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繁簡轉換
當前位置: 首頁 > 图书 > 小说 > 推理/侦探/悬疑小说 > 透明的螺旋(東野圭吾新書)

『簡體書』 透明的螺旋(東野圭吾新書)

自編碼:1821135
商品貨號:9787573500977
作者: (日)東野圭吾 著 , 新經典 出品
出版社: 南海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 2022年04月

售價:HK$ 59

購買數量

推薦語錄:

★ 東野圭吾《嫌疑人X的獻身》係列全·新力作!上市3個月登東販年度小說榜TOP-10! ★不幸的命運,也是一種會代代循環的基因嗎? ★ 一個案子,兩個真相,多重反轉,一口氣讀完! ★ 初次揭開“神探伽利略”的秘密,展現湯川學不為人知的另一麵! ★ 一次發人深省的拷問:奮力打拚的獨身女性,如何逃出悲劇的代際循環? ★ 呈現真實的“她”的困境:在底層,沒人想當惡女,沒人能當聖女。 ★ 一場關於親情的“詭辯”:無奈的生父母vs無辜的養父母,情感天平的傾向是否真的對錯分明? ★ 讀完《透明的螺旋》,伽利略粉絲應該震驚,我的讀者更會震驚。——東野圭吾 ★ 在過去的《嫌疑人X的獻身》係列作品中,湯川學常憑借豐富的知識和縝密的邏輯破解案件。而在這個故事裏,像一台精密“破案機器”的湯川學,終於散發出了“人情”味道。——日本讀者

內容簡介:

 這是關於她、她、她……的故事。

一代代“她”,被透明的繩索束縛,被悲劇的螺旋圍困。

親愛的姑娘,別困在悲劇的循環裏,快逃,快逃,快逃!

——————————————————————————————————

園香的男友死了,就在她報警稱他失蹤的一周後。他曾是她溫暖的堡壘,如今卻成了海上冰冷的浮屍。是謀殺。

案發時,園香正與友人在遙遠的京都旅行。她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明,沒有作案動機,卻在報警後選擇了逃亡。

與此同時,另一個嫌疑人出現在警方視野中。那人的輪廓一點點變得清晰,真相仿佛呼之欲出。

作者簡介:

東野圭吾

日本作家。

1985年,《放學後》獲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開始專職寫作;

1999年,《白夜行》領銜年度周刊文春推理小說榜,《秘密》獲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獻身》同時獲134屆直木獎、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並領銜年度三大推理小說排行榜;

2008年,《流星之絆》獲第43屆新風獎;

2009年出版的《新參者》領銜年度兩大推理小說排行榜;

2012年,《解憂雜貨店》獲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獎;

2014年,《祈禱落幕時》獲第48屆吉川英治文學獎。

內容試閱:

五天前,也就是十月六日,海上保安廳的直升機在南房總市附近的海麵上發現了一具漂流的屍體。屍體受損嚴重,但根據服裝、體形和毛發的狀態,可以推斷出是二十歲到四十歲之間的男性。死者身上沒有任何身份證明,不過仔細觀察後,警方發現了重要的事實:死者後背可見槍傷。司法解剖的結果顯示,死者體內留有子彈。既然是後背中槍,那麼自殺的可能性極低,應該是他殺。

給全國各地的警察局發出協查通報後,東京都足立區一個已報失蹤的人進入了警方的視野。此人名叫上辻亮太,男性,與他同居的女子(島內園香)於九月二十九日申報他失蹤。

然而,當受理此申報的負責人想要聯係那名女子時,卻怎麼也打不通電話。負責人無計可施,隻能登門拜訪,可公寓裏也沒人。他又給女子工作的地方打了電話,被告知她正在停薪留職中。而她提出這一請求是在報案三天後,即十月二日的早上,事先沒有任何征兆,格外突然。


…………


草薙的視線回到橫山身上。“關於受理失蹤申報時的情況,能不能再講詳細點兒?”

“是,我會毫無保留的。”橫山痛快地答道。受理上辻亮太失蹤申報的就是他。

兩人在狹小的餐桌兩側相向而坐。草薙從懷中拿出折起來的紙,是失蹤申報材料的複印件。申報人名叫島內園香,是上辻亮太的同居者。

“根據這份資料,島內後一次看到上辻,是在上個月二十七號的早晨吧?”

“是的。她和朋友一起去京都玩了兩天一夜,回來時就發現上辻不見了,直到第二天也沒有回來。她想去打聽一下,卻毫無頭緒,到了晚上越來越擔心,便跑到警察局來了。”

“上辻是做什麼工作的?要是公司職員,他的失蹤在公司也會引起議論的。”

“他已經從公司辭職了,現在是自由職業,據說正準備創立事務所。他的工作似乎和影視有關,但詳細情況島內也不太清楚。”

“和影視相關的自由職業啊……”

真是自己一無所知的領域啊。草薙總覺得這樣的職業很容易讓人心存疑慮,這或許正是上了年紀的證明。

“島內旅行期間沒有聯係過上辻嗎?電話啊,郵件啊,或者社交媒體什麼的。”

“據說發過好幾條信息,但始終處於未讀狀態,電話也打不通,所以她很是掛記。不過以前也發生過同樣的情況,那時是對方手機沒電了,於是她認為這次可能也一樣。”

“島內是什麼樣子?有什麼不自然的地方嗎?”

橫山抱起胳膊沉吟一聲,又歪了歪腦袋。“這個嘛,她是來申報失蹤的,顯得非常擔心,臉色不太好看,填寫資料時手也一直在抖。但提交這類資料的人一般都是這樣,我沒感覺到有什麼不自然的地方。”

“和朋友一起去京都旅行了啊……”


…………


“……如果上辻現在還活著,那麼島內園香的出逃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上辻已經死了,沒有必要再逃了,而她還是行蹤不明,理由會是什麼?”

薰明白草薙想說什麼。“你是說,她與案件有關?”

“這麼想是理所當然的吧?她申報上辻失蹤,是為了混淆警方的視聽,可到頭來還是沒把握能成功蒙混過關,於是就在警方找到屍體、查明真相之前消失了。”

“可是上辻死亡的那天,島內園香正在京都旅行,而且還有證人。”

薰刻意沒有使用“不在場證明”這個詞。

草薙咂了咂嘴。“問題就在這裏。”他低喃道。