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玄幻/科幻/魔幻小说 > 鬼吹燈Ⅱ之八:巫峽棺山(大結局)

『簡體書』 鬼吹燈Ⅱ之八:巫峽棺山(大結局)

自編碼:679529
商品貨號:9787539629155
作者: 天下霸唱
出版社: 安徽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08-04-01

售價:HK$ 48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深夜月色空寒,灑向遠方山巒。在陰暗的東南,把蠟燭點燃;看鏽跡斑斑,時間凋殘。寂寞千年銅解金棺,詭異石階無盡的環,誰會管它風雲變幻;凝望沙漠胡楊枯幹,觸摸殘損古城牆磚,誰會管它小徑彎彎。永恒流逝慢慢,總有一天風清雲淡。昨天成為故事流傳,縱使人間浩瀚,燈滅人亦不散。

內容簡介:

  考古學家孫教授深夜潛入博物館,被胡八一發現。無可奈何之下,孫教授逐漸表露心跡:他多年研究發明,四川的確有明代觀山太保修築的地仙墓。觀山太保靠盜墓發家,將所盜之異寶悉數埋藏於地仙墓中,此墓就好比是一座“古墓葬博物館”。孫教授一輩子懷才不遇,總想在考古界做出驚天之舉,找到地仙墓一定能讓他揚眉吐氣。   既然地仙墓中藏盡天下異寶,一定有救人性命的丹鼎。眾人正苦於無從下手,哪知孫教授酒後吐出一段關於地仙村的民諺:“好個大王,有身無首;娘子不來,群山不開;燒柴起鍋,煮了肝肺;鑿井伐鹽,問鬼討錢;鳥道縱橫,百步九回;欲訪地仙,先找烏羊……..“   這段民諺就像一位向導,引導著孫教授和胡八一等人一步步地接近地仙古墓。 三枚摸金符、半本《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鬼吹燈》華麗終結,盡釋重重疑竇。   [作品本身] 情節曲折起伏引人入勝,和當今網絡遊戲流行打怪趨勢一致。   [遊戲精神] 盜墓本身就是亡靈和盜墓者玩的一個藏貓貓的遊戲,讀者參與其中,不僅體會驚險刺激,也可以挑戰智力,《達芬奇密碼》的流行也證明了這一點。   [教育意義] 此書專業性非常強,從曆史,天文,地理,甚至植物學知識都有涉及,無疑是本戶外運動很好的科普教材。   [神秘作者] 據悉,作者從來不以真麵示人,並且稱自己隻有高中文化,而廣大燈絲堅決不相信,更有好事者從各個角度來證實作者的身份……   [獵奇心理] 從幾年前一款有無數惡心僵屍的《生化危機》的流行來看,習慣了鋼筋混泥土的白領們,對自然界的珍禽怪獸,奇花異草充滿了獵奇之心。   [尋寶情結] 每個人心底的那個尋寶情結——小時候,我們都堅信,這個世界上一定有某個地方埋著一個寶藏……

目錄:

引子
第一章 地仙村古墓
第二章 潛逃者
第三章 雲深不知處
第四章 小鎮裏的秘密
第五章 黑匣子
第六章 五尺道
第七章 從地圖上抹掉的區域
第八章 青溪防空洞
第九章 空襲警報
第十章 棺材峽
第十一章 深山屠宰廠
第十二章 無頭之王
第十三章 死者——身份不明
第十四章 看不見的天險
第十五章 嚇魂橋
第十六章 金甲茅仙
第十七章 暫時停止接觸
第十八章 屍有不朽者
第十九章 隱士之棺
第二十章 巴山猿狄
第二十一章 寫在煙盒紙上的留言
第二十二章 九宮螭虎鎖
第二十三章 神筆
第二十四章 地中有山
第二十五章 畫門
第二十六章 十八亂葬
第二十七章 屍蟲
第二十八章 惡魔
第二十九章 鬼音
第三十章 肚仙
第三十一章 行屍走肉
第三十二章 空亡
第三十三章 武侯藏兵圖
第三十四章 妖術
第三十五章 難以置信
第三十六章 燒餅歌
第三十七章 觀山盜骨圖
第三十八章 九死驚陵甲
第三十九章 死亡,不期而至
第四十章 天地無門
第四十一章 炮神廟
第四十二章 緊急出口
第四十三章 噩兆
第四十四章 棺山相宅圖
第四十五章 奇遇
第四十六章 盤古神脈
第四十七章 忌火
第四十八章 隱藏在古畫中的幽靈
第四十九章 秉燭夜行
第五十章 欞星門
第五十一章 告祭碑
第五十二章 萬分之一
第五十三章 捆仙繩
第五十四章 焚燒
第五十五章 怪物
第五十六章 在劫難逃
第五十七章 啟示
第五十八章 移動的大山
第五十九章 超自然現象
第六十章 懸棺
第六十一章 龍視
第六十二章 天怒
第六十三章 沉默的朋友
第六十四章 千年長生草
第六十五章 金點
第六十六章 鬼帽子
第六十七章 賬簿
第六十八章 金盆洗手
第六十九章 物極必反
第七十章 起源
後記

內容試閱:

  第一章 地仙村古墓
  話說古墓中所藏珍異寶貨,多有“未名之物”,也就是沒有記載不知來曆的古時秘器重寶,本不該是人間所見的,一旦流入民間,教凡夫俗子見了,怎能不動貪念?即便不肯倒賣了取利,也必是想借此機會,搏此浮空的虛名出來。可見“名利”二字,實是害人不淺。
  我下南洋從海眼裏打撈出的青銅古鏡,正是一麵世間罕有的“周天卦鏡”,本以為會由陳教授將古鏡上交國家收藏,卻沒想到,最後竟被一心要“暗中做出番大成就”的孫教授騙了去,倘若不是被我在博物館中撿到工作記錄本,至今還教他蒙在鼓裏。
  我和Shirley楊、胖子三人。當即拿著筆記本上門興師問罪,孫教授被我抓到了把柄,苦求我們千萬別把他“私下裏藏了文物在家暗中研究”之事檢舉揭發出去,這事非同小可,他本來就得罪過不少人,萬一被上級領導或者哪個同事知道了,絕對是身敗名裂的彌天罪過。
  我雖然惱他私藏青銅古鏡,卻並不真想撕破了臉讓他下不來台,所以點到為止,告訴孫教授說。既然你已經有了悔意。現在隻要按我說的去做,咱們的政策就是既往不咎,以後我們就當不知道這事。 ……
  我和胖子提出的條件,一是讓孫學武寫檢查。現在雖然不流行“跟鬥私字一閃念(迷茫中)”了,可把所犯錯誤落實到書麵上,還是有必要的,萬一這老頭將來不認賬了,拿出按了手印白紙黑字的檢查書來,就能把它移交有關部門處理,內容完全按我地意思,我念一句他寫一句,名為“檢查”,實為“口供”。
  隨後還要將古鏡古符完璧歸趙,都還給陳教授,不管怎麼說,獻寶的功勞也輪不到孫教授,但此事乃是後話,眼下我們得先借此物一用,得讓孫教授帶我們去找藏有丹鼎天書的地仙村古墓。
孫教授帶我們去找藏有丹鼎天書的地仙村古墓。
  那位精通觀山指迷妖術的明代地仙,雖然把自己的墳墓藏得極深,但以盜墓古法“問”字訣,使用海氣凝聚不散的青銅卦鏡,卻有幾分機會可以占驗出地仙村的風水脈絡,然後我們這夥摸金校尉便能進去倒鬥,取了千年屍丹回來。至於地仙村古墓中有無野史上記載的“屍丹”,暫時還不能確定。但我既然知道了這個消息,為了救回多鈴的性命,就不能視而不見。
  孫教授聽聞這個要求,當即連連搖頭,說此事比登天還難。人油蠟燭、青銅卦鏡如今都在眼前。那支人油蠟燭,正是打撈隊從海眼裏帶回來的,不過不是真正的人油人脂提煉而成,而是使用南海黑鱗鮫人的油脂製成,可以長明不滅,風吹不熄,湊合著完全能用。
  一龍一魚的青銅卦符也有了,兩枚古符可以推演出半幅卦象。但並不知道兩枚古符有何玄機,解不開無眼銅符的暗示,根本沒辦法使用。另外最關鍵的是沒有時間了,古鏡保存不了多久了。
  Shirley楊自從到了孫教授家,始終未發一言,此刻聽得奇怪,不禁問道:“何出此言?為什麼要說古鏡沒有時間了?”
  我也拍了拍孫教授的肩膀,警告他說:“別看您是九爺,可我們對於稽古之道也不是棒槌,您要是信口開河,可別怪我們不給九爺留麵子。”
  孫教授說:“什麼九爺不九爺的,這話就不要提了吧,我當初受過刺激,聽這話心裏難受啊。而且事到如今,我還瞞你們什麼?你們自己看看,這麵用歸墟龍火鑄造的青銅古鏡,保存不了幾個月了。”說著話。便翻過鏡麵讓我們去看。
  那古鏡背麵的火漆都已被拆掉了,古紋斑斕的鏡背就在麵前。我和Shirley楊、胖子這三人先入為主,潛意識裏還將此鏡視為秦王照骨鏡.看到鏡背,就下意識地想要躲開,免得被此鏡照透了身體,沾染上南海僵人的陰晦屍氣。
  但見到鏡背卻並無異狀,才想起這是麵青銅卦鏡,與千年鎮屍的秦王照骨鏡無關,湊過去仔細一看,才明白孫教授言下之意。
  原來歸墟古鏡最特殊之處,乃是陰火淬煉,南海海眼中的海氣,氤氳於銅質之內,萬年不散,使得銅色猶如老翠。但此鏡流落世間幾千年,它在沉入海底前的最後一位“收藏者”,或者說是“文物販子”,根本不懂如何妥善存放這件稀世古物,可能是擔心銅鏡中的海氣消散,竟用火漆封了鏡背。不料是弄巧成拙,火漆與歸墟青銅產生了化學反應,鏡背的銅性幾乎被蝕盡了。現在青銅古鏡中的生氣,所剩僅如遊絲,銅色都已經變了,大概過不了太久,卦鏡便會徹底失去銅性,淪為一件尋常的青銅器。
  我知孫教授不是扯謊,隻是見尋找地仙古墓的設想落空,不免有些失望。正想再問問有沒有別的途徑,這時胖子卻說:“一早起來到現在,隻吃了兩份煎餅,要是過了飯點兒,肚子就該提意見了。孫老九甭說別的廢話了,趕緊帶上錢,咱們兵發正陽居開吃去也。”
  孫教授哪敢不從,好在剛發了工資和獎金,加上補貼和上課的外快,全部原封不動地帶上,把我們帶到赫赫有名的正陽居。這個國營飯店專做滿漢大菜,我和胖子慕名已久,心想這都是孫教授欠我們的,不吃白不吃,自然毫不客氣。但一問才知道,原來想吃滿漢全席還得提前預訂,隻好點了若幹道大菜,擺了滿滿一大桌子。
  孫教授臉上硬擠著笑,也不知他是心疼錢包,還是擔心東窗事發,總之表情非常不自然,他先給胖子滿上一杯酒,賠笑道:“請……請……”
  胖子十分滿意,舉起酒杯來,“吱兒”一聲,一口嘬幹了杯中茅台,咧著嘴笑道:“孫教授啊,甭看你是九爺,認識字兒比胖爺多,可胖爺我一看就知道你是不會喝酒的主兒。瞧見沒,剛我喝的這個叫虎抿,長見識了吧?趕緊給胖爺再滿上,讓胖爺再給你表演個最拿手的鯨吞。”
  我估計孫教授此時把胖子鯨吞了的心都有,但他受人所製,隻好忍氣吞聲地給胖子又是斟酒又是夾菜,我看在眼裏,忍不住有些好笑,心想這才算出了氣。思量著也要耍他一耍,卻見一旁的Shirley楊秀眉微蹙地望著我,眼神中有些埋怨之意,顯然認為我和胖子的舉動有些過頭了。這位孫教授雖算不上德高望重,但畢竟也是一位有身份的學者,已經道歉賠過罪了,怎麼好如此對待他?
  我並不以此為意,心想:“孫教授這廝如此可惡,要不這麼折騰折騰他。以後他未必能吸取教訓,不把他批倒批臭已經算便宜他了。”可我也不忍讓Shirlev楊覺得為難,隻好悶頭吃喝,不和胖子一起尋開心了。
  這時孫教授又給Shirley楊倒了杯酒,歎道:“一念之差,我是一念之差啊,請楊小姐回去之後,千萬別跟老陳提這件事,否則我這輩子再沒臉去見他了……”
  Shirley楊安慰他道:“您放心吧,我發誓隻字不提,也不讓老胡他們說,古鏡就由您親手還給陳教授好了。”
  孫教授就盼著她這句話,猶如接了一紙九重大赦,喜道:“如此最好,如此最好……”
  我聽到此處,抬頭看見孫教授雙眼閃爍,除了劫後餘生般的欣喜光芒之外,還藏有一絲很微妙的神色,雖是稍縱即逝,卻逃不過我的眼睛。我心念一閃,當即就把筷子放下,插口道:“不行,青銅古鏡和調查大明觀山太保的筆記本,以及那份檢討書,都得先放我這存著,我要先研究研究還有沒有別的途徑找到地仙古墓,這是人命關天的事情,由不得別人。”
  孫教授臉上的笑容僵住了,看了看我,又看了看Shirley楊,看他表情,好像是在問:“你們兩位,一個說還,一個又說不還,到底誰說了算?”
  我不再理睬孫教授,轉頭和胖子幹了一杯,侃些個飯桌上的段子。Shirley楊見狀,隻好無奈地對孫教授聳了聳肩,說了聲:“Sorry”
  孫教授這才知道Shirley楊原來是做不了主的,便又來給我敬酒,央求道:“胡同誌啊,你不看僧麵看佛麵呀,當初你們在陝西,找我打聽了許多緊要之事,我當時可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好歹也算幫過你們一場,就讓我親自把銅鏡還給老陳吧。”
  我也很誠懇地告訴孫教授:“孫九爺,要不是你在陝西幫過我,這回絕對輕饒不了你。你私自窩藏我們打撈回來的國寶,知不知道這是拿人命換回來的東西?此事我可以不追究了,但我不是開玩笑,我確實計劃要拿這些東西入川尋找地仙村古墓,在此之前,無論如何都不能放在你手裏。不過你要是不放心,也可以選擇同我合作,隻要你肯出力,幫我找到這座古墓博物館,裏麵收藏的周天卦圖,你盡管拿去研究,到時候反動學術權威的頭銜非你莫屬。”
  孫教授聽罷沉默半晌,抓起酒瓶來“咕咚咚”灌了幾口,不多時,酒意上頭,已紫漲了臉膛兒。他盯著我壓低了聲音說:“胡八一,你小子這是逼著我帶你們去盜墓啊!”
  我笑道:“孫九爺您終於開竅了,不過您還看不出來嗎?我們可都是老實孩子,隻是想去實地考察一下地仙古墓的傳說是真是假,另外您偷著研究民間的盜墓手段,難道就沒有非分之想?”
  孫教授苦著臉說:“地仙村是明代盜墓者觀山太保所造,藏在深山裏邊,我研究民間盜墓秘術,動機和你們一樣,隻是想找到方法證實它的存在,可沒想過要去盜墓。”
  我心想酒後吐真言,趁著孫教授喝多了,我得趕緊問他一個實底,就問他觀山太保、封王墳、地仙村、丹鼎異器、機關埋伏這些傳說,都是否可信。
  孫教授說,當年流寇入川,幾十萬人也沒將它挖出來,現在根本就沒人相信地仙村的存在了,費盡心血收集了許多資料,越來越多證據都顯示,四川確實有地仙墓,墓中藏納了許多各代古墓的棺槨冥器。但此事卻得不到其他人的認可,某位權威人士指責說——這類民間傳說極不可信,是源於“缺乏知識、迷信、癡心妄想”而產生的原始奇思怪論,簡直是難以形容的幼稚想象,誰相信誰就是徹頭徹尾的神經病。
  我們聽這話說得可真夠損的,想不到孫教授竟被扣了這麼多帽子.不禁也替他叫這撞天的屈。世上之事,向來是“說無易、說有難”,是一種很普遍的從眾心理,堅持守舊心理和唯科學元素論,必然會缺乏麵對新事物新觀念的勇氣。我心生同情,就勸他再喝幾杯,世事豈能盡如人意,好在還能一醉解千愁。
  不料孫教授量淺,剛才灌了幾口白酒,酒入愁腸,整個人已然是七葷八素。胖子隻好半拖半架著,帶他出去嘔吐。我望著他腳步踉蹌的背影輕輕歎了口氣,對Shirley楊說:“孫教授也是個懷才不遇的,他這大半輩子恐怕都是活得鬱鬱不快……”
  Shirley楊忽然想起一事,幫我倒了杯酒,問道:“對了,你們為什麼稱孫教授為九爺?他排行第九嗎?”
  我說那倒不是,他排行第幾我不知道,其實“九爺”是種戲謔的稱呼。在文化大革命十年動亂的時候,我們管知識分子叫做“臭老九”,這是從“官、吏、僧、道、醫、工、獵、民、儒、丐”的排名而來,因為儒排第九,曾經有人引用《智取威虎山》中的台詞說“老九不能走”,意思是不能把知識分子都趕走,所以當時才推廣普及了“老九”這種說法。不過這些觀念早已被時代淘汰了,我和胖子剛才稱孫教授為“九爺”,不過是同他開個玩笑而已。
  說話間孫九爺已經吐完了,又被胖子架回來重新坐下。他已爛醉如泥,連神誌都有些恍惚,坐在席間迷迷糊糊的,也不知他腦中在想什麼,竟似鬼使神差般莫名其妙地嘟嚷起來:“好個大王,有身無首;娘子不來,群山不開;燒柴起鍋,煮了肝肺;鑿井伐鹽,問鬼討錢;鳥道縱橫,百步九回;欲訪地仙,先找烏……”
  第二章 潛逃者
  我聽孫九爺口中所言半文半白,像是古詩,又像是順口溜,而且內容離奇,一時間難解其意,直聽到“欲訪地仙”四字,心中方才醒悟:“多半是尋找地仙古墓入口的暗示!”
  這時胖子在旁說道:“這孫老九,不會喝就別喝,你能有胖爺這酒量嗎?你瞧喝多了就開始念三字經了,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
  我趕緊把胖子的嘴按上,支起耳朵去聽孫教授酒醉後的“胡言亂語”。可他說完“欲訪地仙,先找烏……”就再沒了下文,伏在桌上昏睡不醒,口中再也不說什麼了。
  我心癢難忍,恨不得把孫教授的嘴掰開,讓他從頭到尾一字不漏地再說一遍,關鍵是那句:“想找地仙墓封王墳要先找到黑什麼?”開頭的幾句我沒仔細聽,現在想想,好像是“什麼好娘子給大王煮下水”。
  Shirley楊有過耳不忘的本事,她說:“不是什麼好娘子煮下水,孫教授剛才說的應該是——好個大王,有身無首;娘子不來,群山不開;燒柴起鍋,煮了肝肺;鑿井伐鹽,問鬼討錢;鳥道縱橫,百步九回;欲訪地仙,先找烏……” 。
  我趕緊把這幾句話記到筆記本上。看來孫九爺還有些關於地仙古墓的資料藏在肚子裏,他情緒激動多喝二兩,這才無意間吐露出來。他這幾句不囫圇的話中究竟有什麼啞謎,我們根本無法理解。
  Shirley楊說:“‘好個大王,有身無首’?想來王字無頭,正是個土字,會不會是個藏字謎?暗示著地仙古墓中的秘密?‘娘子不來,群山不開’,這句又是藏的什麼字?應該不是字謎,後麵幾句都拆不出字來。”
  我此時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有身無首的大王?誰是無頭之王?開山娘子又是誰?這第一句都想不明白,後麵的暗示自然沒有頭緒。”
  胖子說:“待胖爺去找杯涼水來,把孫九爺噴醒了,再嚴加拷問。如果不肯說實話,咱就得給他上手段了,什麼辣椒水、老虎凳之類的狠招,都往他身上招呼,大刑伺候。”
  我搖頭說:“咱們這不是渣滓洞、白公館,孫教授也不是被捕的革命者,怎麼能對他用刑?我看今天就別折騰他了。一會兒咱們吃完飯,就把他帶回家.等他清醒了再問不遲,諒他也不敢有所隱瞞。”
  隨後我們三人滿腹疑問地吃了飯,由Shirley楊付了錢,帶著孫教授回到我住的地方。在院門口,孫教授迷迷糊糊地問我:“嗯?這是哪裏?別讓我去農場。我不是右派.不是叛徒,我沒殺過人……”
  我安慰他道:“放心放心,不會武裝押送你去勞改農場。您看這是到我家了,這地方叫右安門啊,被打成右派也不要緊,不管是哪國的右派,隻要住到這右安門……一發地安穩了。”我心中卻疑惑更深,心想:“孫教授殺過人?他殺了誰?他脾氣雖然不好,卻不像是能殺人的主兒。殺人不是宰雞,那可不是誰都有膽子下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