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推理/侦探/悬疑小说 > 盜墓筆記(1—7)

『簡體書』 盜墓筆記(1—7)

自編碼:1236902
商品貨號:978750572283502
作者: 南派三叔
出版社: 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 2010-10-01

售價:HK$ 296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一部五十年前流傳下來的千年古卷!最好看的盜墓小說。   比《鬼吹燈》更好看的盜墓小說 夠膽就看《盜墓筆記》,神秘莫測的上古神墓、海底船墓、天宮雪墓,傳說中的血屍、粽子、海猴子現身千年古墓,盜墓世家傳人與摸金校尉詭異奇駭的大鬥法,南北各派盜墓術語秘技大揭密,首度展現深入海底神秘船葬古墓的盜墓小說,當前盜墓小說狂潮的始作俑者之一。

內容簡介:

  《盜墓筆記1》:   五十年前,一群長沙土夫子(盜墓賊)挖到了一部戰國帛書,殘篇中記載了一座奇特的戰國古墓的位置,但那群土夫子在地下碰上了詭異事件,幾乎全部身亡。   五十年後,其中一個土夫子的孫子在先人筆記中發現了這個秘密,他糾集了一批經驗豐富的盜墓高手前去尋寶,但誰也沒想到,這座古墓中竟然有那麼多詭異的事物:七星疑棺、青眼狐屍、九頭蛇柏……   這神秘古墓的主人到底是誰,他們到底能不能找到真正的棺槨?為什麼墓中還有那麼多謎團無法破解?   後來發現的海底詭異船墓、秦嶺萬年神木以及崇山峻嶺中的天宮雪墓與這座古墓又有著怎樣的關係?它們背後究竟隱藏著哪些千古之謎?   夠膽量就看《盜墓筆記》。   《盜墓筆記2》:   朋友老癢出獄,給剛從西礁海底墓歸來、在家賦閑沒有幾日的主人公——“我”帶來一個驚人的消息:詭異的六角鈴鐺,古老的厙族,巨大的青銅樹,遙遠的秦嶺腹地……“我”不由得躍躍欲試。   接下來,“我”和老癢二人孤身深入到神秘莫測的秦嶺探險。但前方等待著他們的又是什麼?——各種詭異事物接踵而來,哲羅鮭,黃泉瀑布,屍陣,麒麟竭,燭九陰……   這棵巨大的青銅樹究竟是做什麼用的?是一棵許願樹,還是一個少數民族的圖騰?他們到底能不能找到真正的答案?   探險的過程充滿了人性的掙紮和努力,可怖的人物與可憎的麵孔交織出現。最後,是一個讓人瞠目結舌,超乎所有想象都無法猜透,卻又似乎是真實可信的結局……   《盜墓筆記3》:   十年前,順子的父親帶領一批神秘人進入茫茫的大雪山,闖入凶險莫名的地宮墓室,發現了數不勝數的金銀財寶,但他們非但不能帶著這些財寶離開,反而被困此地,幾乎全部死於非命。   十年後,“我們”和順了一行人再次踏足雲頂天宮,這更是一次直逼死亡的驚險大穿越:昆侖胎、牆串子、百足神龍等前所未見的怪異事物接替出現,藏屍閣、排道、火山口、門殿、殉葬渠等詭異恐怖之所帶來超強的感官刺激……   雲頂天宮是一代奇人汪藏海為萬奴王修建的陵墓嗎?上次出現在海底墓穴中的土夫子幾乎齊聚雲頂天宮,兩地之間究竟有什麼奇怪的聯係?   三叔總是在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時機出現。三叔的出現就意味著謎團的最後答案,但這些謎團意然又要追溯到五十年前,而真相遠遠不止這些。一切的現象表明,更加恐怖、驚悚的場景已經到來……   《盜墓筆記4》:   從雲頂天宮順利脫出之後,吳邪和蘇醒後的三叔進行了一次長談。吳邪了解到在二十年前海底古墓裏發生的三叔沒有透露的隱情。關於解連環的神秘死亡以及背後牽涉到戰國帛書和老長沙的恩怨,也理出了端倪。就在吳邪認為事情接近真相的時候,兩盤來自張起靈的錄像帶,又讓事情重新進入了重重迷霧之中……   尋著錄像帶中支離破碎的線索,吳邪隻身一人來到了陌生的青海……   順著前人留下的線索,吳邪發現了考古隊最後的去向。為了了解事情的真相,吳邪混入了阿寧前往柴達木鹽沼的探險隊,同時三叔的隊伍也神秘地從敦煌出發,兩隻隊伍似乎有著相同的目標……   這是一個謎一樣故事,戈壁大雨中才會出現的古老鬼城到底是誰的城池?海底墓穴中詭異的古屍是不是汪藏海?戰國帛書上毫無意義的天數和鬼圖到底有著什麼含義?廢棄療養院地下室裏來曆不明的巨大石棺裏裝的是誰?錄像帶中詭異的行為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含義?西沙考古隊那從來沒有人提起的第十一人到底是誰?   《盜墓筆記5》:   深入西王母的蛇沼鬼城之後,吳邪一行經過三天三夜極其緊張的搜索,終於在隱藏於密林中的神廟附近找到了進入西王母宮的入口。在入口的泥潭處,他發現三叔的隊伍幾乎全部離奇死去,但他並沒找到三叔的屍體。他們繼續涉險,進入西王母城龐大的地下體係,終於遇到文錦,得悉西沙的秘密,三叔鮮為人知的真正過去也浮出水麵。事情並沒有完結,路途的終極點就在前方,西王母古城到底承載的是怎樣一個詭異的文明?浮雕上的巨蛇真的存在過嗎?那個如影隨形的“它”,究竟來自何方?他們最終看到的,是怎樣的一個顛覆一切的秘密?   揭開謎底的那一刻,有誰還能記得?有誰又將離開?   讓謎題的海洋,湧回最初翻滾的記憶!   《盜墓筆記6》:   在十萬大山的腹地,在廣西巴乃,為了幫助悶油瓶找回記憶,吳邪與胖子再入險境,搜集西沙事件殘存的蛛絲馬跡。   死而複生的考古隊隊員,充滿奇怪氣味的鐵塊,離奇暴斃的當事人……經由盤馬老爹的口述,一切更加撲朔迷離。而噩夢隻是剛剛開始,他們幾入魔湖,發現了位於水下數百米的瑤族古寨,發現了隱藏其中的漢式大院,更發現了比古墓更令人膽寒的所在!驚竦的事件遠不止此:鐵人葬、雷王像、石中影、活人祭……他們九死一生,“它”的意圖如此不可捉摸……   這個被水淹沒的千年瑤寨到底隱藏了怎樣的大陰謀?隨著麒麟文身與古寨的呼應,悶油瓶的身世前所未有地明朗起來……   《盜墓筆記7》:   回到北京,我們和老九門後人的約見正撞上拍賣會,由於誤“點天燈”,我們不得不攜拍賣的玉璽逃走。然而,隨後交換到的消息,卻令雙方都大吃一驚!   神秘失蹤的考古隊,悶油瓶非同尋常的身份,連續多年收到的錄像帶……所有的秘密,最後竟都指向同一處!為了得到這一切的答案,無邪和悶油瓶兵分兩路,前往四川和廣西。樣式雷上的張家古樓究竟承載了怎樣的過往?幕後操縱的勢力難道另有其人?折損了老九門上代全部精英的墓穴吳邪將如何麵對?嗜血的毛發、移動的鐵衣、詭異的浮雕……謎題終結之前的最後一步,一切問題的答案,就在這道石壁後!

作者簡介:

  南派三叔(1982年2月20日——?)
  本名徐磊,男,浙江人,現居杭州。
  最近兩年活躍在國內的超級暢銷書作家。他的《盜墓筆記》係列堪稱近幾年中國出版界的神作。它曾勇闖國內各大圖書市場銷量排行榜榜首的位置,並獲得了數以百萬計的讀者瘋狂追捧,一時間盛讚不斷,銷量成席卷之勢。作者南派三叔也憑借該作名滿天下,殺入中國超級暢銷書作家行列。《盜墓筆記》係列創造了一個出版界的神話,它與《鬼吹燈》共同開啟了中國小說界的“盜墓時代”。

目錄:

盜墓筆記1
盜墓筆記2
盜墓筆記3
盜墓筆記4
盜墓筆記5
盜墓筆記6
盜墓筆記7

內容試閱:

  第7部  第二章霍霍霍霍

  夥計說著就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躬著身子,姿勢非常恭敬但是表情非常正,看不出一絲獻媚。做完後手勢就不動了,請在那裏,這是逼著我們沒有商量思考的時間,必須立即起身過去。
  我和胖子對視了一眼,心說我靠,剛才一路看著門口,沒有看到什麼老太太進來,看樣子這老太早就在二樓了,掐著時間等我們上來,說不定我們這裏的一舉一動她都看在眼裏。
  我不知道在哪兒聽過,好像這是一種江湖伎倆,目的是挫我們的銳氣,不由心裏就不太舒服,雖然說我隻是一個二世祖的小老板,但是怎麼說,在家族中我是長孫,在三叔的鋪子裏我是小三爺,從來人家對我都是畢恭畢敬的,沒人敢這麼對我。想著不由腰板就直了直,心中有點不服氣的成分。
  胖子自然也是心中不爽,臉色立即就拉了起來,把小一號的西服抖了抖,給悶油瓶使了個眼色:“小哥,整好隊形,咱倆好好給天真同誌得瑟一下。”三個人站起來就昂著頭跟著那夥計往樓梯口去了。
  比起一樓,二樓有一些西洋的裝飾,這也是老北京的特色,中西結合,上麵全是隔間包房,一麵是對著中央的戲台,那邊是吃飯和看戲的台子,另一邊是對著街的,全是自動麻將機。
  我們順著環形的走廊走了半圈,來到一個巨大的包廂門口,那包廂是雕花的大屏風門,比這酒店的大門還大,一邊是兩個穿著休閑服的年輕人立在門口,站得筆直,看著很像當兵的,門楣上是榆木的雕牌,叫做“采荷堂”。
  “菱莖時繞釧,棹水或沾口。不辭紅袖濕,唯憐綠葉香。此屋名取自劉孝綽的《遙見美人采荷》。”
  服務員好像繞口令一樣把詩念了出來,說完幾乎沒停,說了句:“三位,就是這裏,請進。”就立即離開了。
  我心說這服務員心思極其縝密,剛才請我們過去,畢恭畢敬讓人不好拒絕,那是因為必須逼我們立即起身赴約,延誤了或者請不來我們,他不好交代。送到了立即走,因為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什麼都不會看見聽見,少了很多是非。
  這都是複雜場子混出來的人的特征,已經成了他的習慣,看樣子這個場子裏的人成分會非常複雜。
  思索間門口的兩個人已經把門打開,裏麵三四層珊瑚珠簾子,我們撩開進去,立即就聞到了一股藏香的味道。藏香是佛教用品,也有養生的功效。看樣子主人的品味很高。
  裏麵是一個很大的空間,吊高的天花板,上麵是水晶的吊燈,銅色的老吊扇,四周的廊柱都是雕花的銅綠色荷花。下麵一張大圓桌,坐了七八個人在吃飯,能看到戲台的地方現在擺了一張屏風,暫時擋了起來。
  我們一進來,那吃飯的七八個人都停了下來,看著我們,我們看到兩個中年的女人、三個小孩子,還有幾個中年人,我的注意力自然放在那兩個女人身上,但是一眼過去,我就發現她們不是霍老太,因為雖說是中年,她們也太年輕了。
  我和胖子與悶油瓶互望了望,都不知道這唱的是哪一出,難道上廁所去了,還是故意再壓我們一下,那這架子擺得也太大了。又或是這老太婆和麥當娜一樣,拉了皮了。
  想著對方是老太太,我也就忍了,看著他們就道:“請問,霍婆婆在嗎?”
  剛問完,就聽到屏風後有人說話:“這邊。”
  聲音很纖細的感覺,我愣了愣,又想去看胖子,胖子就推了我一把,輕聲道:“兜著點兒,別老看我,我現在是你跟班。”
  我一想也是,看來胖子是準備入戲了,也心中默念了幾下:“我是黑社會我是黑社會,老子走路帶風老子走路帶風。”這是心理化妝,還真管用,腳底一熱,我真的感覺自己的底氣足了足,就昂首邁向屏風之後。
  說實話,我其實還是有點緊張的,但是這種緊張和在古墓中的又不同,很難說那是“緊張”還是“沒底”,因為,到底我不是混這種場麵的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表現,隻能以自己心裏的那種“囂張”去應付。
  幾步之後,我就看到了屏風後的人。後麵的空間其實也很大,我看到一張小根雕桌子,上麵是茶具,就座的有三個人,我立即就看到了一個滿頭銀發的老年女人正在喝茶。她穿著紫色的唐裝,臉色雪白。
  這種白並不病態,如果是在少女身上,是非常驚豔的,我想起的詞語就是賽雪,但是,在一個老太太身上,而且上麵沒有一絲的老人色斑,完全的白色,白色的皺紋,銀色的頭發,第一感覺就是出了一身冷汗,感覺這老太太是玉石雕出來的。
  隻有那眼珠是黑色,所以非常的突兀,她一眼看向我們,我的眼睛也不由自主地看向她的眼睛。那一瞬間,我幾乎以為自己看到了一隻禁婆。
  旁邊兩個一個是年輕女孩子,另一個是中年婦女,看都沒看我們,在自己輕聲聊天,看不清楚樣貌。兩個人也非常白,但是這種白在她們身上就非常舒服,特別是那個年輕的女孩子,側臉過來,臉色和五官非常精致和清純,氣質如玉,但是又隱約感覺一股媚意,很是舒服。
  我一時間被這情形弄得反應不過來了,胖子在後麵又捅了我一下,我才驚回,立即笑道:“霍婆婆,我是吳邪。您好,沒打擾您休息吧?”說著伸手就想去和她握手。
  這是我談生意的習慣了,一伸出去才意識到不對,這招呼太市儈了,立即就把手縮了回來,順勢弄了下自己的頭發。
  那動作一定非常傻,我心中暗罵,卻故作鎮定,老太太上下打量了一下我,喝了口茶漠然道:“果然和吳老狗有點相似,別人和我說我還不信,原來這條臭狗真沒絕後。”
  我苦笑,心說這話裏一聽就冒著酸氣,難道真的跟我爺爺有過一腿?這話也不知道怎麼接,隻好傻笑。
  老太太繼續看著我,看我不回答隻知道笑,就歎氣道:“笑起來就更像了,看樣子也不是好東西。”說著喝了口茶,也沒叫我坐下,問道,“你那份東西到底是賣還是不賣,想好沒有?這麼簡單的事兒,幹嗎非得見我?難不成,是你奶奶讓你來會會我,看看我這個老朋友老成什麼樣了?”
  哎喲喂,我心說這口酸氣吃得,都酸得冒泡了,爺爺沒成想你看上去土不拉唧的,年輕時候還真有點“往事”。
  同時我也感覺有點不妙,這好像不是茶話的語氣,怎麼也不讓我坐下,難道想讓我說完就離開?這顯然沒把我當客人。而且這麼一問,我他娘的怎麼回答啊,這完全是跨越時空的爭風吃醋,而且起碼是半個世紀的陳醋了,也不知道我爺爺奶奶和她之間到底發生過些什麼事情。不過這霍仙姑也真是太長情了,怎麼這時候還惦記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