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山本(平裝)

『簡體書』 山本(平裝)

自編碼:1820531
商品貨號:9787506399371
作者: 賈平凹 著
出版社: 作家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年03月

售價:HK$ 71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一個發生在亂世時期的互為知己般的絕美愛情;一部寫盡人間糾結苦痛和欲望,瞻遠未來的現代啟示錄。 ★《山本》,當代中國集叛逆性、創造精神和廣泛影響力於一身的作家——賈平凹的*曠世奇書! ★ 賈平凹:山本的故事,正是我的一本秦嶺之誌。 ★小說與眾不同的賈氏特點在其亦莊亦諧上,大的時代風雲下,人之命運的不能自主,暴力衝突的血腥殘酷……而風暴間歇,女人對美的追求,動物生靈對吉凶禍福的先知和警示,令人莞爾。 ★“巨大的災難,一場荒唐,秦嶺什麼也沒改變,依然山高水長,蒼蒼莽莽,沒改變的還有情感,無論在山頭或河畔,即便是在石頭縫裏和牛糞堆上,愛的花朵仍然在開,不禁慨歎萬千。”——賈平凹

內容簡介:

 

《山本》 講述20世紀二三十年代,秦嶺大山裏一個叫渦鎮的地方,在軍閥混戰、“城頭變幻大王旗”的亂世裏,其頑強自保卻*終毀滅的命運。小說從女主人公陸菊人和她家一塊被“趕龍脈”的風水先生相為“能出官人”的風水寶地寫起,陸菊人帶著這三分地做嫁妝嫁到渦鎮,指望它帶給自己好運,但陰差陽錯這塊地卻被公公送給了家庭遭遇橫禍的井宗秀用作安葬父親的墳地。陸菊人絕望之餘發現井宗秀竟是個既知恩圖報又聰慧俊逸的青年,便把初始的美好期望都寄托在了井宗秀身上。井宗秀竟也不負所望真的成了渦鎮保護神一樣的統領,渦鎮一時繁榮昌盛令八方羨慕。然而渦鎮畢竟不是世外桃源,外麵有土匪山賊,有鬧紅的秦嶺遊擊隊,有政府的軍隊和保安隊。亂世裏處處以暴製暴,人如草芥,渦鎮看似固若金湯,而終於不保……
《山本》小說與眾不同的賈氏特點在其亦莊亦諧上,大的時代風雲下,人之命運的不能自主,暴力衝突的血腥殘酷……而風暴間歇,女人對美的追求,動物生靈對吉凶禍福的先知和警示,又令人莞爾。
《山本》《山本》氣韻飽滿,對於秦嶺山水草木、溝岔村寨的勾畫,對當地風物習俗的描寫,清晰而生動。小說人物眾多,群像各有麵目。正麵描寫遊擊隊、政府軍、預備旅、保安隊、土匪、山賊之間一場場錯綜複雜的武裝衝突,有情節有細節,有聲有色,充分揭示了其間你死我活的血腥殘酷。
《山本》“巨大的災難,一場荒唐,秦嶺什麼也沒改變,依然山高水長,蒼蒼莽莽,沒改變的還有情感,無論在山頭或河畔,即便是在石頭縫裏和牛糞堆上,愛的花朵仍然在開,不禁慨歎萬千。”——賈平凹
《山本》 賈平凹*精彩絕倫長篇力作。一個發生在亂世時期的互為知己般的絕美愛情,在那個昏天黑地的時空,就像一輪滿月般迷人。一部寫盡人間糾結苦痛和欲望,瞻遠未來的現代啟示錄。
賈平凹:山本的故事,正是我的一本秦嶺之誌。一條龍脈,橫亙在那裏,提攜了黃河長江,統領著北方南方。這就是秦嶺,中國*偉大的山。

內容試閱:

題記
一條龍脈,橫亙在那裏,提攜了黃河長江,統領著北方南方。這就是秦嶺,中國最偉大的山。

山本的故事,正是我的一本秦嶺之誌。

山本


陸菊人怎麼能想得到啊,十三年前,就是她帶來的那三分胭脂地,竟然使渦鎮的世事全變了。

陸菊人是紙坊溝的,離渦鎮八裏地,溝裏有座九天玄女廟,也有三家安著水輪的造紙作坊,陸家隻長年給這些造紙坊裏割送毛竹。陸菊人八歲時,娘割毛竹被葫蘆豹蜂蜇死,爹到鎮上楊記壽材鋪賒了一副棺,四年了仍還不起錢,楊掌櫃提出讓陸菊人來當童養媳吧,爹同意了,並說好等陸菊人十二歲的生日就送去。陸菊人去鎮上看過社火,知道有個楊記壽材鋪,門口老放著一口漆黑發亮的棺,還作想,人死了就是沒壽了,怎麼還把棺叫壽材呢?也見過了楊家的兒子,隻有七八歲呀,兩筒子鼻涕,和一幫子夥伴在土堆上玩兒“占山頭”,他總是上不了土堆,一上去就被趕下來,繞著土堆跑,還在喊:拿繩子係我呀,否則我要飛了!陸菊人不願意去做童養媳,嫌爹心硬,爹說:渦鎮上有好日子!再說,紙坊溝離鎮子近,我想你了會去看你,你想爹和弟弟了也能回來。陸菊人虎了眼要和爹嚷,但她到底沒有嚷,到九天玄女廟裏磕了頭,說:我去了就再不回來!話剛說完,廟梁上掉下來一條蛇。她拿了樹枝子打蛇,蛇身上一坨大疙瘩跑不動,就往出吐,吐出來了一隻蛤什蟆。蛤什蟆還活著,陸菊人就把蛤什蟆放生到樹林子裏去了。

這事陸菊人沒給爹說,從此也沒給過爹笑臉。平日裏去地裏鋤草,或到溝溪裏洗衣裳,常常發呆,看紙坊溝兩邊的亂峰直起直立像插著刀戈,就覺得充滿了殺氣;聽啄木鳥敲樹的聲音並不認為好聽,而隻感到樹是在疼。反倒盼著十二歲生日快來。

一天傍晚,她坐在坡上的栲樹下,望見九天玄女廟後邊的山頭都向西傾斜,上邊布滿了無數條路,好像是繩索捆綁了山頭往前走,那雲就燒紅了,後來又褪去,天暗下來,星星便出來了。陸菊人喜歡看星星,她看著星星,星星就有光芒射下來,她就想:星星也長了根的,和這栲樹一樣嗎?星星的根是長了光明,而栲樹的根卻長到黑暗裏去了。露水開始潮濕了她的褲腿,要站起來回去的時候,看見兩個趕龍脈的人站在崖灣下,那裏是她家的一塊兒地,種著蘿卜。她聽見趕龍脈的一個說:啊這地方好,能出個官人的。一個說:這得試試,明早寅時,看能不能潮上氣泡。就把一個竹筒插在地裏,卻又拔出了兩個蘿卜。陸菊人沒有阻止那人拔蘿卜,看著他們扭了葉子,搓了泥,啃了皮,咬著走了,就也悄然回了家。第二天四更,她是先去蘿卜地,果然見竹筒上有個雞蛋大的氣泡,手一摸,氣泡掉下地沒了。後來,趕龍脈的人來,她藏在樹後,瞧著他們在看竹筒上有沒有氣泡,說了句:應該是真穴啊,咋是假的?垂頭喪氣地離開。陸菊人知道了這事,心係一處,守口如瓶,沒有給任何人言傳。十二歲生日一過,爹要送她去楊家,她說:爹,我不是你親生的?爹說:你別怨爹,高高興興地去嗬。你給爹當了一回女兒,爹沒啥陪你呀。就流著淚煮了一盆雞蛋,剝一顆讓陸菊人吃了,再剝一顆讓陸菊人吃了,還要再剝。陸菊人這時忽然想開了,自己給爹當了一回女兒,現在再去給楊家的兒子當一回媳婦,這父女、夫妻原來都是一種搭配麼,就像一張紙,貼在窗上了是窗紙,糊在牆上了是牆紙。她不吃雞蛋了,給爹剝出一顆,還給爹擦眼淚,說:我不要你陪金陪銀,你給我塊地吧,就咱種蘿卜的那三分地。爹看著陸菊人,陸菊人的鼻梁上有三四顆白麻子,爹說:這行,算是給你個胭脂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