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文学 > 散文随笔 > 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龍應台2018全新力作)

『簡體書』 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龍應台2018全新力作)

自編碼:1820641
商品貨號:9787540488079
作者: 龍應台 著,博集天卷 出品
出版社: 湖南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8年08月

售價:HK$ 70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1. 龍應台闊別十年,2018推出重磅新作。橫掃台灣、香港暢銷書榜,引爆華人社會熱議。 2. 一堂學校不教的生命課,一份誠摯勇敢的生死書。繼《孩子你慢慢來》《親愛的安德烈》《目送》後,龍應台以更坦率更深情之筆,丈量愛與生命的豐厚與遼闊。 3. 龍應台首次嚐試複調結構寫作。她潛心10年,延續以往受讀者歡迎的親情主題,融入曆史元素,比以往作品更有深度,視角更開闊、書寫更細膩、立意更高遠。 4. 19封給母親的信,寫滿對親情、親子、生命、教育與歲月的思索。穿插35篇從數千件珍貴材料中篩選出的“大河圖文”,跨度長達50年,將個人情感烙在真實曆史上,寫盡戰爭的殘酷,人性之閃亮。 5. 裝幀精美,特別典藏,讓讀者閱讀其中,仿佛時空穿梭,體會上一代的顛沛人生。全彩四色印刷,由台灣獲獎設計團隊進行包裝、設計。主文是信件形式,曆史圖文是明信片形式穿插其中。封麵字選自王羲之《蘭亭集序》,封麵由作者親自選定。 7. 龍應台為大陸版耗時數月,幾經修改,撰寫獨家親筆序。

內容簡介:

 

美君來自浙江。她二十歲愛上的男子,來自湖南。
他們走過的路,是萬裏江山,滿目煙塵;
懷著“溫情與敬意”,我感恩他們的江山、他們的煙塵,
給了我天大地大、氣象萬千的一座教室,上生命的課。

人生裏有些事,就是不能蹉跎……
禁語行禪時龍應台瞬間決定:
放下一切,回鄉陪伴失智的母親,開始寫信

作者簡介:

龍應台
台灣鄉下的自來水廠裏出生,漁村農村長大。留學美國九年,旅居歐洲十三年,任教於香港九年。兩度進入政府,擔任公職。
是一支獨立的筆——可以燒灼如野火,狂放如江海,也可以溫潤如目送。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一日辭官,回到“文人安靜的書桌”。
二〇一五年九月擔任香港大學“孔梁巧玲傑出人文學者”至今。
二〇一七年八月移居屏東潮州鎮,照顧母親,開始鄉居寫作。

目錄:

序 月照
女朋友
出村
你心裏的你, 幾歲?
生死課
凡爾賽
火燒趙家樓
荒村
中國孩子
田禾淹沒, 顆粒無收
大餅
親愛的媽媽
卿佳不?
母獸十誡
二十六歲
木頭書包
縣長
哥哥捉蝶我采花
轎夫的媽
一個包袱
國民香
電火白燦燦
永遠的女生
我愛給你看
借愛勒索
牛車
快樂的孩子
認真的孩子
雲鹹街
民國女子
家, 九號標的
饑餓
天長地久
此生唯一能給的
時間是什麼?
九條命
古城
親愛的弟弟
宵月
回家
逃亡包
親愛的溫暖的手
讓我喋喋不休
有時
淡香紫羅蘭
喂雞
大寮鄉
樂府
雨篷
獨立
男朋友女朋友
空籃子
走路、洗碗、剝橘子
大遠行
昨天抵達蘇黎世

此時此刻
媽媽你老了嗎?
那你六十分

內容試閱:

附錄 龍應台與兒子對話
那你六十分
龍應台訪問安德烈(三十二歲)、飛力普(二十八歲)
倫敦,201 7年12月

龍:我的編輯有一組問題,希望我跟你們做個訪問,就是你們眼中的媽
媽。可以嗎?
安:哈,可以拒絕嗎?
龍:第一個問題:回想小時候,什麼時候開始意識到,“我媽是個外國
人”?
飛:小時候,好友圈裏麵,弗雷德是半個巴西人,阿勒是半個智利人,同學裏還有韓國人、阿富汗人、伊朗人,住我們隔壁的是美國人,住後門的是荷蘭人。我從來沒有意識說我媽是外國人。
安:小時候,跟不同國籍的小孩一起長大,才是“正常狀態”,所以從來沒感覺我們有什麼不同。如果一定要說有什麼不同,大概就是在我們請小朋友來家裏吃飯或者出去買菜的時候,你做的菜、挑的餐廳、買的食材,會跟別的媽媽不太一樣。
龍:如果你們生長在一個沒什麼外國人的環境裏,你們很可能不一樣?
安:是啊,如果我生長在月球上,我大概不會呼吸,我會飄。如果我奶
奶長出了胡子,她就會是我爺爺。

龜毛

龍:如果你要對朋友介紹你媽是個什麼樣的人,你會怎麼說?
安:嗯……龜毛。對喜歡的事情、不喜歡的事情,很龜毛。
飛:我會說,超級好奇。
安:對對對,超級好奇。超級龜毛。
飛:你是我所認識的最聰明的人,但是同時又是一個非常……
安:非常不聰明、非常笨的人。
飛:對,就是這個意思。
龍:舉例說明吧。
安:你不太有彈性。我說的不是你對事情的看法,這方麵你很理性,很寬闊。而是,譬如說,你對於跟我們一起旅行的安排有一定的想象,一旦有了那個想象,就很難改變。如果改變,你就不開心。你就不是那種很容易說“啊,又變啦?好啦,隨便啦,都可以啦”的人。你就不可能說,我們出去旅行十天,什麼規劃都沒有,隨遇而安,隨便漂流,你不喜歡。
龍:你不也是這樣?
安:沒有啊。我跟弟弟後天去意大利,就是走到哪兒就到哪兒。
龍:哦……還有例子嗎?
安:太多啦。譬如吃的。馬鈴薯上桌,你不吃就是不吃。進一個屋子裏,你一定要開窗,要有新鮮空氣。 你要看見綠色植物,你要桌上有鮮花。也就是說,在你的生活裏,有些細節你很龜毛,很固執。而我們呢,譬如說吧,碰到一個爛旅館,是個黑洞,哎呀,黑洞就
黑洞嘛,一晚而已,無所謂啦。你會很氣。這就是我們說你“龜毛”的意思。
龍:(不甘)可是,你們今天早上說要去植物園,後來又說天氣不好不
去了,我也沒吭聲啊……
安:那是因為你這回沒太把植物園這件事放在心上,一旦放在心上了,
不去你就要火了。
龍:……不公平。
安:你記得有一年聖誕節,飛力普在路上遇見了一個朋友,邀請他來家裏晚餐,你大發脾氣, 記得嗎?
飛:對啊對啊,我隻是剛好在路上遇見他,順口就邀他來家裏跟我們吃
飯,哇,你好生氣。
龍:嘿,那是因為那天晚上是我們相聚的最後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我就飛了,你還突然把一個外人找來,我當然火大啦。
安:我正是這個意思。你有一個想法——“兒子跟我要相聚一個晚
上”,然後一個插曲進來,你就沒法接受。
龍:昨天晚上你不就突然邀請了一個朋友過來一起晚餐?我不是說很好嗎?
安:那是因為我五個小時前就趕快跟你說了。不說,你又要不高興了。
龍:喂,這不是正常禮貌嗎?我們母子約好一起晚餐,突然要多一個人,本來就應該事先說, 不是最正常的事嗎?
安:可是,如果是我和飛飛約好晚餐,突然多一個朋友,我們完全可以讓它發生,不必事先說的。你理解我們的差別了嗎?
龍:(轉向飛力普)你同意他的說法?
飛:同意啊。如果事情走得不像你預期的,你會很失望、難過。
龍:不是每個人都這樣?
飛:不是每個人都這樣。我們如果有什麼事不太順心,哎呀,就算了,
過去了。你會不舒服好幾個小時。
龍:所以你們對“龜毛”的定義就是——
安:對事情有一定的期待,如果達不到那個期待,就超乎尋常地不開心。
龍:好吧。那說說“好奇”吧。
好奇

飛:有一次我們走過法蘭克福那條最危險的街,滿街都是妓女跟吸毒、販毒的人。有一堆人圍在街角,應該是一群毒癮犯,不知道在幹什麼。你就很高興地說,我想知道他們在做什麼,馬上就走過去想看,還想拍照,你真的拿出相機,這時有一個大漢向我們走過來。我簡直嚇昏了。那個家夥邊走邊喊叫,你還一直問我,這家夥在說什麼,太有趣了,我想知道他在說什麼。這就是你好奇的程度。
飛:(轉向安德烈)不過,安,我們說了那麼多負麵的批評,好像該說點什麼正麵的吧?她的編輯會抗議。
安:好奇就挺正麵的啊。
飛:好奇到危險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