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现代/当代/都市小说 > 旅程結束時(與韓寒《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 》媲美的百分百公路小說。)

『簡體書』 旅程結束時(與韓寒《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 》媲美的百分百公路小說。)

自編碼:1820603
商品貨號:9787559613356
作者: 張其鑫
出版社: 北京聯合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8年06月

售價:HK$ 47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1·百分之百的公路小說,不可思議的旅程 ★一部關於友誼和人生選擇的力作,帶你檢視前方道路的勇氣、信仰與愛。 ★與韓寒《1988:我想和這個世界談談》媲美的百分百公路小說。 ★他們都以為人生就此以無趣終結,直到同時接到一通電話邀請他們參加因車禍死亡作家葬禮,為了幫忙完成死去的作家沒有完成的遺願清單,他們上路了。一條狗,兩個人,五座城市,六個故事,尋找真相,遇見溫曖。 ★作者從不同角度洞悉人性的溫情,通過旅程的采訪,去發現被采訪者對親情,愛情,還有對於夢想和信仰的追尋。有趣、生動的情節交糾,讓這部小說別具一格,值得矚目。 2·眾多國內實力作家為其寫序並作推薦 ★蕎麥、裏則林、曲瑋瑋傾情作序,姬霄、笛安、陳諶、蔣話閱後推薦。 ★我無法說清這本書多麼有趣,簡直有趣得讓人覺得驚奇,看他這本書時,我甚至希望自己也坐在小說車的後座,迫不及待地加入其中,參與方文傑和劉德偉的對話、爭吵、冷幽默和一些時候的沉默中。——裏則林 ★阿新一直都喜歡以旁觀者的身份出現,他在人前不愛說話,甚至會讓人覺得過分靦腆,但我知道他心中自有一番較量。在他的小說裏,作者視角也同樣被隱藏了。盡管他喜歡跳出規則和邏輯,去驗證人心的多樣性,但絲毫不會覺得套路,仿佛那些人和事都在自行的生長發芽。我喜歡讀這樣的故事,在揭穿現實的過程中,不失天真本性,讓人意識到殘酷背後,每個人的生活仍在繼續,這是悲歌末尾忽而歡快的哨聲,極有小說的質感。阿新用他的視角,用他身為寫作者的天真,去構築一個暗藏在無序社會中,每個人不經意間展露出的善與誠。這樣的故事是溫柔的,但也是有強大生命力的。——姬霄 3·生命不息自由不止,不說告白無問歸期 ★在生命中,有些人雖然隻有短暫的交集,但在相交的那個點上,他們知道那一刻彼此不是孤獨的。 ★我們一直前行,不是為了改變世界,而是為了不讓世界改變我們。也許,正確的選擇不會出現在前進的路上,但返回絕不是我們的方向。 ★我們都會經曆人和事,去遇見,或是被遇見,生命跋山涉水,遇見星辰、大海,心中千轉百回。

內容簡介:

作家郭忠仁因為書的銷量不佳,於是規劃了一條路線打算采訪不同城市的朋友們完成下一本書,不料中途遭遇車禍身亡,留下了還沒有完成的幾個采訪地圖路線。

    編輯劉德偉和小作家方文傑兩人繼續上路幫忙完成郭忠仁的遺願,於是開始了這一次的旅程。在這次旅程中,他們遇見形形色色的被采訪者;一直想要贏的自由博擊手李國禎,當出租車司機是為了尋找女兒的李文豪,為了夢想跟父親抗爭的搖滾歌手林振興,一直想要尋求真愛卻無果的夏天,以及沉迷於“古惑仔”中義氣的中二青年董寶忠。他們以各自的視角還原了那些人的處境和生活,他們大都是為了親情,愛情,還有對於夢想和信仰的追尋。

      旅程中,劉德偉和方文傑也突破了各自的困境,找回了自己所丟失或是所逃避的一麵。這場旅程雖然沒有告別,但對於他們來說,這場旅程足以改變他們的一生。

作者簡介:

張其鑫
當代獨樹一幟的新銳青年作家。
熱愛電影和小說,深受柯恩兄弟和加繆等藝術家的影響。
曾獲得過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人民文學》“星生代文學大賽冠軍”。
長期為文學雜誌《青春》《青年文學》《作品》《文藝風賞》等雜誌平台供稿。
作品展現出不俗的文學格調,是頗受讚賞的文學新秀。

目錄:

第一章:沒有飛碟經過的旅程

第二章:搏擊者李國禎

第三章:尋找以及其他故事

第四章:孤獨的人總會相逢

第五章:綠螞蟻做夢的夏天

第六章:深夜汽車維修指南

第七章:當旅程結束時

番外篇:深夜在電影院練習詠春

內容試閱:

搏擊者李國禎
李國禎
3—1

迄今為止李國禎參加了二十三場地下MMA(綜合格鬥)比賽,每一場都被打得鼻青臉腫,但他依舊每次養好傷後都會再次進行訓練,再次參加比賽。

不久前他還是一名公務員,薪水不錯,同事也待他不薄,跟他相處得很好。有一天,他回家的時候突然想到,如果去參加搏擊比賽,把搏擊當成一種職業會是怎樣的一種體驗。也就是這麼一想,他第二天就辭退了工作,回到家裏,買了搏擊拳套和一個沙包,進行自我訓練。

現在依舊有人問他是否是因為看了《搏擊俱樂部》這部電影或者毛姆的《月亮與六便士》後才選擇去追隨內心,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人。但事實上他並不是這樣,他每次的回答依舊是那句“就是因為有一天下班回家的路上廁所時想到的”,沒有其他任何理由。但是他的同事、上司、父母依舊不理解,很多人都在背後議論,聽到他的回答,卻又自認為他是受加繆《局外人》的主人公默爾索的無理由殺人案影響。對此李國禎很無奈,卻也不以為然。

此刻他正站在訓練場上對著沙包瘋狂地練習,教練正在指導他,說左勾拳還是欠點氣候,應該要再由更下往上點,由腰間發力,而不是隻是單純手部的力量。他不停地揮拳,滿頭大汗,汗水滴在他的傷口上,但他已經習慣這種疼痛了。

李國禎有很長一段時間失眠,每天回到家裏都睡不著。一開始隻是以為單純因為睡前的亮光導致的,於是他把電燈泡拆了,每天下班回到家裏就是麵對一片黑暗,但他依舊睡不好。自從練習搏擊,他每天睡眠質量都非常好,他開始想跟別人說因為失眠才去練習搏擊,但事實上自己一開始並非抱著如此的想法,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他一開始沒有係統地訓練,大都是從視頻中學習一些技巧。MMA比賽中可以使用的拳術很多,但他偏愛拳擊、泰拳、桑搏、擒拿、散打、跆拳道、巴西柔術、跆拳道、截拳道這幾種,而這裏麵最偏愛的就是巴西柔術,而這隻是因為他比較喜歡巴西這個國度,可是當他知道巴西柔術源於日本柔道時,他又失眠了好幾天。

對於一些拳擊手來說,28歲甚至已經快到退役的年紀了,但是李國禎這個年紀才開始學拳擊,不管是體力還是反應速度都比不上二十一二歲的對手,而後來和他對戰的往往都是這樣年紀的人。但他還是堅持著,後來他看了一部電影,對他影響很大。那是張家輝主演的電影《激戰》。影片中,香港拳王程輝在拳壇沒落後賭債累累,十分落魄,富二代林思齊因父親生意失敗而一無所有。兩個曾風光一時的失意人,一個為了避債,一個為了尋父,在澳門相遇而成為師徒。程輝為了挽回人生尊嚴,林思齊為了鼓勵失蹤的父親別放棄,師徒二人踏上MMA的擂台,無懼地挑戰強大對手,而張家輝以48歲的高齡卻贏得了比賽。

對於李國禎來說,電影裏的就是他的榜樣,而他後來的訓練也都是學習電影裏程輝的訓練方法——扛酒桶,推車外輪胎,隻不過李國禎最終隻是身體變強壯了一些,技巧還是沒有長進。後來他找了一名教練——一個退役的老自由搏擊手,雖然再次實戰已經贏麵不大,但這名教練在技巧方麵教了他很多。

今天晚上又有一場比賽,這是李國禎的第二十四場比賽。本來今天有兩個人約他做采訪,據說是郭忠仁的朋友,之前郭忠仁打過電話約過他做一場采訪。但是前幾天他看到新聞說郭忠仁去世了,真是有些可惜。而郭忠仁也是他的朋友,也是他唯一打敗的對手,由於不是在比賽場上贏的,所以他依舊沒有一場勝績。

采訪最終安排在比賽後。李國禎告訴了那兩個人地下搏擊俱樂部的地址,他們可以先觀看他的比賽,再進行采訪。他並不在乎這一場采訪,他所追求的不會是因為一次采訪而知名,而是一場成為贏家的機會,他感覺自己的世界裏從來沒有贏過,他需要贏一場。

小時候,他是一個很聽話的小孩,至少在鄰居和父母眼中是如此。但是這也不能保證他是一個聰明的人,他始終處於中等,考試如此,跑步如此,連跟朋友躲貓貓也是最先被找到的那一個,因為所有的贏麵好像從未降臨到他身上。

他時常想起鄰居家的那些發小兒,那些小時候的熊孩子最終都找到了稱心如意的工作,而他則是成了最普通的公務員,日複一日,他有時候把這一切歸因於自己的內向,或者是膽怯。後來練習了MMA,他這份膽怯也一直沒有退去。

所以他想贏一次,一次就夠了。



方文傑

2—4

方文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六點。他先起來衝了個冷水澡。他們約好了李國禎,但是聽說李國禎是一個自由搏擊手,還邀請他們一起去看他的比賽,說比賽過後再采訪。

但是方文傑對此不是很感興趣,他問劉德偉還有沒有煙。劉德偉說已經沒有了,然後補充一句,可以下樓買。

方文傑說:“沒關係,待會兒一起下去吧。”然後拿起了錄音筆,按了幾下還是不會用,就遞給了劉德偉,說:“你調一下看看怎麼用,我不是很會用這玩意兒。”

劉德偉在調的過程中,正好播放了郭仁忠采訪到方文傑的幾段話。

方文傑聽到自己的聲音,臉有些紅。

劉德偉笑了一下,沒有說話。

他們兩個先吃了晚飯,各自抽了兩根煙才進地下搏擊俱樂部。不出所料,場地果然是在地下,他們進去時被保安攔住了,給李國禎打了電話才被放行,但是無論怎麼說,阿仁都不被允許帶進去,他們隻能把它放回車裏麵等著。

比賽場地並不是很大,能容納兩百餘名觀眾。他們想事先跟李國禎打個招呼,但未能如願,李國禎是第二個上場,已經正在後場做準備。

他們坐在比較靠後的位置,裏麵人聲沸騰,如果隻聽聲音,還以為那是幾千個人的場地呢。

旁邊的人正在抽煙,方文傑本想去阻止,但看了一下他的身高、體重便覺得算了,禁煙應該禁不到地下搏擊俱樂部這裏,他為自己的膽怯這樣開脫。

觀眾的口號很是整齊,喊的是拳王阿拓的名字,而不是李國禎的,方文傑和劉德偉從口號中看得出李國禎也許並不是一個很受歡迎的選手,不是很明白郭忠仁為什麼要采訪他。

但是凡事總有理由。

自由搏擊中,一個人倒下也是表明下一場比賽馬上到來,這有點像足球比賽裏的替補,但是足球比賽中替補上場並不代表這場球會輸,但是對於MMA來說,倒下則意味著輸得一塌糊塗。李國禎上場時,依舊沒有觀眾大喊他的名字,連小聲地支援都沒有。在MMA比賽場上,兩個參賽選手都如同困獸,又像在進行電影裏麵的生存遊戲,畢竟要有一個人倒下才會結束比賽。

李國禎先是四處掃視了一下,方文傑向他揮了揮手,劉德偉也跟著揮了揮手,但是李國禎像沒有看見一樣,然後咬了牙齒護具,隨著鍾聲的響起,比賽開始。

這場比賽並不精彩,這種地下比賽就像學校裏麵踢的足球友誼比賽,遠比不上足球世界杯精彩,更別說是與其他的國際專業俱樂部比賽相比了。但觀眾依舊熱情高漲,像是把所有的憤怒與委屈都發泄在自己的怒喊中了,對拳王阿拓的支持像希望他能打倒自己的上司、打倒自己的老師、打倒自己的仇人一樣。

李國禎在場上仿佛沒有進攻的空間,隻有防守的份兒,但是MMA比賽比的不是防守,更多的是進攻者勝,第一個回合下來,他雖然沒有倒下,但卻感覺沒有贏的機會了。

方文傑一直向劉德偉谘詢他們所用的招數,但是劉德偉對拳擊沒有多大的興趣,連類似的電影都沒有看過幾部,所以也說不上來,隻是說,MMA看的不是招數,而是進攻與防守之間的博弈。方文傑雖然沒明白是什麼意思,但也點了點頭。

場上比得熱火朝天,李國禎在第二個回合倒是用了一些進攻方式,他試圖鎖住阿拓的頭,但是最終還是失敗了。對於鎖頭那部分,方文傑對劉德偉說,他也知道這一招,叫奪命剪刀腳,是周星馳電影《逃學威龍》裏麵的一個招式。不過,劉德偉看著覺得不是很像,但由於自己的知識量不夠,他還是點頭認同了方文傑的看法。

比賽終究得有贏家,很不幸的是,李國禎輸了。他被阿拓的左勾拳用力一擊,倒在了地上。裁判跪下來開始倒數,與此同時,全場氣氛更加高漲,“阿拓萬歲”的字眼夾雜在各種叫喊聲中,跟著裁判一起喊:“10,9,8,7,6,5,4,3,2,1。”

李國禎輸了,很多時候都是如此,在最迫切需要奇跡的時候,往往奇跡不會發生。

比賽結束後,觀眾開始慢慢地離開座位,他們第二天會照樣按時上班打卡,除了滿地的煙蒂,還有空啤酒瓶能證明他們來過,整個場地看起來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方文傑走到賽場上,扶起了李國禎,沒有提比賽結果,或許這也是一種尊重。他先是自我介紹了一下,然後指了一下劉德偉:“這是劉德偉,郭忠仁的編輯。”

李國禎笑了一下,握著他們的手,好像失敗沒有發生過,說:“你們好,我是李國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