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天上再見(一部值得全人類閱讀的殘酷史詩)

『簡體書』 天上再見(一部值得全人類閱讀的殘酷史詩)

自編碼:1816922
商品貨號:9787539992495
作者: (法)皮耶爾·勒邁特(Pierre Lemaitre)
出版社: 江蘇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年04月

售價:HK$ 73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愛德華,我的戰友、親人、伴侶和同謀,

 

如果我們無法對抗世界的邪惡,

那就各自死去,天上再見。

------------------------------------------

英勇的士兵從戰場歸來,

國家和人民卻遺忘了他們;

軍官甘當懦夫和逃兵,

卻平步青雲,過上了令人豔羨的生活。

身負重傷又一貧如洗的戰士,

決定策劃一場波及整個法國的巨大騙局,

這是對世界的報複,

更是對命運的還擊。

作者簡介:

皮耶爾·勒邁特(Pierre Lemaitre)
當代法語文學大師級作家,龔古爾文學獎得主,1951年生於巴黎。
他以犯罪小說蜚聲文壇,憑借《阿曆克斯》榮獲國際匕首獎,但真正讓他步入經典文學殿堂的是一戰背景史詩巨作《天上再見》。
2013年,《天上再見》榮獲法語文學至高獎項——龔古爾文學獎,自此,皮耶爾·勒邁特成為曆史上罕見的在推理文學和純文學兩個領域都獲得至高榮譽的作家。

目錄:

1918年11月
1919年11月
1920年3月

內容試閱:

1918年11月

1

那些認為這場戰爭即將結束的人都早早離開了人世。準確地說,他們是死在了戰場上。今年十月,阿爾伯特也聽到不少關於停戰的傳聞,但最初他並不相信。比如:有傳聞說德國佬的子彈軟弱無力,砸在軍裝上就像熟透的梨一樣,一下就會爛掉,這讓法國軍隊笑翻了天。在過去的四年裏,很多人嘲笑德國的子彈,結果卻丟掉了性命。
阿爾伯特知道自己不會相信停戰這樣離奇的傳聞。人們越是期望和平,就越是不敢相信,以免之後失望。直至消息日複一日出現,人們才開始逐漸接受。
士兵們同樣聽到了一些不可思議的消息,說軍隊將要遣散在前線駐紮多年的疲憊老兵。最終,當傳聞變成可能時,就連那些最悲觀的人也有了活下去的希望。這就是沒人再對進攻感興趣的原因。據說,163步兵師試圖從默茲省的另一端強行通過。士兵還在談論這場戰爭,但阿爾伯特和他的戰友認為,繼弗朗德勒勝利、裏爾解放、奧匈帝國垮台和土耳其投降之後,協約國士兵並不像軍官那樣瘋狂地想要繼續進攻。意大利出兵的勝利、圖爾戰役中的英國人、沙蒂隆戰役中的美國人……士兵們覺察到協約國之間已經形成了明確的統一戰線,他們有了明顯的優勢,就等著敵人潰敗。大家跟阿爾伯特一樣期待著戰爭結束。士兵不再打仗,就隻抽抽煙,寫寫信。
不過,仍有一些人享受著和德國佬最後廝殺的日子。
這正是軍官和士兵的區別,阿爾伯特心想,沒什麼好稀奇的,軍隊高層想占領盡可能多的土地,無非是想在以後的談判中占據更有利的地位。他們明確告訴士兵,隻要再攻占30米,戰爭結果就會完全改變。今天的死亡比昨天的死亡更有價值。
奧爾奈·普拉代勒中尉正是這樣的軍官。所有人都以他的姓普拉代勒稱呼他,這是一個貴族的姓。如果直呼他的名字他會生氣。但不用擔心,他以名譽擔保,永遠不會表露自己的怒氣。他可不是普通人,他是有教養的。阿爾伯特不喜歡他。中尉十分英俊,身材修長,風度翩翩;深棕色的卷發,高鼻梁,兩片柔軟的薄嘴唇像畫出來的一樣,還有一雙深藍色的眼睛。劃船和打網球顯然造就了他的好身材。
不過阿爾伯特認為中尉很醜陋。他們之間不太友好。中尉是個毛躁不穩重的小夥子,總控製不住自己,要麼急匆匆,要麼慢吞吞,十分極端,沒有合理的節奏。他走路時肩膀前傾,好像在推動家具。突然出現,猛地坐你身邊,就是他一貫的節奏。他是個有教養的人,舉止像個貴族,但有時候也非常粗魯,這樣的混合體顯得很奇怪。戰爭塑造了他不同的兩麵,讓他在戰場上如魚得水。
阿爾伯特最不喜歡普拉代勒身上的毛發。中尉全身上下都黑乎乎的,連手指頭上都有許多毛,一綹綹毛發從領口露出來,喉結處也有。不打仗的時候,普拉代勒一天刮好幾次,以免讓別人不適。當然,不乏女人被普拉代勒的毛發吸引,她們認為那很有男人味,是成熟男人的表現。不過,塞西爾並不這樣想。就算沒有塞西爾,阿爾伯特對普拉代勒中尉也沒有一絲好感。
阿爾伯特不信任中尉。他攻擊性太強,樂趣就是打敗別人。
普拉代勒沮喪了很久,停戰的傳聞讓他的心情跌到了穀底,愛國精神也蕩然無存,可以說戰爭結束這件事本身殺死了普拉代勒中尉。
當走進戰壕對士兵講話時,他發現自己是在浪費熱情,每說到要用最後一擊消滅敵人,幾乎隻聽得到含糊不清的回答,士兵們無精打采地垂著頭,朝向軍鞋,畏畏縮縮地點頭附和。這不僅僅是怕死,而且死亡就在麵前。先死後死都一樣,這太可笑了。
沒有比這更愚蠢的事情了,阿爾伯特想。
可這是無法避免的。
在等待停戰的這些日子裏,本來還算平靜,但是突然間一切發生轉變。上級下達命令,要求到更靠近德國佬的地方去勘察敵情。將軍可不認為德軍會和法國軍隊一樣,也在期待戰爭結束。但這阻止不了前去一探究竟的想法。從那一刻開始,沒人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些什麼。
為了完成偵察的任務,普拉代勒中尉派出了路易·泰裏奧和加斯東·格裏索利,很難說清楚為什麼派這一老一少兩個人,大概是勇猛和經驗的組合。可是沒什麼用,他們沒能在任務中活過半個小時。正常情況下,他們不可能走太遠。因為什麼也看不到,所以他們應該沿著東北路線行進兩百米,剪斷那裏的鐵絲網,接著再匍匐前進到達第二排刺鐵絲網,仔細偵察,然後回來通告一切都好。他們似乎並不擔心這樣靠近敵軍。近日以來,即便被發現,德國佬也不會理他們,最後隻會讓他們回去。這趟偵察,無非是一種消遣。
隻不過,當他們盡可能貓著腰繼續靠近時,突然傳來三聲槍響,然後,一切都安靜了。對於敵軍來說,問題解決了。所有人都試著探出頭去看,但他們已經走到北邊去了,根本不知道屍體倒在哪兒。
阿爾伯特周圍的人都愣住了。緊接著是幾聲怒吼。
渾蛋!德國佬太殘忍了,太卑鄙了!野蠻人,那可是一老一少兩條人命!
這並不能改變什麼。但是,所有人都認為德國佬不滿足於隻殺死兩個法國兵,殺了他們就是象征。總之,所有人都憤怒了。
炮兵很快得知他們已經陣亡,緊接著從後方向德軍投射出了75式炮彈。
德國人立刻回擊。就和連鎖反應一樣。
法國無需多少時間就能召集士兵。他們立刻報複了這群蠢貨。
這一天是1918年11月2日。士兵們不知道,十天後,戰爭就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