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古代/穿越小说 > 步步驚心(新版)全兩冊

『簡體書』 步步驚心(新版)全兩冊

自編碼:1440616
商品貨號:9787540450977
作者: 桐華
出版社: 湖南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1-9-16

售價:HK$ 53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推薦1:著名青年作家桐華成名力作,完美融合:穿越、情仇、宮鬥、浪漫、殘酷等元素,麵世五年來,已經暢銷五十萬套,被譽為言情經典。   推薦2:收錄了桐華為本版本獨家續寫的三萬字全新內容。   推薦3:是同名電視大戲出品方唐人影視和獨家首播方湖南衛視指定和推薦的版本,封麵運用唯美劇照,並且超值贈送一套“穿越”明信片,讓你和清朝的自己對話。   推薦3:裝幀唯美,定價超值,封套為特種高白細格紙,內裝上下冊精美《步步驚心》,正文用紙為特種高白輕型。全書厚達624頁,定價卻隻有38,性價比之高,獨此一家。

內容簡介:

  言情經典,獨家新版。   桐華首度續寫三萬字內容。隨書贈送精美“穿越”明信片。   白領儷人若曦獨立自主,聰明醒目,意外穿越到清朝康熙年間。   穿越、情仇、宮鬥、浪漫、殘酷……若曦帶著對清史的洞悉卷入這場九王奪嫡的爭鬥中,不斷地與命運抗爭或妥協。她知道曆史的走向,也知道站在誰一邊才是明智的選擇,可這裏有她深愛之人,於是,她隻能處處為營,步步驚心。   男人的成王敗寇之間,會容得下一個女人的烙印嗎?若曦離開後,那些她牽掛的人又發生了怎樣的故事?請跟隨桐華一同進入這個愛也驚心、恨也驚心的故事。一切盡在《步步驚心·新版》。

作者簡介:

桐華:“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是從小慣看的景色。向往著“小橋流水人家”,工作後索性跑到南方,領略一番芭蕉夜雨,薄暮昏冥。現定居美國。一直覺得人生不管是“大江東去,浪淘盡”,還是“楊柳岸,曉風殘月”都該體會經曆。已出版作品:《步步驚心》《大漠謠》《雲中歌》《被時光掩埋的秘密》《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曾許諾》《曾許諾?殤》。

目錄:

《步步驚心·新版》 上冊
 第一章  夢醒處,已是百年身
 第二章  同來何事不同歸
 第三章  少年不識愁滋味
 第四章  人有悲歡離合
 第五章  酒入愁腸應易醉
 第六章  知己一人誰是
 第七章  花燈醉,少年行
 第八章  才始春來春又去
 第九章  把酒言歡塞上
 第十章  胡不歸,所為何
 第十一章 勸君惜取少年時
 第十二章 一種相思獨自愁
 第十三章 妝成秀色酬君意
 第十四章 攜手處,遊遍芳叢
 第十五章 一層秋雨一層涼
 第十六章 落花隨水情亦逝
 第十七章 鮮衣怒馬,莫多情
 第十八章 羅帶飄舞月中仙
 第十九章 木蘭花開有情無
 第二十章 事事堪惆悵,斷柔腸
《步步驚心·新版》 下冊
 第一章 有情終古似無情
 第二章 行盡處,雲起時
 第三章 知己把酒話從容
 第四章 雷霆怒,癡人願
 第五章 恩怨兩邊哪堪計
 第六章 相忘誰先忘
 第七章 禍福從來不可期
 第八章 心安即歸處
 第九章 喜生憂,愛生畏
 第十章 相逢猶恐是夢中
 第十一章 不許孤眠不斷腸
 第十二章 一縷芳魂歸青山
 第十三章 姹紫嫣紅開遍
 第十四章 何不相守慰寒影
 第十五章 不悔情深恨匆匆
 第十六章 難拋往事一般般
 第十七章 頭白鴛鴦失伴飛
 第十八章 曷不委心任去留
 第十九章 離別苦,相思念
 第二十章 花落人亡兩不知
 第二十一章 後記
 番外一 杏花、春雨、少年笑
 番外二 一窗明月滿簾霜
 番外三 寒梅落、淚隨風
 番外四 九重三殿誰為友
 番外五 往事哪堪再回首

內容試閱:

  [番外一]
  杏花、春雨、少年笑
  雍正四年。
  春寒仍料峭,女孩兒怯弱畏寒,還穿著夾襖,承歡卻已經不顧嬤嬤勸阻,換上了胭脂紅的春衫,她又好動,不喜繁重的頭飾,背著嬤嬤,強逼丫頭給挽了一個簡單的小鬟髻。
  下午是習箏的時間,先生卻教著教著,一頭栽到箏上,昏睡過去。
  承歡竊笑著拿戒尺去戳先生,窗戶外,一個眉目疏朗、滿臉調皮的男孩兒笑道:“別玩了,把他玩醒了,你就走不了了。”
  承歡衝他做了個鬼臉,說道:“我給他下的藥分量足著呢,他這一覺沒兩三個時辰,醒不了。”拿毛筆在先生額頭上畫了一隻呼呼睡覺的烏龜,提著裙子,踩到凳子上,直接從窗口翻了出去。
  男孩兒在窗戶外麵接住她,兩人手牽手地狂跑,一口氣跑了大半個時辰,直跑到會心橋邊,才停下來大喘氣。
  男孩兒是五皇子弘晝,生性調皮,老闖禍,因為怕受罰,凡事總喜歡帶上深受雍正寵愛的承歡,原本隻是想找個墊背的,可時間長了,墊背墊出了真感情,兩人倒比親兄妹還親,做壞事有弘晝必有承歡,闖了禍有承歡也少不了弘晝。
  承歡看著頭頂才吐新葉的垂柳,說道:“可惜弘曆哥哥有了新嫂子,就不怎麼理我們了。”
  弘晝笑道:“倒不是因為新嫂子,而是因為皇阿瑪。”弘晝說著,學著弘曆恭敬的樣子,目不斜視地走路,一口一句:“是,皇阿瑪。”
  承歡撲哧一聲笑出來,想著弘曆隻怕正在說這句話呢。
  勤政殿內,弘曆低著頭,恭敬地說:“是,皇阿瑪。”剛說完,隻覺鼻子發癢,不禁打了一個噴嚏。他惶恐不安,怕皇阿瑪覺得不敬。
  怡親王允祥解了圍,笑道:“有人在背後念叨四阿哥。”
  弘曆忙笑了笑,算是混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