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现代/当代/都市小说 > 神嫖(莫言短篇小說精品係列)

『簡體書』 神嫖(莫言短篇小說精品係列)

自編碼:1820788
商品貨號:9787533955601
作者: 莫言
出版社: 浙江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9年05月

售價:HK$ 50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神嫖》收錄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創作的16篇短篇小說,是“莫言短篇小說精品係列”的第四本。這些作品包括初戀》《奇遇》《辮子》《金鯉》《夜漁》《魚市》《地道》《地震》《天才》《良醫》《神嫖》《飛鳥》《糧食》《靈藥》《鐵孩》《翱翔》。這些故事中融入了神話傳說、民間故事和奇幻想象,以寓言的方式記錄了中國社會,書寫著隱微的人性和深刻的心靈史。大江健三郎曾評價稱:“如果在世界上給短篇小說排出前五名的話,莫言的應該進去。”

作者簡介:

莫言,山東高密人,2012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是中國首位榮獲這項世界級文學大獎的作家。

主要作品有:《紅高粱家族》《天堂蒜薹之歌》《酒國》《豐乳肥臀》《檀香刑》《四十一炮》《生死疲勞》《蛙》等長篇小說十一部,《姑奶奶披紅綢》《我們的荊軻》等劇作多部,《透明的紅蘿卜》《白狗秋千架》《與大師約會》《戰友重逢》《師傅越來越幽默》等中短篇小說一百餘部,以及散文隨筆集、演講集多部。作品被譯為英、法、德、意、日、西、俄、韓、荷蘭、瑞典、挪威、波蘭、阿拉伯、越南等五十餘種語言,在世界文學中產生廣泛影響。

除了諾貝爾文學獎,莫言及其作品曾經獲得的其他重要獎項包括:大家•紅河文學獎、馮牧文學獎、茅盾文學獎、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傑出成就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紅樓夢獎、聯合文學獎、汪曾祺華語小說獎等國內文學大獎,以及法國Laure Bataillon(儒爾•巴泰庸)外國文學獎、法蘭西文化藝術騎士勳章、意大利Nonino(諾尼諾)國際文學獎、日本福岡亞洲文化大獎、美國紐曼華語文學獎、韓國萬海文學獎、阿爾及利亞國家傑出獎等國際重要獎項。

目錄:

初戀/001

奇遇/016

辮子/021

金鯉/039

夜漁/046

魚市/059

地道/075

地震/090

天才/105

良醫/120

神嫖/130

飛鳥/145

糧食/163

靈藥/180

鐵孩/195

翱翔/212

內容試閱:

初戀

我九歲那年,已是小學三年級學生了。

班裏的學生年齡距離拉得很大,最小的是我,最大的是杜風雨,他已是個十六歲的小夥子了。他的個頭比我們班主任還要高;他臉上的粉刺比我們班主任臉上的還要多。很自然地,他成了我們班上的小霸王。更由於他家是響當當的赤貧農,上溯三代都是叫花子,他娘經常被學校裏請來作訴苦報告,鼻涕一把淚一把地說如何冒著大風雪去討飯,又如何在風雨之夜把杜風雨生在地主家的磨道裏,我們班主任家是富裕中農,腰杆子很軟,所以,麵對著根紅苗正、橫眉立目、滿臉粉刺的無產階級後代的胡作非為,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我們的教室原先是兩間村裏養羊的廂房,每逢陰雨潮濕天氣就發散羊味。廂房北頭的三間正房是鄉裏的電話總機室,有很多電線從窗戶裏拉出來,拴在電線杆子上,又延伸到不知何處去,看守電話總機的是一個操著外地口音的年輕女人。她的臉很白,身體很胖。那時我並不知道什麼是沙發什麼是麵包,但村裏的一個老流氓對我說看電話女人的奶子像麵包肚皮像沙發。她有兩個女孩,模樣極不相似。村裏的光棍兒見了她們就說:“大平小平,我是你爸。”兩個女孩起初很乖地呼光棍兒爸爸,後來不呼了。後來光棍兒再自封為爸爸時,兩個女孩便像唱歌一樣喊:“操你的親娘!”看電話女人家裏出出進進著許多穿戴整齊的鄉鎮幹部,我們在課堂上,聽到調笑聲從總機房裏飛出來。我隱約感到,那裏邊有很多美好的事情。有一天晚上,我去同學家看小貓,路過總機房,看到窗外站著一個人,走近發現那人是班主任。

我不知道為什麼總讓我們那位年輕的、滿臉粉刺的班主任不滿意,他經常毫無道理把我揪出教室,讓我站在電話總機房外的電線杆下罰站,一站數小時,如果是夏天,必定曬得頭昏眼黑,滿臉汗水。

班裏隻有兩個女生,一個是我叔叔的女兒,另一個姓杜,叫什麼名字忘記了。她的雙腳都是六個趾頭,腳掌寬闊,像小蒲扇一樣,我們叫她六指。六指長得不好看,還有偷人鉛筆橡皮的小毛病,家庭出身也不算好,在班裏很受歧視。我猜想我和六指是最被班主任厭惡的學生了,所以他把我和她安排在一張課桌前,坐在一條板凳上。雖然我和六指個頭最矮,班主任卻讓我們坐在最後一排。

與六指同坐一條凳上,我感到十分恥辱,心裏的難受勁兒無法形容,而杜風雨這個鱉羔子硬說我跟六指坐一條凳子要成為夫妻了。我當時並不曉得自己長得比六指還要醜,讓我與她同坐一凳已是奇恥大辱,再讓我與她成夫妻,簡直是要了命!我的淚水嘩嘩地流出來,我哽咽著大罵杜風雨,杜風雨揮起拳頭,在我頭上擂,就讓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坐在地上哭著,沒聽到上課的鈴聲敲響,卻看到班主任牽著一個頭發上別著一隻紅色塑料蝴蝶形卡子,上身穿一件紅方格褂子,下身穿一條紅方格褲子的女孩走了過來。

班主任端著一盒彩色粉筆,夾著一根教鞭,牽著女孩的手,徑直朝教室走,好像根本沒看到我的醜臉也沒聽到我的嚎哭,可是他身邊那個漂亮女孩卻很認真地看了我一眼。她的眼睛是那樣的美麗,漆黑的眼仁兒,水汪汪的,像新鮮葡萄一樣。她看我一眼,我的心裏頓時充滿說不清楚的滋味,竟忘了哭,癡呆呆地沉醉在她的眼神裏。

班主任牽著女孩走進教室。我癡想了一會兒,站起來,用衣袖子擦擦鼻涕眼淚,戰戰兢兢溜進教室去了。班裏同學們都用少有的端正姿態坐著,看著黑板前麵的班主任和那個女孩。我悄悄地坐在六指身邊。我看到班主任凶惡地剜了我一眼,那個女孩,又用那兩隻美麗的眼睛,探詢似的望了我一下。

班主任說:“同學們,這是我們班新來的同學,她的名字叫張若蘭。張若蘭同學是革命幹部子女,身上有許多寶貴的品質,希望大家向她學習。”

我們一齊鼓掌,表示對美麗的張若蘭的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