人
  洪武年間,朱元璋曾帶著幾分神秘感,告訴已經被確認為繼承人的朱允炆,自己已為他選擇了一個可以治理天下的人才,但這個人有個缺點,就是過於傲氣,所以現在還不能用他,要壓製他一下,將來才能夠成大器。然後他說出了這個人的名字:方孝孺。
  大家應該從朱元璋的話中吸取教訓,一般領導提拔你之前總是要打壓一下的,所謂磨練就是這樣來的,千萬不要為此和領導鬧意見,否則就真有可能一輩子壓製下去了。
  說來倒也滑稽,這位方孝孺就是在空印案中被錯殺的方克勤之子,殺其父而用其子,不知這算不算是對方孝孺的一種壓製。
  方孝孺自小熟讀經書,為人稱道,他的老師就是大名鼎鼎的宋濂,而他自己也常常以“明王道,致太平”為己任,但讓他莫名其妙的是,自己名聲很大,老師又在朝中為官,洪武十五年、二十五年,地方政府兩次向朱元璋推薦,自己卻一直沒有得到任用。
  我們知道原因,但當時的方孝孺是不知道原因的,他就這樣等了十年之久,由此可見,領導的想法確實是高深莫測、不可捉摸的。
  朱元璋告訴朱允炆,方孝孺是*可以信任的,他一生都會效忠於你,並能為你治理國家,開創太平盛世。
  這話他隻說對了一半。

  第二個人
  洪武年間,京城裏的謹身殿由於沒有安裝避雷針,被雷給劈了。如果是今天大概是要搞個安全宣傳的,教育一下大家注意天氣變化,修好完事,但在當年,這可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朱元璋認為是上天發怒了,便決定去禱廟祭祀,他大概是認為自己確實幹了不少錯事,所以這次祭祀他挑選了一批人和他一起去。
  挑選條件是極為苛刻的,那就是在九年之內(含九年)沒有犯任何過失的,這在洪武朝可真是難過登天了。那個時候,官員能保住腦袋就不錯了,你就是沒錯,說不準老朱也能給你挑出錯來。這麼看來,能符合要求者還真是需要一顆純潔的心靈,至少對老朱純潔。
  雖然不多,卻也不是沒有,齊德就是其中一個,他因為這件事被朱元璋留意,並記在心中,祭祀完畢後,朱元璋親自為齊德改名為泰,從此齊泰這個名字成為了他一生的代號。
  此人是個文人,雖未帶兵,卻被任命為兵部左侍郎。朱元璋也曾放心不下,為他舉行了一場單獨麵試,詢問邊界將領的名字,齊泰不慌不忙,從東說到西,從南說到北,毫無遺漏,得了滿分。之後又問各地的形勢,齊泰這次沒有說話,從袖子裏拿出一本手冊,上麵的記載十分詳細。朱元璋十分驚訝,大為欣賞。
  知道,這次麵試是突然性的,齊泰並未預先做準備,說明這位仁兄確實是把這些玩意兒當書來背的,還寫成小冊子,隨走隨看,其用功之熱情勝似今日在公交車上背單詞的四級考生。
  他也將成為建文帝的重臣。

  第三個人
  這個人比較特殊,他從入朝為官時起就是朱允炆的死黨,此人就是黃子澄。
  黃子澄是江西人,洪武十八年(1385),他一鳴驚人,在當年的高考中以最高分獲得會元的稱號,後被選拔為東宮伴讀;這是一個前途遠大的工作,因為太子就是將來的皇帝,能夠得到這個職位可見其學問之深。
  朱允炆為皇太孫時,他一直陪伴在旁,而一件事情的發生更是加深了他與朱允炆之間的感情。
  有一次,朱允炆在東閣門外唉聲歎氣,正好被經過此地的黃子澄看見,他便上前問原因,朱允炆看他是自己人,便說了實話。他擔心的正是他的那些叔叔們,萬一將來要造反可怎麼辦才好。沒想到黃子澄聽後微微一笑,要朱允炆不用擔心,他說:如果他們敢造反,
  “諸王的兵力隻能用來自保而已,朝廷發兵攻擊他們,一定能夠取勝!”然後他又列舉了漢景帝時七國之亂的故事來鼓勵朱允炆,表示隻要朝廷出兵,叛亂一定會被平定。
  朱允炆聽見這些話,頓時大感安慰,他把這些話記在心中,並感謝黃子澄為他指出了一條金光大道。
  這又是一個典型的脫離實際以古論今的例子,試問周亞夫在何處?你黃子澄能帶兵打仗嗎?
  總結以上三人,有幾個共同特點,都是飽讀詩書,都是文人,都有遠大理想,都是書呆子。
  書生誤國,並非虛言啊!
  建文帝登基後,立刻召回方孝孺,任命為翰林侍講,並提升齊泰為兵部尚書、黃子澄為翰林學士。這三個書生就此成為建文帝的智囊團。
  當朱允炆正式成為皇帝後,他找到了黃子澄,問了他一個問題:“先生,你還記得當年東閣門所說的話嗎?”
  黃子澄肅然回答道:“從不敢忘記!”
  那就動手吧,朱棣遲早要反,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我的判斷沒有錯,他一定會造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