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外国/世界名著 > 剩下來的孩子(這是一個關於失去與治愈、仇恨與原諒的親情小說,沒有人可以獨自堅強,無論何時何地,我都需要你。)

『簡體書』 剩下來的孩子(這是一個關於失去與治愈、仇恨與原諒的親情小說,沒有人可以獨自堅強,無論何時何地,我都需要你。)

自編碼:1820602
商品貨號:9787550028012
作者: [美] 莉安儂·納文,白馬時光 出品
出版社: 百花洲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年06月

售價:HK$ 50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1. “一場突如其來的校園槍擊案帶走了紮克的天才哥哥,6歲純真的紮克成了‘剩下來的孩子’” “我們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爸爸,媽媽,還有藏在衣櫃裏的我” 這是一個關於失去與療愈、仇恨與原諒的親情小說,一部令整個美國為之心疼落淚的人性療愈力作:沒有人可以獨自堅強,無論何時何地,我都需要你。 2. 本書創作靈感來源於真實新聞事件:12·14美國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造成包括槍手在內的28人喪生,其中20人是兒童,還造成6名成年人死亡,這是美國曆史上死傷zui慘重的校園槍擊案之一。 3. 全書通過6歲孩子紮克的純真視角去回憶一個家庭過往的悲痛以及現實的冰冷。劫後餘生的 6歲紮克,比破碎的成年人更懂得善良與仁慈,他對生命的樂觀及愛的傳遞讓每個讀者都為他歡呼落淚! 4. 新書上市後橫掃各大榜單,《人物雜誌》《時代周刊》專題特別推薦,2016年法蘭克福書展超級大書,一天售出英國、法國、意大利、荷蘭等16國,感動整個歐美。 《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出版人周刊》《科克斯書評》推薦年度必讀書。作者也因此成為當年*受出版界關注的新人作家。

內容簡介:

 

6歲的紮克有一個聰慧異於常人的“天才哥哥”安迪,還有美麗優雅的媽媽和溫柔顧家的好爸爸,這個幸福美滿的家庭羨煞旁人。可這一切都被一場突如其來的校園槍擊案摧毀了,安迪在槍擊案中不幸喪生,幸存的紮克成了家裏“剩下來的孩子。”

所有人都承受著巨大的悲痛:媽媽悲傷過度,燃起複仇之意,一心要找凶手的家庭報仇;爸爸在失去愛子之餘,還牽扯出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往戀情,令整個家庭陷入前所未有的絕望。

幸存的紮克在大人們自顧不暇的悲傷中,成了沉默的“隱形人”,他經常噩夢醒後,隻能躲進哥哥的衣櫃,在幽暗中尋找一絲安全感。

眼看整個家庭幾近分崩離析,劫後餘生的紮克決定鼓起勇氣找回療愈的力量,他將如何化解家人心中的悲痛與仇恨,如何帶他們走出人生絕望,他一個6歲的孩子,真的可以做到嗎?

這是一個關於悲痛與療愈、仇恨與原諒的溫情療愈力作,讀來令人潸然淚下。我們都忘了,沒有人可以獨自堅強,是心中的愛點亮守護彼此的微光,無論何時何地,我都需要你。

作者簡介:

莉安儂·納文(Rhiannon Navin)
出生於德國,現居紐約。身為母親,她巧妙地捕捉到了男孩的內心世界,使得全書字裏行間充滿真實的童趣和讓人感同身受的真情。
《剩下來的孩子》是作者的處女作,卻在上市後受到讀者和媒體的熱烈討論,催人淚下的故事和全書“愛”的主題,讓此書迅速登上歐美各大榜單。
在2016年法蘭克福書展上,書稿推出短短2天,各國出版界就有16家出版社表示要重金購入,作者也因此成為當年zui受出版界關注的新人作家。

內容試閱:

拉塞爾小姐讓所有人進了儲物間,拉上了門,全程都能聽見砰砰的聲音。我不出聲地數著數。



砰!一。砰!二。砰!三。



喉嚨又幹又癢,好想喝口水呀。



砰!四。砰!五。砰!六。



“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拉塞爾小姐低聲念叨。然後她又跟上帝說話,管他叫“親愛的主”,後麵別的話我沒聽懂,她聲音太小又太快,估計是隻想讓上帝聽見吧。



砰!七。砰!八。砰!九。



總是砰三聲,停一下。

拉塞爾小姐突然抬頭,“我操。”又說髒話了哦。“我手機!”她打開一條門縫,砰聲不再響起時,全都打開,貓著腰跑過教室,跑到講台前,然後又跑回儲物間,又把門拉上,這次說讓我拽著那塊金屬片。於是我就拽著金屬片,可是手指好疼啊,門又好重,關不上。我隻好兩手齊上陣。

拉塞爾小姐兩手都在顫抖,抖得那麼厲害。她解鎖界麵、輸入密碼時手機都跟著一起抖,老是輸錯密碼,每次輸錯,屏幕上的所有數字都會抖一下,然後又要從頭開始。“快點,快點,快點。”拉塞爾小姐說。她終於輸入正確時,我看見了密碼:1989。



砰!十。砰!十一。砰!十二。



我看著拉塞爾小姐撥報警電話911,那頭有人接了,她說:“對,您好,我在麥金利小學,在維克花園這邊,羅傑斯路。”她語速很快。借著手機的亮光,我都能看見她口水噴在了我腿上一點。我都不能用手擦,手還得拉著門呢。不能擦,但我一直盯著那塊口水,就在我褲子上,一個小口水泡,好惡心。“有個人在學校,有槍,他……好,那我不掛電話。”她對我們小聲說,“已經有人報警了。”她說的那個詞“有槍”,後來我就滿腦子都在想。



砰!十三。有槍。砰!十四。有槍。砰!十五。有槍。



我在儲物間裏都快要喘不過氣來了,可真熱啊,好像空氣都被我們吸完了。我想開一點門,放進點新鮮空氣,但心裏太害怕了。心在胸口跳得超級快,都快跳到嗓子眼兒了。尼古拉斯就在我旁邊,眼睛緊緊閉著,呼吸聲音特別急促。肯定是他,吸走的空氣最多。

拉塞爾小姐也閉著眼睛,但呼吸比較慢。她“呼呼——”時,我就能聞到那口長氣裏頭的咖啡味。她睜開雙眼,又對我們小聲說話。她叫了每個人的名字:“尼古拉斯,傑克,伊萬傑琳……”最後是“紮克”,這感覺可真好。她說:“不會有事兒的。”她又對我們所有人說:“警察就在外麵,要來救我們了,而且我也在呢。”她在,我就很開心。有她安慰,我就不那麼害怕了。就連咖啡口氣,我都不覺得怎樣了。我就假裝是爸爸周末在家吃早飯時的口氣。我也喝過一次咖啡,不怎麼好喝。好燙,還一股……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就是很老氣的味道。爸爸聽我這麼說,笑了:“行吧,反正咖啡對發育不好。”我也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意思,不過,我好希望現在爸爸在身邊。可他不在,隻有拉塞爾小姐和我的同學,還有砰砰的聲音……



砰!十六。砰!十七。砰!十八。



聲音突然變得好響好響,走廊裏傳來一陣尖叫,儲物間裏哭聲更大了。拉塞爾小姐不再跟我們說話,轉回電話那邊:“天啊,他走近了。你們來了嗎?你們來了嗎?”問了兩遍。尼古拉斯睜開眼,嘔一聲吐了出來。吐得全身都是,還吐進了艾瑪的頭發裏,沾在了我的鞋跟上。艾瑪尖聲一叫,拉塞爾小姐連忙捂住了她的嘴,手機脫手,掉進了地上那堆嘔吐物裏。門外有警報聲。我有個特技,就是能分辨出不同的警報聲——消防車、警車、救護車……可現在外麵警報聲太多,我都分不出來了。都混在一起了,還怎麼分呢?



砰!十九。砰!二十。砰!二十一。



又熱,又濕,又臭,我都快暈了,肚子好難受。然後,突然之間靜了下來。再也沒有砰砰聲了,隻有儲物間裏的哭聲和打嗝聲。

然後,突然響起了一大——堆——的砰砰聲,好像就在我們旁邊。一連串的砰砰聲,還有東西掉下來摔碎的聲音。拉塞爾小姐尖叫著捂住耳朵,我們也尖叫著捂住耳朵。我這一鬆開手,門就開了,光射了進來,刺痛了我的眼睛。我還想繼續數砰聲,但那麼多,數不過來。緊接著,聲音消失了。

一切突然完全靜止,就連我們也靜止了,誰也不動一根汗毛。好像就連呼吸也停止了。我們就那樣待了很長一段時間——動也不動,一聲不發。

然後,教室門口多了個人影。我們都聽見那人在轉動門把手。拉塞爾小姐呼吸都成了一坨一坨的,就那種“哈、哈、哈”的聲音。有人在敲門,一個叔叔大聲問道:“裏麵有人嗎?”

教室外麵傳來好多聲音,走廊盡頭有人在大喊。好像是查理的聲音在喊:“不,不,不!”一遍又一遍。我想,查理為什麼要叫成這樣?有槍的人把他打傷了嗎?他可是學校保安,要是有人有槍那對他來說可真是太危險了。

警察讓我們坐在教堂長椅上時,我想起了齊普大伯,想起了在他的葬禮上我有多難過。我們都得坐在長椅上,警察喊:“往裏麵挪,大家必須都坐下啊,再往裏。”於是我們就又往裏挪,直到所有人又都擠在一起,好像在棺木裏一樣。左邊的長椅和右邊的長椅中間有條走道,有幾個警察排成隊站在長椅旁邊。

我兩腳都冷得像冰,而且還尿急。我問我坐的長椅旁邊的警察,能不能去下洗手間,可他回答:“大家現在都必須坐著,小朋友。”所以我隻好憋著,不去想有多尿急。可人越是不想去想什麼事,就越是滿腦子都是這件事。

教堂後麵那扇大大的門一直開了又閉,嗖的一聲,又咣的一聲,聲音很大,嗖——咣!有人進來,有人出去,主要是警察,還有幾個老師。我沒找著科拉瑞絲太太,也沒看見查理,說不定他們還在學校裏吧。然後,家長們也走進了教堂,教堂裏一下子又擠又吵。家長可不像我們這麼安靜,又開始像問問題一樣叫名字。家長看見自己孩子時會又哭又喊,想擠到長椅這邊來,走到孩子身邊。挺難的,因為我們都坐得很近。幾個同學奮力翻了出去,看見媽媽或者爸爸就又哭了。

最後,門又開了,又是一聲嗖——咣,媽媽走了進來。我站起來,好讓她看見。然後,我就丟了個臉——在所有同學麵前,媽媽一路喊著“寶貝啊”跑了過來。我翻過別的同學,爬了出去,去到媽媽身邊。她抓住了我,搖晃著我,她又冷又濕,是在外麵淋了雨。

接著,媽媽抬頭看了看周圍,問我:“紮克,你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