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文学 > 外国文学 > 我的職業是小說家(村上春樹新作)

『簡體書』 我的職業是小說家(村上春樹新作)

自編碼:1815026
商品貨號:9787544285377
作者: (日)村上春樹 著
出版社: 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 2017年01月

售價:HK$ 63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我的職業是小說家》是村上春樹前所未有的自傳性作品,曆時六年完成。一個人,寫作三十五年,十三部長篇小說,超過五十種語言譯本。雖然擁有享譽世界的知名度,但關於村上春樹,許多事情始終包裹在神秘的麵紗中:他是怎樣下定決心走上職業小說家之路?對他來說,人生中幸福的事是什麼?究竟如何看待芥川獎與諾貝爾文學獎……小說家看似風光,卻是份孤獨的職業。三十五年來,村上春樹在孤獨中編織著美妙動人的故事。他十二章肺腑之言,真摯誠懇又不失幽默地講述自己寫作道路上的故事,和追逐夢想與幸福的人生往事。不論是作為聲名顯赫的作家,還是認真生活的普通人,他的故事都為人們帶來信心和勇氣。《我的職業是小說家》就是村上春樹熱愛生活、追求夢想的真實寫照。

作者簡介:

村上春樹,日本作家。生於1949年。29歲開始寫作,處女作《且聽風吟》獲日本群像新人獎。1987年出版的《挪威的森林》,日文版銷量突破1000萬冊。2009年出版的《1Q84》被譽為“新千年日本文學的裏程碑”。2013年4月,《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麵世,七天突破100萬冊,創日本文學史上最快突破100萬冊的紀錄。寫作之餘,熱衷翻譯英語文學、跑步、爵士樂等。
施小煒,翻譯家、學者,旅日多年。譯有《老師的提包》《1Q84》《當我談跑步時,我談些什麼》《天黑以後》《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等。

目錄:

第一章小說家是寬容的人種嗎?
第二章剛當上小說家那會兒
第三章關於文學獎
第四章關於原創性
第五章那麼,寫點什麼好呢?
第六章與時間成為朋友——寫長篇小說
第七章徹底的個人體力勞動
第八章關於學校
第九章該讓什麼樣的人物登場?
第十章為誰寫作?
第十一章走出國門,新的疆域
第十二章有故事的地方·懷念河合隼雄先生
後記

內容試閱:

三十歲那年,我獲得文藝雜誌《群像》的新人獎,以作家身份正式出道。那時候,我已經積累了一定的人生經驗,雖然談不上多麼豐富,卻與普通人或者說常人有些不同的意趣。通常大家都是先從大學畢業,接著就業,隔一段時間,告一段落後再結婚成家。其實我原先也打算這麼做,或者說,馬馬虎虎地以為大概會順理成章變成這樣。因為這麼做,呃,是世間約定俗成的順序。而且我(好也罷壞也罷)幾乎從來沒有過狂妄的念頭,要與世情背道而馳。實際上,我卻是先結婚,隨之為生活所迫開始工作,然後才終於畢業離校的。與通常的順序正好相反。這該說是順其自然呢,還是身不由己便木已成舟,總之人生很難按部就班地依照既定方針運作。
反正我是一開始先結了婚(至於為什麼要結婚,說來話長,姑且略去不提),又討厭進公司就職(至於為什麼討厭就職,這也說來話長,姑且略去不提),就決定自己開家小店。那是一家播放爵士唱片,提供咖啡、酒類和菜肴的小店。因為我當時沉溺於爵士樂(現在也經常聽),隻要能從早到晚聽喜歡的音樂就行啦!就是出於這個非常單純、某種意義上頗有些草率的想法。我還沒畢業便結了婚,當然不會有什麼資金,於是和太太兩個人在三年裏同時打了好幾份工,總之是拚命攢錢,然後再四處舉債。就這樣用東拚西湊來的錢在國分寺車站南口開了一家小店。那是一九七四年的事。
值得慶幸的是,那時候年輕人開店不像現在這樣耗費巨資,所以和我一樣“不想進公司上班”“不願向體製搖尾乞憐”的人們,就到處開起小店來,諸如咖啡館、小飯館、雜貨店和書店。我的小店周邊也有好幾家同齡人經營的店。血氣方剛、貌似學生運動落魄者的家夥們也在四周晃來晃去。整個世間好像還有不少類似“縫隙”的地方,隻要走運,找到適合自己的“縫隙”,就好歹能生存下去。那是一個雖然事事粗枝大葉,卻也不乏樂趣的時代。
我把從前用過的立式鋼琴從家裏搬過來,周末在店裏舉辦現場演奏會。武藏野一帶住著許多爵士樂手,盡管演出費低廉,大家卻(好像)總是快快活活地趕來表演。像向井滋春啦,高瀨亞紀啦,杉本喜代誌啦,大友義雄啦,植鬆孝夫啦,古澤良治郎啦,渡邊文男啦,可真讓人開心啊。他們也罷我也罷,大家都很年輕,幹勁十足。呃,遺憾的是,彼此都幾乎沒賺到什麼錢。
雖說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但畢竟負債累累,償還債務頗為艱苦。我們不單向銀行舉債,還向朋友借款。好在向朋友借的錢沒幾年就連本帶利還清了。每天早起晚睡、省吃儉用,終於償清了欠債,盡管這是理所應當的事情。當時我們(所謂我們,指的是我和太太)過著非常節儉的斯巴達式的生活。家裏既沒有電視也沒有收音機,甚至連一隻鬧鍾都沒有。也幾乎沒有取暖設施,寒夜裏隻好緊緊摟著家裏養的幾隻貓咪睡覺。貓咪們也使勁往我們身上貼過來。
每個月都要償還銀行的貸款,有一次怎麼也籌不到錢,夫妻倆低著頭走在深夜的路上,拾到過掉在地上的皺巴巴的鈔票。不知該說是共時性原理,還是某種冥冥中的指引,那偏巧就是我們需要的金額。第二天再還不上貸款的話,銀行就會拒絕承兌了,簡直是撿回了一條小命(我的人生路上不知何故經常發生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本來這筆錢應該上交給警察,可那時我壓根兒就沒有力氣說漂亮話。對不起了……事到如今再來道歉也無濟於事。呃,我願意以其他方式盡可能地返還給社會。
我無意在這裏傾吐委屈,總之是想說在二十多歲的時候,我一直生活得十分艱辛。當然,世上際遇更慘的人不計其數。在他們看來,我的境遇恐怕隻能算小菜一碟:“哼,這哪裏算得上什麼艱辛!”我覺得這種說法也沒錯,但一歸一二歸二,對我而言這已經足夠艱辛了。就是這麼回事。
然而也很快樂。這同樣是不爭的事實。我們年輕,又非常健康,最主要的是可以整天聽自己喜歡的音樂,店鋪雖小,卻也算是一國之君、一城之主。無須擠在滿員電車裏行色匆匆地趕去上班,也無須出席枯燥無聊的會議,更不必衝著令人生厭的老板點頭哈腰,還能結識形形色色的有趣的人、興味盎然的人。
還有一點十分重要,我在這段時間裏完成了社會學習。說“社會學習”似乎太直白,顯得傻氣,總之就是長大成人了。好幾次差點頭撞南牆,卻在千鈞一發之際全身而退。也曾遇到過汙言穢語、遭人使壞,鬧得滿腹怨氣。當時,僅僅因為是做“酒水生意”的,就會無端地受到社會歧視。不單得殘酷地驅使肉體,還得事事沉默忍耐。有時還得把醉酒鬧事的酒鬼踢出店門外。狂風襲來時隻能縮起腦袋硬扛。總之別無所求,一心隻想把小店撐下去,慢慢還清欠債。
不過,總算心無旁騖地度過了這段艱苦歲月,而且沒有遭受重創,好歹得以保全性命,來到了稍稍開闊平坦一些的場所。略作喘息之後,我環顧四周,隻見眼前展現出一片從未見過的全新風景,風景中站著一個全新的自己—簡而言之就是這樣。回過神來,我多少變得比以前堅強了一些,似乎多少(不過是一星半點)也增長了一些智慧。
我絲毫沒有奉勸諸位“人生路上要盡量多吃苦頭”的意思。老實說,我覺得假如不吃苦頭就能蒙混過關,當然是不吃更好。毫無疑問,吃苦受難絕不是樂事一樁,隻怕還有人因此一蹶不振,再也無法重整旗鼓。不過,假如您此時此刻剛好陷入了困境,正飽受折磨,那麼我很想告訴您:“盡管眼下十分艱難,可日後這段經曆說不定就會開花結果。”也不知道這話能否成為慰藉,不過請您這樣換位思考、奮力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