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企业管理 > 美聯儲的誕生:讀懂美元的本質和邏輯

『簡體書』 美聯儲的誕生:讀懂美元的本質和邏輯

自編碼:1820521
商品貨號:9787308175005
作者: [美] 羅傑·洛溫斯坦 著;讀客圖書 出品
出版社: 浙江大學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年12月

售價:HK$ 142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兩任美聯儲總負責人推薦的美聯儲傳記! ◆《巴菲特傳》作者全新力作,《華爾街日報》《福布斯》《華盛頓郵報》《財富》《紐約時報》聯袂推薦! ◆中國人民銀行金融信息化研究所副所長、中國金融學會金融信息化專業委員會秘書處辦公室主任主持翻譯! ◆政策製定者、經濟學家、金融大佬、風險投資者、500強CEO的案頭書! ◆翻開本書,讀懂美元統治世界貨幣市場的根源!

內容簡介:

《美聯儲的誕生》內容簡介:美元是國際金融體係的基礎。作為發行美元的機構,美聯儲的影響力無處不在,其每一個調整都對國際金融體係影響深遠。然而,1913年美聯儲誕生之前,美國甚至沒有統一的貨幣,金融市場對風險也毫無抵禦能力,其經濟實力隻能算世界二流。隨著美聯儲建立美元體係、完善美國金融政策,美國逐漸成為國家金融體係的中心。實際上,美聯儲統一美國貨幣體係的過程並非一蹴而就,其調控美元的聯邦儲備製度也是多方妥協的產物,這種妥協正是今天國際金融市場上美元的變化性和複雜性的根源。

  《美聯儲的誕生》是以時間為順序,對美聯儲從醞釀到誕生的過程進行了詳細梳理和評述,時間跨度之久、曆史資料之豐富、人物言論之鮮活,在已有的研究美元和國家金融體係的文獻中極為罕見、非常珍貴。以至於有學者認為,隻有從美聯儲誕生的過程中,才能真正理解美元的本質和邏輯。翻開《美聯儲的誕生》,讀懂美元的本質和邏輯,了解美國金融體係的崛起。

作者簡介:

作者:羅傑·洛溫斯坦,暢銷書《巴菲特傳》的作者,哥倫比亞大學法學教授,紅杉資本董事,萊斯利大學理事,他曾在《華爾街日報》工作十多年,開設《華爾街聽聞》和《價值本質》專欄,並擔任《紐約時報》專欄主持。

  譯者:習輝,經濟學博士、高級經濟學家。現為金融信息化研究所副所長、中國金融學會金融信息化專業委員會秘書處辦公室主任。主要研究國際貨幣體係與區域貨幣合作、人民幣國際化、央行貨幣政策等。

目錄:

譯者序

引 言

上篇 通往傑基爾島之路

第一章 禁詞

第二章 特權銀行家,白手起家的參議員

第三章 華爾街悸動

第四章 金融恐慌

第五章 穿越

第六章 進步主義

第七章 傑基爾島

下篇 立法競技場

第八章 嚴峻的考驗

第九章 偉大的競選

第十章 伍德羅奇跡

第十一章 普林斯頓車站

第十二章 布賴恩主義之垢

第十三章 不可能之事發生

第十四章 尾聲

注 釋

致 謝

內容試閱: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美國聯邦儲備係統(以下簡稱美聯儲)的影響力無處不在,今天的美國人幾乎無法想象一個沒有美聯儲的世界。美聯儲作為美國中央銀行,發行我們稱為“錢”的美聯儲票據;美聯儲設定短期利率,該利率影響抵押貸款市場、汽車貸款市場和企業債務市場,甚至影響股票市場的水平;美聯儲管理信貸供給,盡管其管理方式時好時壞,信貸水平卻影響著商業盛衰;美聯儲還監督(或者說,它應該監督)美國的銀行。作為美國人,至今仍會不由自主地想起2008年金融危機的情景,當信貸關閉時,美聯儲充當最後貸款人向銀行提供貸款以避免市場的資金流動性枯竭。

  一個世紀以前,美聯儲並不存在。盡管其他工業化國家都有這樣一個中央銀行來監督銀行體係以保障金融穩定,但美國的金融體係——如果可稱之為體係的話——是陳舊雜亂、充滿缺陷的。美國自詡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幅員遼闊,鐵路網絡四通八達,電話線路縱橫交錯,城市裏工廠林立,熔爐中鋼鐵攪動。然而,仿佛曆史錯過了一個轉折點,一個世紀之前,美國的銀行之間卻互不相幹、彼此孤立,任其興衰凋敝,僅能依靠各家機構自身的儲備能力予以應對。正如保羅•沃伯格(Paul Warburg)——我們故事的主角之一——以其標誌性的敏銳眼光所觀察到的,美國的銀行不像是一支由統一指揮部指揮的正規軍,而更像是一個早期的、相互脫節的、散亂的步兵團。因此,隨後的事態發展一點兒都不讓人感到意外,整個19世紀後半期以及20世紀初期,工業化國家中僅有美國遭受了接二連三的金融恐慌、銀行擠兌和資金短缺,並且,整個國家陷入大蕭條。

  本書講述了美聯儲如何曆經艱難險阻,終於在1913年的聖誕節前夕得以成立的故事。美聯儲誕生之路曲折而漫長。對於20世紀初的美國人,尤其是農民而言,設立中央銀行的前景威脅了小政府下舒適的傑斐遜主義原則。對他們來說,地方自治神聖不可侵犯。一個強有力的國家銀行與更強大的聯邦政府相結合,這個設想讓他們深感不安。中央權威的反對者已經在萊克星頓和康科德訓練了民兵,建立美聯儲的戰役如同第二次美國革命——一場金融的革命。

  當然,美國建國初期也曾嚐試過建立中央銀行。獨立戰爭之後,美國取得了軍事上的勝利,卻陷入一場金融災難,政府債務纏身。是時,美國簽署憲法,國家政治統一有了憲法框架,而在金融領域卻群龍無首,一盤散沙。美國第一任財政部長亞曆山大•漢密爾頓(AlexanderHamilton)提議參照英格蘭銀行模式成立合眾國銀行(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為美國政府服務,美國第三任總統托馬斯•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和他的眾多追隨者對此強烈反對。盡管如此,漢密爾頓還是說服了華盛頓總統和美國國會的多數議員,合眾國銀行於1791年開業,總部設在費城。

  在現代人眼裏,這家銀行是一頭怪獸,它20%的股份歸政府,80%屬於私人投資者。它被授權持有政府存款,卻同時明確它並非國家的貨幣管家,也不行使中央銀行的其他職能。不過合眾國銀行已經開始扮演中央銀行這個角色,特別是提升了聯邦政府在過去一直偽劣不堪的信用。在合眾國銀行特許證有效期的20年裏,金融業不斷發展壯大,從政府那裏得到特許證的私人銀行數量從5個猛增到100多個。

  但隨著遍布於白宮的詹姆斯•麥迪遜(James Madison)的黨羽和國會的反聯邦主義者的崛起,合眾國銀行最終走向滅亡。1811年,合眾國銀行特許證到期,國會在一次投票中拒絕予以延期。於是,美國重新回到貨幣的自然狀態,或者說自由放任狀態,即貨幣發行再次成為各家銀行自身的業務,他們根據自身能力獨立發行票據。通貨膨脹隨之而至,並且當政府信用因1812年的美國第二次獨立戰爭而不堪重負時,銀行全都暫停運營,麥迪遜不得不重新思考成立中央銀行這件事。1816年,美國國會在麥迪遜的支持下,特許成立第二合眾國銀行(Second Bank ofthe United States,以下簡稱第二銀行)。

  盡管第二銀行被賦予更多資本,它卻更像是第一家銀行的複製品。第二銀行成功抑製了美國的銀行發行過多的票據,從而努力遏製了通貨膨脹;它還致力緩和商業周期過度波動。同時第二銀行發行的票據作為通用貨幣被廣泛接受,這對一個在未開化大陸上擴張的民族而言非同小可。但與第一家銀行相比,第二銀行依然時運不濟。盡管美國國會已經批準特許證,其優勢卻不足以對抗第七任美國總統安德魯•傑克遜(Andrew Jackson)的一票否決權——1836年,國家銀行第二次被廢除。美國再次陷入通貨膨脹,這一次還伴隨接踵而至的嚴重衰退。1841年,國會特許成立了第三家銀行。但約翰•泰勒總統(John Tyler),一個對國家權力孜孜以求的南方人,又一次將之廢除。隨後70餘年,再沒有人重提成立國家銀行之事。

  有記錄表明:這兩家國家銀行總體而言還是運轉有效的(當然各自也存在部分失靈的情況)。這樣一來,人們自然會產生一個疑問:為什麼要這樣倉促地廢除國家銀行?因為國家銀行雖有成功之處,但許多美國人仍然對國家銀行抱有濃厚的懷疑態度。傑克遜時代曾遊曆美國的法國政治思想家亞曆西斯•托克維爾(Alexis deTocqueville),在旅行中發現美國仍是一個有待開發的社會,他注意到一對貌似衝突的事實:一方麵,第二銀行發行的紙幣可以流通全國,“紙幣在邊遠地區的價值與銀行所在地費城完全相同”,這表明了人們對其信用的看好;與此同時,第二銀行卻已然成為人們心中“被強烈憎恨的對象”。托克維爾認為這是因為“美國人的心中顯然被一個巨大的恐懼所占據”,這是對暴政或者說“集權”的恐懼。對此托克維爾顯然很難理解。對他及大多數法國人來說,法國銀行就像是國民政府發展的自然產物,對法國人民而言其重要性不亞於凡爾賽宮。但美國人卻不這樣看待中央銀行,中央銀行的概念喚醒了美國人的原始焦慮——一種曾經作為殖民地居民的恐懼,他們擔心來之不易的自由會被一個遙遠的國王粉碎。

  即便獨立之後,在這種邊界不斷向美國西部推進的移民方式下,總會有“外來人”對東部尤其是東北部的權力結構產生反感,奮力抵製。像其他事情一樣,對設立中央銀行的反對一直是地域上的問題。眾議院對第一家銀行進行投票時,來自南部的國會議員隻有三名投讚成票;而來自北部的隻有一個投反對票。廢除第二銀行的“印第安人殺手”傑克遜是第一任來自東海岸之外地區的總統,這絕非偶然。

  許多早期的美國人不僅不相信國家銀行,他們甚至對所有的大銀行都抱以懷疑的態度,那種若隱若現的偏見在農村地區尤其明顯。對商家和城市居民而言,銀行是一種恩賜,而農民和債務人(通常是同一群人)卻非常反感被銀行特別是大都市的銀行所綁架。美國大部分地區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都是農村:傑克遜當選總統時,15個美國人中隻有一個居住在城市。

  雖然歐洲也有農耕傳統,歐洲農民也住在鄉村,但他們毗鄰而居,習慣了相互依存的關係。而在美國,農民是分散和孤立的。他們很少依靠勞力(美國勞動力相對稀缺),而是更多地依靠資本,也就是依靠銀行。有種風趣的說法,是認為美國農民痛恨銀行是因為他們需要貸款。傑克遜特別憎恨金融,他認為銀行業是一個有道德汙點的行業。值得一提的是,傑克遜18歲之前從來沒有去過城鎮。他也不喜歡金融家。他廢除第二銀行的主要原因是他覺得銀行是東部精英的工具。

  傑克遜的思想影響非常持久。甚至幾代人之後,尋求建立美聯儲的改革者都不能承認偏好“中央銀行”一詞——這一特有詞彙成為了禁語。羅德島參議員尼爾遜•W. 奧爾德裏奇(Nelson W. Aldrich)——20世紀第一位起草了國家銀行法案的立法者——他感到自己不僅僅在與當代民粹主義者和反對銀行的煽動者戰鬥。用他本人的話來說,似乎還在與“安德魯•傑克遜的幽靈”作戰。

  國會在能夠考慮立法之前,必須說服公眾或至少讓公眾了解建立一家統一金融機構的想法。在本書的第一部分,銀行家和其他人發起了一場運動,以贏得企業、大學和媒體裏有影響力的公民的支持。改革者魚龍混雜——有經濟學家、銀行家、一心尋求現代化的理想主義者,也有野心勃勃的華爾街金融家,後者的目的更為自私,他們亟須提高利潤。

  紐約的銀行家們想要一個中央銀行,其中部分原因是他們需要在世界舞台上發揮更大的作用。19世紀末的美國是一個工業強國,但在金融方麵卻很落後。美元是一個二流貨幣,而且令人難以置信的是,用美元報價的貨幣市場竟然少於相對更弱的意大利裏拉或奧地利先令報價的貨幣市場。在貨幣方麵,美國緊跟英格蘭銀行,英國中央銀行的利率調控經常使華爾街陷入衰退。美國金融獨立需要一種更有彈性的貨幣,其貨幣供應調控應在美國本土進行,而不是在倫敦或巴黎。

  但是,什麼樣的銀行能夠發行這種貨幣?貨幣發行應該遵循什麼規則?自內戰以來這些問題就一直困擾著美國人。他們不停地爭論,貨幣供應到底是否應與國家的黃金儲備、白銀儲備,或者一些其他標準相掛鉤。鍍金時代的銀行家們還是像往常一樣擔心通貨膨脹,然而,對於被綁架的農民來說,貨幣供應則長期不足。農民、商人、銀行家、消費者和工人,

  各方麵都存在利益衝突。1907年的災難性恐慌之後,銀行賬麵現金已枯竭,讓每家銀行僅靠自己儲備金過活的現行金融體係基本停擺。

  初到美國的德國僑民保羅•沃伯格對美國金融係統的不足了如指掌。他對美國銀行業的原始狀況感到震驚,不遺餘力地遊說金融家們擁護以歐洲中央銀行為藍本的改革。沃伯格融入了美國,認識到培育政治體製的必要性,他成為徹底的共和黨人,並為其事業選擇了有權有勢的奧爾德裏奇參議員。

  然而,奧爾德裏奇對重塑美國政治的進步潮流毫無思想準備。彼時,社會活動呈日益上升趨勢,那時的美國人不滿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鐵路大亨和工業富豪那富麗堂皇的豪宅是貧富差距活生生的例子。進步運動努力對這種情況進行平衡。進步主義者希望一切都要現代化,他們理應讚同中央銀行的建議,但他們對銀行家抱有天生的警惕心,即使是對有改革意識的銀行家也不例外。而且他們極其不信任參議員奧爾德裏奇,後者已經在與壟斷者的幕後交易中獲得了巨額財富。奧爾德裏奇在失勢之後,與華爾街顧問一起從公眾視野中消失,重新秘密起草國家的銀行法。奧爾德裏奇遠赴喬治亞島的秘密行動,比小說更奇幻,這也使美聯儲的成立成為了陰謀論者永恒的話柄,他們對此發揮了最瘋狂的想象。

  在本書的第二部分,沃伯格的提議被精心納入立法後,銀行家把接力棒交給政治家。這一進程直到1912年國會議員中有民主黨人當選才開始啟動。雖然民主黨人敵視中央銀行,但畢竟他們是安德魯•傑克遜的政黨。此外,他們主要集中在西部和南部,當然擔心中央銀行會增強紐約大銀行的力量。但民主黨無法忽視席卷全國的改革帶來的壓力。另外,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伍德羅•威爾遜(Woodrow Wilson)比小政府主義的前輩們思想更為先進。盡管算不上一個新政風格的活動家,威爾遜更願意對個人自由、國家團結以及社會和諧予以平衡。因此,在中央銀行這一具體問題上,威爾遜——一個美國政府的追隨者——更傾向於支持。

  協調銀行改革與政黨權力傳統的任務,難以置信地落到南部國會議員弗吉尼亞•卡特•格拉斯(Virginian CarterGlass)的肩頭。格拉斯在美國南北戰爭時期度過了童年,他骨子裏富有反叛精神,雄心勃勃地看到現代化的銀行可以成為他的一張王牌,足以使他成為全國矚目的焦點。但他也不得不為此設計一個程序,以使他的雄心與他所屬政黨的偏見互不衝突。

  在威爾遜的推動以及沃伯格和華爾街銀行家的施壓之下,格拉斯模仿聯邦製的憲政實踐經驗,提出了一項法案:不同於歐洲的中央銀行(它們均是單一的銀行),美聯儲將由12家銀行組成,以達成中心和外圍、聯邦政府和私人銀行之間的權力製衡。美聯儲的成立具有裏程碑意義,標誌著美國社會方向從自由放任向政府控製轉變,但不得不說,此時的美聯儲仍然是一個折中的產物。

  格拉斯的目的在於緩和緊張局勢,包括調和地方政府和聯邦當局、個人利益和公共利益、農民和商人,以及小城鎮、大都市和華爾街的銀行家之間的一係列衝突。他力爭按照集體安全原則,彙聚國家銀行的儲備以應對危機,而無須創建一個強大的怪物,以致違反美國傳統,引發對大型銀行的普遍敵對情緒。然而他和其他創始人未曾預料的是,這一緊張局勢將持續很久。事實上,即使是在今天的政治氣氛下,美聯儲法案能否通過仍令人懷疑。一個世紀後,聯邦政府的反對者,比如共和黨右翼陣營的茶黨,一如既往地充滿反對美聯儲的情緒。1913年,格拉斯必須克服中央銀行成為華爾街工具的恐懼;2008年危機之後,當美聯儲和財政部向最大銀行提供緊急援助或信貸,這種恐懼在全美蔓延。而且,正如美聯儲的反對者抗議的那樣,當代美聯儲持續貫徹的近零利率的利率政策引發了批評。批評者警告說,危險的通貨膨脹日益逼近。至今,美國仍在療愈著金融危機的傷口,中央銀行和著名的私人銀行都成為被懷疑和不信任的對象。1913年,關於美聯儲的爭論正預示著我們今天的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