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教育 > 家庭教育 > 稻盛和夫:母親的教誨改變我的一生

『簡體書』 稻盛和夫:母親的教誨改變我的一生

自編碼:1820687
商品貨號:9787519444822
作者: (日)稻盛和夫 譯 者:鄧超;雙螺旋文化出品
出版社: 光明日報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年10月

售價:HK$ 47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稻盛和夫的家教對他一生企業經營的影響。三歲看老的東方哲學在*企業運用的真實案例。 稻盛和夫首部家教勵誌大作,首度向世人全麵親述母親的教誨如何改變他的一生,奠定自身的成功。 經營之聖稻盛和夫獻給所有父母的一堂“心法”教育課。從“愛哭的熊孩子”到享譽世界的創業傳奇人物,10個關於孩子成長的人生哲學,告訴孩子真正成功的起點。 季羨林、馬雲、王石等推崇的稻盛和夫的作品。 稻盛和夫(北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曹岫雲傾情作序並審校! 知名管理哲學家王育琨、清華大學教授蔣勁鬆、知名心理學家智然聯袂寫序推薦! 在本書裏,稻盛和夫講述的不是他自己如何成功,而是他母親如何教育他讓他不斷走向成功!提供給萬千處在子女教育焦慮中的父母,切實可行的方法!具有真實可信的信服力!告訴萬千父母,家庭教育要回歸本質,父母做好你自己,孩子自然成才。 對稻盛和夫來說,一路走來,深受幼時母親教誨的感化,因此奠定的人生哲學,讓他在人生轉折點總能選擇正確的道路,而不至於迷失方向,從而成長為 “經營之聖”。 從“鼻涕蟲”到“孩子王”,中間經曆了什麼? 母親兼具著不可能同時存在於一個人身上的兩種品質是什麼? 稻盛和夫為何把母親奉為“神明”? 母親的武士精神和經商頭腦,帶給少年時期稻盛和夫怎樣的影響? 27歲創建京瓷毫無經驗前路迷茫,信奉父母“堅持正確的做人法則”獲得成功! …… 本書也可以看做一本家教領域鼓舞人心的心靈勵誌書,以稻盛和夫自身的經曆告訴無數父母,*為平凡的母親,可以教出非凡成功的孩子!很具有現實意義和普世價值,為嘔心瀝血拚了命為孩子買學區房、報無數上輔導班的父母,提供了另外一種更具操作性的選擇和方案! “對我來說,母親究竟是怎樣的存在呢?她到底給我的人生帶來過哪些影響?我深深喜愛的母親教會我的事,時至今日我依然銘記於心。” ——稻盛和夫

內容簡介:

《母親的教誨改變我的一生》,這是經營之聖——稻盛和夫獻給所有父母的一堂“心法”教育課。在書中,稻盛和夫深情談論家庭對他的塑造和影響,明確指出他成功的真正根源是母親教給他的“利他”與“鬥魂”,同時他結合自己在成長時期閱讀到的中國古籍《了凡四訓》中“存善念,從善行”的論點提出:人有兩顆心,一顆是被“獨善其身”的利己欲望充滿的心,另外一顆“心”,就是“想要助人、善待所有人”的“利他之心”。他還告訴在人生即修行的過程中,每個孩子的心靈從小都是需要看管和照顧的。

 

《母親的教誨改變我的一生》用稻盛和夫10個關於孩子成長的人生哲學,告訴孩子真正成功的起點,值得家長用心去感悟。

 

  小時候的稻盛是個害羞、膽小、愛哭的小孩,很喜歡黏著母親。常常一覺醒來看不到媽媽就大哭,一哭就可以哭上三個小時,在街頭巷尾非常出名。隻要街坊鄰居一聽到稻盛的哭聲,就會說“那個哭三小時的和夫又開始了”。

 

  母親對愛哭的稻盛不會因此特別溺愛,或是討厭。對家中的孩子總是打從心底的關愛,不管是否有時間跟孩子們相處,總是處處留心孩子的成長,讓孩子們感受到她的愛,引導孩子們往好的方向前進。而這也就是稻盛和夫深刻感受到,日後一直對外講述的“以心傳心”的觀念。

 

“孩子是看著父母的背影長大”這句話正可從稻盛和夫身上得到驗證。

 

   稻盛和夫過了60歲後愈常回想起跟母親生活的種種,以及母親的身教言教所帶給他的影響。每每回想起母親,心裏總是滿滿的感謝。對稻盛和夫來說,一路走來,深受幼時母親教誨的感化,因此奠定的人生哲學,讓他在人生轉折點總能選擇正確的道路,而不至於迷失方向。

作者簡介:

稻盛和夫

影響世界的實業家、哲學家。

兩大500強企業的創辦人,日本“經營之聖”。

曾經用3年的時間拯救了岌岌可危的日航,創造了世界企業經營史上的奇跡。



1932年出生於日本鹿兒島,1955年畢業於鹿兒島大學工學部。1959年創辦京都陶瓷株式會社(現在的京瓷公司),1984年創辦第二電信株式會社(現名KDDI,為日本第二大通信公司),這兩家公司都進入了世界500強。在日本四大“經營之聖”(另三位分別是鬆下公司的創始人鬆下幸之助、索尼公司的創始人盛田昭夫、本田公司的創始人本田宗一郎)中,他是年齡最小也是目前唯一在世的一位。



2010年2月1日,78歲的稻盛和夫在全世界的注目下正式出任破產重建的日本航空公司董事長。在運用了稻盛和夫的經營哲學後,奇跡很快出現。到2010年11月,日航的盈利已達1400億日元,全世界為之驚歎。

目錄:

推薦序一 愛的哲學 Ⅰ

推薦序二 母親即神明 Ⅶ

推薦序三 家庭教育的神奇力量 Ⅺ

推薦序四 根深業茂 ⅩⅤ



序章 溫暖至今的小豆粥 1

第一章 從鼻涕蟲到孩子王

從鼻涕蟲到孩子王 8

一哭就三小時的“熊孩子” 17

幫派領導的誕生 34

賣和服的母親 41

賣紙袋的小男孩 48



第二章 從父母那裏繼承來的東西

相得益彰的夫婦二人 64

士族身上的木刀氣概 79



第三章 “正確做人法則”之基礎

判斷基準之根本 96

心靈狀態決定現實世界 100

命運之路靠自己開辟112

利他之心 124

若能再見母親一麵 133



第四章 京都大和之家

為了那些心頭背負傷痛的孩子 140

注重員工的幸福感 150



第五章 應該教會孩子們的事

願望能夠實現 158

如何將“願望”轉化為現實167

最終篇 “母親”即“神明” 179

內容試閱:

一哭就三小時的“熊孩子”

真正的接納



在我的記憶中,母親從未聲色俱厲地訓斥過我。我努力想要回憶起來,但隻能說真的一次都沒有。



雖然總聽人說,從小成長於優秀的母親的嚴格教育之下,所以母親的教誨至今仍是自己的精神食糧,但我的母親絕對不屬於這一類型。



我的母親所做的,隻有日複一日開朗樂觀地麵對生活,真實地把自己勤奮努力的樣子展示給孩子們,並且用她那無與倫比的愛守護自己的兒女。



但母親也不是毫無原則地縱容我們。隻要是違背做人原則的事,母親一定會嚴肅指出並嚴令禁止。她從不一味溺愛我們。



那兩隻小兔子,也不是我一要就立馬買給我的,而是在狠狠反對之後才答應的,並且最終因為我沒有按約定好好照顧小兔子,也冷靜地批評了我。



但是母親通常都會接受一切結果。就像無論她多麼忙碌,都會耐心照顧好我買回來的兔子。



做錯事情時,母親會嚴厲地批評我們,但她絕對不會放棄自己的孩子,對綽號“三小時鼻涕蟲”的我也是一樣。明明是一個讓人操碎了心的孩子,但她絕不會冷漠地對我或不願帶我出去。



如果是普通的母親,麵對一個為了得到自己的關注和照顧大哭大鬧,甚至踢隔扇踢拉窗的隻知道撒嬌的孩子,一般都會厲聲斥責或狠狠責備吧。但我的母親完全不會這樣,她隻會一邊口中說著“真是個煩人的孩子”,一邊接納這樣的我。



我想,正是母親這樣的教育方式,不僅以巨大的安全感陪伴我度過了整個童年階段,時至今日也依然是我巨大的精神支柱。



我是家裏七個孩子之一,母親從未過分溺愛我,或偏心於我。但我深信自己是被深深的母愛包裹著長大成人的。而且我也相信,其他兄弟姐妹們也有一樣的自信。





即使不能常伴身旁



雖然我一直是被母親深愛著長大的,但並非因為母親“始終都陪在我的身邊”。



毋寧說母親常常不在我身邊,以至於我不得不使出“三小時鼻涕蟲”的絕招強行吸引她的注意。但是即使使出了這一絕招,也經常被放任不管。



前麵多次提及,我的母親是非常忙碌的。除了幫助父親處理印刷廠的事務之外,還要分配工人和女傭進行工作,另外還有七個必須照顧的孩子。



無論她忙得多麼焦頭爛額,無微不至的母愛總會時刻縈繞在我的周圍。從這一點來看,也許所謂的母愛,並非是一定要每時每刻都 陪在孩子身邊才能被感受到的情感。也許像我母親這樣,反而是在沒有很多時間陪伴孩子的情況下,才付出了真正熾熱的愛吧。



隻要母親的心裏時時牽掛著我們,愛著我們,有一顆溫柔守護孩子的心,即使和孩子接觸的時間少之又少,也一定能引導孩子走向正確的人生方向。



如今,我們迎來了物質富有的年代,我卻擔心越來越多的父母無法再用心地教孩子——“愛”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



我雖然自小任性,但到了小學三年級的時候,身體也長大了,搖身一變成了“孩子王”,幾乎每天放學後都會帶上四五個孩子回家。



我記憶猶新的是,在八疊間的那張大桌子上,幾乎隨時都擺放著四五份點心。



有時是十個左右蒸番薯,有時隨意放著一些粗糧點心,等等。



明明應該很忙碌的母親,卻總能掐著我從學校回來的時間為我和同伴們準備好這些零食,而且每天如此,從未間斷。



當時的我認為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如今回想起來,能堅持日日為我們準備這些,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母親雖然並沒有時時刻刻陪在我身邊,但對我的關心一直都在。



那些悉心擺在桌上的點心,像某種象征一樣銘刻在我的記憶之中。





士族身上的木刀氣概



薩摩的鄉中教育



我出生的鹿兒島,過去的薩摩藩,在曾經長達七百年的時間裏都處於島津氏的管轄之下。



島津氏為了把家臣的子弟培養成薩摩武士,製定了“鄉中教育”製度。隨著時間的流轉,薩摩變成了鹿兒島,但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這裏的男子教育還殘留著“鄉中教育”之流的風氣,像空氣一樣揮之不去。



男尊女卑的思想,現在想來是不可思議的,但那時卻如真理一般存在,連用盆洗衣服或用竹竿晾衣服,都一定會按性別分開。



與之相應地,男子被認為是“到危急關頭可為國征戰,英勇捐軀”的存在,男子們也對自己的使命心中有數。



西鄉隆盛和太久保利通也是接受過“鄉中教育”的薩摩男子。



西鄉隆盛是我衷心敬佩的一位人物。隆盛的為人之道、生存方式、思維方式等都對我產生過巨大影響。



我認為西鄉隆盛是一位十分卓越的領導者。他擁有絕妙的人生哲學,對他人懷有深沉的愛,對國家的發展之道也留下了許多意味雋永的言辭,無論是他的朋友還是敵人,都對他尊敬有加。



京瓷集團的社訓“敬天愛人”,就出自西鄉隆盛之口。





有本事跟我打



如前所述,我們一家所居住的工廠,位於被稱為“島津住宅”的島津藩時代以來的武士家住宅區內。



我尚且年幼時,也就是昭和初期,那一帶依然殘留著薩摩藩的風氣和封建社會的階級思想。



我還記得那時在學校的簽到簿上,還有一欄專門區分“平民”或“士族”。從前在薩摩時期,人們認為“沒有士族,就沒有薩摩藩”,那時也依然殘留著這樣的舊風氣。



我的父母都出身於鄉下,自然不是士族。但由於在印刷業也算是小有成績,所以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買入了這裏的房屋。



我們家周圍全是島津家時代武士的宅邸,他們有著身為士族的驕傲。所以不難想象,當得知附近搬來了一家出身鄉野的人經營的印刷廠,他們會有什麼樣的排斥……恐怕母親和鄰裏相處時也背負著巨大的心理壓力吧。



我卻一直納悶,為什麼附近每個朋友家裏都有刀,而我家卻沒有呢?雖然我一直對朋友說“我是士族”,但祖先的名字和族譜等具體證據一個都拿不出來。因此,我的內心也焦躁不安。



在這些人中,也有人把我當作“最下級武士之子”而百般輕視,對此別提我有多憤懣了。我體內那股不服輸的勁兒,應該也源於這些經曆。



有一件事,雖然現在記不清是哪個親戚講的,還是直接從父母那裏聽說的,總之我記憶非常深刻。



那時父親和母親剛成婚,父親最小的弟弟還在上小學,一直和我們住在一起。一天,父親這個最小的弟弟滿臉是血地回到了家。



在離我家兩條街左右的地方,住著一個在舊製七高上高中的學生。聽說父親的弟弟在那個學生家附近玩鬧時,那個七高的學生大嚷著:“吵死了,我都沒法學習了!”話音未落就衝了出來,朝他臉上瘋狂毆打。



一聽完這事,母親毅然決然地讓父親去和對方理論。



但父親天性敦厚,隻知道不斷斥責自己的弟弟,說:“一定是因為弟弟吵得特別厲害!”



母親左等右等,終於還是沉不住氣了,就自己拎起了一把木刀,牽起叔叔的手衝進了對方家中。



一進玄關,母親就大吼一聲:“喂,給我出來!”然後提高嗓門衝那個七高的學生抗議道,“上著七高這麼好的學校,應該是既有教養又有學識,竟然因為一個小孩子隻是玩鬧了一下就把他給打成這樣,算什麼本事!簡直不可理喻!有本事來跟我打。”



每當想起此事,內心的激動都會不自覺地湧出,讓我對母親刮目相看。



那個待人溫柔、一次都沒有罵過我們兄弟姐妹的母親,到底是怎麼說出那樣的話的呢?



這個故事說明了母親所具備的強烈的正義感和勇敢之心。我想,背後一定不止這一件事。



這個七高學生家裏是開郵局的,想必他家裏一定是曆史悠久。而且住在島津住宅一帶,當然也是出身士族。



母親此舉,恐怕除了出於弟弟被人打的憤怒之外,還摻雜了其他情感。一定是一想到在小叔子被打時,那個七高學生冷漠的態度和所說的那些歧視性的盛氣淩人的語言。



這背後還有一點原因,就是母親平時因為自己所受到的歧視而心懷憤怒。



生來溫柔又重感情的母親能說出那樣的話,一定是由於母親體內蘊藏著強烈的正義感。母親無法容忍階級歧視和違背道理的事情。她就是這樣一個對於此類事情有著極度潔癖,會奮不顧身起身反抗的人。



而我則完全遺傳了這一點,對於不合理、不講理的事情,極其厭惡。這也從最初一直支撐我至今。





母親的武士精神和經商頭腦



我自己也有這樣的記憶。



上小學之前,我一直膽小懦弱,可上小學之後,和朋友打架回到家的情況就越來越多。



當我在打架中輸了,受了傷,或哭著回家時,母親一定會開口問我理由。如果我回答說:“我覺得自己是對的,所以和對方吵了起來,可最後還是輸了。”母親一定會責備道:“既然覺得自己是對的,為何要哭著回來?”



而且她一定會就近找一個靠在牆上的笤帚或別的東西塞給我,邊塞邊說:“再去把對方打一頓!”然後就要把我趕出門。要是我猶豫一下,就會被她敲腦袋。



當時的鹿兒島,還殘留著男尊女卑的風氣。據說有很多家庭對外宣稱是男人當家,在外麵尊重男人,但其實有很多妻子個性強勢,在家庭內部握有實權並一手掌管家事。也許我母親就是一個這樣的典型。



對孩子也一樣,母親要求我們盡量去挑戰對手。雖然身為女人,但可以說母親身上也有著“武士精神”。



不僅如此,正如我之前所寫的,母親還具備超乎常人的經商才華。比如她曾想過買一些空房以備不時之需,在戰後的混亂期致力於黑市上物物交換的生意。可以說,在經商頭腦和行動力上,母親要比一味謹慎行事的父親高明得多。



在家裏經濟窮途末路的時候,母親也會要求孩子們幫助做生意。在我的母親身上,兼具著那時的鹿兒島不可能同時存在於一個人身上的兩種品質——“武士精神”和“商業才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