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作品集 > 深夜粥鋪

『簡體書』 深夜粥鋪

自編碼:1820613
商品貨號:9787559418586
作者: 大斯著,記憶坊出品,有容書邦發行
出版社: 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年05月

售價:HK$ 50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1、《深夜粥鋪》是作家、詩人、「ONE·一個」人氣作者大斯短篇小說集,也是她的第二本書。本書收錄8篇小說作品,包括廣為人知的《深夜粥鋪》《觸不可及》《超級瑪麗》等。 2、作者大斯曾留學法國,具有22國旅行經曆,所擁有的文筆能夠寫出特殊氣質的故事。大斯的小說,受到國外評論家、翻譯家歡迎,被介紹到國外,收錄本書的短篇小說《超級瑪麗》被翻譯成英文。 3、大斯發表於「ONE·一個」的作品獲得超高點讚和評論,由於她擅於寫精致的短句和情感細膩備受關注和人氣微博轉發。 4、大斯寫作風格兼具文學的感性與心理學的理性,擅長用細膩的筆觸與不落俗套的新穎比喻,來描寫微妙克製的情感,勾勒出電影般的畫麵感,小說情節動人又慟人。 5、《深夜粥鋪》是作者在出版了一部60萬字長篇小說之後,書寫的全新短篇小說集,新書《深夜粥鋪》必將更受歡迎。

內容簡介:

短篇小說集《深夜粥鋪》是作家、詩人、「ONE·一個」人氣作者大斯全新力作。書中收入的8篇小說作品,其中《超級瑪麗》被翻譯成英文。

本書收錄備受好評的《深夜粥鋪》《觸不可及》《牆另一側的女孩》《超級瑪麗》《聽見無聲》等小說作品。大斯文字情緒細膩,溫暖每個正在克製自己感情的人。

作者簡介:

大斯,小說家,詩人。

法國裏昂二大文學碩士。

旅行家,22國自助遊經曆。

懷舊主義者,“身高、胸圍、小臉”三無產品。

曾出版60萬字長篇小說《禦壞·殘花不敗》。

目錄:

深夜粥鋪

觸不可及

牆另一側的女孩

超級瑪麗

陌生女人的來信

親愛的朱利安

讓它發生

聽見無聲

後記:愛要如何老練豁達,愛要怎樣若無其事

內容試閱:

後記:愛要如何老練豁達,愛要怎樣若無其事





1



我賣粥,小砂鍋,也賣點豬腸粉,夜一到就開鋪。隻是一個很小的鋪麵,開在一個居民區的入口處不遠。我小的時候喜歡熬夜,長大後卻發現夜越來越難熬,像我這樣沒伴的人很容易感覺孤獨,所以在夜裏熬點粥,熬完了粥有人來喝,彼此聊聊天,也算是生活的慰藉。

我堅持買最新鮮的食材,力求把粥熬得誠懇正宗。瑤柱、冬菜、香菇、香菜一應俱全,黃鱔與蝦蟹落得足斤足兩,小沙煲架起來一排,我孤獨,我的粥熱熱鬧鬧。

小區裏的主婦對外麵的食物仿佛並不信任,她們經過時,臉上總帶著冷漠和不屑,頭顱高昂,目不斜視,黃色的燈光把她們的臉和身子照得明亮,我每晚都像旁觀著一場場模特走秀。我的粥鋪也就維持著不痛不癢、冷冷淡淡的樣子,光顧的多是對飲食要求不高,生活簡易的單身租客。

男孩是在約莫第二個月出現的。跟小區裏的那些主婦一樣,他先是目不斜視地直直走了過去,隨後遲疑了下,又轉身退了回來。“什麼粥?”問得很簡潔,語氣斯文。

“今天是黃鱔粥,新鮮的。”我回。

“哦,來一碗。”他把背包脫下來放在折疊桌麵上,麵朝我坐下。我探身把粥端給他,心也隨著桌麵上的影子,帶著影綽不定的曲折,往他的方向滑翔。我認得他。

他在廣場旁邊的日本拉麵店打工,令人印象深刻。進店時是他招待我和友人,笑容很爽朗,神情很羞澀,下巴有些許胡茬,身形健碩修長。在一個男人的形體上我發現了男孩青澀有禮的神情。他安排我們坐下,給我們點單,耐心,溫柔,他會微笑著盯著你,誠懇地對你問話,比起姿態,更像修養。我總是不自覺地盯著他,看他把別人領進來,看他歪著頭看著菜單認真地聽客人點單,看他微笑著朝客人確認和點頭,真是可愛極了。我要是再年輕十歲,估計會大張旗鼓地露出花癡的神態,但我現在隻適合感受臉頰悄悄的發燙。耳邊是友人的絮叨,我的腦子裏,卻是一片朦朧的暈沉。

命運多巧妙,重新見到他時,身份竟發生了置換,此時卻換由我來服務他。我的心從多年的沉悶、麻木中,突然又聞到了葷的味道。哦,或許是粥裏的黃鱔。我把碗放到那個男孩麵前時,他抬起頭,漠然地看了眼我:“謝謝。”便低頭打開筷子。

我盯著他,心裏突然暗了下去,有些失落和不安。是一個正常人獨自飲食的正常樣子,沉默的,手起頭傾的,但我卻感覺不正常。他很快便吃好,沉默地遞了錢,然後麵無表情地轉身離開。

太不對勁了,突然有點不甘心,有點焦急,有點疑惑,有點迫切,我情不自禁朝他的背影喚了一聲“哎你……”他停下腳步,回過頭,眼神是疑惑。我死死盯著那個男孩的臉,小心翼翼引導似的衝他笑了笑,“好吃嗎?”他愣住,然後恍然大悟的樣子,點了點頭,“哦……不錯啊。”我沒有得到我想要的東西,有些失望地看著他,卻勉強擠出一個笑容,“那下次再來啊小夥子!”他又點了點頭,轉身邁開腳步,緩緩湮沒在小區裏的暗處。

架子上還在用小火熬著的粥,突然發出了一聲“咕嚕”,像是某種回響。

沒有,他的臉上沒有一點笑容。有些疲憊,有些嚴肅,有機械性的禮節,但不是,不是那個在店裏笑意溫柔的他。一時間我懷疑自己認錯了人。

從那以後他偶爾會來,他點豬腸粉,我就多撒白芝麻和醬料,他點粥,我就撈足了料端給他,再附送幾個煮好的牛肉丸。他喝粥時,熱氣會騰騰地彌漫他的臉,叫人看不清神情。我最喜歡在這個時候看著他。他的臉和我的眼神一樣,朦朧且濕潤。多奇怪,隔著霧氣,反而感覺少了眼神的障礙。暗戀的時候是不是都這樣?明明那麼想要到達的心意,神情卻遮遮掩掩,怕被捕捉。

麵對我對他的特殊照顧,他一開始頗為尷尬,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久了便會用多一點的溫度來回報我,比如他後來過來,會叫我一聲:

“阿姨。”



2



我突然想起小時候父母親吵架,母親總是會血淚控訴說:“我可不是你家裏的阿姨,任你隨意使喚!”但我現在倒真希望是他家裏的阿姨。

可我怎麼就成為阿姨了呢?我一直以為我是我,是小時候姥姥牽著手給我買芋泥包子的我,是小學翻牆逃課趕回家看五點檔動畫片的我,是高三邊聽講邊把頭埋到課桌下麵偷吃零食的我,是大學時和暗戀的學長聊天時眼神發光的我。我是每一個記憶中新新鮮鮮的自己,可我怎麼會成了聽起來幹巴巴充滿保鮮劑味道的“阿姨”了呢?

我突然想知道,一朵新鮮的香菇莫名其妙地被製作成了幹貨的心情。

晚上回家邊脫胸罩邊聽到電視裏一個戴黑色寬簷帽的男人拿槍指著另一個男人說“這個女人你肯定認識,而且很熟”。我茫然地回過頭盯著發亮的電視屏幕,心想,“她是誰?”



3



就像身為一個機器人居然死於害羞,43歲的我居然會為20多歲的他心動,這未免有些離奇。不知是回光返照,還是心有不甘,心動需要一個合理的理由麼?

有一天剛下過雨,他從遠方的路口拐進來,拿著一把合而未係、濕漉漉的長柄傘,邊走邊漫不經心地舞擺,水珠揚起來,在路燈下破碎四散,水汽籠罩了他一身,就像一位披著露珠與霧水晨練歸來的劍客,朝氣蓬勃得理得所當然。

他就這樣走近我,坐下來,叫了一碗粥。

在沉沉的暮色中,有車輛緩緩駛進小區,下過雨的天氣空濛蒼白,隨著夜色慢慢轉變為淡灰色。在變化來到的時刻我並不會清晰地知道,我隻是隱約地意識到了罷了。我仿佛聽到一顆方糖融入了紅茶,那樣悄無聲息,帶著一點寡淡微甜的哀愁。那是曾經以為光榮退役了的少女心在蠢蠢欲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