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现代/当代/都市小说 > 清單人生

『簡體書』 清單人生

自編碼:1820537
商品貨號:9787201129396
作者: [瑞典]弗雷德裏克·巴克曼,譯者 孫璐。果麥文化 出品
出版社: 天津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年04月

售價:HK$ 50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 人生有一種艱難,是舍棄無比熟悉的生活,重新開始。   ◆ 瑞典暖心小說之王巴克曼,全球900萬冊銷量突破。   ◆ 上市10個月銷量突破80萬冊、你一定聽說過的《外婆的道歉信》續篇。   ◆ 同時也是繼《歐維》《外婆》之後,“巴克曼暖心三部曲”zui終話。   ◆ 美國亞馬遜近滿分五星好評,Goodreads十萬讀者灑淚推薦。   ◆ 請再次準備好紙巾,迎接這個笑淚交織的神奇故事。   ◆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重新開始”,每一次“重新開始”都值得鼓舞。   ◆ 非常會講故事的瑞典年度作家巴克曼,帶來北歐風的治愈係小說。   ◆ 如果每年都需要一本值得回味的溫暖小說,今年就是《清單人生》。    也許你讀過《外婆的道歉信》,那你一定知道我說的,讀完後大哭著笑或者大笑著哭的感覺。    即便你沒讀過,我保證在《清單人生》di一章之後,你會愛上這個63歲的古怪女人。    因為她真的太好笑了!    布裏特-瑪麗的情商接近於零(也許會讓你想起家裏某個親戚)。她誇獎別人的新發型:"您的額頭非常寬,剪這麼短的發型需要很大的勇氣";她管別人要一杯水時,會責怪對方竟然不給她杯墊。關鍵是,她根本意識不到這會得罪人!    她內向、膽怯,渴望改變卻不敢改變。她的生活嚴格遵循一張張事先製定的清單,她甚至有一張記錄所有清單的清單。她6點準時起床,12點必須用餐,將家裏的一切整理得一塵不染,因為她相信,隻要什麼都不變,生活就能永遠持續下去。    可是生活從來不會這樣服從安排。丈夫出軌後她不得不離開無比熟悉的生活,拋下一切重頭開始。就和我們每個人一樣,也許是你心中暗暗定下的新目標,也許是你決心離開一段情感生活,也許是要擺脫舒適區麵對新的挑戰,也許是背井離鄉隻為了更加接近夢想……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重新開始",而每個重新開始的人,都值得鼓舞。    作者弗雷德裏克·巴克曼是近年全球暢銷書榜單上當之無愧的金字招牌。不僅處女作《一個叫歐維的男人》一炮而紅,第二本《外婆的道歉信》也同樣受歡迎。在《清單人生》裏他選擇突破自己擅長的模式,沒有外婆的庇護,沒有愛莎和童話,他想講一個窮途末路的老太婆重新找到自己歸屬的故事。到今天,已經有900萬讀者體驗過巴克曼的魅力,相信你也會喜歡。    人生有一種艱難,是舍棄無比熟悉的生活,重新開始。

內容簡介:

布裏特-瑪麗是那種你能想象到的zui無趣的63歲女人,因為她不允許生活裏有任何波瀾。每天6點準時起床,12點必須用餐,從不在天黑後出門,床單整理得一塵不染,否則就不是"文明人的做法"。她有許多許多清單,甚至有一張記錄所有清單的清單,以保證她和丈夫的太平日子萬無一失。
  然而人生怎麼可能用一紙清單來規劃呢?

  丈夫出軌,她對美好婚姻的期待摔成了無從清理的碎片。布裏特-瑪麗被迫離開她無比熟悉的生活。為了糊口,她接受了一份看管廢棄娛樂中心的工作,來到小鎮博格,可迎接她的卻是一隻砸向腦門的足球……從此,一群野孩子、小混混、酒鬼和一隻老鼠將她的生活攪得雞犬不寧,然而人生卻在失控中獲得了新的選擇和新的期待。

 

作者簡介:

【瑞典】弗雷德裏克·巴克曼

  1981年出生於瑞典赫爾辛堡,以撰寫博客和專欄起家。處女作《一個叫歐維的男人決定去死》在全球創下驚人銷量記錄後,第二部小說《外婆的道歉信》再掀閱讀狂潮,巴克曼因此當選瑞典年度作家;中文版問世僅6個月就銷售超過50萬冊,令他在中國讀者中收獲極高人氣。巴克曼的作品語言妙趣橫生,並且總是能敏銳地捕捉到日常中的細節,通過小動作和微表情讓每個角色都活起來。

  巴克曼曾在采訪中說,他的故事隻關注55歲以上的中老年人和10歲以下的小孩,因為他們是最不會在意社會既定法則的人。第三部小說《清單人生》便以63歲的布裏特-瑪麗為主角,故事緊跟《外婆的道歉信》,講述從沒走出過家門的布裏特-瑪麗,在遭遇命運背叛後第一次離開家尋找自己的人生。這部作品繼承了巴克曼風趣又催淚的風格。

  如今他和妻子及兩個孩子居住在斯德哥爾摩。

內容試閱:

第一章
     叉子。刀子。勺子。
     就得按照這個順序來。
     布裏特-瑪麗當然不是那種喜歡說三道四的人,而且她的性格跟"說三道四"差得很遠。
     可是,無論哪個有教養的文明人,恐怕都不會打亂正確的順序,隨心所欲地排列餐具抽屜裏的刀叉吧?
     我們畢竟不是動物,對不對?
     那是一月份的某個周一,她坐在勞動就業辦公室的桌子前,這兒當然看不到什麼餐具,可是她腦子裏還在想著那些刀子叉子,因為刀叉代表了最近的亂象:它們的排列原本應該遵循既定的規則,正如日子需要一成不變地照舊過下去那樣,隻有正常的生活才是體麵像樣的生活。在正常的生活裏,你得收拾廚房、打掃陽台、照顧孩子,辛苦得很--超出任何人的想象。在正常的生活裏,你當然不會跑到勞動就業辦公室裏坐著。
     在這兒工作的那個女孩,頭發短得嚇人,布裏特-瑪麗覺得那簡直是男人的發型。當然,女人剪個男人頭也沒什麼問題,這是時髦,肯定的。女孩指著一張紙,朝布裏特-瑪麗微微一笑,顯然不打算和她浪費時間。
     "隻要把您的姓名、社會保險號碼和住址填在這裏就可以了。"
     布裏特-瑪麗必須登記,像個罪犯那樣,她似乎不是來找工作,而是偷工作的。
     "加奶加糖?"女孩往一隻塑料杯裏倒了些咖啡。
     布裏特-瑪麗從來不評判任何人,她的性格和"說三道四"根本不沾邊,可這是怎麼回事?一隻塑料杯!難道我們國家在打仗嗎?她很想把這些話告訴女孩,但肯特總是囑咐布裏特-瑪麗"要隨和",她隻好裝模作樣地擠出一點笑意,等待女孩為她把杯墊拿過來。
     肯特是布裏特-瑪麗的丈夫,一位企業家。極其難得的是,他還是位極其成功的企業家,和德國人做生意,性格極其隨和。
     女孩給她兩小盒牛奶,一次性紙盒包裝的,不需要冷藏,又遞過來一隻塑料杯,裏頭幾支塑料茶匙探出杯沿。見到這一幕,就算突然看到女孩捧出一隻被汽車撞死的小動物,布裏特-瑪麗也不會比現在更吃驚。
     她搖搖頭,手開始在桌子上抹來抹去,仿佛上麵有許多看不見的碎屑。桌上到處都是文件,亂七八糟,布裏特-瑪麗意識到女孩顯然沒有時間整理桌麵--大概是她工作太忙的緣故。
     "好啦,"女孩和氣地說,回頭指指表格,"在這兒寫一下您的住址就可以了。"
     布裏特-瑪麗凝視著自己的膝蓋,懷念起在家整理餐具抽屜的日子,她也想念肯特,因為所有的表格都應該由肯特來填。
     女孩似乎又想說些什麼,布裏特-瑪麗打斷了她。
     "您忘記給我杯墊啦,"她告訴女孩,麵帶微笑,盡可能顯得隨和,"我不想弄髒桌子,能不能麻煩您拿點什麼東西給我,我好把我的……咖啡杯放上去?"
     她故意用了特別的語氣,每當情勢要求她調動起內心的全部良善時,布裏特-瑪麗都會用這種語氣說話,比如這一次,出於善意,她不得不把塑料杯稱為"咖啡杯"。
     "噢,不用擔心,請隨意。"
     說得好像生活隻有那麼簡單似的,好像用不用杯墊、是否按照正確的順序排列餐具都根本不重要一樣。就憑這女孩的發型,她顯然不會明白杯墊、合適的杯子以及鏡子有著怎樣的價值。女孩提起筆來,指點著表格上"住址"那一欄。
     "可是,肯定不能直接把杯子放在桌上吧?會在桌麵留下印子,您不會不理解的吧?"
     女孩瞥了一眼桌麵,那裏的狀況嘛,就仿佛有小孩剛剛在上麵吃過土豆,而且還是黑燈瞎火時用幹草叉鏟著吃的。
     "真的沒關係,這張桌子很舊,也已經有許多劃痕了!"女孩笑著說。
     布裏特-瑪麗在心裏暗暗尖叫。
     "難道這不正是您不用杯墊的結果嗎!"她喃喃自語,不過半點都沒有"消極挑釁"的意思。肯特的孩子們覺得她沒在聽他們說話時,曾經用這個詞形容她的態度。其實,布裏特-瑪麗不是消極挑釁,而是慎重體貼。聽到肯特的孩子們說她"消極挑釁"之後,她更是格外慎重體貼了好幾個星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