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玄幻/科幻/魔幻小说 > 環太平洋前傳:破曉之光

『簡體書』 環太平洋前傳:破曉之光

自編碼:1820562
商品貨號:9787559617675
作者: (美)格裏格?凱斯
出版社: 北京聯合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8年03月

售價:HK$ 59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超人氣電影《環太平洋》係列官方小說,傳奇影正版授權!

內容簡介:

我們需要英雄,人們都需要英雄。這一次,世界將由我們來拯救!

作者簡介:

格裏格·凱斯(Greg Keyes) 美國科幻、奇幻界的中堅作家,1963年出生於美國密西西比州。目前除創作外,還在喬治亞大學從事人類學研究,在神話、傳說、曆史、宗教祭祀、語言等領域頗有造詣。主要作品有《非理性時代》係列、《星球大戰》係列、《荊棘與白骨的王國》係列等。

內容試閱:

2035年環太平洋聯合軍防部隊機動司令部北極上空
“森秘書長?” 真子沒有立即轉身,不僅因為此刻她正沉浸於壯觀的落日景象中,還因為她沒有適應“秘書長”這個稱呼。這個頭銜於她似乎名過於實,她就像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兒。同時該稱呼又讓她變得渺小,想想過去她可是一位駕駛員,站在二百六十英尺高的高空之上戰鬥。那才是適合她的。 可如今那身份,就像她曾擁有的其他許多東西一樣,都被剝奪了。 此時,在五萬英尺高空之上,是壯麗華美得幾乎超出人的承受力的日落,片片雲朵漫著金光,高空的雲愈發明亮。而下方的大海已是一片陰暗。似乎黑夜和白天同時出現了。 “飛行員,怎麼了?”飛行員是一個年輕人,身上的製服筆挺得就像是穿上了身再熨燙過的一樣。 “您有一條來自蒙嶼蘭破碎穹頂的緊急信息。他們一直在與您聯係。” “謝謝你。”真子說。 飛行員一走,真子就歎了口氣,查看了緊急通訊。她本想將它關閉直至日落結束,但雲朵在追趕著太陽,關閉緊急通訊的時間自然延長了。她怎麼了?她覺得自己有點兒無所適從。不是因為她累了,準確地說是她覺得自己沒有了價值。她知道自己的工作很重要,但她不認為自己對這份工作而言有多重要。但很顯然,其他人認為她舉足輕重,否則他們也不會一直聯係她了。 任務控製中心。 真子回撥來電,告訴控製員她要與權將軍通話。電話那頭混亂了一會兒,不久,傳來了權的聲音。 “秘書長,”他說,“你那邊還好嗎。” 真子差點兒忍不住笑了。她知道這句話的意思是“你到底去哪兒了?” “都好,”她回答,“怎麼了?” “我們遇到麻煩了,”權說,“在獵人海灣。” 權的描述越詳盡,真子就越害怕。他的描述將她帶回了一個她不願回憶起的場景:她自己的同步出事故時。而此次事故結局更糟:一人死亡,一人再也不能駕駛機甲。當然情況本可能更嚴重。 “還有其他人受傷嗎?”她問道,“學員們都沒事吧?” “他們沒事,秘書長。沒有其他人受傷。” 這是個好消息。 “好的,深呼吸。”真子心想。 “我想和蘭伯特駕駛員通話,”她說,“他在吧?” “他就在我樓上。我現在將他接入通話。” “我是蘭伯特。” “讓我捋一捋思路,”真子說,“你介入了他們的同步,看到他們以為自己在和五級怪獸戰鬥?” “是的,秘書長。” “我們目前隻見過一隻五級怪獸。” 她知道的。她突然回想起怪獸“毒婦”(Slattern),它從濕漉漉的蟲洞裂縫中鑽出來,體型如此碩大,似乎看不到尾…… “是的,秘書長,”蘭伯特說,“並且他們戰鬥的怪獸不是‘毒婦’,是新怪獸。我猜是他們想象出來的。” 真子沉浸在自己的回憶中。她想起了和羅利的第一次同步。當時,羅利憶起了和怪獸“鐮刀頭”(Knifehead)的戰鬥。在那場戰鬥中,他失去了自己的哥哥。他的回憶洶湧澎湃,觸發了真子的回憶,讓她陷入了記憶中並信以為真:她想起那隻襲擊東京並殺死了她父母的怪獸。那一次同步事故幾乎釀成大錯——她差點兒在香港穹頂內發射了“危險流浪者”的等離子加農炮。 但這次事故的兩名訓練員——布拉加和烏——此前都沒有和怪獸戰鬥的經曆,除非他們九歲的時候就和怪獸搏鬥過,那麼,是什麼樣的回憶能引起此次事故呢? “他們經曆過怪獸襲擊嗎?”真子問。 “沒有。”蘭伯特回答道,“布拉加來自裏約郊區,烏來自休斯頓,並且他們倆都沒有去過任何遭遇過怪獸襲擊的城市。” “這麼說來,那不是由他們的回憶引起的。” “是的。那場景就像模擬訓練,但是更……真實。” “那麼此次事故就不是意外。” “我不認為這是意外,”蘭伯特說,“這是一次蓄意破壞,和謀殺。” “你已經封鎖穹頂了吧?” “當然。權將軍當即就下令封鎖了。” “我五個小時之內到,”真子說,“我會讓其他穹頂加強警戒。若有人蓄意攻擊我們,這一定隻是前奏。我們還會遭遇更多事故。” 這一次,真子沒有關機,卻又把注意力放在了日落上。太陽在與雲朵的賽跑中占了上風。現在隻能看見一線日光。即使是天際最高處的雲也不再明亮。真子在思考關於敵人的一切。在她孩提時代,敵人是很清晰明了的,敵人的醜陋怪異和荒誕離奇也是顯而易見的——它們是破壞了她的城市、殺害了她的父母的巨型怪獸。在她成長過程中,她始終堅信,有一天,她能夠駕駛機甲,消滅這些敵人。她也做到了,並且在這過程中,她找到了無比珍貴的東西。羅利。 沒有進行過同步的人是不會明白的。他們還以為自己口中的“愛”與她和羅利經曆過的愛相同。若他們開始感到彼此之間存在連接,並最終達到真正的心意相通,那麼相互吸引、連接、信任這些詞,都無法表達出兩人之間的感覺。在同步過程中,潛藏在內心最深處的事物往往最先浮現,那些無甚特別的事物則要好幾年才會被發掘——甚至完全不會重見天日。同步的二人是否誠實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她和羅利——還有她的養父史塔克•潘特考斯特以及其他人——他們打敗了敵人,殺死了怪獸,還破壞了怪獸通往地麵的大門。之後便是世界太平。他們拯救了世界。十年間,沒有任何怪獸從蟲洞裂縫中鑽出來。 但是他們也奪走了羅利的生命,不是嗎? 羅利和真子都因受到蟲洞裂縫的輻射而中毒。她還記得躺在床上做血液透析的日子,那種治療方法對他們倆而言都是高度實驗性的。他們仍然保持著通感,經曆相同的事情,承受相同的痛苦。他們成為彼此的支柱。 然後,真子開始好轉了。 羅利卻沒有。 科學家們把怪獸用於出入地麵的跨維度通道稱為“蟲洞咽喉”。她和羅利曾深入“蟲洞咽喉”中,而羅利在啟動他們駕駛的機甲——“危險流浪者”—— 的原子核彈前,就把她的逃生艙彈射了出去。 她一彈射,羅利就下墜得更深了。在她乘著逃生艙上升的同時,羅利和“危險流浪者”漂到了“蟲洞咽喉”另一端,進入了“Anteverse”星球。羅利啟動了“流浪者”的核漩渦渦輪,讓機甲上升進入“蟲洞咽喉”,然後在機甲爆炸的前幾秒將自己彈射了出去。羅利在“Anteverse”星球裏隻停留了一會兒,但比真子的時間長。他嚐試向她描述自己的所見,但那些描述就連他自己看來也不合常理。 即使因“Anteverse”星球的輻射而中毒,羅利依然在戰鬥,像以往一樣戰鬥著。 他死的時候,真子握著他的手,聽到了他的遺言。此前他一直在沉睡,但一睜開眼,眼裏依然可見舊時的光彩。羅利從未離去。 “真子,”他悄聲說著,握了握她的手,“你隻要順勢下墜就好了,誰都可以做到的。” 他走了。不是戰死,而是在一個寧靜的氛圍中死去。這樣的安寧似乎完全無法彰顯羅利偉大的人格。命運捉弄了羅利。也捉弄了真子——她的羅利、她的養父以及她駕駛員的身份都 不複存在了。 即使她還能駕駛機甲,即使她還能進入控製艙,操作機甲移動,她又能和誰戰鬥呢?羅利之仇應該向誰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