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推理/侦探/悬疑小说 > 暗黑者四部曲(套裝全4冊)

『簡體書』 暗黑者四部曲(套裝全4冊)

自編碼:1820599
商品貨號:9787544380409
作者: 周浩暉 著,讀客文化 出品
出版社: 海南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年03月

售價:HK$ 312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十八年前,一起離奇的爆炸案,使刑警羅飛的女友和好友袁誌邦同時死去;十八年後,爆炸案凶手再次現身網絡,以Eumenides(複仇女神)為名發出死刑征集帖,由網民公投出他要殺死的對象。

  凡收到“死亡通知單”的人,都將按預告日期,被神秘殺手殘忍殺害。即使受害人報警,警方嚴密布下天羅地網,並對受害人進行貼身保護,神秘殺手照樣能在重重埋伏之下,不費吹灰之力將對方手刃。

  所有的殺戮都在警方的眼皮底下發生,警方的每一次抓捕行動都以失敗告終。而神秘殺手的真實身份卻無人知曉,警方的每一次布局都在他的算計之內,這是一場智商的終極較量。

  看似完美無缺的作案手法,是否存在破解的蛛絲馬跡?這場關於智商的較量又將以誰的勝利收尾……

作者簡介:

周浩暉,作家、編劇、導演,揚州人,清華工科碩士,著名作家,尤擅懸疑小說,其中以“刑警羅飛”係列獨步懸疑江湖。

  他15歲以優異成績考入重點中學,18歲考入清華大學本碩連讀,24歲碩士畢業後憑借興趣和對懸疑小說的獨特天分開始創作懸疑小說。他玩盡各種高分邏輯遊戲,被讀者譽為高智商小說家,曾因癡迷創作辭去高薪工作。

  他的小說懸念迭起,完全顛覆讀者想象,一旦拿起便無法放下。除了無法抗拒的閱讀體驗,周浩暉在故事之餘,對人性的探討、對刑偵破案的解讀、對犯罪動機的思考,都入木三分。

  至今已出版長篇小說10餘部,200多萬字,另有多部作品被改編成影視作品,並翻譯成英、法、韓等多國語言, 風靡海外。代表作有《暗黑者》(原名《死亡通知單》)《邪惡催眠師》《凶畫》《鬼望坡》《攝魂穀》等。

目錄:

《暗黑者》(原名《死亡通知單:暗黑者》)

《暗黑者2:宿命》(原名《死亡通知單2:宿命》)

《暗黑者3:離別曲》(原名《死亡通知單3:離別曲》)

《暗黑者外傳:懲罰》(原名《死亡通知單外傳:懲罰》)

內容試閱:

暗黑者:第一章風雨欲來

  二○○二年十月十九日下午,十五點四十分。

  A市是典型的溫帶季風性氣候。一過中秋,寒意就濃了起來。這兩天更是連綿陰雨,氣溫陡降。大街上,呼呼的風兒夾著細密的雨點往來肆虐,彌漫起一股陰冷的氣氛。雖然是省城,雖然是周末,這樣的氣氛也足以大挫人們外出的熱情,街麵上人影稀寥,難覓平日的熱鬧與喧囂。

  鄭郝明從出租車上下來後,顧不上打傘,他快跑了幾步,然後一頭紮進了街口拐角處的極天網吧。在做這一連串動作的時候,他那略顯臃腫的身體已遠不如年輕時那般矯健和靈活——歲月在每個人身上都會刻上應有的痕跡,毫不留情。

  與街麵上相比,網吧內人頭攢動,倒是熱鬧了許多。由於周圍有不少高校,所以極天網吧從來就不用為客源擔心。那個胖胖的老板此時正站在收銀台後麵,守著豐厚的營業款,滿麵紅光。看到鄭郝明急匆匆地走過來,他略感詫異——這種場合是很少有年近半百的中年男子來光顧的。

  鄭郝明的衣服濕漉漉的,頭發也一綹一綹地糾結在了一起,這使他看起來多少有些落魄。

  多半是個來找孩子的家長吧?胖老板猜測道,同時暗自在心裏盤算著該如何應付對方。他經常會遇到這樣的家長,自己徒勞奔波了半生卻無所成就,隻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下一輩的身上,可是連自己的人生都把握不好,又怎麼去把握其他人的呢?所以他們在家庭教育方麵往往也是失敗者。

  不理他就好了。胖老板很快打定了主意。從對方的年齡來判斷,這個人的孩子應該已經成年了,這樣便不會有什麼大麻煩。

  那個中年男人卻顯得很心急,來不及喘上一口氣,他已經把一個手包放在櫃台上,然後從口袋裏掏出一張紙條遞過來:“查一下這個地址,告訴我是哪台機器。”他的聲音沙啞且疲憊。

  紙條上的網絡地址確實是落在極天網吧的IP段內。胖老板淡淡地瞟了一眼,然後愛答不理地翻了翻眼皮:“你要幹什麼?”

  “少廢話,快幫我去查!”中年男子忽然瞪起了眼睛,那目光竟如火灼一般燒人。這番氣質變化來得過於強烈,也過於突然,不僅胖老板被嚇了一跳,不遠處年輕的女網管也被驚動了,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向這邊看了過來。

  胖老板略回過了味兒,立刻感到尊嚴受到深深的傷害,正要發作反擊時,那男子卻又掏出一本證件拍在台子上,壓低了聲音喝道:“我是警察!”

  警察!這個其貌不揚的男子居然是個警察……胖老板一下子癟了,他悻悻地咽了口唾沫,把那張紙條傳給身旁的女孩:“小琳,幫他查一下。”

  女孩不敢怠慢,她右手舉著紙條,左手五指翻飛將地址輸入了搜索欄。很快顯示器上便顯出了結果。

  “第二排左邊起第六台機器。”女孩脆生生地說道。

  “嗯。”鄭郝明滿意地點點頭,向著女孩所說的位置張望了幾眼,那裏坐著一個年輕的小夥子,看起來二十歲左右,頭發染成了暗紅色。

  “他上了多長時間了?”鄭郝明又問了一句。

  “從中午開始,快五個小時了。”

  鄭郝明從手包裏拿出一個數碼相機,對著小夥子按下了快門。他一連拍了好幾張照片,網吧內環境嘈雜,小夥子又沉醉在自己的網絡世界中,對這一幕絲毫沒有察覺。

  胖老板的目光在小夥子和鄭郝明身上來回打著轉,摸不清這裏頭的玄機。不過毫無疑問那個小夥子引來了警察,這樣的麻煩人物以後便不能接待了,雖然他也算是本網吧的常客。

  鄭郝明似乎感知到了胖老板的所想,他忽然轉過頭來吩咐了一句:“我馬上就走……你不要驚動那個人,就當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胖老板無奈地點點頭——那個警察已把他完全壓在了下風。

  數碼相機忽然“嘀”的一聲,發出了提示音。它的主人查看了一下,卻是儲存器的容量已經滿了。

  鄭郝明輕輕地籲了口氣,像是完成了某種任務一般,同時顯出凝思般的神色。

  近半個月來,他的足跡遍布全城的網吧,已經對數十個目標對象拍了三百餘張照片,他自己也不知道這麼做會不會有意義。

  不管怎麼樣,去拜訪一下那個人吧……十八年了,不知道他還會不會記得我?鄭郝明這麼想著,邁步走出了網吧。他的離去就像他的到來一樣突然。

  秋風躥過,幾點冷雨打在了他的脖頸上,冰涼的水滴與他心頭的寒意相互呼應,使鄭郝明禁不住打了個哆嗦。

  這會是一個新的開始嗎?或者說,那一切根本就從未結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