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純真告別(全球三大暢銷小說之一,爆銷3000萬冊,橫掃80國)

『簡體書』 純真告別(全球三大暢銷小說之一,爆銷3000萬冊,橫掃80國)

自編碼:1820628
商品貨號:9787559617712
作者: 傑奎琳·蘇珊 著,馬愛農、蒯樂昊 譯,聯合讀創 出品
出版社: 北京聯合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18年06月

售價:HK$ 60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 原來我們用盡一生,隻為和心中的純真更晚一些告別。 ★ 一部友誼和人生的成長史詩。 ★ 與《飄》《殺死一隻知更鳥》榮並吉尼斯「全球三大暢銷小說」,火爆全球! ★ 《哈利波特》中文版譯者馬愛農獻譯,一字未刪。 ☆ 全球出版史的暢銷奇跡,爆銷30000000冊,橫掃80國,譯成30種語言出版!樹立暢銷書標準,遠超《追風箏的人》《螢火蟲小巷》《擺渡人》兩千萬的銷售量級。 ☆ 傑奎琳·蘇珊是第yi位3次連續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榜首的作者! ☆ 《時代周刊》、《紐約客》、《紐約時報》、《人物》、《名利場》、美國國家公共電台、Bookpage一致推薦的“百年好書”! ☆ 美國亞馬遜21世紀評選「人生必讀的100本書」!

內容簡介:

《純真告別》是出版史上的一個奇跡,上市僅6個月就銷售600多萬冊,創下吉尼斯世界之zui;總銷3000萬冊,獲評20世紀全球三大暢銷小說”;榮獲美國亞馬遜評選「人生必讀的 100 本書」 

安妮,一個獨立的女孩,善良堅定,是愛情的虔信者。那個曝烈夏日闖入她生命的英國氣質的男子身上,有她一生受困的真愛之謎。

詹妮弗,擁有睥睨一切的美貌,卻無法擺脫家庭的陰影。從青春懵懂的歐洲到生活安穩的美國,再到她功成名就的法國,她渴望完美的家庭和婚姻,卻一生流離。

尼麗,一個火焰一樣的女孩,擁有璀璨的天賦和嬌小身形不相稱的旺盛生命力。名利的焰火一次次綻放,她卻墜入無盡循環的寂寞和空虛。

在紐約這個巨大繁榮的命運舞台上,三個初出茅廬、白紙一張的年輕女孩,在夢想與現實的碰撞中各自成長。她們惺惺相惜,經曆幸福和誤解,zuizhong殊途同歸。無所謂對錯,所有人都為了自己的夢想和尊嚴在隱秘地拚搏。

原來我們用盡一生,隻為和心中的純真更晚一些告別。

本書曾被美國二十世紀福克斯搬上電影銀幕,同年被美國著名作曲家約翰·威廉姆斯改編成爵士音樂劇,小說、電影、音樂劇,都大獲成功。

“我無法相信這是虛構的故事,因為我確實見過這樣的女孩,她們是如此性感、迷人和脆弱。”這就是本書風靡全球、多次出版、長盛不衰的原因。

作者簡介:

傑奎琳•蘇珊(Jacqueline Susann),一生富裕,榮寵一身,充滿傳奇色彩。

作為小說家,她是美國出版界的傳奇人物。處女作《純真告別》(Valley of the Dolls)於1966年出版,先後被翻譯成30種語言,累計銷售逾三千一百萬冊。她也是diyi位連續三部作品榮登《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暢銷書排行榜首位的作者。



作為流行傳奇,她十八歲時隻身闖蕩紐約,獲得“費城zui美小姐”的稱號。演藝圈的生活給予蘇珊源源不斷的靈感,她以生動細膩的語言敘寫了zui為精彩曲折的故事,每一個在跌宕動人的故事中追尋的人物身上似乎都有她靈魂深處的影子。

因此,我們邀您對號入座。癡迷投入也好,冷靜觀望也罷,且玩味這一場友情、愛情與夢想起落的人生大戲。

內容試閱:

Anne 安 妮
—九四五年九月她到的那天,氣溫高達華氏九十度。紐約像個大蒸籠——像一頭憤怒的鋼筋水泥怪獸,猝不及防地被一股反常的熱浪襲倒了。但是她並不在乎這酷熱,也不介意那個被稱為時代廣場的娛樂場裏滿是雜物。她隻覺得紐約是世界上最令人激奮的城市。

職業介紹所裏那個姑娘微笑著說:“啊,對你來說不成問題,盡管你沒有工作經曆。所有的好秘書都能找到報酬豐厚的清閑工作。不過,說句實話,親愛的,如果我有你這副相貌,我就直接去找約翰·鮑厄斯或康諾弗了。”

“他們是誰?”安妮問。

“城裏的頂級模特兒介紹所就是他們開的。我真想做一個模特兒啊,可惜我個子太矮,也不夠骨感。而你正是他們想找的那種人啊。”

“我還是願意在事務所裏工作。”安妮說。

“好吧,但我覺得你真是太傻了。”她遞給安妮幾張紙,“給,這些都是很不錯的線索,不過你還是先去找亨利·貝拉米吧。他是演藝界的一位大律師。他的秘書剛剛嫁給了約翰·沃爾什。”看到安妮毫無反應,那姑娘又說,“可別告訴我你從來沒聽說過約翰·沃爾什!他獲得了三次奧斯卡獎,我剛從報紙上看到,他讓息影的嘉寶再次出山,還準備執導她複出後的第一部電影呢。”

安妮用微笑向姑娘保證,她再也不會忘記約翰·沃爾什了。

“現在你熟悉一下情況和你將要遇到的人。”那個姑娘繼續說,“貝拉米和貝婁——一家很有規模的事務所。他們跟各種各樣的大客戶打交道。還有邁娜,就是嫁給約翰·沃爾什的那個姑娘,她在長相方麵根本不能跟你相比。你不費吹灰之力就能逮到一個活生生的。”

“一個活生生的什麼?”

“男人……沒準兒還能成為丈夫呢。”那個姑娘又看了看安妮的申請表,“對了,你說你是從哪兒來的?是美國國內吧?”

安妮笑了:“勞倫斯維爾。就在科德角半島前端,從波士頓乘火車大約一小時就能到。如果我想找一個丈夫,我完全可以留在那裏。在勞倫斯維爾,每個人都是一畢業就結婚的。我願意先工作一段時間。”

“你居然舍得離開那樣一個地方?在這兒每個人都忙著找丈夫。包括我!也許你可以寫一封推薦信,把我送到那個勞倫斯維爾去呢。”

“你的意思是你隻想找個人嫁掉?”安妮感到很好奇。

“不是隨便找個人,是找一個能給我一件漂亮的海狸皮大衣、一個鍾點女工,並且讓我每天睡到中午才起床的人。而我認識的那些家夥,不僅想讓我繼續工作,還希望我一邊手忙腳亂地燒飯弄菜,一邊像穿著長睡衣的卡洛爾·蘭迪斯那樣嫵媚多姿。”看到安妮大笑,那個姑娘又說,“好吧,你會明白的。等到你跟城裏的幾個多情男子打交道後,我打賭你會趕緊搭上最快的列車逃回勞倫斯維爾去。可別忘了半路停下來把我也捎上啊。”

她永遠不會再回勞倫斯維爾!她不是簡單地離開勞倫斯維爾——她是逃出來的,逃脫與勞倫斯維爾某個正派小夥子的婚姻,逃脫勞倫斯維爾的那種安分守己、循規蹈矩的生活。她母親一輩子過的就是這種循規蹈矩的生活。她外婆也是。在同一幢循規蹈矩的大房子裏。在新英格蘭,一個體麵的家庭世世代代都生活在那樣一幢房子裏,住在裏麵的人,情感也是循規蹈矩的,被壓抑在所謂的“禮儀”吱嘎作響的鐵鎧甲之下,幾近窒息。

(“安妮,淑女從來不大聲地笑。”“安妮,淑女從來不在大庭廣眾之下掉眼淚。”“可是這不是大庭廣眾,媽媽,我是在廚房裏,在你麵前哭。”“淑女隻能偷偷地掉眼淚。你不是個小孩子了,安妮,你十二歲了,艾米姨媽也在廚房裏呢。去,到你自己的房間去。”)

不知怎的,勞倫斯維爾的影響竟然追著她到了拉德克利夫。哦,那裏的姑娘大聲說笑,痛痛快快地掉眼淚,嘰嘰喳喳地聊天,盡情享受著人生的“快樂”和“憂愁”。可是她們從來不邀請她進入她們的世界,似乎她身上帶著一個大招牌,上麵寫著:“避開。我是冷漠內斂的新英格蘭人。”她越來越退縮進書本裏,她在書裏發現一個不斷重複的模式:似乎她接觸到的每一位作家最終都逃離了他出生的那座城市。海明威經常在歐洲、古巴和比米尼島三地輪流居住。才華橫溢但精神備受困擾的菲茨傑拉德,也跑到國外去生活。就連臉膛紅潤、身體粗壯的辛克萊·劉易斯也在歐洲找到了浪漫和激情。

她要逃離勞倫斯維爾!就是這麼簡單。她在大學高年級做出決定,並且在複活節放假期間向她的母親和艾米姨媽宣布了這個決定。

“媽媽……艾米姨媽……等我念完大學,我要去紐約。”

“那地方太糟糕了,不適合度假。”

“我打算在那裏生活。”

“這件事你跟威利·亨德森商量過嗎?”

“沒有,幹嗎要跟他商量?”

“可是,你們倆從十六歲起就在一起,大家都斷定——”

“就是這個問題。在勞倫斯維爾,一切都被大家斷定了。”

“安妮,你的聲音太高了,”母親心平氣和地說,“威利·亨德森是個很不錯的小夥子。我跟他的爸爸媽媽一起上過學。”

“可是我不愛他,媽媽。”

“男人都是不能愛的。”這句話是艾米姨媽說的。

“你不愛爸爸嗎,媽媽?”這不是一個問句,簡直是一種譴責。

“我當然愛他。”母親的聲音變得惱火了,“艾米姨媽的意思是……咳……男人是不一樣的。他們考慮問題、做事情的方式都跟女人不一樣。就拿你父親來說吧,他是一個很難讓人理解的男人。他情緒衝動,喜歡喝酒。如果他娶了另外一個女人,結局可能會很悲慘呢。”

“我從來沒看見爸爸喝酒。”安妮維護父親。

“當然沒有。有禁酒令呢,而且我從來不讓家裏有一滴酒。我沒讓他的壞習慣站住腳,就把它給消滅了。哦,起初他許多方麵是很野蠻的——你知道的,他的奶奶是法國人。”

“拉丁人總是有點兒瘋瘋癲癲。”艾米姨媽讚同道。

“爸爸一點兒也不瘋癲!”安妮突然希望能夠多了解父親一點兒。似乎是很久以前……那天,他身子一晃,仆倒在地,就在這間廚房裏。她當時十二歲。父親一句話也沒說,隻是悄無聲息地癱倒在地板上,悄無聲息地死去了,甚至沒等醫生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