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文学 > 纪实/报告文学 > 訥河往事(一本向中國普通警察致敬的書)

『簡體書』 訥河往事(一本向中國普通警察致敬的書)

自編碼:1821110
商品貨號:9787020142484
作者: 黃蓉
出版社: 人民文學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2年01月

售價:HK$ 50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著名作家 麥家 作序推薦 王旭烽、張文宏、施展、李鴻穀 誠意推薦 5省20市300餘人次采訪,全網40億次閱讀 中國警察故事:日常的偉大、身邊的英雄 這是一本向中國普通警察致敬的書以人性做底,讓善意回應正義我們的安全有他們守護,他們的悲歡與我們相通。 也是一部為平安中國保存記憶與溫暖的采訪實錄。

內容簡介:

 作者以“前警察”和公益基金會創辦人的身份,用自己做過警察的體貼之心,采訪了數量眾多的普通警察,警種涉及刑警、交警、緝毒警;此外還有警察的得力助手警犬也難得地進入了書寫視野。全書冷靜客觀又真實溫暖地記錄普通中國警察為維護國家和社會安全所做的貢獻,書寫他們不事張揚的奉獻精神以及埋藏在日常工作中的英雄主義情懷。《訥河往事》是其中影響的一篇,在讀者中產生了很大反響。

作者簡介:

作者黃蓉,真名李堅。杭州人。杭州大學新聞係畢業。警齡22年。一直從事警察相關內容寫作。2018年6月1日,創建“真水無香”公益平台,致力尋訪中國警察故事,傳播溫暖人性力量。

目錄:

目 錄



訥河往事

《訥河往事》續

不認命就是這位刑警的命

“爸爸,這一次我沒法再帶你回家了”

我生命的創口,長出了翅膀

漫長的告別

後記:真水無香,真愛無疆

內容試閱:

書摘:

訥河往事

穿越時空的距離,心碎無處不在。



這是一個關於警察和嫌犯的故事;這是一個關於執著和救贖的故事;這是一個關於尋找和安頓的故事;同時,這也是一個人性碰撞與糾葛的故事。

尋訪這個故事,時間前後相加,近乎整整一年。

整整一年的時間裏,我一直在糾結,要不要寫下這起特別的案件;要不要寫下案件之後,那些被改變的人生際遇。時間已經過去29年了,案子裏的人,好多也已經不在了。

此案的警察主人公,也許有違大多數人心目中一個優秀警察的標準。但是,他真實,他的個人命運真實得讓人唏噓歎息。

人這一生,意念之中所堅持的,一定不是無緣無故的。我和這個案子之間,好像也有著一種聯係。29年前,自從次聽說這個案子,這個執念,就一刻沒有再放下。

那些心酸沉鬱,那些五味雜陳,似乎隨著時間越來越沉默。然而這個案子,以及與案子相關的一切,在腦海中某個地方,依然隱約在回響。透過歲月塵埃,依稀能看到那些因偶然被改變的殘酷人生,也一樣能看到身為警察的擔當和磊落,更能看到,有一種能打敗一切歲月的善良。

盡管相隔29年的漫長時光,這個故事,依然值得被傾聽。

這是一個纏繞了28年的心結

20世紀90年代,這個案子以一條五十多字的簡訊形式,次進入我的青春記憶。

當時,我是一名工作剛一年的新警,杭州大學中文係畢業後,分配到杭州市公安局辦公室調研科工作。每天重要的工作之一,就是收集杭州各地發生的重大警情,並時間編輯成公安簡報,彙報給各級政府部門參考。

1991年年底,我從公安簡報上看到一條簡訊,大致意思是:杭州市上城區公安分局破獲一個重特大殺人搶劫團夥,該團夥在齊齊哈爾市訥河當地殺害42人。

這條消息給我帶來的震驚無法言喻。為什麼在訥河犯下滔天罪行的殺人團夥,是在杭州被抓獲?他們又怎麼可能殺害那麼多人?心中存留著太多的疑問,但又不敢冒冒失失地去問。作為一個新警,我和直接在一線辦案的警察也不熟悉。

此後的二十多年裏,官方文件裏再沒點滴信息,這個案子像是蒸發了一樣。但在公安係統內,它漸漸變成了一個傳說,總會在不同的場合被人說起,而每次敘述的人物都不是經辦人,每次聽到又會生出很多新的場景和細節。逐漸地,一個傳說中相對完整的故事情節就這樣形成了——大興安嶺邊上有個訥河小鎮。這個相對蕭瑟的東北小城,曾是中國末代皇後婉容的祖居地,但讓外地人慕名而來的,是大豆和馬鈴薯。

1991年,這裏還是一個偏僻村落,下了火車轉大客車,再轉小巴士或是靠步行才能到達。那時,沒有支付寶,沒有手機,沒有快遞,進貨時,一定得跑到原產地。

商人們帶著大量的現金,到了這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小山村,敲開這家看似較大的農戶的門,想借住一晚。而這家農戶,就像《水滸傳》裏孫二娘開的人肉包子店,進一個殺一個。大雪封山的茫茫天地間,這些消失的商人幾乎不會留下任何痕跡。

直到有一天,一個姑娘跟著哥哥和自己的未婚夫也來到了這個黑店,哥哥和未婚夫一樣被殺害。姑娘因為姿色甚美被留下做了“壓寨夫人”。

為了讓姑娘死心塌地跟著他們幹,他們想辦法拉她下水。那些撞進黑店來的商人,在被蒙汗藥麻翻後,他們就讓姑娘拿刀去捅,以此迫使她和他們一夥。

就這樣,在這個滿藏屍體的魔窟裏,姑娘心懷絕望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白天她會被監視著去火車站往魔窟裏勾引單身男性商人,晚上則要和魔鬼同床共枕。

到了第二年夏天,來進貨的商人少了,“生意”清淡了,農戶一家就想南下流竄作案。一路上,他們依然用姑娘做誘餌,讓很多居心不良的人上當,失了錢財。沒想到,在杭州,被警察查獲了。

審訊期間,一個叫黃國華的杭州警察,因為一個小小舉動感動了姑娘。這個舉動讓姑娘瞬間崩潰,那麼多時日來次有人把她當人對待,這人還是一個警察。雖然明知說了是個死,但姑娘還是決然把這個案子和盤托出。

案件驚動了公安部。黑龍江省公安廳成立聯合調查小組,在訥河當地那個地窖裏挖出了四十多個頭蓋骨,還有些不完整的屍體,實在難以估算究竟有多少人遇害……故事一直是這樣流傳著,這是一個適合拍恐怖片的題材,情節殘忍到編劇根本編不出來。沒想到,有一天我會和這個警察相遇,也沒想到我會更深入地走進這個故事裏去。

2011年,因為各種原因我辭職在家照料孩子,然而往昔的崢嶸歲月一刻也沒在我心中平息過。2018年,我和曾經同為警察的丈夫創辦了真水無香公益基金會,彙集一群有警察情結的人,尋訪那些曾經為城市平安做出過犧牲的警察及其家屬,想要記住他們,感恩他們,幫助他們。

於是,這個叫黃國華的杭州警察,作為浙江省個榮立個人一等功的典型,時隔28年後,重又走入了我的視線。

28年前,為什麼這個犯下重案的姑娘,會對素昧平生的警察坦白?在那起案件的偵辦中,到底發生了什麼?而這個警察,為什麼在榮立個人一等功後,在工作上再無建樹,並且早早辦了退休手續,離開了警察崗位?這些是我收集到的無數疑問,而這一切,隻有找到黃國華,才有可能知道真正的答案。

找到黃國華並不容易。隻知道他2007年辦了早退手續,就此消失在人們的視線當中,仿佛和這座城市都斷了聯係。而另一位在此案中榮立二等功的警察梁寶年,也因病於2002年英年早逝。

又一年過去,2019年夏天,經過輾轉打聽,我們終於聯係上了黃國華。他住在安徽黃山一處建築工地,陪著老父親安度時日。

與黃國華的次會麵,是在我們基金會辦公室。

早年,我也曾見過黃國華,那時候他很帥,大高個兒,眉眼俊朗,頭發濃密。可這一次再見到他,已然是一個上了年紀的人,風塵仆仆、滿麵滄桑。他摘下自己的帽子,赫然是一個光頭,光頭上麵,冒出的是星星點點的白發根。

而更讓我們震驚的,是他的長歎:“28年了,為了這個案子,每個星期五我都要剃光我的頭發,好像隻有這麼做,我內心的不安才可以減輕一點。”

在那個夏日的午後,那個久遠的特大案件,終於從一個當年的親曆者口中徐徐道出。塵封的往事露出了冰山一角……



28年的歲月,不會遺忘的就是遺忘本身,回憶從每一個毛孔細細碎碎地滲透出來。

1991年11月,江南的冬天還沒來臨,可空氣中已有徹骨的寒冷。

杭州火車站站台上,開往南京的一列火車上掛著一節特殊車廂,前後都有武警重兵把守。此行是要把兩男一女三名重犯押解回東北,他們在當地殺害了四十多個人。

列車快要啟動了,女嫌犯忽然跪倒在一個押送她上車的杭州警察麵前,身軀瑟瑟發抖,幾乎哭著央求:“黃警官,我不想回到那個地方,那裏是我噩夢開始的地方,就算死我也要死在杭州。”

這被稱作黃警官的警察,就是身材高大、帥氣逼人的黃國華。看著眼前這個姑娘,他發出一聲歎息,該做的他都已經為她做了,她的命運不是他能夠掌控的。火車即將把她帶到已經是冰天雪地的大東北,帶到她原來生活的家鄉,等待著她的是法律嚴峻的審判。她是一個身負幾十條人命的殺人凶手啊!但同時,黃國華後來了解到,她也是一個悲慘的受害者。



28年前火車站告別的這一幕,成了黃國華心中永遠經得起歲月侵蝕的畫麵,那姑娘後的形象,也就此墜入無邊的黑暗時空中。

“我的大半輩子都在想著這個案子。我無法放下,常常捫心自問,對於那位可憐的姑娘,那位因為命運錯位走上不歸路的姑娘,我真的已經盡力了嗎?如果我再努力一點點,是否可以為她爭取到死緩,不被槍斃?我也一直想知道,臨刑前她有沒有見到她的兒子?審訊時,這是她提起的兩個心願之一。那時候,我自己的兒子也是一般大,我能體會一個母親對自己孩子的執著惦念。這個案子之後,很多人說我愛上了這個女人。對這種無端的猜測,我也不計較。我這個人向來就是獨來獨往,認準了要做的事,我從來都不後悔。”

黃國華的講述,整整進行了一個下午。我知道,他是把曾在公安戰線工作二十多年的我,當作他的戰友。而且,這麼多年來,次有人特意找到他,問到這個案件。如果不是他的親述,很難想象,這個比電影還要凶殘的案件,曾真實地在這個世界上發生過;這個命運比戲劇還要離奇的人,曾真實地在這個世界上存在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