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文学 > 青春文學 > 東野圭吾:學生街的日子

『簡體書』 東野圭吾:學生街的日子

自編碼:1820672
商品貨號:9787544293723
作者: (日)東野圭吾
出版社: 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 2018年10月

售價:HK$ 59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學生街的日子》是東野圭吾迄今僅有的一本將自己的青春回憶寫成的長篇小說,中文簡體初次出版,東野圭吾青春告別之作,用懸念寫出每個人餘韻悠長的青春,寫出青春特有的迷茫與成長 凶手落網了,但故事還遠遠沒有落幕,充滿轉折的案件偵破背後,暗藏的幽微人性更加震撼人心 隻有東野圭吾才能寫出《學生街的日子》這樣的小說,情節充滿懸念,不斷反轉,出乎意料之外卻又在情理之中,同時整本書完成度極高,有始有終一氣嗬成 “在這條學生街上,我身邊的人似乎都有秘密……” 入圍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我讀大學時旁邊的街區就是《學生街的日子》裏的原型,也許那裏是我留下回憶zui多的地方。當時一想到自己將成為上班族,每天穿著西裝擠在滿員的電車裏,就感到毛骨悚然。我心中隻希望這一天晚些到來,能拖延一刻是一刻。——東野圭吾

內容簡介:

《學生街的日子》是日本作家東野圭吾的長篇小說,中文簡體初次出版,入圍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凶手落網了,但故事還遠遠沒有落幕——《學生街的日子》具備東野圭吾小說特有的魅力,情節充滿懸念,不斷反轉,出乎意料之外卻又在情理之中,同時又完成度極高,有始有終一氣嗬成。《學生街的日子》還是東野圭吾的青春告別之作,用懸念寫出每個人餘韻悠長的青春,那種特有的迷茫與成長。東野曾說:“我讀大學時旁邊的街區就是《學生街的日子》裏的原型,也許那裏是我留下回憶zui多的地方。當時一想到自己將成為上班族,每天穿著西裝擠在滿員的電車裏,就感到毛骨悚然。我心中隻希望這一天晚些到來,能拖延一刻是一刻。”

內容梗概:大學畢業後,光平在學生街上打工為生。同事鬆木幾天沒來上班,他前去查看,發現鬆木已被刺身亡。他正準備報警,電話突然響了,一個女人“喂”了一聲。他覺得有些耳熟,但來不及思考,大喊“快報警”,對方立刻掛斷了。

幾天後,光平按約定來到女友廣美的公寓,發現廣美被刺死在電梯裏。更奇怪的是,鬆木生前對一本偶然看到的科學雜誌很感興趣,那本雜誌此時卻出現在廣美家中。光平猛然意識到,身邊看似親近的人其實都藏著秘密,而他對此一無所知。

作者簡介:

東野圭吾

日本作家。

1985年,《放學後》獲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開始專職寫作;

1999年,《白夜行》領銜年度周刊文春推理小說榜,《秘密》獲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獻身》同時獲得第134屆直木獎、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並領銜年度三大推理小說排行榜;

2008年,《流星之絆》獲第43屆新風獎;

2009年出版的《新參者》領銜年度兩大推理小說排行榜;

2012年,《解憂雜貨店》獲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獎;

2014年,《祈禱落幕時》獲第48屆吉川英治文學獎。

目錄:

第一章墮胎賭徒謀殺

第二章妹妹警察密室

第三章聖誕樹開球皮夾克男人

第四章揭秘對決逆轉

第五章陵園教堂再見

內容試閱:

從MORGUE往南走片刻,再從十字路口往西走五分鍾,就到了鬆木住的公寓。公寓麵對一條窄路,路上亂七八糟地停著很多車。

公寓旁還有一個小公園,說是公園,其實隻有秋千、滑梯和沙坑。公寓是混凝土結構,牆上遍布裂紋。總共有兩層樓,樓梯的扶手鏽跡斑斑,讓人不敢觸碰。不知為何,明明昨夜沒有下雨,樓梯卻髒兮兮、濕乎乎的。

光平小心地繞過樓梯上的水窪,來到二樓。離樓梯最近的一戶便是鬆木的住處。光平有節奏地敲敲門。

沒有回應。

果然不在家。各個房間的窗戶從路邊都能看到,鬆木的房間並沒有亮燈,從門側的廚房窗戶裏也看不到一絲光亮。

光平有些失落,試著又敲了敲門,確認沒有回應後,順手扭了一下門把手。當然,門肯定會是鎖著的——“咦?”光平不禁叫了一聲。門把手居然轉了一下。他又試著順手一拽,門竟然輕輕地朝外打開了。“鬆木。”光平拽開一道十厘米左右的門縫,試探著朝屋內喊。還是沒有任何回應。

光平打開門,直接走了進去,伸手摸索到開關,打開電燈。熒光燈像猶豫了一下,閃了閃,隨即把白色的光灑滿了房間。進門後是一個帶小廚房的三疊大的房間,熒光燈就吊在這間屋子裏,再往裏走則是一個四疊半大的房間。

鬆木俯臥在這四疊半的房間裏。

光平發不出聲音,手腳也無法動彈。不知為何,他怕得要命,怕自己會做出什麼舉動來。裏間光線昏暗,鬆木的樣子也很模糊,但憑直覺,他依然能感到事情非同尋常。眼睛逐漸適應了黑暗,眼前的事物也變得清晰起來,光平的心跳卻在加快,喘息也如同餓極了的狗一樣越來越粗重。

鬆木的後背上插著什麼東西。淺色的毛衣被染紅了,恐怕是他自己的血染的吧。

打電話……光平轉動著僵硬的脖子,尋找電話,發現就在一旁。

他把手伸向聽筒,就在這時,電話突然響了。

心髒仿佛被人從內側踢開了,光平差點叫出聲來。他用顫抖的手抓起聽筒。

“喂?”一個聲音傳來。

光平充耳不聞,隻是自顧自地說道:“趕快報警!鬆木被殺了!”

當他緩過神來,聽筒中已響起嘟嘟的忙音。對方究竟是什麼時候掛斷的,他完全不記得。

這沒有讓光平的心神穩定下來。他咽了口唾液,慢慢地做了個深呼吸,然後仔細地按下電話鍵:一,一,最後是零。光平聽著電話呼叫的聲音,再次凝視起鬆木的屍體。

鬆木為什麼會被殺?直到現在,這個疑問才終於開始占據他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