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成功/励志 > 閱讀的方法(羅胖羅振宇的新書來了)

『簡體書』 閱讀的方法(羅胖羅振宇的新書來了)

自編碼:1821133
商品貨號:9787513348867
作者: 羅振宇 著,得到圖書 出品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22年04月

售價:HK$ 83

購買數量

內容簡介:

 我們發明梯子,來補足人所欠缺的登高能力;我們發明繩子,來補足人所欠缺的牽引能力;我們發明書籍,則是為了賦予一個“未完成的人”以知識和閱曆,助他成為更好的自己。

羅振宇向我們證明,閱讀就是一種自我完善的利器。他主理一檔有4000萬讀者收聽的讀書節目“羅輯思維”;他在7屆“跨年演講”和超過1億觀眾分享書中凝聚成形的共識;他與一群寫書人、閱讀者合作共事,創建了著名知識服務品牌得到。

在這本《閱讀的方法》裏,羅振宇梳理出了24條風景壯麗的閱讀道路,並在途中悉心為你解答:

如何通過閱讀修煉強勁的頭腦?

如何通過閱讀抵達遠方的風物?

如何通過閱讀參與往聖先賢們的奇妙創新?

如何通過閱讀彙入人類共同體的情感江河?

讓你愛上閱讀的方法,這一路俯首皆是。邀請你即刻啟程,並告訴後來者:我在閱讀中,度過了美好的一生。

作者簡介:

羅振宇,得到創始人,“時間的朋友”跨年演講、“羅輯思維”節目主講人。

15歲遇見金聖歎,明白世間的精彩要用心才能感受到。

17歲遇見蒲鬆齡,次發現生活中的可能性遠比想象得豐盈。

20歲遇見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他筆下看清了人性無盡的深度。

24歲遇見阿加莎,從此奠定人生價值觀——再混亂的世界,也有被秩序和智慧之光複原的可能。

30歲遭見《慈禧全傳》,知道對一個人,哪怕是惡名昭彰的壞人,也應達成“同情之理解”。

40歲遭見萬維鋼、何帆、吳軍、熊逸等寫書人,才有了創辦得到的勇氣。

49歲出版《閱讀的方法》。他以後所有的作品,都是對這本書的擴展和延伸。

目錄:

強勁的大腦

推理:文字的邏輯舞蹈
轉念:給大腦裝上開關
抽象:那些偉大的概念
凝結:一字一世界
俯瞰:萬米高空的回望
選擇:我的平行宇宙
遙遠的地方

風物:帶什麼詩去遠方
棋局:沒有人是一座孤島
窺視:驚鴻一瞥,此地甚好
他顧:弱水三千,再取一瓢
意義:Something Bigger than Yourself
行動:原來還能這麼幹
奇妙的創新

結網:千門萬戶次第開
建構:一本好書就是一次展覽
怪談:意料之外,都在情理之中
設定:我們來假設一下
遷移:我找到了!Eureka!
追光:閃電劃過夜空
極致的體驗

情感:今晚月色真美
趣味:興致勃勃,嚴肅認真
快意:仰天大笑出門去
苦痛:總有人為我們負重前行
角色:我的頭腦特工隊
文心:就是這個感覺

內容試閱:

推理:文字的邏輯舞蹈

我的語言的界限,意味著我的世界的界限。

——維特根斯坦

在武俠小說中,經常能看到這樣的橋段:一位身負大仇的青年,無意中跌落深穀,遇到一位世外高人。從此拜他為師,幾番寒暑,練得一身武功。出世之後,大殺四方,恩仇得報。

那麼在真實世界中,也有這樣的與世隔絕的試煉場嗎?

有的。這個地方,就是我們的大腦。這塊練功場,就是書籍。而這門絕世武功,就叫“推理”。

典型的“推理”,當屬數學。從簡單的“a比b高,b比c高,由此推算出a比c高”,到的數學前沿,數學都因為嚴密的運算體係,自洽的邏輯閉環,成了無數優秀大腦的練功場。

馬克思往往將學習和研究數學看作是一種休閑放鬆的方式。當他工作繁忙的時候,往往忙裏偷閑,去學習和研究數學。1865年5月20日,馬克思在致恩格斯的信中說:“在工作之餘——當然不能老是寫作——我就搞搞微分學。”

——《馬克思傳:人間的普羅米修斯》

在享受難題被解開、公式被證明的樂趣的同時,他們的思維能力也得到了大幅提升。

而一旦具備了這樣的思維能力,人就會像武功高手一樣,對問題有了極強的破解力。

舉個例子。有一次吳軍老師在關於“一帶一路”的座談會上,有領導問,“吳教授,咱們關起門來講,中國輸出了那麼多資本,後錢能回來麼?”

吳軍老師的回答是:“掙不掙得回來,我不知道,因為這裏麵牽扯太多的因素。但是資本輸出和幫助其他國家富裕這兩件事都必須做。我可以從數學證明這兩件事的必要性。”

數學能證明投資的必要性?聽起來很怪。

吳老師繼續講:

(2021年)中國人均GDP已經達到了世界的平均水平,總的經濟體量已經居世界第二,占全世界經濟總量的18%。那麼中國還能不能維持過去的增長速度呢?從數學上講,根本做不到。

我們就假定中國經濟能夠按照每年6.2%的速度增長,再過40年,中國GDP大約能增長10倍。而中國以外的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經濟增長速度隻有2.34%左右,那時中國的GDP大約能占到全世界的 50%。這時候矛盾就出現了。那時,全世界都沒有足夠的財富買得起中國不斷製造的產品和不斷提供的服務。這時隻有兩個辦法,一個是提高世界其他地區的購買力和經濟增長,另一個是讓中國經濟增長降到世界的平均水平。

後者顯然不是我們想要的。於是借錢給其他國家購買中國的產品和服務,同時發展自身經濟,就是中國不得不做的事情了。

至於投資和貸款能否拿得回來,那要看具體情況了,這就不是數學問題了。

學習數學有價值的地方是,接受一種邏輯訓練,形成理性思維的習慣,在生活中善於找出矛盾、發現問題,然後用邏輯的方法找到答案並采取行動。

——吳軍:《吳軍數學通識講義》

但數學的世界裏,畢竟隻有數字與公式,太骨感了。要鍛煉我們的大腦,有沒有更豐富有趣的方法?

當然有。

學術也可以破案嗎
在研究《紅樓夢》的學術流派中,有一派叫“索隱派”。

這一派的名聲其實不大好。因為他們穿鑿附會,用各種近似猜字謎的手法,來推想作者的原意。其中有太多無法證偽,也沒有邏輯推理過程的獨斷,甚至是胡鬧。

舉兩個例子:

說《紅樓夢》有反清複明的政治意圖。為什麼呢?因為賈寶玉說過,“女人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而“漢”字是水字旁,所以,曹雪芹在肯定漢人;而滿人又稱“達達”人,你看這個“逹”字,起筆是個“土”啊,所以曹雪芹是在貶低滿人。

說《紅樓夢》是在懷念明朝。為什麼呢?因為賈寶玉喜歡紅色嘛。紅色不就是“朱”色嗎?想想,“朱”是誰家的姓?明朝皇帝的姓嘛。破案了。

我看到這些段落時,經常哈哈大笑。不是嘲笑,是真心的佩服,“虧他想得出來”。

雖然這不是推理,但還是給了我做數學題的快感:這裏捅捅,那邊戳戳,突然通了,世界忽然間變成了井井有條的樣子。好玩。至於它是不是真相,不重要。

更好的“推理派”紅學,是我見過的一本奇書,陳大康先生寫的《榮國府的經濟賬》。

這本書裏提了一個我從沒有想過的問題:林黛玉進賈府,到底是一個孤苦伶仃的窮親戚寄人籬下,還是一位富家小姐帶了一大筆錢找了個臨時的監護人?

說白了:林黛玉到底有錢沒錢?這個問題,《紅樓夢》裏是沒有明確說過的。

那就看陳大康先生的手段了。

他是這麼論證的:

1.賈府和林家聯姻,必然門當戶對。

2.林黛玉的父親林如海,做過蘭台寺大夫,相當於國家圖書館館長,有學問。但別忘了,他後麵當上了巡鹽禦史啊。從“極雅”換到“極俗”的工作,當然可以快速積累財富。

3.曹雪芹的祖父曹寅以及與曹家關係密切的李煦曾當過巡鹽禦史,他當然知道巡鹽禦史能有多少錢。

4.林如海臨死的時候,賈母派賈璉去跑了一趟。自然有幫著料理後事,包括肩負著接收林家家產的使命。賈璉帶黛玉從蘇州回北京,走大運河,一個月足夠。但是書中交代,這一趟他花了四個月。可以推想,是在清點接收林家家產。

5.“林家實沒了人口,縱有也是極遠的”,這是《紅樓夢》留下的線索,既然家裏沒人了,林如海的遺產不給黛玉,還能給誰呢?

6.黛玉進賈府之後,有一次王熙鳳拿她和賈寶玉開玩笑:“你給我們家作了媳婦,少什麼?指寶玉道:你瞧瞧,人物兒、門第配不上,根基配不上,家私配不上?那一點還玷辱了誰呢?”賈寶玉當然是有“家私”的。既然配得上,那黛玉也有家私,而且規模應該差不多。

7.賈府裏所有人,包括賈寶玉,包括其他寄居的親戚,每個月的“月錢”都是由王熙鳳來發。唯獨林黛玉的月錢,是賈母按時送來。可以推想,林家流入賈府的錢財,歸賈母保管,用在林黛玉身上的那部分,有點“專款專用”的意思。

8.書裏反複交代,賈府已經沒落了,入不敷出。可是後來突然有錢造了一座大觀園。你猜猜看,這一大筆錢是從哪裏來的?

《榮國府的經濟賬》裏對這個問題的推理,比我這裏寫的寥寥幾筆細致多了。論證過程絲絲入扣,看得我手舞足蹈。

一章讀完,我長舒一口氣,感覺徹底破案了。但是轉念一想:這不就是個小說嗎?曹雪芹也不能活過來鼓掌:“這就是我想說的。恭喜你,答對了。”

在一個虛構的情境裏,就用原來的磚石草木,繼續起造樓台,居然也燦然可觀。佩服啊,佩服。

這隻是一個文字推理遊戲嗎?

不,這番功夫,是可以當真拿來破案的。

《紅樓夢》研究史上有一個大案:前80回,後40回,是不是同一個作者寫的?

陳大康先生大學時代是數學係的學生。20世紀80年代,他把72萬字的《紅樓夢》前前後後數了上百遍,獲得了約2萬個數據。一番推演之後,破案了,而且是鐵證如山。

經過一遍又一遍的點數,我對作品的語言風格也越來越熟悉,這時有些念頭會突然在腦海中閃過,提醒自己應作深究。這些念頭怎麼會冒出來的,我至今沒弄明白,也許是點數點得多了,自然產生了語感的緣故。

譬如對“索性”這個意思的表達,我突然感到前八十回是用“越性”這個詞,隻有後四十回才用“索性”。

又如前八十回喜歡用“越發”一詞,但在後四十回裏,同樣意思的表達卻是用“更加”一詞;

前八十回一般用“才剛”一詞,而後四十回裏卻是用“剛才”。

在前八十回裏,就連尊貴的王夫人或清雅的林黛玉也難免有時要說個“屁”字。後四十回的作者似乎很不屑於使用“髒”字,在那二十多萬字裏隻出現過兩次。

諸如此類的用詞差異發現了27種,而對每次的發現都需要將《紅樓夢》查閱一遍以證實。花費了一年多的時間,後的結論是:

作品前八十回的語言風格完全一致,確為一人所寫。後四十回的語言風格有明顯差異,應非出自曹雪芹之手。

在第八十一回到百回之間,當含有少量的曹雪芹的殘稿。不過運用數理語言學做統計分析,隻能指出殘稿的所在區間,卻無法確定究竟哪些內容屬於殘稿。

——陳大康:《榮國府的經濟賬》







熊逸:《資治通鑒熊逸版》,新星出版社2022年版。

萬維鋼:《你有你的計劃,世界另有計劃》,電子工業出版社2019年版。

刀爾登:《不書目》,山西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

金克木:《書讀完了》,上海文藝出版社2018年版。

楊照:《故事照亮未來》,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1年版。

[美]羅伯特·所羅門、 [美]凱思林·希金斯:《大問題:簡明哲學導論》,清華大學出版社2018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